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震龍饒過桌子坐下後,看着桌子上的東西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東西我也不知道,是在爲你收購古董時候發現的,我總是覺得這東西給我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出來!所有剛剛就從倉庫裏拿出來研究!”

林楓望着雪蓮似的東西,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古震龍說的沒錯,他同樣也有這種感覺,於是在意識裏向孔老問道:“孔老,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這東西叫做迷幻蓮,叫迷幻蓮並不是因爲它本身可以迷幻人,而是異能者可以將它吸收,從中獲得迷幻人的異能,在未來這種東西也算是一種異能書!”孔者撫了撫鬍鬚解釋道,這孔者還是和以前一樣,鶴髮童顏,神采奕奕。林楓剛到達天階初期的時候用洞察術看過孔者,發現根本看不到他的修爲。

“迷幻蓮!異能書?”林楓嘀咕了一聲,似乎想到了什麼。

“你是不是想將這迷幻蓮給你的家人吸收?”孔者笑了一聲問道。

林楓點了點頭,不理解爲什麼孔者會這樣問他,難道不可以嗎?於是滿腹疑問的問道:“難道不可以嗎?”

“這迷幻蓮吸收的要求比較嚴格,必須是C級異能者吸收纔可以,所有你給他們完全是白塔,還不如在系統裏用積分換異能書!”孔者將這迷幻蓮的缺點告訴了林楓。

林楓感到有點遺憾,然後看着孔者好奇的問道:“難道異能書沒有這麼苛刻的規定?”

孔者也看出了林楓眼神中的遺憾,笑道:“如果怎麼都要將這迷幻蓮給不是異能者的人吸收也可以,不過需要你在系統裏換一顆激發身體中的異能丹藥,然後在換一顆丹藥將他的異能等級提升到C級即刻,”

“當然我介意你還是換異能書比較好,因爲異能書普通人就可以吸收!而且需要的積分也不多,不過現在我認爲你還沒有必要弄這些,而是先提升自己的實力!”

林楓贊同的點了點頭,他現在的積分太少,而且實力也不夠。

古震龍看着林楓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輕聲問道:“小楓,你知道這東西是什麼。”

林楓登時反應了過來,凝視了一眼這迷幻蓮說道:“恩,知道,這東西叫迷幻蓮,是異能者用的東西!至於功效我就不給你介紹了!”

“恩,”古震龍點了點頭,既然林楓不願意說那麼肯定是有原因的,他明白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

林楓拿起桌子上的迷幻蓮說道:“我先將它收下了,古伯現在你們爲我收購了多少古董了?”林楓說道一半的時候,手中的迷幻蓮就消失不見,他並沒有將迷幻蓮放到空間戒指中,而是直接換成了一萬的積分,現在林楓的積分總額是21萬。

古震龍砸了一下舌頭,馬上就回過了神,林楓這是第二次在他的面前施展這神奇的本領,雖然他還是驚訝,但是心裏素質還不錯的他,很快就回調整好了心態。

“小楓,由於哪種珠寶我們已經發出了一百多顆,已經沒有以前值錢,不過也沒有縮多少,你給的那五十顆珠寶已經轉換成了古董,現在就在倉庫裏。”古震龍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他爲了林楓這批珠寶也算是費勁不少心思,幾乎幾個晚上都沒有休息。

PS:本章結束。 林楓看出古震龍帶有歉意的眼神,這事不用古震龍說他也明白其中的道理,畢竟物以稀爲貴,現在這珠寶多了肯定會充斥這市場。

“古伯,你也不用歉意,你做的已經是很好了!”林楓安慰道。

古震龍感激的看了看林楓說道:“小楓,我現在就帶你去看看那批古董!”古震龍說完後立刻起身,在前面爲林楓引路。

兩人幾分鐘後就來到了古堂的倉庫之中,林楓看着自己眼前的一批古董,立刻用超級系統查看了一下,總值有12萬積分,加上在古震龍辦公室吸收的1萬積分,一共是13萬積分,比起第一次也不算是太差。

林楓高興的看着這批古董,古震龍見林楓的表情心裏就安心了很多,雖然林楓沒有怪他,但是他心中還是有些過不去,現在見林楓高興的表情心裏自然就舒服多了。

“古伯,這些我收起來了!”林楓的話音剛落。

超級系統就提醒道:“恭喜宿主獲得12萬積分,您現在擁有33萬積分!”

