可是葉天對這戰分並沒有一些了解,便向眾人詢問道如何獲取戰分。

「每周我們都會下發不同的任務供你完成,只要將每周任務完成,自己的令牌之中就會相應的浮現分數。而這分數可以在軍中的獎賞處獲得相應的裝備。」

葉天舔了舔嘴唇,這種生活還是很期待的嘛。

有人將下周的任務表交給了葉天,葉天將下周的任務一看。

一、探查北方輕風區敵情,斬殺一切可疑之人。

二、將敵人在北方五百里內的敵人全部肅清,保障大軍的側翼安全。

「就這兩個任務么,看著也不太難么。」

那小組之中有著人發話道:「新來的兄弟可能不太了解這域外戰場之中的兇險。在這域外戰場之中處處都是充滿了危機,說不定在何時都會有預料不到的危險出現。」

「曾有著殺神大圓滿級別的強者在那域外戰場之中不小心陷入泥潭就再無音訊。同時也有著不少的殺神巔峰強者在戰場之中尋得一靈寶就被那護寶神獸無情斬殺。」

在這群人之中領頭之人接道:「其實這些都不是危言聳聽,那域外戰場之中甚至還有著不少的主神級彆強者在各自狩獵。」

葉天聽聞便是一驚,這域外戰場之中竟還有這不少主神級彆強者。

「世間怎麼可能有如此之多的神格存在。」

「小兄弟你這就不知了,在這域外戰場之內晉陞主神並不需要那神格之力。」

葉天疑問道:「難道沒有神格還能晉陞主神不成。」

「在這域外戰場之中有著特別的氣場,在此只要實力到達足夠就能夠晉陞主神。但是在此地晉陞主神之後怕是一輩子都是再也不能出這域外戰場。」

那在這戰場之內以此特彆氣機成為主神,一旦出這域外戰場之後就會因為不適合天地環境從而功力大幅退化。

有的人甚至會禁售不住那退化過快的身體,最終神智崩潰成為癱死之人。

葉天深吸一口氣,看來這域外戰場對自己也是生氣一念之間啊。

幾天之後,此小組所在隊開始集合。

一聲嘹亮嗓音「集合」。

營帳內的人在幾瞬間便竄出,一個整整齊齊的六十四人小隊便是集結完畢。

「今日我們斥候小隊率先開拔,不日之後大軍就將出征。我們這周的任務必須要完成才可以,你們身上的各自任務如若完不成便提頭來見。」

眾人齊聲喊了一個「好」字。

旁邊的不少營帳看著葉天一隊人,眼中有著那羨慕與尊敬之色。

看來這斥候之隊比起一般的兵士確實有些榮耀之感。

葉天本以為自己這殺神大圓滿的實力已經可以在這域外戰場橫行,但是一隨隊伍行到這域外戰場之中就有些別樣的感受。

現在此隊已經成組散開,而葉天因為是新來的被各位組員包圍其中。

此時的腳下正是那邊緣的一圈山脈,山脈之下是一望無際的平原。葉天一行人在山脈之上並沒有貿然下去,而是在上放不斷搜尋細細等待。

果然在這下方忽然起了片片白霧,而這白霧竟是以塊狀起伏。

而在北方那一塊雲霧在起伏之中似乎有著清風吹起。

葉天試著將靈識擴散,可是那靈識在觸碰到這雲霧之中卻入泥石入水一般,根本不能以靈識觀測內部。

「這白霧之內乃是有著一種特殊靈氣存在,如果吸收了這其中的靈氣雖然功力能夠猛增但是如果長久吸收就會產生一種癮。一旦有一陣不吸收就會全身難受,就如那吸毒一般。」 葉天轉頭看向向他提醒的那個軍士,善意的點了點頭以示感謝。

