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青蛇嶺只有一條窄路,一個出口,他們想要朝著不同的方向逃跑都做不到。

「烏合之眾!」

葉白搖頭,身形一閃,速度快到極致,眨眼就追上了他們,僅僅片刻,就將張家的殘餘隊伍斬殺殆盡!

血洗青蛇嶺!

青蛇嶺的出口,張尋終於跑了出來,不過,他還來不及高興,一柄青色長劍,就將他貫穿!

「怎麼可能?」

張尋張了張嘴巴,眼裡充滿恐懼,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如同斗敗的公雞,沒有絲毫的精神。

「沒什麼不可能,等你下去你就都明白了」

葉白都懶得和他說什麼,青羽劍一揮,張尋被一刀兩斷,當場身死! 張尋死後,張家的這一批衛隊,全軍覆沒,就連張家的大長老張東都命喪於此。

這對凌霄城張家而言,絕對是天崩地裂的大災難!

畢竟,為了以防萬一,張家這次增加了一倍的衛兵,尤其是增加了不少元丹境的高手,就連元丹境三重的強者,也有三人!

至於元丹境二重的武者,則有近十人,其餘都是元丹境一重以及凝脈境八重以上的弟子!

這些都是張家真正的精銳,盡歿於一役!

可以說,張家這次算是大出血了,實力大減!

消息一旦傳回張家,張家必定會氣得吐血,其他三大家族聽到消息,也會因此震動!

葉白打掃了一下戰場,將所有的戰利品全部收了起來,簡單一看,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真是大豐收啊!

尤其是張東的空間戒指裡面,除了他自己一輩子的積蓄外,還有這次購買藥材的四十塊下品靈石以及將近十萬的金幣!

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這個消息,恐怕瞞不了多久,一旦傳回凌霄城,他們四大家族,必定會生出警覺,像今天這樣的機會,恐怕就不會有了」

葉白微微皺眉,屈指一彈,一道丹火飛出,落在張尋的身上。

丹火的威力,可不是尋常火焰可比,不到片刻功夫,張尋的屍體,就消失無影,化作一抔塵土。

而後,葉白又迅速將其他屍體處理掉,就連張家的車隊,都被葉白焚毀殆盡,做完這些,葉白髮現並未有人靠近,這才轉身離去。

傍晚時分,他便騎著青鬃馬,再次回到葉家後山,直接去了狼魂小隊訓練的地方。

「葉白哥哥,這麼快就回來了啊?張東那老狗怎麼樣了?」

葉十三跑了過來,看到葉白安然無恙,這才徹底安心。

只是,葉十三內心好奇,對付一支五十人的押車隊伍,葉白怎麼這麼快就回到了葉家?難道葉白還沒有動手嗎?

或者說,出了什麼變故?

似乎是看出了葉十三的疑惑,葉白笑道:「那些叛逆,當然是死了,一群烏合之眾罷了!」

葉十三高興的幾乎跳起來,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興奮道:「葉白哥哥,你真是太厲害了!」

「這只是收取點利息罷了!十三,你安排人將消息放出去!就說張家人去吳山城採購藥材,在青蛇嶺遭到吳山城吳家的伏擊,全軍覆沒,之後,吳家為了感謝蘇家提供了消息,將所得四十塊下品靈石,全部和蘇家平分!」

葉白說道,眼睛發亮,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在回來的路上,他就一直在考慮,如何布局,才能對城主府最有利。

他相信,只要將吳山城吳家和凌霄城蘇家扯進來,今天這個事情,絕對不會善了,必定會在凌霄城掀起更為龐大風雨。

甚至,張家人震怒之下,對蘇家動手都說不定!

葉十三聽聞,渾身激動地顫抖,看向葉白的眼睛,充滿敬佩!他本就是聰明人,稍微一想,就意識到這些話裡面暗藏的殺機!

不愧是他大哥,果然手段超群,令人敬畏!

「我想到時候,蘇家人一定會坐不住的,必定會派人前往吳山城打探情況,你安排幾個人盯著凌霄城的四大家族,尤其是蘇家,有情況立即來報」

葉白道,眼裡充滿殺意。

就算蘇家的背後是南宮世家又如何?該動他們的時候,還是要動一動的!否則的話,四大家族真的以為城主府勢微,隨意可欺了!

這一刻,葉白的王者之氣盡露,威勢逼人!

他前世能夠坐穩七絕兵王之首的位置,不僅是因為他武力超絕,威震地球,更因為他那令人聞風喪膽的手段!

「哈哈,我立即去辦!保證讓他們查不出任何問題!」

葉十三激動無比,對葉白任何命令,都會無條件遵從,開始去安排葉白交代的事情。

葉白笑了笑,眼裡露出一絲期待。

據他估計,就算這次張家不會攻擊蘇家,至少也能夠逼得蘇家派人去吳山城核實情況,這樣才能將蘇家從這件事洗脫出來。

當然,為了確保蘇家和吳家的同盟穩固,蘇家也必定會派人去查!

