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紀凡並不上當。

「不然呢,她暈倒后,我給她辦理住院手續的事應該不算才對。」

史密斯坐在一旁,專心聽這二人鬥法。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威廉的職位比他高。

這份忍功,他真的比不過。

紀凡這種用手指就能摁死的傢伙,威廉居然還能容忍他在那裡蹦躂!

尤其還被他一次次懟的啞口無言。

威廉看著紀凡依舊在笑著,那笑容並不勉強。

「你把醫院徹徹底底的轉了兩圈?」

「職業習慣。」

他既然是首長的警衛員,對出入的場所有徹底的了解是本職。

這對威廉、史密斯他們這些特工來說,都是會下意識就去做的一件事。

威廉突然就覺得紀凡很會說話。

應該說他很會回答他們的問題,每一個問題所給出的答案都讓人找不出反駁的地方。

合理的沒有絲毫漏洞,這本身就不合理。

威廉看著他自始至終都格外平靜的面孔,突然就覺得不論再問什麼都是浪費時間。 「你們還有什麼其他問題嗎?」

紀凡的視線從桌上的記錄上掃過。

威廉站起身,抬手比了比他的房門。

「多謝紀先生的配合,慢走不送。」

紀凡沒有起身,視線自史密斯身上掃過,又落到威廉身上。

「葉回是我的隊員,我同樣有義務保證她的安全。所以如果你們需要人配合,我比她更加適合。」

葉回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而他給出的身份信息卻是首長身邊的警衛員。

在夏國,部隊中綜合素質最強悍的一批人,會被送到各個領導身邊做警衛員。

他們中單拿出一個扔到各個軍區,都是可以做兵王的存在。

所以首長身邊還是最高首長身邊的警衛員,這樣的身份足夠吸引威廉他們的注意。

畢竟,真正意義上的警衛員數量太過稀少。

每一個都無比珍貴。

威廉看著他不是不動心。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想要抑制夏國的發展,就要從方方面面進行。

弄掉一個警衛員似乎也有著一定的意義。

「紀先生在那之後的幾天都不在醫院裡,也許有些事並不清楚。」

威廉猶豫了許久還是拒絕了紀凡的提議。

他這樣的人,身份上太過麻煩,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威廉先生可以現在再向葉回了解情況,然後放她回去,留我在這裡。

「畢竟,我比她更有價值。」

紀凡這話說的威廉就是有這種想法,也沒辦法再將他留下來。

總不能讓自己功利的太明顯。

「不巧,五點半,我們也該下班了。」

「我可以見她一面嗎?」

紀凡沒有再多強求,話鋒一轉就提了另一個要求。

威廉笑的就已經有些假:「葉回同學留在這裡做配合,她的話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所以……」

「不需要單獨見面,我就想確定一下她現在好不好。」

紀凡沒等威廉說完就直接出聲打斷。

他的聲音帶著一點急切,倒是跟之前的四平八穩略顯不同。

威廉看著他,心下終於有種扳回一城的感覺。

遇到葉回的事就會失去冷靜,看來這兩個人的關係確實匪淺。

「也好,也免得紀先生不放心,以為我們虐待證人。」

威廉對葉回的定位稱呼有所轉變,這樣的轉變讓紀凡終於能將心放下一點。

他起身看向門口,用行動來表示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這些夏國人做事還真喜歡遮遮掩掩。

一個稱同隊,一個稱隊員,弄得跟認可彼此的身份有多費勁一樣。

將人領到葉回所在的隔離室,威廉站在門口透過窗子看著在凳子上坐的格外乖巧的葉回。

腦中突然就閃過一道念頭。

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關他什麼事!

他居然不知不覺間就被這兩個人帶了節奏。

這二人莫非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後故意要弄出這幅模樣?

疑惑的目光隱晦的落在紀凡身上。

可惜紀凡現在的擔憂是真,想要將葉回換出去也是真。

所以就算他依舊是面無表情,但眼中的擔憂和關切卻無比明顯。

葉回聽到腳步聲就已經猜到應該是威廉或是史密斯過來了。

只房門推開,居然看到了紀凡的身影,她很是吃了一驚。

這個傢伙沒事跑到特工局來做什麼,這是怕他們不被一窩端嗎?

「你怎麼過來了?」

「我來換你。」

有威廉和史密斯在,紀凡並沒有走近,兩人就那樣各自維持著最初的姿勢遙遙對視著。

各自從對方眼中解讀出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含義。

「我在這裡挺好的,你不用擔心我,現在天色不早,你還是趕緊回去吧。」

葉回很想表達一下戀人重逢的歡喜和隱忍。

可……太難為她了,她幾乎是瞬間就放棄了這個決定。

單手揉上肚子,她的聲音就有些委屈。

「就是實在吃不飽,午飯的分量太小,晚飯到現在都還沒看到。」

軟軟的抱怨讓威廉無語。

她中午一個人就吃了三人份的午餐,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吃不飽?

