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想像,這些羽毛扎在其他生物身上會是怎樣一種景象。而且這還只是強化初期,等到羽毛強化和鳥類翅膀再升級一番,威力肯定更加強大。

不愧是黃金級生物才有的基因戰技啊。

就是損耗有點大,施展完后,鳥類翅膀已經處在重傷狀態,提示要680點黑基因元才能修復。

雖然肉疼,梁樹還是選擇了修復,回頭戰鬥沒準還要用到烈羽千擊。

修復完成,梁樹飛到半空看了一下,沒有黑青蛙和黃狗的蹤跡,不知道二者打到哪裡去了。不過黑青蛙有範圍限制,不會離開自己方圓十公里範圍。

四下找了十多分鐘,終於發現了二者蹤跡。

在一處光禿禿的土丘上,黑青蛙正在大罵:「土狗,別以為偷學了老子的技巧你就牛了,我還是一樣虐你!像虐狗一樣虐你!」

「汪!」

黃狗努吼一聲,化作一道黃影沖向黑青蛙,黑青蛙同樣化作黑光沖了上去。

二者在空中相撞。

然後黑青蛙就像炮彈一樣倒飛而出,黃狗也同樣被撞了回去。不過梁樹卻隱隱看到,二者並不是單純的撞在一起,而是黃狗在空中調整了一下動作,用爪子拍擊在黑青蛙身上,把它直接拍飛了。

只不過,被拍飛的是黑青蛙,但受傷的卻不是它,擁有黑石戰甲皮膚,黑青蛙的身體比黃狗的爪子還要硬,撞擊一下之後受傷的反而是黃狗的爪子。

黑青蛙落地之後,哈哈大笑道:「怎麼樣,怎麼樣,哈哈哈!看我怎麼虐你!」

梁樹一陣無語,黑青蛙明明是被揍,反倒說成是它在虐對方,如果不是靠黑石戰甲,現在他估計都要被拍成一堆肉餅了。

看二者打得正熱鬧,梁樹也不急著上去出手幫忙了,趁這個機會他正好觀摩一下土黃狗的動作技巧。

越看,梁樹越感覺到土狗的不凡,和它比起來黑青蛙簡直就是個渣渣,也就是速度快一點,彈跳力好一點,在動作上,黑青蛙根本沒有變通。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啊!」

梁樹感嘆一聲。

不過,技巧再強,身體防禦卻成為黃狗的弱項。隨著戰鬥持續,明顯能看到黃狗的傷越來越多,速度越來越慢,繼續戰鬥下去說不定最後獲勝的還真是黑青蛙。

就在這時,二者一次對撞之後,黃狗正好落在梁樹藏身之處旁邊。看到此處還有其他生物,黃狗頓時一驚,接著,黑青蛙也看到了梁樹,它立刻大叫:「宰了它,老大快幫我宰了它!」

梁叔雖然佩服黃狗的戰鬥技巧,但黑青蛙是他的小弟,他當然要幫自己人,於是當即發動了烈羽千擊。

幾十根紅色羽毛如同流星一樣向黃狗射去!

然而,紅色羽毛速度快,黃狗的速度卻也絲毫不慢。

他並沒有向某一方向逃離,而是迎面向紅色羽毛飛躍而至,在和紅色羽毛碰撞的剎那,它調整身體姿態,爪子在紅色翅膀上輕輕一撥,身體藉助這股力量連續連續變向,最後竟然在紅色羽毛的縫隙中穿插而過!

我靠!

梁樹差點驚掉眼珠!

這黃狗逆天了,竟然還能這麼躲!

躲過羽毛襲擊,黃狗似乎就已經意識到了局面,雙腿用力一蹬,化作一道黃影,飛快向遠處躥去,眨眼就沒影了。

黑青蛙見狀大罵:「媽的,膽小鬼有本事再來和老子再戰三百回合,看我不虐死你。」

梁樹一把拎起黑青蛙:「別喊了,你的戰鬥技巧如果能趕上那隻黃狗的一半,他早就被你打死了。竟然還說它是從跟你學的戰鬥技巧,我怎麼感覺像是你在學它。」

黑青蛙一聽差點發狂:「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學它,明明是他在學我……」

梁樹懶的聽它廢話,伸手把他拎起來,向雪峰燈塔走去。

他已經已經十多天了,也是時候回去了。

路上,梁樹又獵殺了幾隻黑鐵生物,一部分被他直接吃掉補充了黑鐵基因元,一部分則裝入吞魚的胃袋中,留著回去做菜,順便也送給張元一些。

回到雪峰燈塔以後,梁樹卻沒有發現張元的蹤跡,不只是他,甚至整個五部駐地都看不見人了。

梁樹知道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

他在街上逛了兩圈,找了一個路人打聽之後才知道,原來是五部新上任的部長正在組織獵殺活動,所有人都被叫到了大廳進行編隊安排。 梁樹找人問了兩次路,終於找到了五部舉辦獵殺大會的地方。

