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離放肆的笑著,那幾名殭屍始祖也露出笑容。

這肆虐的笑傳到蘇煙的耳中,頓時引得她怒喝道。

「你們閉嘴,子晨他不會死的。」

「嘖嘖,這都快一個時辰過去了,他還沒出來那不是死是什麼?」古離忍不住嗤笑道,「小丫頭,你也別難受,等一會這余雷消散,我就送你們去相見。」

「閉嘴閉嘴閉嘴。」

蘇煙紅著眼怒喝,古離也只是淡淡一笑……

沒什麼好爭的不是么?

「女施主,這……」

虛空上的大勢至菩薩蹙眉開口,他從未見過雷劫,不知眼下這情況算是如何,也只能開口請教。

「等等。」

玄機娘娘眉頭緊鎖,說實話她方才探測過葉子晨的氣息。

可是並未尋到。

可她又不信葉子晨死在雷劫之下,模稜兩可之間,他也只能選擇等待。

「咳咳咳……」

一道咳嗽突然間在這安靜的環境下出現,只見那雷龍宣洩造出的焦黑深坑中,葉子晨頭髮炸起,渾身焦黑的從裡面爬了出來。

背後的翅膀的羽毛也不復之前的瑩白,嗯……現在應該說是有點淡黃。

「哇,真是差點劈死我……」

如焦炭似得葉子晨躺在地面大口的喘著粗氣,不一會,一柄金色的長劍也從坑裡鑽了出來。

長劍不停的抖動著,彷彿想將它上面的焦炭給抖下去。

「兄弟,咱倆算是劫後餘生吧。」

金色的長劍不停的搖晃著,彷彿是在點頭。

看到他蘇煙頓時破涕為笑,女媧娘娘以及虛空的玄機娘娘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無量壽佛。」大勢至菩薩嘆道。

他們的確是放心了,可古離他們……

「怎麼……可能。」

古離神色渙散噗通坐在地面,這天雷竟然沒將他劈死……完了,一切都完了!

殭屍始祖也是面若死灰,葉子晨不死,那死的就是他們了。

「哎喲。」

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葉子晨從地面跳了起來。

他醇和的朝著蘇煙一笑,旋即面色一冷走向古離。

「還記得之前我說過什麼吧,怎麼樣,是自裁……還是本劍身親自動手。」 第797章又一道

神界肖家。

踏踏踏。

急促的腳步從從庭院中響起,正悠哉品茶的肖家老爺子看了來者一眼道。

「你現在也是一家之主,怎麼還如此不穩重。」

「夫君。」開口的正是之前的中年男子,他眉頭深鎖的拱了拱手道,「您交給兒臣的事,兒臣沒有辦到。」

「嗯?」老者眼中迸發出一道閃電,目光如炬的看著中年男人道,「怎麼了,難道他的神格未碎?」

「是!」

鴻蒙開天闢地之時,肖家憑空誕世。

從第一代家族誕世之始,其家族便掌控六界雷劫。 萌寶辣媽好V5 如今到中年男子這一代已是第九任家主,那名老者也是如今神界赫赫有名的天雷帝君,肖霆。

肖霆的年紀已是無從知曉,只知在如今的神界也算是大前輩。

其實以他的情況繼續擔任家主完全沒有問題,只是他厭倦了權勢,想悠閑的度過晚年。同時也想給族內晚輩一些機會,這帝君的席位便讓位到了他的三兒子,也是如今的肖家家主肖焉的身上。

雷池。

滾滾雷霆之力在這足有百萬頃的空間內宣洩著,在雷池的周圍站著數萬名族人,正在為各界落下雷罰。

降雷無需行禮,這是肖家從古傳言至今的規矩,哪怕那些降雷之人看到肖霆和肖焉也依舊未曾理。

「父君,您看。」

肖焉指著雷池內的一道光影開口,天雷帝君朝著雷池看了一眼,旋即開口道。

「你給他加了多少道天雷?」

「兒臣未曾添雷。」肖焉鎖眉道,「此子成神,天雷直接便是八十一道,兒臣無法在添。」

「八十一道。」

肖霆很是不顧身份的爆喝,周圍的降雷之人在聽到之後也不禁露出動容之色。

「竟然是八十一道天雷,難道此子的天賦竟達到了狴犴的高度?他是以何入神?」

「劍。」

老者沉默,肖焉在看了老者半晌后開口道。

「父君,兒臣如今要怎麼辦?承過天雷,用不了多久此子定飛升上,可如今的格局……」

「你現是肖家家主,怎能如此慌亂。」

肖霆鎖眉呵斥,肖焉趕緊將頭低下,不多時便聽到其父君再次開口道。

「此子定不能上神,繼續。」

「什麼?」

「我讓你繼續!」

「繼續?」肖焉瞪著眼睛道,「父君,從開天闢地之始,天雷八十一道不便是極限,這是六界共知的。這要是讓六界的人知道了,咱們肖家該如何自處?」

「我肖家掌控六界雷劫,想落多少那就落多少,可是那些閑人能說三道四的。讓你落你便落,本君倒要看看誰敢說我肖家的閑話。」

言語間,肖霆的氣勢盡數顯露。

那無往不利的銳氣哪怕是當年家主肖焉也是尤為心悸。

既然父君都如此說,他也是心下一橫。

落雷!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活下來。」古離的眼中滿是慌亂,他面露驚恐的看著前方淡笑的葉子晨怒斥道,「八十一道天雷,你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看來你是想我親自動手了。」

