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寒意完全影響到自身之前,將這法相破掉,才是最好的方法。

他手腕一顫,九宮劍上劍影飛竄,當即密密麻麻化為無數的流芒,隨著方陽劍刃一指,流芒飛馳,層層疊疊便向著赤龍法相的身上覆蓋而來。


一劍一世界,漫天劍影便代表著漫天的劍之世界。

蔣天冰不敢大意,龍吼響徹,面前的龍元快速地轉動著,龍力牽引著天地間的玄氣涌流,也是快速的形成一片寒火光幕,擋在面前。

流火飛馳,劍氣凜然。

兩相接觸,便是紛飛湮滅。

半空之間,聲響陣陣,光彩絢爛之間,宛若是萬雷齊響,聲音震天。

藉助著陰陽亂的提升之力,方陽劍氣暴漲,以氣御劍,劍刃亂天。

頃刻間,百招而過,方陽的攻勢稍稍一緩,察覺到這一點,蔣天冰面色一喜,這小子要力竭了嗎?

不過還沒等著他露出大笑的神情來,便看的方陽的五指虛空一抓,身下五顆赤紅的火珠當即飛竄而起,嗖嗖向著蔣天冰的面前衝撞而來。

蔣天冰面色微變。

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夠瞧得出,這五顆火珠乃是先天玄寶,此等秘寶得來不易,效用非凡,此時運轉而出,可不是那麼容易能擋的下來的。

為了自身的安危,他周身的龍力更是大動,齊齊度入到面前的龍元之內,龍元施力,寒火光幕大盛,隱隱形成一片藍光照耀在前,將自身完全包裹。

嘭!

這時,第一顆火珠已經撞在了寒火光幕上。

一聲炸響,勁氣崩散,整個光幕都是一顫,全然將這一道撞擊的力量給承受了下來。

還沒等蔣天冰松上一口氣,第二顆火珠卻是緊隨其後衝撞而上,這一撞的位置也是不偏不倚,剛好打在了第一顆火珠之上,剛一接觸,烈火炸開,便是雲火捲動。

寒火光幕驀地一顫,仔細看去,光幕上面隱有扭曲,似是隨時都要塌陷。蔣天冰這下可不淡定了,這才曲曲兩顆就有著如此大的力量,一旦五顆盡皆撞下,他的寒火光幕哪裡能夠擋的下來!

想到此處,他便怒喝一聲,法相之間,他的本身隱隱顯露,隨後雙手一拍,一桿長槍當即飛竄而出。

長槍剛一出手,便是化為昂然古獸的身形,乃是一頭出水惡魚,身形滔天,渾身漆黑,滿面兇惡。向著方陽的五火靈珠上面衝撞而來,這蔣天冰想要藉助手中的玄兵,暫且擋擋方陽五火靈珠的勢頭。

這黑魚長槍品階不凡,一經出手也是玄氣澎湃,當屬紫紋以上的水準,可見蔣天冰手中還是有著一些存貨的。

不過想要藉此物擋下方陽的攻擊,也有些太小瞧方陽的五火靈珠了。

方陽淡然一笑,自打得到五火靈珠的這段時間以來,他可是沒有閑著,在多次的祭煉之下,早就將此物的功效給完全掌控。

五火靈珠在方陽手中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同在丁炫手中時可是截然不同。

他五指屈伸,指尖隱有紅光一轉,也是作用到了五顆五火靈珠之上。

而後便看的緊隨而至的一顆五火靈珠,還未曾撞到寒火光幕上時,便是轟的爆裂而開,這顆火珠一經爆裂,便是化為一股澎湃的火雲霧,火雲繚繞,蜂擁而出,一股腦就將這頭黑魚虛影給籠罩在了其中。

火雲燒魚,其中隱見五火靈珠撞擊在了黑色的長槍槍尖上。

咔,輕微的碎裂聲響。

長槍同五火靈珠相撞,槍尖剛剛接觸便是崩碎了開來,五火靈珠的爆火之力滲透內部,剎那間,整桿長槍都是完全粉碎,炸成齏粉。

那躍動在天的黑魚虛影慘嚎一聲,當即緩緩消散。

「哼。」

蔣天冰一聲悶哼,受到勁氣波及反噬,也是稍稍影響到了他本身。

不過更讓他驚訝的還是這先天玄寶的威力。

這桿黑魚龍槍乃是他祭煉百年之久的玄兵,已經從紫紋層次向著玄寶的水準靠來,本以為靠著此物的抵擋,能夠讓自己好好喘息一番,可沒想到結果竟然連一顆五火靈珠的威力都沒能擋下。

就這麼碎了!

蔣天冰面色驚變,黑魚龍槍一碎,方陽剩餘的兩顆五火靈珠也是緊隨而來。

到了此時,他已經是無法抵擋了。

嘭!!