那兵士又道:「有著不少強者迷醉在這靈霧之中不能自拔,雖然靈力提升飛快但是卻也就永遠失去了歸去的機會,不然此地又怎會有那麼多的主神級彆強者。」

葉天遠遠的望著那白色靈霧,只見這以方塊一方塊的靈霧不斷翻滾。猶如在下方有著能量在不斷推動著它來旋轉。

而北方那股清風在吹起之時竟是將這白霧衝散少許,而那清風竟是成為一個個條形地帶。

錯愛成真 葉天這整整一隊人皆是聞風而動,此周他們的任務便是清理清風帶的敵人為大軍鋪路。而此時清風帶在上方已經明顯可見,葉天這整整一隊人以網狀散開便向那清風帶之中行去。

「小兄弟,你是新來的跟在我身後就好。我在我們組裡面年紀最大你叫我王大哥就好,你第一次進入清風帶想必有些事情還不明白,跟在我的身邊我起碼還能給予援助。」

這原本在營房之中的那個魁梧大漢和善的與葉天說道。

葉天雖然已經有著殺帝級大圓滿的實力,畢竟初入這域外戰場一切還是小心的好,便跟著這自喚王大哥之人。

果然進了這清風帶之後忽然有著一股寒意侵襲入身,而葉天就算是運轉靈力抵擋這股奇異寒意也是不斷向著葉天身中鑽去。

葉天本想抽出那赤淌鎏金釋放暖流將其衝散,可是瞟了一眼一旁散開的軍士,並沒有一個人以靈力抵擋,而是以自身的身體來與這寒流對抗。

那王大哥看了葉天一眼示意他與他一樣感受一下這股寒流,葉天試著將自己腿部的靈力收回讓那股寒流流進自己的身體。

那寒流在流進身體之後有著一種徹骨的寒意席捲在自己的身中,可是在以身體抵抗住這寒流侵襲之後,源自皮膚表面的毛細孔似乎都是十分舒暢。

一種冰冷而又舒爽的感覺就在自己的身中流淌,而那體內忽然有著一股惹一被強行調集於那寒流做對抗。

這惹一乃是葉天自身的經脈之力,原本經脈在皮膚表面並沒有太多的路徑。可是在吸收這寒流之時竟是隱隱的感覺到自己腿部的表皮變得更有韌性了。

雖然這只是微弱之感,但是確確實實那皮膚的耐受能力得到了增長。葉天隨即將身體外部的所有靈力全部收回,但是還是將身體之中重要的經脈完全護住,只是讓這寒氣只能流淌在皮膚表面。

這王大哥看向葉天初入清風帶,便能將全身靈力收回感受這清風寒意也是暗自點了點頭。有著多少新來之人,在面向這清風帶的第一層寒意之時就已經退卻。

而再往前走,已經到達了一個被這清風吹散的一塊原本是濃霧之地,葉天雖然聽這兵士說過了這白霧的厲害。可是既然來了就必須要感受一下到底是何感受。

此地還有著不少霧氣沒被清風帶吹開,葉天旁觀。在這斥候之隊內不乏有人達口吸收著霧氣靈力,可是還是有著很多人摒心靜氣並沒有吸收。

不過葉天還是小心翼翼的吸收了一口,這一小股靈氣葉天並沒有讓它直接進入身體之中開始循環,而是以自身的強悍靈力將其逼在指間就讓其在指間不斷旋轉讓手指吸收略微感受。

可是在這股靈力剛入體之時,便是極為跳脫。彷彿吸收了這靈霧之後整個手指都是發麻,並且有著一陣陣的麻酥怪十。

而這怪十在靈力盤旋了幾圈之後便是消散,心中忽然喜歡上了這種怪十。葉天又是吸了幾口凝聚在手指之中。而這怪十更加強烈,彷彿手指指尖觸摸著酥軟的沙地慢慢摩擦。

王大哥看見葉天如此之後瞪了葉天一眼,而葉天也是見好就收。既然說此種靈氣是出了域外戰場之後便是有著副作用。葉天乾脆將這運行靈氣的左手小指以自身的靈力嚴加封其,等到回到營帳觀察具體便有了判斷。