古震龍看着剛剛還一堆堆的古董,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被收起來了,心裏感嘆有超能力就是好。

林楓將所有的古董收下後,在心裏盤算了一下,如果將自己手中的全部珠寶給古伯買,肯定這珠寶的價值就會大大縮水,但是現在自己急需積分,身上也沒有多少那珠寶。

“小楓,你有什麼問題嗎?”古震龍見林楓難以決策的樣子,問道。

林楓看了看古震龍,將自己的想法變相說了出來:“古伯,如果我在給你一百顆那珠寶,你會怎麼來賣?並且減少它的縮水?”


古震龍沉思了一下,說道:“如果小楓你不急要這批珠寶換成的古董的話,我倒是我辦法讓這珠寶的價值不縮水!”古震龍就是搞不明白林楓爲什麼會收集這麼多的古董,他收集古董來幹什麼?雖然林楓給他說過收集這些古董並不是爲了開店,消除了古震龍的很多顧慮,但是他就是想不明白林楓收集古董來幹什麼,即使有種種的不明白,他也沒有想問林楓的慾望,他只知道自己得了很多好處。

“你說說看你的辦法!”

“這也不是什麼辦法,只是我們不主動銷售,等客人主動來問,他們主動來買,到時候就是我們的市場,不在是他們的市場,這珠寶的價值就不會少了!”古震龍想到現在他們古堂有這種稀有珠寶的事,已經是在世界上傳開了,但是由於賣的太倉促導致價值慢慢在下滑,大家心裏總以爲賣完了這批還有一批。

林楓想了想,古震龍說的沒錯,可是增長實力的心可等不了,林楓想了想還是拿出一百顆珠寶給古震龍慢慢的賣,剩下的自己全部換成積分,以後自己也沒有時間在等這批珠寶了,況且以後的價值肯定更小。

“古伯,我在給你一百顆,你慢慢的賣!”說着林楓手裏出現了一袋子的珠寶,這袋子裏 正好有一百顆。

古震龍接過了珠寶,林楓同時也在意識裏將剩下的珠寶全部換給了超級系統,恭喜宿主獲得2萬積分,現在宿主有35萬積分。

“古伯,以後就麻煩你了,如果這些全部換成了古董就通知我一聲!”林楓拜託似的說道。

古震龍忙拍了拍胸脯點頭說道:“小楓,你客氣了!這事就包在古伯的身上!”

“古伯,那我也該走了!”

“小楓,你看現在時間也是吃午飯的時候了,不如一起吃個午飯吧!”古震龍輕聲說道,上次他邀請過林楓,林楓當時有事情,就離開了。

林楓本想回家吃的,但是古震龍這麼邀請,自己也不好拒絕,於是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古震龍一臉的笑容慢慢舒展開。

一個半小時候後,

林楓現在已經和古震龍吃好了飯,正準備回家陪陪歐陽若蘭與楊慧竹兩女,昨天晚上一直都是和自己的老爺子等人喝酒,最後去她們房間的時候發現都已經睡着了,不忍心打擾兩女的林楓只能獨守空房,今天怎麼也要補回來吧,現在家裏已經沒有人。

可是就在林楓爽爽的想着這一切美好的事情的時候,林楓接到了東方嫣然打來的電話,林楓當時就好奇不已,東方嫣然居然會打電話給他,待他接電話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是邀請他去參加東方嫣然的生日聚會。

與東方嫣然打完電話後,立刻看了看時間,將自己的車速提升了起來,如果東方嫣然不打電話給他,不邀請他去的話,那麼他就有時間和他兩女人嗨皮很久,可是東方嫣然打電話給他,這就有了時間限制,所有他要珍惜現在的時間。

十幾分鍾後。

林楓剛到林家大院就用自己的靈力感應了一下,發現自己家裏果然只有歐陽若蘭和楊慧竹兩女,一個勁的向家裏跑去。

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兩女,看到慌忙跑進家來的林楓,好奇的問道:“楓哥,你怎麼了?”


林楓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兩女,嘿嘿一笑走了過去,口中說道:“想你們了唄!昨天我去你們的房間發現你們都睡覺了,害我(屏蔽)!嘿嘿!”


兩女見林楓的樣子就知道他想幹什麼了,歐陽若蘭忙說道:“楓哥,按照我們的約定,今天到慧竹妹妹!”

林楓看了看楊慧竹,楊慧竹當然也明白是什麼事,被歐陽若蘭這麼說和林楓這麼快頓時白皙的臉頰霎時間變紅,嘟聲說道:“沒有到我!”楊慧竹的聲音說的非常的小,不是知道是因爲害羞,還是因爲底氣不足,或者是兩樣都有造成的。

“就是到你!”歐陽若蘭似乎沒有讓她的意思,一口咬定。

林楓嘿嘿的笑了笑,大灰狼的樣子說道:“不用說了,咱們三人一起吧!”