而且,這個被派到吳家打探情況的人,身份絕對不能低了,否則的話,有什麼資格和吳家人會面?

然而,蘇家的家主不可能直接去和吳家對質這種事情!

所以,那個去吳家核實情況的人選,必定是蘇家的二長老,蘇驚峰!

此人殺了葉林和葉祥,所以,在將蘇家徹底鎮壓之前,葉白要先將此人斬殺,為葉林和葉祥報仇雪恨!

葉白離開後山之後,直接去了雪兒的房間,讓他驚嘆的是,經過他昨天的指點,柳芊雪竟然觸摸到了元丹境的門檻!

估計要不了多久,柳芊雪就能夠突破到元丹境了!

當夜,柳芊雪繼續向葉白請教了一些劍法上面的問題,葉白都細心講解,讓柳芊雪獲益匪淺,一些晦澀難懂的地方,豁然開朗。

在她眼裡,葉白簡直就是武道奇才,對武道的理解,簡直超乎想象!

這讓少女心花怒放,看著葉白的美目,充滿愛意

第二天清晨,一個消息傳出,而後如同颶風般,開始在凌霄城肆虐!

「你們聽說了吧,張家派去吳山城購買藥材的車隊被人滅了!」

「嘖嘖,這事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了,張家這次真是栽了,甚至可能從凌霄城除名!畢竟,他們家的元丹境高手幾乎損失殆盡,就連張家大長老張東都未能倖免,整個張家,幾乎崩潰!」

「聽說這事都是因為蘇家事先給吳山城的吳家透露了風聲,兩家合夥滅了張家的車隊,就連得到的四十塊下品靈石,兩家都是平分!」

「哈哈,痛快啊,他們四大家族不是聯手和城主府做對嗎,這下怎麼開始狗咬狗了?」

酒肆茶樓,到處都是議論聲,幸災樂禍的人,更不在少數,畢竟,葉擎天鎮守城主府的時候,對凌霄城的大小家族都是相當不錯的。

他們看到四大家族背叛城主府,早就對四大家族不喜了,現在,看到張家幾乎被滅門,他們當然高興!

幾乎同時,張家的議事大廳,氣氛凝重! 啪嗒一聲,張家家主張運平一把捏碎了手裡的杯子,震怒的同時,臉上更有驚慌之色,雙手顫抖。

「怎麼可能,這次為了以防萬一,本家主特意加派了人手,那可是足足五十人的押車隊,元丹境高手,更是佔了絕大部分,由大長老親自統領,怎麼可能被人團滅?」

張運平怒火攻心,面色瘋狂,滿臉的難以置信!如果消息屬實,那麼,張家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了啊!

「屬下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說是蘇家透露了消息給吳山城的吳家,兩家合謀,在青蛇嶺滅了我張家的藥材車隊,就連大長老都被殺了!最後,兩家一起將所得四十塊下品靈石給分了!」

一名張家子弟,痛哭流涕,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渾身發抖。

因為他知道,張家的天塌了!

桃運兵王 「難道真有這種事?」

穿越之至尊天下,絕寵帝妃 張運平臉色發青,渾身不斷顫抖,尤其是,當他聽到『四十塊下品靈石』的時候,更是內心發顫,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整個車隊,除了大長老,沒有任何人知道那四十塊下品靈石的事情!

可是現在,竟然連三歲小孩都知道了這個消息,這隻能說,凌霄城裡有關張家車隊的傳言,並非空穴來風!

「蘇家!既然是同盟,約定一起對付城主府,你們為何要害我張家!」

張運平怒吼一聲,噗地一聲,噴出一口老血來,氣得眼睛發直,臉上的橫肉,不停地抽動,嗡地一聲,張運平體內真元爆發,赫然是元丹境六重的高手!

可怕的威壓,嚇得跪在地上的張家子弟,趴得更低!

根據凌霄城的傳言,雖然滅掉張家押車隊的是吳山城的吳家,蘇家僅僅是透露了消息。

可是,吳家的實力,絕對不是張家能夠抗衡的,所以,張家家主只好將所有的怒火,全部對準了蘇家!

如果真是如同傳言所說的那樣,張家家主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大哥!此此事不可武斷!還是查清楚再說,我總覺得這裡面有些蹊蹺!」

這是,一名青衣鎧甲男子走了進來,他眯著眼睛,寒芒閃爍,是張運平的弟弟張運道,也是元丹境四重的高手。

而在他的身邊,還有一人,他渾身籠罩在灰色長袍裡面,看不清模樣。

張運平猛地抬頭,可是,他的眼睛卻死死盯著那灰衣人,眸光微微凝重,冷聲問道:「這位是誰?」

「哈哈,張家主,你連我也不認得了嗎?」

那人大笑一聲,而後掀開了灰色的帽衫,露出一雙陰冷的眼眸,以及那刻有刀疤的面龐他的修為,赫然比以前更強,已經突破到了元丹境六重!

