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種則是真正狩獵用的大弩,長度九十厘米、寬度七十厘米,採用進口複合材料、滑輪組,有效射程超過三百米,精準射程一百五十米,售價相對而言要貴一些,七千元不還價,另外由於弩箭需要另行搭配,所以每五十支箭兩百元。

看著聊天記錄彈出的數據,陸離感覺到自己的三觀受嚴重影響,他簡直不敢相信,在天朝居然能買到威力如此強大的遠程殺傷武器。

尤其是後邊的那種,比某些槍的射程更遠、威力更大,雖然這個價格已經可以在美國買一把相當不錯的狙擊槍,可眼下這是在天朝啊!

他連想都沒想,直接選中了后一種,畢竟自己的小命比什麼都重要,多花點錢算什麼。

陸離:我要第二種,外加一千支箭,怎麼付款?

店家:一共一萬一,我一會兒發淘寶鏈接給你,商品是玩具模擬弩,標價一千塊,你連拍十一個,到時候我們會把真傢伙郵過去。

很快,一個鏈接便被發送過來,陸離直接點開,發現果然跟對方說的一模一樣。

為了防止上當受騙,他特地瀏覽了一下交易記錄,結果發現還真有不少人買,而且沒有一個差評,應該不會是騙子。

換做以前,陸離肯定不會冒被騙的風險去網購,不過現在有了上億美元打底,他的膽子也大了不少,二話不說一口氣拍了十一個。

瞬間,銀行卡里原本就所剩無幾的存款又減少了六分之一。

耐心等待了一個多小時,店家很快將一個快遞單號發了過來,同時嚴重告誡千萬不要拍照,更不要發表評論,要是出了問題他概不負責。

看完這行聲色俱厲的話,陸離嗤笑一聲,喃喃自語道:「別擔心,店家,我保證絕不會再這個世界使用。」

接下來的時間,他又在網上買了一把一米左右的苗刀,一個軍用背包,一個超大萬能充電寶,一些便攜食品,急救藥品,水壺等等,亂七八糟下來,又花掉了好幾千塊。

細細清點了一下購買的東西,確認沒有疏漏,他這才起身叫了份外賣,吃完後邊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去。

在接下來的兩天內,陸離就這樣一邊休息,一邊收快遞,再也沒有打開青銅大門。

因為上次無比危險的經歷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假如沒有充足的準備去探索未知世界,絕對跟自殺沒什麼區別。

三天之後,讓陸離等候已久的最後一件物品強弩終於送到了。

不得不說,為了逃避檢查,店家也算是拼了,居然用一張被子把弩層層包裹起來,外麵包著厚厚的塑料袋,最外面還有一層紙箱,全部拆開后,一支做工精良的黑色十字弩終於露出了它本來的面目。

弓臂、滑輪、凹槽、弩身、扳機、瞄準鏡,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完美,就連弩箭也不是那種又短又小的塑料山寨貨,而是細長帶尾羽的真正箭矢,箭頭非常鋒利,哪怕輕輕碰一下都能刺破皮膚。

——————————————————————————————————————————————————

新書上傳,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 愛不釋手反覆檢查了好幾遍,陸離終於興奮的大喊道:「棒極了!所有東西準備就緒!我可以開始第二次探險了!」

好奇心是人類的天性,尤其像青銅大門這種完全不遵循科學常識的神奇物品,正常人都會想要一探究竟,看看另外一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

他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背上背包,苗刀固定在左側腰帶上,射釘槍掛在右側,腦袋上頂著自帶夜視儀、紅外線和強光手電筒的頭盔,手上端著強弩,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武裝到了牙齒。

「嘿嘿!新世界!我來啦!」

十分中二的怪叫一聲,陸離伸手就要去擰青銅大門的把手。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熱血正在沸騰,隱藏基因中的冒險天性正在復甦,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人!

發現美洲大陸的哥倫布!

開闢印度洋航線的達伽馬!

第一次進行了環球航行的麥哲倫!

無數英雄冒險家的事迹在腦海中激蕩!

不過下一秒……

「咔!」

「咔!咔!咔!」

大門居然紋絲不動,只有把手發出一陣鬆動的響聲。

尷尬!

非常非常的尷尬!