林楓話音剛落就到了,直接將兩人瞬間攬在懷裏,雙眼一凝,猶如光一般的到了自己的臥室,用腳將門輕輕給踢開,將兩女“扔”在(屏蔽),兩女這時候才反應了過來,不過爲時已晚,看來兩人是逃不脫了。

PS:本章結束。 林家大院,

林楓與兩女大戰一番之後,時間就到了六點左右,林楓不由的感嘆歡樂時光總是飛逝,東方嫣然的生日聚會是在七點鐘開始,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林楓也不打算再和兩女做些什麼了。

林楓一隻手攬着一個美女,邪笑聲說道:“看來我們要跟換一個大牀了,這牀有點小!”

楊慧竹看了一下林楓的牀,並不小啊,她們三個睡着還是覺得寬敞的,於是天真無邪的說道:“不小啊,楓哥,是不是擠着你了?”

歐陽若蘭頓時對楊慧竹的天真無邪無語,她可是知道林楓話裏意思的,捏了一下林楓的胸口調笑道:“真不知道你是在哪裏騙的慧竹妹妹,居然這麼單純!”

林楓嘿嘿的笑了一聲,他就知道歐陽若蘭肯定能理解他的意思。

一旁的楊慧竹聽到兩人在談論自己,不理解自己怎麼了,好奇的問道:“若蘭姐,難道我怎麼了?”

歐陽若蘭用自己迷人的眸子狠狠的白了林楓一眼說道:“你沒怎麼,就是太單純了,被他這個大灰狼騙了!”

楊慧竹還是一副不理解的表情。

“剛剛他說換牀的意思就是想表達換大牀以後他好施展!”歐陽若蘭臉紅的說道,這樣說楊慧竹已經能理解了吧。

事事出人意料,楊慧竹似乎還沒有理解歐陽若蘭的意思:“施展什麼?”

“哈哈,”林楓不由的笑出了聲音(屏蔽)。

楊慧竹登時顫抖了一下,臉頰上瞬間緋紅,頓時也明白了歐陽若蘭說的施展是什麼意思了,嗲聲的對林楓說道:“楓哥,你太壞了!”

“傻妹妹,你終於知道你楓哥的意思了吧!”歐陽若蘭戲謔的笑道。

楊慧竹也白了林楓一眼,林楓被她們兩人白,可就不依了,故意找茬的對歐陽若蘭開玩笑說道:“是她楓哥, 難道就不是你楓哥嗎?”

“不是!”歐陽若蘭也知道林楓是開玩笑,也開玩笑的說。

林楓就怕她說不是,於是一個側身將歐陽若蘭按住,大嘴正準備向歐陽若蘭襲擊去,歐陽若蘭見情況不妙,本想躲開的,可是發生自己的力氣比在林楓的面前,根本絲毫沒有作用,於是忙用求救的眼神,看向一旁沒有參與他們戰爭的楊慧竹並且說道:“慧竹妹,你怎麼就這麼看着,我們可是同一戰線的,快幫我把這壞蛋拉下去!”

楊慧竹遲疑了一下說道:“楓哥,你就別欺負若蘭姐姐了!”

林楓剛聽到這話,立刻將頭轉向他,嘿嘿一笑:“沒想到慧竹這麼疼愛你若蘭姐,那麼你就一起和她一起承受家法吧!”隨即林楓騰出了一隻手也將楊慧竹拉入了戰鬥中。

接下來又是一陣翻雲覆雨。

兩個小時後,

林楓拍了一下自己的頭,居然沒忍住,東方嫣然的生日聚會應該開始一個小時了吧,一旁的歐陽若蘭看了看自己的手機.

“啊!八點了!”歐陽若蘭驚訝的叫了一聲,不過這聲她還是控制了聲音的。

一旁的楊慧竹聽到歐陽若蘭的叫聲後,不敢相信的問道:“八點了?”

林楓則是淡然的點了點頭。

兩女立刻瞪了他一眼,想到現在都八點了,自己們還沒有做飯等着大家回來吃,而是在這裏做那種事,心裏不由責備自己。

林楓看到了兩女臉上的臉上的責備,輕聲說道:“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不用責備,難道你們沒有發現沒有人叫你們嗎?”

林楓的話,頓時提醒了兩人,對啊,怎麼沒有人叫自己呢?我們的房間也是和林楓房間靠近的啊, 如果叫我們,我們肯定能聽到的啊,或者是有人來叫我們,然後聽我們在林楓的房間…!