那王大哥看葉天已經停止吸收了靈氣也是回過頭來,不斷觀察著周圍的動向。

一個與葉天一同進入到這斥候小隊之人小聲嘀咕道:「這裡乃是屬於天荒盟附近,怎麼可能有天鴻盟的人到此撒野。」

葉天就當沒聽見他的話,已經將自己的靈識灑出。雖然這靈霧對自己的靈識有著遮擋作用。 腹黑邪少別亂來 可是清風已經將其吹走大半,靈識也是能夠探測一定的距離,總比自己的肉眼看得遠。

就在葉天不斷探查之時,忽然在這地下就有一抹亮光無聲飛起。徑直衝向那領頭的一個殺神大圓滿強者,而那強者似乎是早有準備。單手持著那特製狼牙棒,雙手一擊便是擊向那抹亮光。

這亮光在狼牙棒的攻擊之下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顫音,掉落地上。只見那帶頭兵士將地上光點熟練的撿起,收到空間戒指之中。

「你看見前方那人在擊打空氣之中的一抹流光了么,那流光乃是一種特別的甲蟲。專門以這霧氣為食,每回我們經過之時皆是要小心它的偷襲,一旦讓其沾染身上它就會不停的撕咬你身上的血肉。」

葉天也不知到這甲蟲到底是何種類級別,自己體內已經有了那至尊蠱王白來。如今自己已經升到了殺神大圓滿,原本的加速以及吸收靈氣功能皆是已經對自己沒有了太大的幫助。

如果這白來能夠吸收霧氣甲蟲其中的能量,不知道能不能產生進化。

葉天一行人再向前走,忽然這清風帶竟是發生了旋轉。而那已經被清風吹走的霧氣,竟是隨之飄來,眾人就要進入那霧氣之中。

「不好,清風帶竟然開始旋轉。今天這運氣真是差,幾十回也不能遇到的清風轉向竟是在今日碰到。」

原來這清風帶在氣機的流轉之下,竟是在一定的機緣巧合就能如同水流一般發生旋轉,進而轉變為一個漩渦。

清風與這白霧隨著氣流的攪動摻雜在了一起。 原本與葉天有些距離的王大哥頓時靠近了葉天道:「小心,這白霧之中的甲蟲與那清風帶之中的多了太多。」

就在其說話之時,這霧氣之中忽然有著幾個光點衝來。身邊之人皆是拿出手中霧氣將其砍落,而又極其熟練的將這甲蟲收入一個特製的袋子。

而王大哥身邊也是有著幾個白光閃起,他抽出一把長刀左右騰挪打下了不少甲蟲,可還是有著一個漏了直接沖向那王大哥的後背。

也未見葉天如何動作,王大哥就感覺自己身後劃過一抹劍光,這甲蟲應聲倒地已經被劍光一切兩半。

王大哥看向葉天道:「謝謝老弟了,不然今日又是要丟些精氣才行。」

葉天將手中的潛龍之劍收起道:「各盡其力,大哥不必感謝。」

就這樣眾人隨著這清風帶的旋轉,不斷去尋找那白霧稀少之地。而有的人也是一不小心就被那甲蟲咬住,這甲蟲咬住身體就不鬆口。只能將自身血肉直接挖下一塊才能讓這甲蟲離開身體。

有的人已經負傷,可是沒有辦法只能自斷其肉。一旦放任其吸收自己的血肉靈力,恐怕自己將會瞬時更多。

隨著這清風帶的不斷旋轉,那原本驅使著清風帶旋轉的力量也是漸漸減弱。終於這清風帶形成了一個圓形,大家圍坐在這安全區之中。有這人在一旁警衛。

有著不少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點皮肉傷,可是這傷口對這大都是殺神巔峰的斥候小隊來說算不得什麼。有些休息之後便可以恢復如初。

可是葉天那探入霧氣之中不深的神識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氣機,這氣機並不是鎖定他一人。