紀凡抿唇,側過頭讓威廉和史密斯看到他眼中的心疼。

「還是讓她回去吧,學校食堂的自助供應她吃慣了,你們這裡……我吃的比她少很多,留下更合適。」

這話簡直就是在啪啪啪打臉,鄙視他們特工局的養不起一個嫌疑人,不對,一個證人。

威廉就算之前有將紀凡留下的想法,現在也要為了特工局的榮譽用力回絕一把。

「中午是沒有準備,晚上我會安排人給她送牛排過來。」

牛排……紀凡和葉回對視一眼。

不行!

他們必須好心的勸一句,不然挨餓的只會是葉回。

「牛排……沒有十份她就一定吃不飽,所以出於……還是讓她回去吧,留我在這裡,對你們的益處只會更大。」

紀凡口中的十份牛排讓威廉好半天找不回自己的聲音。

可偏偏,看葉回的神色對這個數量還只覺得勉強。

「這個問題不需要紀先生費神,我的手下會處理好,探望時間已到,希望紀先生不要讓我們為難。」

威廉再一次下逐客令,紀凡這一次沒有再堅持。

只丟了一個葉回能看懂的眼神的過去。

「我明天再來看你。」

葉回心領神會,「好。」

十份牛排的花費還是有些高的。

但威廉總覺得葉回的大飯量是裝出來的。

他下了班連家都不回了,就守在隔離室里看著葉回一塊一塊的把牛排吃到肚子里。

來米帝一個多月,葉回最大的收穫就是刀叉用的很溜。

十塊牛排落進胃裡,將將只有七分飽。

威廉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肚子上。

盤子都已經乾淨,可葉回的肚子依舊扁扁的,沒有一絲變化。

她有些鬱悶的看著威廉,眼中的指控讓這位辦事處的負責人無法找到應有的語言。

「牛排挺貴的吧?要不以後咱們換成便宜一點的三明治或是熱狗?我……我其實不挑的,只要能吃飽就行。」

「嗯,知道了。」

威廉再是呆不住。

「那個,明天的早飯能吃的稍微早一點嗎?我怕我撐不住。」

威廉:「……」這姑娘能不能有一點被關押的自覺! 葉回其實不想這麼作,畢竟不作不死,她還沒活夠。

但紀凡臨走時的眼神在告訴她晚上需要怎麼做。

她不懂那人為什麼一定要過來換她,但那人的心眼向來多的跟篩子一樣。

心中的想法又從來不肯對外人說。

她懶得將心思放在他的身上的,所以也沒有去推測他的用意。

就只在原有的基礎上稍稍誇張了一點。

她確實沒有吃飽,但如果不是紀凡用眼神告訴她,她暫時安全,她肯定也不敢這麼作死。

畢竟她還身在特工局,很容易變成失蹤人口。

目送威廉離開,對於葉回來說,漫長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隔離室中沒有床,也沒有窗戶,密州盛夏的夜晚原本就格外潮悶。

被關在這封閉的空間里,但凡是精神正常的人都會有些受不了。

葉回在這裡已經關了一整天,也漸漸的有些猜出威廉他們的想法。

他和史密斯應該是一直在猶豫。

他們能感受到她和紀凡出現在醫院的異常。

但因為他們自始至終都沒有實際意義上的接觸過圖紙,所以就算有所懷疑,也猜不到他們已經得到圖紙。

輕易放過他們對於米帝的這些特工來說,就意味著失職。

所以他們一定還會想辦法來撬開她的嘴。

將她關在這樣的隔離室中,就是他們想要瓦解她意志的第一步。

隔離室中一片漆黑,房中的頂燈開關在房間外的走廊里。

威廉離開時就關了頂燈,沒有光線落在身上,這樣的黑暗不僅沒有讓葉回覺得恐懼,反而讓她長長的鬆了口氣。

緊繃了一整天,她終於能放鬆下來。

之前看到的圖紙,這幾天一直在腦海中翻湧著。

葉回對這種情況已經見怪不怪,她之前一口氣記了很多書在腦海中時,也遇到過同樣的情況。

只這一次她的這份新能力對信息和數據的處理似乎又有所提升。

她竟是能看到手槍中各個零件的圖紙中繪製的線條,一點點變成立體的模樣。

各個細節在她腦中翻滾著,她試圖將這些立體的圖形拼在一起。

只這樣的念頭剛剛湧起,十塊牛排的能量瞬間就被消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