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他雖然看不出來這個女人是誰,但他覺得這個女人的背影看起來好像有點兒眼熟的,好像在哪兒見過似的。

「這女的該不會是少女時代的誰吧?」

想想剛才那女人的身高和身材,李羨覺得自己知道那女人是誰了。

抽煙一根煙后,他下意識想再抽一根,但他忽然想起來自己答應徐賢要戒煙的,於是就把拿出來的煙又放回去了,然後把煙和打火機裝兜里就回家了。

就在他快要走到單元樓門口的時候,迎面從停車場的方向走過來一個女人,就是剛才那個被煙嗆到的女人。

同時,那個女人也看到李羨了。本來因為剛才被李羨的煙嗆咳嗽了,她就挺不開心的。現在看到李羨又出現在她視野里,立刻就生氣了。

不過,就算生氣,她也沒敢發火,而且還很慌。

她擔心李羨是私生飯什麼的,那樣的話她可能就會有危險了。

於是,趁李羨還沒走過來,她趕緊邁開大步朝單元樓跑了過去,然後開門躲了進去。好像生怕自己晚一步,就會被李羨逮到一樣。

「呵呵~」看到這一幕,李羨有點兒無奈的搖了搖頭。唉,又被當成壞人了。

緊接着,他就走到了門口,準備好之後就刷卡走了進去。

女人由於跑的太急,正在門口扶著牆喘的上氣不接下氣呢。突然就聽到自己身後的門滴的一聲,她趕緊轉過了身來,然後就看到了正走進來的李羨。

可能是由於太緊張了,所以她想都沒想就下意識的抬腿朝李羨踢了過去。

因為有了上一次被林允兒打的經驗,所以這次李羨進門之前就做好準備了。果然,他剛邁步進來,就看到女人抬腿朝自己踢了過來。

躲?NO!躲是不可能躲得,這輩子也不能躲。可他右手又不方便,所以只能用左手來對付這個女人了。

只見李羨直接抓住了女人的腳踝,然後抬着女人的腿欺身而上,把女人逼到了牆角。

緊接着,他就放開了女人的腳踝,把左手按在了牆上擋住了女人的唯一的去路,女人的腿沒地方放,只能搭在了李羨的肩膀上,被迫來了個豎一字馬。

可是這個動作也太羞恥了!

急得女人一邊捶打着李羨的胸口,一邊羞惱的喊道:「呀!臭流氓!你放開我!」

被打了?李羨覺得,這說明自己離女人還是太遠,所以才給了她發揮的空間。

於是,李羨又往前走了半步幾乎和女人貼在了一起。

這下女人不敢動了,只能用力推著李羨的胸口,在發現是徒勞后,她說道:「警告你快點兒放開我,電梯里可是有監控的,一會兒如果事情鬧大的話你是會被抓進警察局的!」

雖然看上去很鎮定,但是她說話時努力控制卻還是有些顫抖的語氣加上逐漸提高的分貝,隔着口罩喊出聲來,差點兒給李羨耳朵震聾。

為了讓女人閉嘴,李羨猛地低頭湊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以為李羨要親她呢,嚇的趕緊捂住了臉。

沒等她再叫,李羨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看我怕么?有本事把人們都喊來,讓人看看當紅的愛豆有多了不起!」

這些愛豆可太好玩了,雖然吃過某隻鹿的虧,但是李羨還是想逗逗她。

聽到「愛豆」兩個字,女人立刻抬起了頭心想:完了!還真是私生飯!

「呵呵!」感覺到女人的后,李羨輕笑一聲,透過墨鏡看着她的眼睛,有些無奈的說道:「鄭秀妍是吧?我說你和林允兒真不愧是cp組合,允西賽高啊!脾氣都一樣,都一樣的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打人。放心,我既不是你的粉絲,更不是什麼私生飯,沒興趣跟蹤你。我就住這兒,先走了。」

說完,他就放開鄭秀妍,後退了兩步,然後轉身朝電梯走了過去。

鄭秀妍靠在牆上快被氣死了!

這個該死的滾蛋!占完人家的便宜還要嘲諷人家一頓,好想打死他呀!

雖然李羨自己覺得說話挺公正,也解釋清楚了,但是裏面的含義在鄭秀妍聽來卻嘲諷意味十足。

鄭秀妍瞪着李羨的背影,捏緊了拳頭。不過她沒敢動手,主要是怕打不過。

但這事兒也不能就這麼算了,稍微思考了一下后,她趕緊追了上去。既然他住在這,那她得先搞清楚,敵人住在幾樓。

叮了一聲,電梯來了。電梯門緩緩打開后,李羨走了進去,然後轉身調笑的看着門外的鄭秀妍問道:「進來不?」

「哼~」鄭秀妍嬌哼一聲,氣呼呼的偏過了頭去。

李羨就感覺莫名其妙的,咋就生氣了?「不敢就算了,再見。」

說着他就按下了關門鍵。

同時,聽到李羨的話的鄭秀妍,氣鼓鼓的反駁了一句:「誰不敢了!」

然後就賭氣的衝進了了電梯。

咣的一聲,電梯門關上了,鄭秀妍也慌了。

草率了!她擔心,自己面前這個流氓會不會強行把自己拉到家裏去……

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

心裏這樣想着,鄭秀妍就不自覺的,警惕的盯着李羨,後退兩步靠在了角落上。

見狀,李羨無奈的搖了搖頭:「唉,你是不是又自作多情了?放心吧,你的身材長相都不符合我的胃口,我對你完全不感興趣。所以,哪怕我真是個流氓,你也是安全的。絕對安全!」

太欺負人了!太侮辱人了!