第四顆五火靈珠撞擊在寒火光幕上面,整個寒火光幕都是猛地一顫,本來宛若鏡面一般的光幕,此時出現了無數的裂紋,如同蛛網細密分散,頃刻間便蔓延在了整片光幕之上。

在蔣天冰略有猶豫之際,最後一顆五火靈珠也是撞來。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蔣天冰大喝,便看的他面前懸浮著的龍元瘋狂地轉動著,每轉動一圈,都有著大蓬的寒火之氣噴涌而出,蔣天冰已經不惜透支自身,將玄氣盡皆度入,龍元四周寒火霧氣升騰,眨眼的功夫就形成一片寒霧地帶,此番蔣天冰也是使出了全力,定要擋下方陽的這一顆五火靈珠!

轉瞬間,五火靈珠至。

第五顆五火靈珠也是直直地撞擊在了其餘四顆之上,就如同串聯一片,震蕩席捲重重作用在了寒火光幕上面。

嗡!

天地間一聲震蕩,一抹紅光陡然波散而開。

這股震蕩之力下,面前的寒火光幕上面的裂紋更是細密,接著發出咔咔成片的聲響,快速的崩潰散落。

只是還未曾完全散掉之際,繚繞在龍元上面的寒火雲霧似是找到了宣洩之地一般,瘋狂聚攏,層層融合入的寒火光幕上面,使得這滿布著裂紋的寒火光幕,在此時竟然又有了幾分恢復的契機。

就如同是最為強力的粘合膠,一股腦丟到了碎裂的寒火光幕上,才使得這眼見得就要散落的光幕,竟然生生的粘合在了一起。

沒碎?

蔣天冰大喜過望,只要擋的下方陽的這五顆火珠,那此子最強的招數也就沒了效用,屆時還不是任由自己發揮?

你小子的窮途末路到了!

蔣天冰雙目兇狠,就要發難。

而在此時,方陽的眉頭一挑,目光似笑非笑地看在蔣天冰的身上,似是將他的想法給完全看穿了一般,隨後,五指微微的一蜷。

轟!

幾乎是同時,那五顆本已經平寂的火珠之上,陡然炸開了一團磅礴的火焰。

烈焰燒空, 血煉地獄之鬼娃姬 ,轟然炸裂。

震蕩之間,巨力澎湃。

那本來在寒火霧氣強制的效用中生生聚集在一起的光幕,在這股火焰之下卻是瞬間七零八落……

… 蔣天冰萬萬沒想到方陽還有著如此的手段,他本是都以為此戰將要結束。

因此在方陽的火氣炸裂開來之時,蔣天冰的面色只來得及一番大變,根本連半點反應都沒能做出,只能是眼睜睜看著面前的光幕炸成碎片。

烈火之勁席捲,瞬間就噴涌到了蔣天冰的身上。

修羅九天 ,五種火焰聯合,齊齊炸開,所能爆發出來的威力是呈現著倍數增強的。

在這五火之下,蔣天冰即便是身具赤龍法相,都難以全身而退。

烈火澆身,蔣天冰慘嚎一聲,體表的燃火鱗甲瞬間齊齊崩碎開來,火氣席捲,竄入到他的龍體之內,蔣天冰只覺得四肢百骸內似是湧入到了無數的火漿一般,而且這火漿剛一接觸,就是瞬間爆轟,齊齊炸碎在身。

他面色一白,一大口鮮血噴出,血液之中隱隱還夾雜著火焰的灼熱。

「啊!」

蔣天冰慘叫,本是昂然盤踞著的赤龍法相也是在這股炸裂之氣下,瞬間支離破碎。

一擊,破除法相!

蔣天冰整個人就好像是被硬生生從赤龍法相之內推出來的一般,全身血肉炸裂,衣衫襤褸。

而那原本盤旋在法相之前的赤龍龍元,法相消失的同時,四周火雲繚繞,盡皆吸納入的了龍元之內,再次化為了平凡的赤紅火玉架勢。

方陽見狀,眸光一亮,一步踏出,想著那龍元之上抓了過去。

恰逢此時龍元似是受到了某種召喚一般,快速倒退飛竄而出,眼見得就要沒入到蒼穹之中時,方陽橫向竄來,純陽玄氣化為巨大的手掌,便是一掌就將這顆赤龍龍元給撈了過來,抓在了手心這種。