葉子晨沒有理睬他的話,朝著前方踏出幾步。在他踏出的同時,古離也不停的朝著後方挪動。

「不可能,我不信……」

背後的翅膀驟然煽動,古離便想要從這裡逃離。

「這時候還想逃么?」手掌微抬,飛在空中的古離竟是被重重的按到了地面,「在本上神面前你還想跑?」

從剛才的那一按,古離已經真正感受到了雙方的差距。

跑不了,那就……

咚。

古離雙膝跪在地面砰就是一個響頭,他雙眸通紅,頭上的汗將他的頭髮都還是沾濕。

「葉兄,葉帝……放我一馬。」

「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對,可我也是受人挑唆。是蚩尤劍,他說我是蚩尤轉世,一直給我灌輸著要和你為敵,你我不能共處。其實都是他,要不是他的話,我怎麼可能跟您為敵。」

「是我錯了,我不該輕信讒言。殭屍始祖他傷害您了的朋友,您殺了他……我覺得不會阻攔。我之前做的錯事也可以贖罪,只要您點頭。」

跪在地面的古離頭磕的滿是鮮血,由於他過緊張,說都時都滿是顫抖。

「古離,你竟然想在這時候捨棄本王。」將臣怒喝。

「哈哈哈,你們殭屍始祖為非作歹,死是罪有應得。我之前不過就是聽信了讒言,跟你們可不一樣。這獸域的子民,我可傷過一人,未曾……都是你們,將他們變成殭屍,全是你們的錯。」

在死亡的面前,人總會露出最為真實和醜陋的一面。

眼下的古離為了能活下去,他已經不顧一切。

什麼殭屍始祖,什麼春秋霸業……

全都不如命來的實在,只要他能活著,那他就還有機會。

在呵斥過殭屍始祖之後,古離又面帶期待的看著葉子晨。

「真難看呀,你這種樣子我看了已經不止一次了。在眼看沒有翻盤希望的時候,就卑躬屈膝的去祈求,你這種卑劣的嘴臉我已經厭倦了。」

此時的葉子晨甚至連嘲笑他的心情都沒有,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

「你說是蚩尤劍挑唆你,是殭屍始祖傷害的這些獸域子民,我信。他們肯定是在劫難逃,這根本不用去想,可我為什麼要留你?」

「葉帝,您放我一次。我絕對改過自新,回去之後就將墮魔全都散了。我還可以戴罪立功,跟你攻打魔族,只要您點頭,讓我幹什麼都行。葉兄,咱們可是宗親,咱們都是古家人……放我一馬吧,好么?就放我這一次!」

淡漠的看著古離,他也一直滿懷期待的看著葉子晨。

「不好。」

話音一落,葉子晨的手毫不猶豫的舉起。

轟隆。

晴空萬里之下,一道紅色的驚雷轟然落下。

噗。

猝不及防間,葉子晨鮮血狂噴,身體搖搖欲墜。這道驚雷直奔其識海,雷霆之力宣洩在神格之上,金色的長劍在這時都攀爬上了淡淡的裂紋。

天雷噬心,神格破裂。

此等重傷下的葉子晨滿是不解和不甘的看著頭頂的清空……

「為什麼,為什麼……」 第798章姐姐

無盡獸域外。

讓人心悸的雷雲消失,其外的仙人全部都感覺方才壓在心頭的巨石落下。

這雷雲的威壓著實太強,尤其是那最後一道天雷劫,就算是他們相隔萬里可依舊是眼皮亂跳,心驚膽戰。

「大帝,不知小仙們可能進去一睹上神尊容。」

講話的是一方土地,以他的仙位其實只算是天庭末席,此生難入凌霄寶殿。

只不過他是獸域一方土地,有著地利的優勢。這才能跟在紫薇大帝身後,去一睹上神尊容。

其餘仙人也是目光雪亮,上神……

這種存在也只是在仙家古籍中看過,如今能親眼目睹那可絕對是此生幸事。

「伏羲兄、地藏菩薩不知意下如何?」

一身紫袍的紫薇大帝側身詢問,三界降神,三界高層盡出。

天庭以紫薇大帝為首,仙域便是伏羲為首,按理說地府應該是天齊仁聖大帝來才是,只不過這些時日大帝一直在尋求突破,一直未曾露面。

當年玉帝飛升,地府曾有人詢問過天齊仁聖大帝的情況。

玉帝也只是高深莫測一笑,未曾言語。

無奈之下,只好地藏王帶著十殿閻羅同時來此。本來地藏王是不想來的,可耐不住十殿閻羅的諫言……

朝見上神,以他們幾個領隊還不夠資格。

地藏王也只能出山。

「面見上神不是你我能夠斷言,神鳥三青會為我們指引。」

地藏王淡然的開口,他皈依佛門多年,其實對這些並不是特別看重。

「地藏王說的不錯,咱們跟著三青鳥便是。」

伏羲抿嘴一笑,他其實早年曾隨女媧飛升神界,只不過放不下仙域便請命回歸。

神界之人為避免伏羲打破三界平衡,將他的神力也是封印。

可縱使如此,曾去過神界的他,眼光還是要遠超其他人的。對於去朝見上神,也不是那麼迫切。

紫薇大帝面色微沉,這倆人……

合計著就他著急了。

這可不行,好歹他是天界之主,總要穩的住。

他們說等三青鳥,那等便是了。

只不過紫薇大帝心中卻是狐疑,獸域飛升上神……那會是誰飛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