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新兵王大賽的人,每一個都是屠魔軍的新崛起的天才人物,真正實力確實不能單純以修為評估。

像黑臉大漢就是以修為來評估軒轅九的實力,結果是第一輪中敗得最慘也最快的一個。

回到住處跟大家一起吃完中午飯後,方昊天一個人關在房間,腦海中不斷閃掠第一輪所有人的出手情況,細心研究,分析,感悟。

所有人當中,最引起他注意的還是那個木少白,此人給方昊天的熟悉感越來越明顯了。

但不管方昊天如何想,都還是無法想出此人是誰。

明明覺得對方有熟悉感,但對方不管是言行或是樣貌,以及出手時的氣息波動等等都不是方昊天所熟悉的。

也就是說能讓方昊天用來判斷的東西,對方給方昊天的都是陌生。

可是方昊天偏偏又覺得對方有一種熟悉感。

這是一種很詭異很奇怪的感覺。

蘇青璇等人沒有休息,都在院子中等著,等方昊天出來。

大家在院子中當然有交談,但有東小東布起的玄罡罩籠罩院子,大家再是怎麼說話都不會影響到方昊天。

交談,當然離不開新兵王大賽第一輪各參賽者的情況。

四小和蘇青璇都對那些參賽做出了一些不同的評判。

在五人的有意無意之下,三十名巡察營軍士都大有獲益,學到了許多東西,這對他們以後的修鍊有很大的幫助。

而且這還是第一輪,下午的第二輪若是四小和蘇青璇也像現在這樣給他們點評並有意指點的話,這一趟外出之行結束回到幽雲關,他們的實力定然會成為了所有巡察營軍士中的精英,超越了其他的人。

這也許就是方昊天帶他們出來的真正目的。

方昊天選中他們三十人,選的就是他們三十人是所有巡察營軍士當中最有天賦的三十人。

時間漸漸流逝,中午時份很快就過去。

召集的鐘聲一響,方昊天就從房間里出來。

沒有人問他什麼,只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後向廣場走去。

其實這麼多參賽者,方昊天帶的人是最多的,這點就有人說他顯擺,高調。

但也不可否認,這麼多參賽者當中,方昊天的軍職是最高的。

因為他不但是一軍巡察使,而且還是二品將軍。

如果現在不是參賽期間大家暫時忽略彼此軍職的話,那些參賽者見到方昊天那都是要恭敬行軍禮的。

方昊天等人返回廣場看到廣場還是站滿了人,很明顯離開廣場回去吃中午飯的人很少,很少,都怕離開后再回來好位置都被人佔了。

蘇青璇等人上千站的位置就被人佔了,但沒關係。

在方昊天離開前往參賽者那一區后,蘇青璇和四小默契的帶著三十巡察營軍士向前走。

前行中北小北的幻術悄然施展。

前面的人都莫名其妙的自行讓路,讓蘇青璇等人走到最能看得清擂台的位置。

第二輪比武很快就開始。

第一輪的第一場竟然是方昊天,而他的對手就是最讓他忌憚的三人之一,高俊洪! 東方玉卿作勢要吻秦菲,卻被她及時躲開了。

與此同時就見秦菲拿著墨鏡的那隻手在空中揮了揮,以示告別:「時間差不多了,去吧,祝你們一路順風!」

東方豪宇滿眼欽佩地看著秦菲,淺淡地笑著,心想著東方玉卿還真是夠寵秦菲的,以至於她敢當著下屬的面調侃他。

韓林與身旁的保鏢們很默契地噤聲,然後掩飾性地後退了幾步,留下東方玉卿杵在原地意味不明地看著秦菲。

秦菲見狀后,自然知道剛才的玩笑貌似是觸碰到了東方玉卿的底線,很有可能會被當眾「修理」,不過一向古靈精怪的她,可沒有打算主動承認自己的口無遮攔。

於是,就看到秦菲狀似討好地沖著東方玉卿眨眼睛。

「咳……秦菲,你撩完我就想將我打發走,未免有些太天真?」

東方玉卿簡直是又氣又想笑,倘若不是時間緊迫,他真想將眼前這個小女人拽去休息室里好好調教一番。

「你剛剛都說了我善解人意……怎麼可以出爾反爾?」秦菲壯著膽子奚落完之後,扭過頭就想跑開。

結果這麼一來,沒看路,直直的就撞進了一個堅硬的胸膛,「啊……」

秦菲眼看就要往後跌倒,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感覺腰間被一個溫熱的掌心扶住,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近似熟悉的氣息。

