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將一種法門修鍊到極致,超越這天道界限之下的極致,是否就能證神道?

那這天底下的神道豈不是無數?

為何……斬情神道又被稱為禁道呢?

在紛亂的思緒之中,羅征也漸漸走上的山巔。

在這山巔之上坐著一位長須中年人,這長須中年人端坐於此,他的身邊則漂浮著一把短劍。

短劍長二尺半,白色,劍身樸實無華,銳氣內斂,讓人看不出其中端倪。

「二尺弈神劍!」

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挑。

雖然他早已經猜測,山巔之人便為弈劍天尊,但此刻看到雲落曾經提起的二尺弈神劍后,算是證實了他的身份。

不過……

既然這弈劍天尊出現在帝者長廊,那麼應該稱之為弈劍真神才對!

「嗡嗡嗡……」

那白色的二尺弈神劍驟然鳴動起來,在空中盤旋一圈,便朝著羅征飛射而來。

對這白色短劍,羅征也是極為熟悉了。

當初在橙海界的那塊巨石跟前,羅征也是飽受這白色劍影的摧殘。

眼看這一劍飛射而來,羅征也沒有絲毫猶豫,手中的玄器輕輕一擋之下,便將這一劍彈開。

玄器長劍如何能與這二尺弈神劍相碰撞?

「當」的一聲,便是瞬間碎裂開來……

羅征臉色卻沒有任何變化,抬手之下,手中便多了另外一把長劍。

此劍,乃是他方才捕獲的一把一品神器。

這殺戮劍山中,卻並不存在至尊神器,想來擁有至尊神器的武者並不需要進入殺戮劍山感悟,自然不會將劍插在此處。

「叮!叮!叮!」

緊接著羅征揮舞長劍,與那二尺弈神劍碰撞三次!

至始至終,那弈劍天尊都未曾睜眼,似乎對羅征並不感興趣。

情況相反,羅征對之前的天尊們都不感興趣,但偏偏對這弈劍天尊十分感興趣……

但此刻那二尺弈神劍自動護主,每當羅征想要走上山巔,卻是被二尺弈神劍自動逼回。

這二尺弈神劍的飄舞軌跡靈動至極,讓人防不勝防,即使是羅征動用無式一招,也只是堪堪擋住二尺弈神劍,但那弈劍天尊依舊未曾睜眼瞧上一眼。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眉頭一皺,目光微微一凝之下,便是一抹跳脫不止的劍意驟然斬殺而出!

弈神一劍!

這一劍招,羅征一般在危機時刻才會動用。

便是與姬落雪對陣之際,他也未曾動用過,但是面對這些真神,羅征不會有絲毫留手,他並沒有留手的資格。

「叮」

這一劍刺出之後,蘊藏在其中的威勢便直接將二尺弈神劍撞飛出去!

當羅征斬出這一劍后。

弈劍天尊豁然睜開了雙目……

在他的雙眼之中,甚至有了一絲愕然之色。

羅征捧著雙手朝著弈劍天尊叩首以拜,隨即漫步上前。

他還不曾言語,弈劍天尊已率先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羅征,」羅征淡淡的回答道。

「你知道我是誰?」弈劍天尊問道。

「弈劍天尊,」羅征回答道。

弈劍天尊注視著羅征,幾個呼吸之後才說道:「吾名,陳皇弈劍,以劍證道,入斬情神道……」

天尊只是他的一個封號而已,陳皇弈劍才是他的真名。

現在已成真神的他,在稱之為天尊已經不合適了。

「你,似乎走了吾之劍道?」弈劍天尊注視著羅征問道。

「是的,弈劍前輩,」羅征點點頭。

陳皇弈劍臉上泛著一絲笑意,他依舊端坐于山巔之上,伸手一抓之下,那二尺弈神劍便是倒飛在他手中,手握長劍之後便朝著羅征一劍刺來。

在這劍上,蘊藏的一道青芒。

這青芒也是劍意……

但這一道劍意,卻比羅征所領悟的劍意純粹了千倍!

這便是極致的劍意!

面對這一劍,羅征也沒有絲毫猶豫。

他未曾在陳皇弈劍身上感受到任何殺意,也知對方只是試探之舉,他同樣也是一劍刺出。

兩者的劍招幾乎是一模一樣,凡是最為簡單的一劍,也是最為極致的一劍,只是羅征對弈神一劍的領悟尚且還有欠缺,而且劍意並未脫胎換骨遁入極致。

兩劍,並未碰撞。

陳皇弈劍這一劍刺到了一半,便縮了回去,但縮回去的瞬間,二尺弈神劍卻再度刺出。

羅征同樣也未曾猶豫,陳皇弈劍的長劍回收,羅征同樣也回收,陳皇弈劍的長劍刺出,羅征同樣也刺出……

這兩人便是隔空對刺,卻沒有實質性的劍招刺出!

一劍……

十劍……

百劍……

千劍……

萬劍……

十萬劍……

時間在此刻已經空物。

羅征未曾知道疲倦,而陳皇弈劍也有相當的耐心。

這是一場考驗,也是一場磨練,更是一種默默的傳授!