龍元入手,一股灼熱之氣便是噴發而出,方陽只覺手中似是抓著一枚燃燒著的火炭一般,近乎都有些拿不住。

即便是他身具純陽玄氣,至剛至陽,但面對著這等火焰之力,都差了一些。

幸在方陽此時還存有陰陽亂的狀態,陰陽交匯,齊齊作用在這顆赤龍龍元上面,才是總算將此物給壓制了下來。

察覺到掌心中受到的悸動減弱,方陽便是把握時機將此物向著儲物戒指中一塞,總算沒讓他再行飛出。

方陽心頭一熱。

這可是赤龍龍元,能夠造就出一個龍君的真正強物,先前殺丁炫時,他一時不察被此物飛走,現在有了防備,才是總算沒有再讓這玩意逃離掌心。

龍元入手,方陽抬頭看到了蔣天冰的身上。

龍君依在,蔣天冰的龍元雖然被自己強制掠奪,但他本身的水準猶在,不能大意。

蔣天冰此時可是狼狽不堪,全身血污瀰漫,先前的火焰勁氣撞入到他的身體之內,幾乎是將他的經絡都給直接炸開,血肉受創,狼狽不堪。

眼見得方陽強奪了屬於他的赤龍龍元,蔣天冰更是目眥欲裂,厲嘯出聲:「我要殺了你!」

他體內殘存的玄氣流轉而出,身形一撲,對著方陽面前而來。方陽恰逢是陰陽亂的狀態結束,從法相中也是退了出來。

可即便如此,此時的蔣天冰也是已經完全對於方陽沒了什麼威脅,沒有赤龍龍元加身的他,自身的攻擊力都是有限。

眼見得蔣天冰衝來,方陽面色平和,手中的九宮劍也是順勢斬出。

龍蛇!

嘭!

龍蛇劍氣凝聚成型,化為磅礴的身形重重地撞擊在了蔣天冰的身上。

蔣天冰殘存著的玄氣,根本是無法抵擋方陽如此的劍道攻擊,只來得及噴出一口鮮血,便是被生生地抽飛了出去。方陽腳踩焚火步,一步靠近,純陽玄氣凝成手掌,一把抓在了蔣天冰的身上。

「你可知道唐依然??」方陽開口道。

蔣天冰拚命掙扎,但他本身玄氣就損耗過多,根本是無從掙脫,聽到方陽的話語還是呆了一下,面上有些疑惑。


看到他如此表情,方陽也就懶得再問什麼。

「看來,你是不知道的,那就沒有再問你的必要了。」方陽的面色微寒,雙目之間寒意流轉,「現在我們該清算一下,你對水千柔所做的事情了。」

「你、你不要殺我!」蔣天冰完全慌了,此時哪裡看不出來方陽面上顯露而出的殺意。

「你放過我!我加入到你們這一邊,我的實力很強,我可是天人合一層次的武者,而且我對於龍淵很了解,讓我加入,我一定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蔣天冰連連道。

方陽面露譏笑:「然後,再讓你來叛變嗎?你認為你現在說出的話還有半點可信度?死吧。」

他面色一寒,手中的九宮劍順勢斬出。

陰陽!

一劍出,生死門開。

黑白二線繚繞之中,直接斬落到了蔣天冰的身上,蔣天冰根本沒法有任何的抵擋,只能發出一聲慘嚎,接著便只能是生生被陰陽斬擊入體,斬斷神魂,形神俱滅。

一劍斬擊而過,蔣天冰的身體驀地一顫,接著便快速地頹然軟下。

赤龍君,身死!

方陽以陰陽斬神魂,直接斷掉蔣天冰全部的生機,他有心立威,手中劍刃不停,直插入蔣天冰已經癱軟下的身軀之內,手腕一抖,劍刃飛馳,重重扎入在地。


轟!

煙塵四起。

本是在激戰之中的兩方人馬,皆是受到這一擊影響,齊齊倒退散開。

而待得龍淵王朝的府兵門看到當中劍刃上那被穿胸而過的蔣天冰屍身之際,一愣之下,轟然吵鬧而開。

「是、是龍君!」

「蔣天冰死了?」

「不,怎麼會這樣,連龍君都不是他的對手?」

「完了,完了……」

人群大慌,他們這邊龍淵王朝的府兵雖然佔據著極大的人數優勢,但所有的膽氣也全部都是靠著蔣天冰滋生,龍君的實力擺在這裡,有著他在似乎就已經能夠立於不敗之地。此時蔣天冰一死,每一個人都如同當頭棒喝,只覺一陣天旋地轉,沒了半點得勝的機會。

方陽懸浮在空,他周身紅光繚繞,火氣運轉,傲然臨世的姿態如仙一般。


「給你們十息,再若不退,我定斬不饒!」方陽大喝。

聲音如雷霆響徹,回蕩四周。

底下的龍淵王朝府兵,聽到方陽的話語,更是被震的迷迷糊糊,清醒過後,一個個面色慘白,連連逃竄。

潰敗之勢如山如海,底下本來聚集在一起的府兵們轟的一下就四散逃竄了開來,向著來時的地方慌不擇路的逃竄而去。

而百獸山和斬龍會這邊則是一陣興高采烈,嚷嚷一片。


方陽眨了眨眼,頗有些無語的看在他們的身上,最後實在忍不住開口道:「你們在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