兩女想到這裏,臉頰上瞬間緋紅,現在她們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兩女同時伸出自己白皙的小手,向林楓的肩膀捏去。

“啊哦!”林楓被兩女一捏,立刻怪叫了一聲。

兩女幾乎已經是猜到了,在李柔娟回家後,並沒有看到歐陽若蘭兩女,飯也沒有做,還以爲兩女不舒服在房間休息,於是就到兩女的房間,可是剛到門口,就聽到林楓房間處傳來的“嬉笑”聲,隨即就走開了,並且命令家裏的人不要打擾他們。

林楓的一聲怪叫,立刻讓兩女挺下了手,她們兩現在最怕引來外面的人注意的了,林楓的怪叫,讓她們怎麼還敢捏林楓,於是只能狠狠瞪了林楓一眼,咬着銀牙說道:“都是怪你,你現在讓我們怎麼見人!”

“沒事的,沒人會怪你們的!難道你們沒發現我老媽一天渴望抱孫子的眼神?”林楓哈哈笑道,然後起身穿起了衣服。

兩女見林楓起聲穿衣服,立即就不依了,林楓走了她們怎麼辦,現在這麼尷尬,她們怎麼又敢出去呢?因此忙拉着林楓說道:“不準走,先說怎麼辦?”

林楓無語,怎麼有種偷人的感覺,這是自己的老婆,自己家啊,不過現在看着兩女的焦急樣,還是得想個辦法將這事解決了再說,眼珠子一轉說道:“我出去給他們說,你們兩不舒服!而且你們兩已經睡着了!”

兩女想了想,雖然林楓說的這辦法太草率,不過現在也只有這辦法了,只能勉強的點了點頭。

林楓剛到客廳中,就見衆人用一種期盼、好樣的、林家要興盛了的眼神看着他,林楓心裏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即使臉皮太厚的他,也不由自主的微微低下了頭。

“小楓,吃飯了!快去叫歐陽若蘭她們吧!”李柔娟一臉興奮的看着林楓,心裏不斷笑着,看來我做奶奶的日子不遠了,哈哈!

林楓聽到自己老媽的問話,這才輕輕的擡起頭輕聲的說道:“我不吃了,我出去還有事,若蘭她們兩說不太舒服,她們應該也不吃了!”話剛說完,腳底抹了抹油,頓時衝出了房間!

“哈哈”林家衆人看到林楓的樣子,哈哈大笑,這哪裏是什麼S級高手,孩子一個!

PS:本章結束。 金碧俱樂部,

這是BJ市最高大尚的一傢俱樂部,每一個金碧俱樂部會員都代表有錢有勢,在這裏,你用一千萬可以辦一張青銅會員卡,五千萬可以辦白銀會員卡,一點五億可以辦黃金會員卡,三億可以辦鑽石卡,鑽石卡不只有錢還要有勢纔可以辦,能辦鑽石卡的人在全國都屬於大人物級別,還有一種就是傳說中的王者會員卡,王者會員卡總共只是發行了三張。

今天金碧俱樂部被人包場了,用來舉行生日聚會,裏面的人都是一些有實力有後臺的年輕人,男的英俊、氣宇軒昂,女的美貌如花、亭亭玉立,這次參加金碧俱樂部的人幾乎都是經過精心打扮的,在種高級會所,他們不會讓自己的形象受到一絲破壞,畢竟他們未來的老婆或者是老公幾乎都是這個圈子的人,可不能丟臉啊。

只見正中間站着一身清涼的吊帶露肩裝,露出圓潤滑膩的珍珠肩,把她的衣架子身材襯托的玲瓏浮凸;穿着透明玻璃吊帶的鋼絲胸罩,碩大的波濤洶涌的輪廓若隱若現;裸露着兩條修長白皙的嫩藕一樣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細若水蛇一樣的小腰上;不堪一握的腰肢上扎着一條寬得誇張的黑色蛇皮腰帶,最驚人的是她的兩條白得反光、漂亮到炫目的大長腿,瞬間吸引了在場人的眼光,她就是今天的主角東方嫣然,也是她包下的金碧俱樂部,而這家金碧俱樂部就是她家的產業。

東方嫣然剛剛已經宣佈開始自己的生日聚會,在宣佈的時候,她美麗的眸子一直盯着大門看,直到現在也不經意的看着門口,似乎等待什麼東西的到來。

“嫣然,我怎麼感覺你從生日聚會的時候,就一直盯着門口看呢?”東方嫣然身旁的姐妹羅媛媛好奇的問道,她從一開始就有這種感覺了,心裏好奇不已,現在實在是忍不住就向東方嫣然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東方嫣然正準備看大門口,聽到羅媛媛這麼一說,立刻收回了眼神,手晃了晃反問道:“沒有啊,我有一直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