穿越之愛妃熬得過 百萬劍之後。

陳皇弈劍驟然收手,淡淡的望著羅征,「若不是親眼所見,我絕不相信,真有人能窺破我留的那首詩歌……」

「晚輩也只是機緣巧合,」羅征回答道。

「不,」陳皇弈劍淡淡一笑,「並不是,氣運之數亦可為定數,有人在你身後推著你。」

聽到這話,羅征臉上流露出疑惑之色,這話他聽不懂,「在我的身後推著我?」

「我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他有什麼設計,但這定數便為此人安排,」陳皇弈劍繼續說道。

說到這裡,羅征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陳皇弈劍的話中玄機,他是聽不懂,但隱隱卻有了一絲不安。

他並不是宿命論者,即便是身處無法逆轉的逆境,也會拼盡自己最後一絲力量,至少命運始終掌控在自己手中。

但陳皇弈劍的話中,卻給出了另外一種解釋,有人在自己的身後安排著自己的命運?

看到羅征略顯糾結的臉色,陳皇弈劍只是淡淡一笑,「這不是我與你討論的問題,我也並不關心……」隨即他又開口問道:「你的蓮葉,開啟了多少片了?」

「小乘九葉,大乘二十六葉,」羅征如實回答道。

聽到羅征的回答,陳皇弈劍再次點頭,臉上流露出讚許之色,「不錯,神海境開啟三十五葉,用不了多久你便能成就道子,不錯,不錯……」

他這一句話說,便一連用了三個不錯,也是因為羅征修鍊的是斬情神道,更是因為羅征的蓮葉只差一片,便是全數盛開! 陳皇弈劍對經過帝者長廊的武者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他以斬情入神道,也知此乃禁道,早已熄滅了傳承之心。

所以這一路經過他這一道火把的武者數量也不少,但他卻未曾睜眼瞧過。

倒是有些使劍的天才,心思堅定,也是一路逼上山來,卻被他用那二尺弈神劍給趕走了……

但偏偏在這裡,碰到了一個領悟了弈神一劍的傢伙。

而且領悟的程度還不低!

已達九成九,只餘一分便是圓滿!

而且這傢伙不僅僅是領悟了弈神一劍,竟然還開啟了三十五道蓮葉,依舊是只餘一葉便為圓滿。

在陳皇弈劍眼中,羅征就像是缺了一個角的完美玉璧。

那最後一個角,便掌控在他手中,他只需要伸手,將那一個角輕輕合上,即為完美!

面對陳皇弈劍的讚許,羅征並未開口,只是矗立在原地。

陳皇弈劍上下打量了羅征幾眼之後,便是問道:「你,可曾有拜師?」

「有,」羅征如實回答道。

聽到這個答案,陳皇弈劍的眼中一抹失望之色悄然閃過,不過隨即他淡淡一笑,他教授羅征弈神一劍,也能算是羅征半個師父。

「你可知,斬情神道乃是禁道?」 梅時雨 陳皇弈劍繼續問道。

羅征點點頭,「才知道不久。」

「那你又可否知道,斬情神道為何是禁道?」陳皇弈劍再問。

「不知。」

羅征終究只是神海境,以他如今對修為的了解,最多也只是達到神極境,便知神極境開啟后便能在體內孕育生靈,至於神變境,界主,乃至於天尊有何不同,他根本是一無所知。

至於這諸多神道,他更是僅僅了解其名,真正代表什麼著什麼,那就是懵懂小兒面對人情世故完全不懂。

「不知,也好,」陳皇弈劍卻並不打算跟羅征解釋,只是說道:「你的弈神一劍,已趨於完滿,但尚且還有一缺,你可知那一缺是什麼?」

聽到這句話,羅征的神色也變得認真無比。

六年前,羅征便已將弈神一劍煉至九成九的地步,但這一劍斬出,他卻始終有一絲缺憾,無法臻於完美。

這六年的時間,除了修鍊八曲飛煙,雷劫殺與萬法敵書之外,他也在不斷地領悟之中。

但足足六年,在這一劍之上羅征陷入了困境,沒有絲毫進展。

熏曾為他想過辦法,青龍也出謀劃策……

以羅征的天賦,耗費六年時間,卻始終無法自悟。

狼王日記 所有的方向和方法,羅征都曾考慮過,依舊沒有絲毫進展。

青龍便告訴羅征,這最後一點,恐怕不在羅征身上,既然無法自悟,那便是要尋找外因。

「弈劍前輩,還請解惑,」羅征認真的說道。

弈劍天尊淡淡的說道:「若想知曉,那就上劍庄一趟吧……那裡,能解開你心中的疑惑。」

劍庄,並不是十品聖地。

起初這劍庄乃是一群獨立劍修聚集而起,成立了一個勢力。

無數年的發展下來,專註於劍道之路,劍庄也漸漸的演化為一個龐大的勢力。

但真正讓劍庄在寰宇中擁有一席之地的人,自然就是陳皇弈劍!

如今的劍庄,早已成為整個寰宇劍修的聖地!

而殺戮劍山便在劍庄之中。

「劍庄……」羅征將這兩個字牢牢記在腦海中。

就在此刻,陳皇弈劍伸手一揮,那二尺弈神劍便朝著羅征飛射而來,但在羅征的身邊戛然而止。

那劍尖之上呈出一道青色光芒在羅征的手臂之上不斷飛舞!

不久之後,羅征手臂上便留下了一道散發著青光的劍形紋路,那紋路閃爍一陣后,就自然隱入羅征手臂中。

「我……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陳皇弈劍輕輕的嘆息一聲,目光中流露出一絲複雜之色,「你且去吧……」

「轟……」

隨著陳皇弈劍揮手之下,這殺戮劍山的幻境驟然消散,化為一道火焰凝聚在火把之上。

弈劍前輩的目光……

羅征在最後一刻,卻留意到了陳皇弈劍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