流氓都看不上我?我有那麼丑?!我的身材就那麼差?!

鄭秀妍被氣的怒視着李羨,臉色漲的通紅。就在她握緊了雙拳,快要忍不住給李羨一拳的時候。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

「再見!鄭秀妍xi!哈哈哈!」

看到她那副樣子,李羨一臉「第一時間趕來嘲笑」的樣子走出了電梯。鄭秀妍最終還是沒敢動手。

走出電梯后,李羨換好拖鞋就回到了客廳里。

「林……媽!!!⊙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058章三百八十年後的金陵

冒辟疆邁步上前,怒視李欣瑤!

「瑤瑤!你居然罵我膽小如鼠!在你的眼中,我真的連一個懦夫都不如嗎?」

林宇和李欣瑤萬分震驚,異口同聲地說:「你是趙君豪!」

冒辟疆冷笑:「沒錯!我就是趙君豪!奪舍了冒辟疆!」

終於,趙君豪被李欣瑤罵出原形,承認自己的身份。

現場更加安靜!

陳貞慧、方以智、侯方域、秦淮八艷、顧客和官兵們,聽得雲里霧裡,不知所以。

林宇指著冒辟疆:「你小子賊特么陰險!隱藏得太深了!把我和瑤瑤都蒙住了!」

在挑戰「斷魂美人手」的過程中,趙君豪發揮演技,成功地混淆視線,促使林宇的懷疑目標轉移到侯方域和方以智的身上。

幸虧,林宇前天不受迷惑,直接打暈「金陵四公子」,把他們全部綁架,關進鄉下的豬圈裡。

趙君豪得意洋洋:「老天給了我穿越的機會,必須利用這個身份,暗中對付你!」

李欣瑤嘲諷說:「你現在的身份,非常符合你的真實面目!」

趙君豪咬牙切齒,瞪眼質問:「瑤瑤,你是我的女朋友!穿越之後,為什麼幫林宇?」

李欣瑤說:「我正準備告訴你一件事!」

趙君豪問:「什麼事?」

李欣瑤說:「咱們分手吧!」

趙君豪一愣:「為……為什麼跟我分手?我送你的禮物不多嗎?給你的錢不夠嗎?」

沒等李欣瑤回答,林宇笑著說:「趙君豪,你還看不出來?瑤瑤現在是我的女朋友!」

霎時,李欣瑤的臉色微紅。

趙君豪大叫:「不可能!瑤瑤根本離不開我!她需要大筆的錢,給她弟弟治病!」

林宇說:「你倆之間的事,等穿越回去之後,自然會解決!」

趙君豪說:「別特么做夢!你和瑤瑤已經成為瓮中之鱉!不可能穿越離開!」

陳貞慧實在忍不住了,對趙君豪說:「賢弟啊,咱們回來報仇,不是唱戲!你講的什麼廢話啊?我一句也聽不懂!」

方以智說:「何必跟林宇啰嗦?他害得我們吃了兩天的豬食!」

侯方域抱怨:「還聞了兩天的臭豬糞呢!我一直犯噁心……」

陳貞慧憤然叫囂:「此仇不報非君子!擒拿林宇,將他關入大牢!」

趙君豪立刻揮手,示意官兵們抓捕林宇和瑤瑤!

砰!砰……

七八個官兵被林宇拳打腳踢,飛出十米之外!

緊接著,林宇施展「凌波微步」,疾速移到趙君豪的面前,伸手掐住他的脖子!

「都別動!放下兵器!否則殺了冒辟疆!」

陳貞慧嚇得後退幾步,急忙命令:「快放下兵器!」

見林宇如此威猛,官兵們識趣地丟下刀槍。

時間緊迫,林宇大聲說:「女子樂團的八位姑娘,全都過來!靠近我!」

「秦淮八艷」聽從指揮,迅速走到林宇的身邊。

趙君豪見勢不妙,扯著嗓門喊叫:「陳兄!別管我!下令進攻!務必抓住林宇!別讓他穿越跑了!」

陳貞慧的眉頭緊皺:「你們所說的『穿越』,究竟何意?穿什麼?越什麼……」

話音剛落,林宇的身後出現耀眼奪目的光圈,散發神秘的能量。

「哇……」眾人驚呼!

林宇笑著說:「陳貞慧,你睜大狗眼看清楚,什麼是穿越!」

嗖!林宇、李欣瑤、和秦淮八艷被吸入光圈,倏地消失!

只留下冒辟疆,躺在地面,雙眼緊閉,陷入昏迷。

眾人目瞪口呆,驚得下巴差點掉落。

侯方域結結巴巴地說:「林……林宇不見了……李香君不見了,瑤瑤和姑娘們都不見了……」

陳貞慧使勁地揉了揉眼睛:「原來如此,穿越是一種詭異的法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