那是五部專用的訓練場,地方很大,足足三千多平米。

此刻訓練場聚集了起碼三百多人。

梁樹悄悄湊上去,看到一個身穿皮衣、面容冷峻的女子正站在高台在講話,女子旁邊還有兩人,一個是一位二十多歲的紫發青年,一個是十幾歲的小姑娘。

讓梁樹詫異的是,那小姑娘竟然是之前他在森林裡救過的那位四條狐尾的少女。

高台上,女子開場幾句客套之後,臉色忽然一轉,拿出一張紙,淡淡道:「這是近半年五部的獵殺報告,大家可以看看,半年內獵殺荒野生物三隻,其中黑鐵三階一隻,黑鐵四階兩隻,其他的全是撿來的一些屍體、骨頭,我看你們不要叫獵殺大隊了,乾脆叫撿屍大隊算了。」

女子說的眾人鴉雀無聲。

的確,這半年來五部幾乎沒人去獵殺荒野生物,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從事安全性較高的撿屍活動。所以,也難怪新部長訓他們,實在是他們這半年來的表現的確太差。

可是,這也不能全怪他們,沒有強者坐鎮,他們這群小兵靠什麼去獵殺荒野生物?

女子掃視了眾人一眼,又道:「從今天開始每半個月我會組織一次獵殺活動,每個人一個月至少要參加一次獵殺活動,這是強制活動,是命令。違抗命令你們知道後果。」

接女子著,女子又指著旁邊的青年男子道:「這是你們的副部長曹天星,白銀級進化者,以後我會和他一起帶領你們進行獵殺活動。接下來我會統計所有人的特長,然後根據你們的特長安排你們的職責,現在各自按小組站成一列。」

眾人立刻動了起來,紛紛按自己的小組排成隊列。

張元本來以為自己只有一個人,就隨便找了一個地方一站,不過忽然間卻看到了站在最外面的梁樹。

他連忙沖了過來,驚喜道:「李兄弟,你竟然活著!靠!你竟然沒死!」

梁樹呵呵笑了笑:「張兄,實在抱歉啊,讓你擔心了,出去以後我迷路了,找了好幾天才找到回來的路。」

「沒事就好。你知不知道,這兩天我都準備拿你的衣服去給你立碑了。」

這時,那位曹天星忽然對下方竊竊私語的人群冷喝道:「讓你們說話了嗎,一個個都給我哦站好,誰也不許交頭接耳!」

張元連忙拉著梁樹站到他身後,低語道:「別說話了,有什麼事回去再說。」

梁樹笑著點點頭。

接下來兩個統計員開始統計。

五部進化者人員並不多,三百多人中大概只有三十多人是進化者,只有十分之一的比例,所以統計人員對於進化者格外重視,每個人都問得極其詳細。未來,這些人可都是獵殺活動的主力。

統計到張元的時候,統計人員詳細詢問了他的能力等級以及過往戰績,然後把他的資料重重標紅。

至於梁樹,他寫的特長是廚藝和運氣好,統計人員看到運氣好三個字是古怪的看了梁樹一眼,不過看到梁樹後面的戰績,統計人員也只能閉嘴。

團滅獨自一人逃生,並且撿回荒野生物,近期又獨自出去十幾天安全回來,而且還帶回一隻荒野生物屍體,對於一個不是進化者的凡人來說,這隻能歸結到運氣逆天。

燈塔中人們時時行走在死亡邊緣,他們還是十分相信運氣這一說的。

統計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才完成,之後,那位女部長又把資料看了二十多分鐘,然後便開始針對每個人的特長指定各自職責,有偵查,有後勤,有戰鬥等等。

張元被分配去做偵查,而梁樹那個所謂的運氣好特長被直接忽略,然後被安排到廚師隊伍中。

按照這個分配,以後每一次獵殺活動,所有人要按照各自的職責來行動。

分配完畢,女部長又通知,明天一早開始前往荒野,進行第一次獵殺活動。

本來會議到這兒就應該結束了,然而,就在散場之前,那個四尾狐血脈的少女卻忽然上前,對那位女部長說著什麼,片刻之後女部長冷著臉的說道:「還有一件事大家注意一下,有誰知道一位叫做鱷大少的人?如果認識對方最好,如果不認識,知道消息提供出來,我也會給予一瓶基因強化藥劑作為獎勵。」

人群瞬間躁動起來。

對於他們這些生死邊緣的人來說,強化藥劑那是比黃金還要珍貴百倍的東西。

他們拚命奮鬥奮鬥半年或許都拿不到一瓶強化藥劑,現在僅僅提供消息就能得到,如何不讓人瘋狂?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鱷大少是誰?