「嫂子,你慢點!」溫潤的男性嗓音自頭頂響起,似乎還有薄薄的溫熱呼吸傾灑在秦菲的額際。

秦菲驚魂未定地抬頭來看,扶住自己的竟然是秦海。不對,他應該留在海邊別墅那裡陪著秦懷鈺,眼前的這個應該是秦瓊。

思及此,就看到秦菲臉頰緋紅,狠不能即刻找個地洞鑽進去。

東方玉卿不動聲色地將秦菲扯回到他的懷裡,說話的語氣卻暗含著幾分警告:「你這女人真不讓人省心,我這還沒走呢,你就開始給我整幺蛾子?」

其實他最想表達的是「投懷送抱」,可惜還有眾多下屬在場,多少也得給秦菲留點顏面。

秦瓊免不了有些尷尬,卻不敢多言。

東方豪宇難得好心替秦菲解圍:「呵呵,哥,嫂子又不是故意的。」

「嗯,我確實不是故意的。」秦菲很沒有底氣地小聲嘀咕了一句,餘光瞥見了韓林和沈闊正一臉同情地看著她。

東方玉卿掃了一眼秦菲,鄭重地說道:「老三,你來的正好,待會陪你嫂子去吃點東西……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你就多操點心!」

聞聲后,所有人皆是一愣,秦菲亦是抬眸看向東方玉卿,怎麼感覺他像是在交代臨終遺言呢?

站在附近的東方豪宇似乎也是察覺到了空氣中泛起的異樣氣流,下意識地用舌頭頂了頂腮幫。

還沒等他發言就聽到秦瓊眼神篤定地說道:「二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幫你照顧好嫂子。拍攝的尺度一定嚴格按照你的要求實施。」

東方玉卿眸光微閃,自然知道秦瓊是在刻意轉移話題。

「喂,你倆說夠了沒?當我是三歲小孩呢?」

秦菲顯然不樂意東方玉卿的安排,更加不認同秦瓊將自己定義為她的「經紀人」。

「菲兒,乖乖在家等我!」東方玉卿寵溺地看著秦菲,然後伸手想揉她的發頂,可惜被秦菲及時躲開了。

「好了,你該登機了……看在你有心為世界和平做貢獻的份上,姑且不和你計較了。」

這次秦菲的眼神絲毫沒有躲閃,與東方玉卿對視了良久。

氣氛再次陷入了詭異、焦灼,良久后東方玉卿才算寵溺一笑:「等我回來!」

略顯蒼白無力才蹦出來的這四個字,聽在秦菲耳朵里卻顯得沉甸甸的。

看著熟悉的身影轉身離開,秦菲頃刻間有種想要追上前抱住的衝動,然而站在身側的東方豪宇卻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

「我哥決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改變。」東方豪宇又輕聲補充道:「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秦海微蹙眉頭,內心深處莫名升騰出一股意味不明的煩躁。

而秦菲的黛眉也是微微挑高,心底泛起無數個疑惑,遲疑道:「你確定可以萬無一失嗎?既然知道那個地方不太平,他為什麼還執意要去?」

拐個大神偷個娃 秦菲無意地輕咬著嘴唇,她總覺得這次的F國之行有些不對勁,不像是普通的出差那麼簡單。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東方玉卿轉身離開時的表情很怪異,怪異到令她更加得心神不定。

雖然秦菲對於F國的軍政界了解不多,但是她總覺得東方玉卿作為一個普通的商人,他去負責押送F國邊境的軍用物資本身就顯得有些讓人匪夷所思,更何況他的行蹤又顯得如此詭異?

東方豪宇始終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秦菲的面容,終究是忍不住調侃道:「呵呵,嫂子,你是真的捨不得離開我哥半步啊,你休想再否認!」

契約寵媳 聞聲后,秦菲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裡,只見她趕緊收回盯在東方玉卿消失方向的視線。

「不要胡說,倘若前去F國的是你,估計我也會有同樣的顧慮,畢竟眼下那裡隨時都有可能面臨著生命危險。」

別看秦菲依舊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樣,其實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嘴唇有些輕微的顫抖著,那種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情緒也因為東方豪宇無心的調侃而慢慢地升騰起來。

東方豪宇的目光微顯凌亂地鎖定著秦菲,見她明顯的閃躲情緒后,一抹內疚之意在眸底衍生開來。

他不該在這個時候用這樣的口吻調侃秦菲,更加不該讓秦菲有所察覺到她對於東方玉卿的緊張。

常言道,女人不是都喜歡標新立異嗎?