「噫——」

「這該死的門怎麼打不開了?!!」

陸離瞬間有點慌了神,熱情也宛如剛剛被潑了一盆冷水,整個人手腳冰涼,趕忙扔下十字弩,蹲下來開始四處檢查,想要搞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過很可惜,青銅大門並不是機械,說修就能修好的。

圍著連續轉了好幾圈,他也沒找到問題究竟出在哪。

眼看著探索新世界的行動要被破中斷,陸離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媽的!這叫什麼事啊!我沒有準備的時候你打開!我現在有準備你卻不打開了!這不是玩我嗎?限你三個數之內開門!不然我就把你送到工廠去融了!怎麼!不信?別以為這是嚇唬你,我說道做到……」

就在他擼起胳膊想要給青銅門一點顏色看看的時候,腦袋裡靈光一閃,突然回想起上次開門的時候,自己似乎是流血了!

難道說青銅門需要用自己的血才能打開?

這個想法剛從腦子裡冒出來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仔仔細細在門上掃視了一下,陸離馬上看到那個割傷過自己的凸起部分,他小心翼翼用手指摸了一下,立刻就被割開一道口子。

只見鮮血順著大門上的凹槽緩緩流淌,沒過一會兒功夫,便流進纏繞在把手上的龍嘴內,血溜進去的越多,龍的兩隻眼睛就越亮,最後竟然釋放出兩道強光,門框周圍密密麻麻的花紋和符號開始不停閃爍,最後咔嚓一聲,大門自己打開了。

「原來如此!想要開啟這扇門居然需要先放血!誰他媽設計的!太缺德了!」

「好吧,無所謂了,反正流點血又死不了人。既然掌握了開門的方法,第二次探險繼續!GO!GO!GO!」

弄清楚前因後果,陸離迅速將剛才的鬱悶一掃而空,用創可貼止住血,隨後便撿起弩箭推開門進入到另外一邊。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跨過門的一瞬間,他驚訝的發現,自己所處的位置已經不是上次的迷宮,而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荒野,頭頂上也不是冷冰冰的石板,而是一片灰濛濛的天空。

沒有太陽!

沒有雲彩!

只有厚厚一層灰濛濛的霧氣!

至於周圍的環境則是草叢、灌木林和亂石堆,開門的位置剛好就在一面斷牆上。

隨機傳送!

一向非常喜歡玩遊戲的陸離,大腦中一下閃過了這四個字。

很顯然,青銅大門開啟的地方並不固定,一旦大門關上、龍嘴裡的鮮血乾涸,那麼下一次打開的時候位置就會發生更變。

不得不說,這個新發現立馬讓他有些激動不已,因為隨機更變也就意味著,可以在短時間內探索更廣闊的空間。

「呵呵,這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小聲感嘆了一句,陸離馬上端著十字弓開始小心翼翼向正北方開始探索。

由於是在室外,所以能見度還算不錯,哪怕是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到,因此他並沒有打開夜視儀或是強光手電筒,再加身上迷彩服和頭盔的保護色,整個人都隱藏在一米多高的草叢中,不仔細看根本分辨不出有個人正在緩慢前進。

也不知道是這個地方相對比較安全,還是今天運氣比較好。

陸離走了整整一公里,都沒能看見一個活物,就連老鼠毛都沒有一根。

不用問也知道,這種情況相當詭異,絕對不正常。

就在他打算站起身體加快移動速度的時候,猛然間聽到遠處傳來一陣敲鼓的聲音,舉起十字弩上的瞄準鏡巡視了一下,馬上發現有一群長著尖耳朵、暗綠色皮膚、身材矮小的怪物正聚集在一起,圍繞著篝火大叫大嚷,彷彿在進行什麼儀式。

「這應該就是地精或者哥布林了吧……」

陸離放下瞄準鏡,小聲嘀咕了一句,小心翼翼移動至距離對方還有一百五十米左右才停下來。

他不是白痴,沒有立刻朝足有上百人的怪物部落發起攻擊,而是找了一個大概有十米高的大樹,輕手輕腳爬了上去,然後默默坐在樹枝上觀察下面的情況。

只見這群醜陋的小怪物一邊按照鼓點喊著口號,一邊揮舞著手上的石斧、石矛跳舞,足足跳了有五分鐘才慢慢停下來。

其中一個頭上插滿羽毛的傢伙走到火焰中心位置,舉起雙手慷慨激昂的說了一大堆聽不懂的話,緊跟著從低矮的茅草屋內拖出一隻長著大方臉的小狐狸,跟陸離曾經在網上看過的藏狐非常相似,唯一的區別就在於,這隻狐狸身上的毛色金黃,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狐狸個頭非常小,只有十幾厘米,明顯還是個幼崽,它拚命發出叫聲,想要呼喚自己的父母。

眼看小傢伙的叫聲越來越凄慘,頭插羽毛的傢伙發出一陣開心的大笑,拽著它的尾巴,就要朝熊熊燃燒的篝火里扔。

看到這,陸離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小狐狸就死定了,趕忙端起了十字弩……

——————————————————————————————————————————————————

新書上傳,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 拉弦!