葉天以靈識輕輕點觸了一下王大哥傳音道:『大哥,這白霧裡面十分詭異,我感覺好像有人。』

那虎背熊腰的大漢在聽到葉天這句話之時便是一個哆嗦傳音道:「你個烏鴉嘴千萬別瞎說,在這白霧之中有著一種人叫做獵神者。他們乃是將自己全部出賣給了這白霧,完全放棄了再次離去域外戰場的可能性。」

而這獵神者無不是有著近乎主神的靈力,都是喜歡隱藏在陰暗之間,突然發動襲擊。而這吸收了白霧的殺神就算是與我們雖是同樣級別,但是那強度卻是超過了許多怕也是有一場惡戰。

這王大哥也是以靈識向著葉天所指示的方向探去,卻依然沒有發現葉天所說之人,便放鬆了警惕道:「沒關係,第一次來別太緊張。」

葉天此時的眼神卻異常沉重道:「他來了。」此時葉天以自己的強大靈識瞬間通知了在外圍守衛的那一側強者,「小心。」

這一側強者雖是知道這乃是新入隊的一個新人所發,可是源自天生的警覺也是將自己的趁手兵器緊緊握在手中全身灌注。

而此時的葉天已經站了起來,而那王大哥原本放鬆的臉也已經沉重下來。「看來今日遇上麻煩了。」

王大哥的話音未落在那白霧邊緣忽然有著霧氣滾動,只見一劍從那霧氣之中急速衝來。筆直的沖向那一側的護衛之人。

葉天靈識已經將此人鎖定,殺神大圓滿強者,而這從白霧之中衝出之人怕是有著比大圓滿還強橫的靈力波動。

那護衛之人幾乎來不起使用招式,只能簡簡單單的將刀身架起抵擋這一擊。一聲清嘡的聲音之後,那與其碰觸的殺神巔峰兵士應聲而飛。

可是畢竟葉天提示在先,那人周身靈力已經凝結為一層靈力鎧甲只有左臂之上留下一個大口子,卻並未傷及本源。

而這衝出的殺神大圓滿強者一擊不成便隱退在白霧之中。

原本在地上打坐休息的兵士皆是各出兵器,攻向那白霧之內。可是那殺神大圓滿的霧氣殺手已經隱秘在那霧氣之中再也不可見。

因為葉天的提醒而逃過一劫的兵士看向葉天投過來一個感謝的目光,原本看向葉天只是那新兵的無感,而多了一絲尊敬。

「你這靈識到也是獨特,竟能感受到那獵神者的氣息。」

葉天並沒有說自己的靈識之事「王大哥,我這乃是一種先天戰鬥直覺能感受到潛在之中的危險。」

王大哥並沒有深究,畢竟來了斥候隊就是自家兄弟,有著底牌終歸是對自己好的。

而那獵神者消失在這白霧之中後葉天的神識也是尋找不到了他的身影,可是這種危險卻是一直籠罩在眾人的心頭。

不巧這清風帶竟是緩緩的向著這戰場中間方向走去,雖然那戰場中心離著此地還有非常之遠。可是葉天看向周圍的兵士在看向中心之時竟是都露出一種敬畏甚至是恐懼的感覺。

「今日怕是要冒險返回了,我們的任務乃是清理清風區的敵情。而這獵神者在這清風帶中定然不會貿然攻擊我們一群人。」

可我們就是這麼跟隨者清風帶行走也是抓不到那獵神者的,看來隊長要指揮我們冒險進入白霧,從原路返回從而勾引著殺神大圓滿的獵神者了。

這王大哥果然是軍營之中的老手,竟是能率先推斷出那主事之人的計劃。

這一隊跟隨著那殺神大圓滿的隊長。緩緩撤入清風帶之外,進入那白霧之中。而當這隊伍全部進入白霧之後,那原本的甲蟲數量也是增多,眾人所要應付的事情也是變得麻煩起來。

而那已經離去不知道在哪裡的獵神者也是隱隱約約的出現在葉天的感知之中,這獵神者似乎有能感受靈識的能力,葉天的靈識一經觸碰到他。

那獵神者的縹緲身形就是發生變化,葉天的神識總是難以鎖定。

葉天為了怕打草驚蛇,在與眾人同時清理甲蟲的同時。只是以靈識檢測這白霧之間的流動,這擴散而出的靈識就能感覺到靠近他的方向有一股氣流在白霧之中不斷流轉彷彿裡面有著什麼。