「怎麼是你,薛天刀!」

張家主沉聲道,眉頭皺的更深,眼裡閃過濃濃的忌憚。

他所畏懼的,不僅僅是薛天刀本身,而且還有隱藏在薛天刀背後的傭兵團,所以,自從上次合作之後,他就再也不想和薛天刀有任何瓜葛。

土匪就是土匪,和他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

「哈哈,張家主似乎並不怎麼歡迎在下,如果是這樣的話,在下可就告辭了!」

薛天刀大笑一聲,轉身就要作勢離開,卻被張運平攔了下來。

「薛兄哪裡話,你能夠來我張家,真是讓我張家蓬蓽生輝啊!不過,薛兄遠道而來,應該有什麼事情吧」

張運平打了個哈哈,將心情平復下來,對著薛天刀微微一拜。

如今的張家,正是多事之秋,他可不想再節外生枝!

「哈哈,就是啊,薛兄還請上座,關於你剛才說的那件事,我們慢慢談!」張運道笑道,趕緊拉著薛天刀坐下。

「實不相瞞,我剛從蘇家過來,為的就是凌霄城的那個傳言,受蘇家家主委託,我馬上就會和蘇家二長老一起,前往吳山城打探消息,你張家若是想要在這件事情上不被人利用,最好讓你們二家主和我們一道前去!」

薛天刀說道,卻沒有解釋,為何他會出現在蘇家。

實際上,他一個月前就已經到了蘇家,只是外人不知道罷了!

因為那個時候,蘇家的大長老等蘇家精銳,全部被葉白所滅,蘇家勢微,為了維護自己在四大家族中的主導地位,蘇家這才花費大代價,將薛天刀雇傭了過來!

聽到薛天刀的話,張運平微微猶豫,眼睛眯成一條縫,死死盯著薛天刀,半天沒有說話,呼吸微微急促。

「大哥,我剛才已經去過蘇家,蘇家肯定,他們絕對沒有做那件事情,更是讓薛兄親自上門解釋,為的就是維持我們四大家族的聯盟,你可不能被人迷惑了!」

張運平道。

「沒錯,張家主不妨想一想,如果你們張家和蘇家火拚的話,何人得利?到頭來,恐怕白白便宜了城主府葉家吧,哈哈哈」

薛天刀笑道,眼裡更有一絲譏諷。

張家主如夢初醒,對著薛天刀抱拳道:「多謝薛兄提醒,看來這個事情,還是要查個水落石出才好! 從港片世界當警察開始 既然這樣,那就讓我二弟陪你們一道去吳山城吧」

「哦,對了,韓家和王家,也都會派人一道前往,所以,張家主放心就是了」

薛天刀道,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這次,恐怕要多多仰仗薛兄了!」

張運平聽了薛天刀的話,內心的疑慮,再次打消了不少。

薛天刀咧嘴一笑,而後將帽衫重新戴了起來,帶著張運道一起離開了張家,找了一條偏僻巷子,繞了一段路,這才走小路出了凌霄城。

此時,在凌霄城外,蘇家的二長老蘇驚峰,已經等候多時,除了他以外,還有兩人,個個氣息渾厚,都是元丹境四重的強者,一臉威嚴。

他們兩個,一個叫王子狂,是凌霄城王家的第三高手,另一個叫韓威,乃是韓家大長老。

看來張家的事情,讓四大家族開始恐慌!

他們五人一起,沒有停留,朝著吳山城疾馳而去!

他們不知道的是,蘇驚峰的行蹤,早就暴露,而葉白也已經提前動身,在青蛇嶺等候!

一場血戰即將在青蛇嶺拉開帷幕! 青蛇嶺,葉白嘴裡叼著一根青草,悠閑地等候著。

這裡距離吳山城和凌霄城都比較遠,所以,青蛇嶺是他下手的最好地方。

「嗯,終於趕來了嗎?我倒想看看,這個灰衣帽衫的人,到底是誰」

葉白喃喃自語,在他的眼裡,有著五道人影,正在極速放大,赫然就是以薛天刀為首的四大家族的人。

很快,他們進入了青蛇嶺。

「傳言不是說,你們張家的車隊,就是在青蛇嶺被吳家所滅,看到多半不假」

薛天刀道,目光不斷在青蛇嶺掃視,眼神逐漸變得凝重。

此時的青蛇嶺,大片的草木被燒焦,留下焦黑的土地,不過,依舊可以看到,這裡曾經發生過大戰的痕迹。

尤其是那些有些乾枯的血跡,讓人驚心動魄!

「看來我張家的車隊,的確在這裡遭遇了伏擊啊!可恨!我一定要將那人找出來,碎屍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