張元在一旁也興奮起來,對梁樹道:「一條消息換進化藥劑啊,老弟,你有沒有聽過這個人!」

梁樹呵呵一笑,心想我不只聽過,我還認識。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有這麼大威力,讓那個冷女人拿進化藥劑來換自己的消息。

張元看到梁樹笑容,瞪大眼:「老弟,你不會真認識吧!」

梁樹搖頭:「你都不認識,我怎麼會認識?你知道我才剛來不久的。」

「也對。」張元點點頭,遺憾的感慨道,「可惜啊,不知道誰有這個運氣掙到這隻強化藥劑。」

五部部長花費一支基因強化藥劑尋找鱷大少信息的事很快擴散開來,無數人都在打聽這個鱷大少到底是誰。短短一夜,鱷大少的名字已經傳遍了整個雪峰燈塔,只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說自己認識他,就好像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一樣。

五部部長辦公室內,副部長曹天星也因為鱷大少的事特意找了過來。

「雲部長,那個鱷大少到底是什麼人,值得你為他付出一支基因強化藥劑?」曹天星問道。。

雲部長搖搖頭道:「我不是為了他付出強化藥劑,而是為了我妹妹。她是我妹妹的救命恩人,能找到救命恩人,付出一定強化藥劑算什麼?」

曹天星聞言道:「鱷大少這個名字百分之百假的,我從來沒聽說過白銀級強者中有這麼一位。藏頭露尾,不敢顯露真實身份,這未必是什麼好人。說不定是為了欺騙雲秀!」

雲部長瞥了了曹添星一眼,道:「曹天星,如果你喜歡雲秀就拿出一點男人的姿態來,不要動這些小心思。」

曹天星神色頓時一緊,道:「雲部長,我明白了,我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好,你去吧,明天獵殺活動要好好準備。」雲部長淡淡道。 咔!

梁樹想也不想,張嘴就咬了下去!

四顆犬齒直接從猴臉生物的脖子上扎入,然後上下咬合,噗嗤一聲,猴臉生物的腦袋直接被梁樹咬掉。

一股香甜的氣息灌入嘴裡。

滴,獲得黑鐵基因元1點。

啪的一聲,猴臉生物剩下的半截身子落地。梁樹這才看清眼前生物的樣子。這生物大概有母雞那麼大,雖然長著一張猴子臉,但它的下半身卻是和蜜蜂差不多,尾巴上有一根尖針,看起來挺鋒利。

伸手從嘴裡拎出猴臉腦袋,又看看地上的屍體,梁樹心頭有些興奮。

荒野生物啊,他親手殺了一隻荒野生物!

從小到大,在他得到的認知中,荒野生物幾乎就是不可戰勝的代表。就算人類中的進化者們也只敢在燈塔附近活動。

而現在,他卻親手宰了一隻荒野生物!

「看來,荒野生物也不是那麼可怕啊。」梁樹信心十足。

不過下一刻,他的笑容卻僵在臉上。

在十多米遠的地面上,他赫然看到一隻只猴臉蜜蜂從地面的一個洞中飛出,眨眼就匯聚了三十多隻!

「靠!蜜蜂窩啊!」

梁樹轉身就跑,但是還沒跑出三十米,那群猴臉蜜蜂就已經衝到前方,圍成了一個圓,把他困在中間。

看著猴臉蜜蜂翹起來的黑色蜂針,梁樹頭皮發麻。

要是被三十多隻蜜蜂同時紮上,他還能有活路嗎?

「鱷魚大叔,就看你的鱗甲能不能禁得住這群蜜蜂扎了。」梁樹心裡祈禱了一句,然後向前一衝,撲向其中一隻猴臉蜜蜂。

看到梁樹攻擊,三十多隻猴臉蜜蜂頓時像炸了窩一樣,齊齊將尾巴扎向梁樹。

咔!

一隻蜜蜂被梁樹咬成了兩半,同時,十幾根蜂針在梁樹身上。

梁樹頓時感到全身各處一陣疼痛,但是,也就僅僅就是疼痛。那些蜂針雖然在鱗甲上扎出了小坑,但是卻根本沒將鱗甲扎穿!

「哈哈哈!小蜜蜂,都給我受死吧!」

梁樹獰笑一聲,大嘴一張,又咬死一隻。然後把屍體一甩,迅速又咬向下一隻。猴臉蜜蜂似乎根本不知道害怕,看到同伴死亡,越發瘋狂的攻擊。但是它們的蜂針根本不足以穿透梁樹的鱗甲,最後一個個全都死在了梁樹的利齒之下。

三十多隻猴臉蜜蜂死了一地。

梁樹也啪的一聲坐在地上。

疼,真他媽疼啊。

蜂針雖然沒有完全刺穿,但是卻有極少量的神經毒素已經沿著鱗甲,滲透到他的皮肉之中。少量速度都讓人如此疼痛,可以想象,要是鱗甲被刺穿,估計今天他百分百要疼死在這裡。

忍著疼痛,梁樹檢查自己的收貨。

剛才戰鬥中,他隱約聽到提示,似乎又獲得了基因天賦。

向腦海中的面板一看,果然上面又多了一項新的基因天賦:昆蟲翅膀1級(隱形),狀態(良)。

昆蟲翅膀?

靠,長翅膀了?

梁樹立刻就想試試,像飛鳥一樣翱翔天空,這可一直都是他的夢想。

不過接下來他在面板上卻看到的一條新提示卻讓他停了下來。

梁樹:人類。狀態(劣,中毒,可修復)

可修復?

梁樹的立刻點擊修複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