葉天此時雙手已經將赤淌鎏金與那潛龍之鋒全部取出,而此刻的赤淌鎏金也是被葉天隱藏了實力,從外表看起來只是一個很鋒銳並且帶有花紋的二星寶刀。 隨著這股氣機的慢慢臨近,葉天的手中也是充滿了汗水。雖然自己對陣沈霸三那種以丹藥堆疊出來的殺神大圓滿強者可以一擊制敵。

但是此地乃是那域外戰場幾乎所有強者或多或少的都經歷過廝殺鍛煉,更別說這放棄自己的剩餘生命完全沉醉於白霧之中的獵神者。

忽然一抹寒光就從那白霧之中忽然刺了出來,在外圍一個殺神巔峰強者一個沒留神就被這劍光刺成重傷。並且傷口鮮血根本不能止住,彷彿這劍刃之上帶著白霧之中特有的氣息。

葉天並不在那邊,所以並未能及時救援。

但是這劍光出現的次數在白霧之中乃是越來越多,並且其從來不與那同樣殺神大圓滿的隊長交鋒。不斷的偷襲,退出。

而其每出一劍都會有人受傷,原本六十餘人的隊伍。如今身上無傷的也只剩下了一半。

忽然就當葉天正在以靈識尋找到那獵神者之時,白霧之中忽然有著浪氣翻滾。而這浪氣正是沖著葉天的方向而來。

「小心,右側。」

葉天急促的以靈識通知了王大哥,而自己的身體已經前沖想與這獵神者先手交鋒。

「嘡、嘡、嘡。」

三聲碰撞,葉天與那人對了三式。葉天被震得連連向後退去,只覺得自己雙臂發麻,似乎那霧中之人有著無窮的力量。

而此時周圍之人也是已經使出術法,轟向那向眾人衝來的獵神者。而那人帶著一抹霧氣一見並不能佔得便宜便是要退去隱藏在霧氣之中。

王大哥看準機會,一招擊中這獵神者的身體之上。轟的一聲這獵神者就被震的一晃。

葉天自覺與那人的實力還有著巨大的差距,看來此人已經超過了殺神大圓滿的級別,但是究竟具體如何在那霧氣的加成之下並不能完全透析。

可是那獵神者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此時小隊繼續後撤。因為葉天能夠硬抗這獵神者三次攻擊不傷,王大哥看向葉天的眼神也是凝重起來。

在撤退期間這獵神者也是不斷的在襲擊隊中之人,不過大家成一個圓團狀將受傷之人保護在其中,雖有傷但是卻並無亡。

就在大家的精神在這高度緊張之下已經極度疲憊,可是此周的任務乃是徹底清理清風區的敵人。軍令在前,怎能不為。

葉天看向在警戒周圍的隊長,看來隊長在下一盤棋。可是此時這盤棋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在這霧氣之中甲蟲無處不在。而隊中受傷之人已經超過半數,復此以往,怕是要有不少兄弟徹底喪命在這白霧之中。

沒想到這隊長竟是讓所有人各為小組進行集合,而各個小組之間有站成特殊方位。在眾多小組圍繞的中心,有著幾個傷員在其中不斷滴答鮮血。

王大哥傳音給葉天道:「這獵神者極其嗜血,聞到這鮮血之味必然會攻擊中間幾人,而我們就一擁而上將其拿下。」

葉天也是提起刀鋒時刻準備著那獵神者的一擊,只見那其中幾人雖然是流淌著鮮血可是畢竟是殺神體質,並不會流淌太多。

「看來要用那個了。」

「葉天疑問道:「要用什麼了。」

王大哥並沒有說話,而是轉過頭看向那中心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