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初臨這個世界時,琢磨不了那些荒神們的實力,所以曾有數次出手。

進入蚩尤族后,修鍊荒神以來,羅征並沒有運用過這一招。

「嗡嗡嗡……」

融合的道蘊在羅征的體內世界中不斷地升騰,遁出了體內世界后,順著羅征巨大化的身體中流轉著。

最終那些能量攀附在了羅征的長劍之上,宛若一片褐色的火焰,圍繞著長劍緩緩地翻滾,飛舞,飄散……

「這是什麼能量?」

「好強大的威懾感!只是看一眼,都感覺心中壓抑!」

「這才是羅征的殺手鐧?」

蚩尤一族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頓時流露出驚奇之色。

他們沒想到羅征竟然還藏有這一招……

仙澤也注意到了羅征長劍上的褐色能量。

這股能量中蘊藏的氣勢之複雜,之強大,都是他不曾見識過的。

不過這時候的仙澤,已經沒有後路可以退卻了,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退卻!

羅征表現的越強,越是激發出仙澤內心深處的戰意。

「唰啦!」

仙澤瘋狂的激發出體內的血脈之力,那黑色的光芒也越來越盛,氣勢散發出來,竟與羅征散發出來的氣勢並駕齊驅!

兩股龐大的氣勢衝天而起,在這片荒地上回蕩著……

這氣勢綿延出數千里的距離。

整個飛鐮城內,城外的人們,也受到了這股氣勢的壓迫。

尋常人的臉色一片鐵青,心臟噗噗狂跳。

即使是一些荒神們,也倍感壓力!

藏匿在虛空中的狄進,那一雙眼睛則牢牢地盯在羅征的長劍之上。

「這力量!這是融道大一統的能量!雖然只有幾百種,但已經相當完美了,是運用道法自然融道……」狄進看到這一幕也倍感驚奇。

在母世界中,對於力量本源,靈魂之力,真元,混沌之氣的探索已到了一個瓶頸。

跨越彼岸境后的至強者們,對力量和探索集中在能量的層次。不少強者希望將現今所有的能量統一起來,這將揭開整個混沌的奧秘。

僅次於古神的那些至強者們,按照各自的思路,的確鑽演出各自不同的融道能量。

不過他們只是將一部分能量融道而已,遠遠做不到大一統的層次。

即使如此,這些至強者們在融道一途,也是受益良多,甚至各自開創了自己的流派。

可不管如何,融道大一統的手段,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也不該出現在一名小傢伙身上……

狄進滿腦子問號之際,下方的仙澤與羅征便動手了。

「你果然不會讓我失望!」

仙澤的臉色越發紅潤起來,越是面臨生死之間的戰鬥,他越是興奮。

「嗚嗚嗚……」

黑色的光芒呈螺旋一般,圍繞著他全身盤旋直上,聚集在他的兩把尖刀之中。

他再沒有任何顧忌,將自身的血脈壓榨到了極致!

「嗖!嗖!」

左右開弓,兩把尖刀再度斬出一道交叉而過的黑色刀芒。

這黑色的刀芒如同一個死亡的十字,蔓延出數千丈的寬度,直奔羅征而去!

面對仙澤的這一擊,羅征的眼睛也是微微一眯,這次他也不再有絲毫的避讓,手中的長劍揮舞起來。

「融道之劍!」

一道長達三千丈的劍芒擴散出來。

當這褐色的劍芒湧出來后,方圓百里內的光芒都隨之黯淡了幾分。

數百種道蘊以極為複雜的狀態融合在一起,化為一種極為狂暴的能量,這能量之霸道讓觀者為之窒息!

「嗤!」

這一道劍芒轉瞬之間,便與仙澤斬出的兩道黑色刀芒交匯在了一起。

讓人預料之外的是,這兩股暴虐的能量碰撞之下,並沒有產生太大的動靜和聲響。

在所有人的視覺之中,那兩道黑色刀芒迅速的消失,彷彿被劍芒吞噬掉了一般,摧枯拉朽一般的潰散掉了。

而劍芒去勢不減,繼續直奔仙澤而去!

「贏了!」

看到劍芒的去勢,紫玉的眉毛猛然一挑。

蚩尤族人們臉上盡皆流露出喜悅之色,最終羅征還是沒讓他們失望。

仙澤嘴巴微微張開,滿臉難以置信,他張口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這劍芒的速度何其之快?

只是眨眼之間,已直奔仙澤而來!

而仙澤在這一刻,甚至都忘記遁入虛空避開這劍芒。

「唉……」

藏匿在虛空中的狄進,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狄進也希望自己的徒弟能擊敗羅征,可當他看到融道之劍后,已經知道仙澤必敗無疑。

天南骨塔是軒轅一族必須拿下的……

「雖然這樣的手段很不光彩,可我也是迫不得已,蚩尤族的小傢伙,不要怪我,」狄進喃喃說著,念頭一轉之下,仙澤腦海中的魂環中瞬間降臨了一道強大的意志。

這一刻仙澤的雙目變得迷惘起來,同時身形變得異常的敏捷。

面對那一道劍芒,仙澤一邊後退之際,手中的兩把尖刀則飛快的舞動著!