他現在調侃秦菲離不開他哥,那麼秦菲說不定會用實際行動來否認他。那不是間接地將秦菲推向了秦氏兄弟懷抱了嗎?

越想越心慌的東方豪宇,真恨不能抽自己一嘴巴子,但願秦菲能夠經得住他哥的信任。

見秦菲像是在等他的回應,東方豪宇接茬說道:「真的嗎?你真的會為我擔心?」

秦菲點頭微笑。

接下來就看到秦瓊跟東方豪宇默契地對視著彼此,卻沒有隻言片語。 「嗖!」

白影翻飛,一身白衣的高俊洪輕輕降落到擂台上。

這是一個從骨子裡透出高傲的人。

方昊天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他也沒有想到第二輪他第一個對手會是高俊洪。

這可是他心目中的三大勁敵之一。

但勁敵又如何?

前三他勢在必得,誰也別想擋路。

嗖!

方昊天飛掠而起,落到了台上,站在高俊洪的對面。

高俊洪先是目光倨傲的掃過抬下的人群再慢慢的落到方昊天的身上,看著方昊天充滿挑釁的說道:「你立下的大功我承認,但現在是擂台之上,你立下再大的功也只能保你進入前十,你僅僅是前十而已。你第一場就遇上了我,就意味著這也是你最後一場了。當然,我可憐你的倒霉。」

「高俊洪,威武。」

「哈哈,霸氣。」

人群中立馬爆起一陣喝采聲。

這些人未必就說支持高俊洪而仇視方昊天。

喝采,很多時候也是一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慫恿。

來觀戰,當然是台上的人打得越激烈越好。

要想打得激烈,自然就是雙方都紅了眼再打最好。

他們大讚高俊洪霸氣,何嘗不是在激方昊天?

方昊天卻是不為所動的樣子,輕輕搖頭淡笑道:「看你斯斯文文的樣子還以為是一個謙虛有禮的人,原來是一個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狂夫。」

台下,蘇青璇在聽到方昊天的對手是高俊洪時眉頭微蹙了蹙,現在看到高俊洪一付了不起的樣子頓時來氣,忍不住問身邊的東小東:「小東,這傢伙的實力怎麼樣?」

在巡察營所有人的心中,四小實際上是等同於唐火火一般的強大存在。

蘇青璇看不出高俊洪的真正修為,但她相信東小東能看得出。

「修為比主人高。」東小東想都沒想就說道。但在蘇青璇臉色微變時接著說道:「但贏的肯定是主人。」

蘇青璇笑了,道:「這個傢伙太可惡,打死他。」

東小東笑了笑,打不打死那得主人才能決定,籠罩擂台的玄罡罩看上去易進難出,但實際上易近也只是對允許進入的人而言,其他的人想上台只會自討苦吃。

四小特殊,雖然現在還沒有表現出特別驚人的修為,但都能感覺到籠罩擂台的玄罡罩透漏著的恐怖氣息,就算是他們四人強闖估計都要吃苦頭,這肯定是出自於四名金丹仙人當中很強大的存在聯手所布。

高俊洪的聲音響起:「斯文只不過是弱者博取稱讚的虛偽,強者就當高高在上冷傲眾生。」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方昊天微怔,然後說道:「雖然我不敢苟同你的話,但感覺也有幾份道理。但這不能改變一件事。」

高俊洪下意識問道:「什麼事?」

方昊天老實道:「你是一個讓人厭惡的傢伙。」

「你找死!」

高俊洪俊美的臉龐頓時變得陰沉,瞳孔深處涌動起可怕的殺機。

「轟!」

高俊洪手一抬便有一把黑色的長戟出現。

長戟古樸,一看就知道絕非凡品。

長戟一震便揮出,一下子就帶起驚天動地的怒嘯。

一剎那,天地之間彷彿暗下,滿是充斥的戟影。

戟影湛湛,虛空扭曲,好像一條漆黑如墨神色猙獰的魔龍降臨,狠狠的向方昊天當面撕咬而來。

「魔龍戟!」

台上立馬有人看出了高俊洪手中長戟的來歷,大叫出聲。

這樣的情況,幾乎在每一場大戰中都出現。

台上總有一些好表現的人對每一場對戰者進行評頭品足以示博學。

方昊天也不能例外,他手腕一翻將赤霄炎龍劍亮出來時馬上也有人認出跟蘇家有關。

不得不說,台下確實有一些有見識的人,只是這些人有見識並不代表就有實力。

如果這種人放到屠魔軍中去,也許是一個紙上談兵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