上箭!

扣動扳機!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嗖!」

伴隨著刺破空氣發出的聲音,箭矢瞬間飛過一百多米的距離,精準插進一隻地精的后心,當場將其射殺!

作為第一次使用十字弩的新手,陸離首戰的成績相當不錯。

當然,假如要是沒射偏的話就更好了……

其實,他瞄準的目標還好好活著,反倒是另外一個正在圍觀的倒霉蛋被射死了,屍體與牛頭人一樣,砰地一聲炸開,變成一粒指甲大小的結晶體。

血淋淋的事實再一次證明,頭一回玩射擊的人能不脫靶就算萬幸了,至於百發百中想都不要想。

「人家是指哪打哪,我是打哪指哪,反正射死了一個,總比什麼都沒射中強……」

自我安慰了一句,陸離趁著怪物們還沒反應過來,再次拉開弓弦,將一支箭矢放在凹槽內。

「嗖!」

第二隻箭矢也刺破空氣,把另外一隻地精釘死在地上。

豪門首席女祕書 同樣的,這支箭也偏了,而且距離目標的距離足有五米遠……

連續兩次射偏讓他感覺有點難堪,咬牙切齒的咒罵道:「該死!我還就不信了!才一百多米的距離,射(不)中那麼大一個目標!」

拉弦!

上箭!

扣動扳機!

拉弦!

上箭!

扣動扳機!

……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陸離充分展示了什麼叫做百發百中,一口氣射光了一個箭袋二十支箭,他竟然愣是連目標頭上的羽毛都沒射下來一根。

被拎在半空中的小狐狸驚呆了!

打算把小狐狸扔進篝火的怪物首領也驚呆了!

至於那些死傷慘重的圍觀群眾更是瞪大眼睛,看著遠處樹上的人類,它們一臉不敢相信,世界上怎麼有準頭如此差的傢伙。

「歐克!」

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反應過來,舉起手中的石斧便朝松樹衝去,有它帶頭,剩下的小怪物們也紛紛回過神,一窩蜂湧向陸離所在的位置。

注視著密密麻麻上百號怪物,陸離非但沒有表現出一點慌張,反而開心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來吧,多來點,我請你們吃箭。」

與高大兇猛的牛頭人不同,這些身高不足一米的小怪物,根本讓人感受不到一丁點的威脅,哪怕是拎著苗刀近身肉搏,他也有把握砍死十個八個。

沒有任何猶豫,他以最快的速度瞄準下面密密麻麻的敵人玩起了射殺遊戲,十幾秒的功夫,又有好幾個倒霉蛋被射死。

也許是距離近了的關係,也有可能是找到了竅門,總之這幾箭都還不錯,起碼命中了瞄準的目標。

由於沒有遠程武器,衝到松樹下面的怪物們開始沿著樹榦往上爬,企圖抓住樹梢上的陸離。

軍門誘婚:早安小萌妻 不過它們的方法是在太笨了,還沒等爬到一半,便遭到了十連發射釘槍的猛烈打擊,幾個爬樹的勇士一個沒落下,統統都被恐怖的水泥釘扎進腦袋,從高處摔下來死了。

清理完這波敵人,陸離不慌不忙坐在上邊更換子彈,眨眼的功夫,他就把十顆新的子彈塞進槍膛,一臉戲謔等待著下一波送死的上來。

這些也不知道是地精還是哥布林的小怪物,智商明顯不太高,完全不明白像這種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鋸樹,差一點的可以放火燒樹,像這樣一次派幾個人往上爬,基本跟送死沒什麼區別。

以陸離背包里的射釘彈數量,足夠讓它們死上兩個來回還有富餘。

就在他享受智商碾壓與武器碾壓雙重快感的時候,頭上插著羽毛的怪物首領不幹了,拎著可憐兮兮的小狐狸來到樹下,舉起一根鑲嵌著紅色寶石的木棍大聲念了一句不知道什麼意思的話。

瞬間!

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球出現在木棍正前方,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慄的光與熱。

只見首領朝樹梢一指,這顆小火球便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徑直飛向陸離所在的位置。

「卧槽!魔法!」

陸離爆了一句口粗,立刻順著樹榦往下滑,他寧願下去同怪物們肉搏,也不願意被這種神秘力量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