「噌噌噌噌……」

每當那尖刀掠過劍芒,就將劍芒削弱一分。

仙澤後退的同時,一連斬出六七十刀,每一刀都巧之又巧的點在劍芒的前側,這等技巧拿捏之精準讓人無不側目!

當仙澤後退了數百步后,那道劍芒竟被他硬生生的瓦解了!

「嗖!」

雙目無神的仙澤將手中的兩把尖刀一揚,腳步一踏,便穿梭虛空直奔羅征而來。

眨眼之間,宛若變了一個人一般。

見狀,羅征心中也是大驚,他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朝著一側猛然一滾。

即使如此,羅征的速度還是慢了一些。

自虛空中斬出的一刀,已順著羅征的肩頭滑過,在羅征後背拉出了一條長達兩百丈的血痕!

一擊即中的仙澤並不滿足,乘著羅征尚且不曾站穩,另外一把尖刀已直奔羅征的背心而來,便是要致羅征於死地!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絕大多數人都愣住了。

這仙澤一連串的進攻令人炫目,瞬間將羅征逼入了絕境!

眼看這一劍,羅征避無可避。

他的丹田猛然一動,一股無形的力量激射而出。

尚且沒能完全凝聚成形的佛皇劍,已朝著仙澤正面轟擊而去。

「砰!」

佛皇劍轟在仙澤身上,才將仙澤的身形阻擾了一下。

藉助著這個機會,羅征迅速與仙澤拉開距離。

「咦?力量本源溯形?他怎麼做到的?這小子的花樣不是一般的多……」

狄進有些無語,這羅征的手段竟是層出不窮,而且每一種手段都是如此獨特。

不過他並沒有打算放過羅征。

比仙澤還要優秀的傢伙,如果能剷除,還是要儘早剷除,免得日後留下後患。

於是他繼續操控著仙澤直奔羅征而去。

仙澤不斷地壓迫之下,羅征只能不斷地躲避。

可仙澤彷彿能算到羅征的每一步,且將自己的速度優勢發揮到極致,偶爾還能運用虛空幻滅真意,遁入虛空之中偷襲羅征。

這一路廝殺之下,羅征一陣手忙腳亂,一時間也是險象環生!

而距離飛鐮城不遠處的天南骨塔頂端……

一個巨大的眼球,將飛鐮城中的一幕幕盡收眼底。

九五二七並不關心這些荒神之間的鬥爭。

在本主眼中,這些生靈都是螻蟻,即使是那些流放者們,也不過是較大一點的螻蟻而已。

它唯一關心的是羅征。

腦主們要求九五二七記錄羅征的一舉一動。

如果有機會,還要靠近羅征……

僅憑藉羅征自己,憑肉身跨越彼岸太難了,他需要得到點撥。

「只是一場決鬥,為什麼會有流放者干擾?」

九五二七有些不解,它尚且無法完全理會人類的各種意圖。

狄進的虛空幻滅真意,修鍊的爐火純青,他藏匿在虛空之中,硬是沒有人發覺。

不過狄進再厲害,也逃不過九五二七的視線。

那顆眼珠可以洞穿一切虛空,狄進的一切動作都被九五二七瞧在眼中。

若是尋常的比斗,九五二七是不會幹預的,藉助這樣的機會,它能觀察的更加仔細,更加細緻……

就像方才,羅征展現出「融道」的能力。

這讓九五二七很驚訝,它感受到了大一統的氣息……

雖然只是很少,很少。

但已經初具雛形!

本主說過,腦主也說過。

大一統不可能再現,那是已經永久滅絕的能量。

有幸見識過的大一統氣息的生靈,都已經化為混沌古神,化為這世界的一部分。

朝著這個方向努力不會有結果。

可惜還是有許多生靈痴心妄想,想要掌控混沌中最終極的奧秘。

若是自己能靠近羅征,一定要告訴他,不要走這條路。

九五二七留意到隱藏在虛空中的流放者越來越過分,再看到羅征險象環生,它越來越生氣了。

流放者這樣欺負一個小輩,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就像那些體型龐大的腦主,欺負它一樣……

腦主說過,要儘可能的保護羅征。

想到這裡,九五二七動用了自己的許可權。

天南骨塔的頂部再度開始震動起來,相對於如此龐大的骨塔,這點震動的幅度沒有人能察覺到。

不斷地震動之下,那顆眼珠旁邊再度凝結出一顆種子。

種子迅速的成長,隨即開花,結果。

當果實綻放的時候,其中已出現了一根緊繃的骨弓……

這骨弓寬約三十丈,掛在弓弦上的骨箭長達六十二丈。

自天南骨塔頂部,距離飛鐮城有八千七百三十六億里距離。

若是九五二七將這根骨箭射出去,任由其依靠弓弦的力量射入飛鐮城,大約需要一百四十年左右。

但這根骨箭上有一些鏤空的花紋,那是九五二七賦予的虛空幻滅真意的極一小部分。

可是混沌古神擁有的虛空幻滅真意,只是極一小部分就遠遠不是這些流放者們可以比擬的,骨箭穿越虛空,只需要眨眼的時間就能射中狄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