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在她的心裡,自己什麼都不是。甚至在陸懷深回來之後,她都能做出欺上瞞下的事情,就為了和陸懷深牽扯在一起。

言景祗苦笑一聲,他都不知道一直以來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真相還不夠刺激他嗎?為什麼還要苦苦糾纏下去?

。 葉天傾的話語重心長。

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和樊少宇是多好的兄弟那。

如果光是聽葉天傾此刻說話的語氣。

絕對不會有人想到。

他們兩人可不是兄弟,而是敵人。

葉天傾拍打着樊少宇的肩膀,樊少宇心裏怒火中燒,他在恨葉菁菁……

現在的他已經徹底的被葉天傾給騙了,掉進葉天傾設計的圈套當中。

「葉菁菁,我和你勢不兩立!」

「你耍我也就罷了,可你竟然想將整個樊家拖下水,害死整個樊家,我和你拼了。」

「我會將這些事情,如實的告訴我父親的,你等著吧!」

他怒吼著說道。

葉天傾滿臉笑意。

嗖!

他的目光看向葉天傾,落在葉天傾的臉上。

「你說的這些最好都是真的,不是在騙我,否則的話……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葉天傾立即拍胸脯說道:「我向你保證,我說的話全部都是實話,如果我騙你的話……我今晚就讓車撞死!」

這話說的認真。

但這也就是一句扯淡的話。

堂堂帝級強者,別說是車撞了。

就算是火車從他的身上,來來回回碾過去一百遍,都是不會對他造成傷害的。

「哼!」

樊少宇冷哼一聲,他一甩手轉身離開。

葉天傾沒有阻攔他。

他在確定樊少宇離開后,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龍一也現身,出現在葉天傾身邊。

龍一也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哈哈,殿主這樊少宇可真是個傻子啊,竟然這麼的好騙。」

「其實咱們的說辭,還是有很多漏洞的,可他就是一點都偶沒意識到,就這樣被騙了。」

「這樣的人,也配成為一個家族的未來接班人。」

「哎,如果真的被他接管他們家族的話,我估計那個家族的未來也是堪憂的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龍一忍不住說道。

言語里也是對樊少宇的鄙夷和看不起。

葉天傾不置可否的點頭:「樊少宇,一如既往的廢物,我早在六年前的時候就覺得,樊少宇這輩子……也就如此了,呵呵!」

說完,他滿是嘲諷的發出笑聲。

樊少宇還是六年前的樊少宇,長進的地方沒多少。

六年前的時候,他就判定樊少宇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就算是悉心培養也難成大業。

現在看來!

他六年前的判斷是正確的,完全沒錯。

「這次,足夠葉菁菁頭疼的了。」

「葉菁菁想要讓樊少宇搞垮雪肌集團,可是她絕對不會想到,現在樊少宇反水了。」

「現在樊少宇的敵人,已經不是咱們了,而是他葉菁菁!」

葉天傾冷笑說道。

龍一則是沉默幾秒后道:「殿主,樊少宇是反水了,轉回頭去對付葉菁菁了,可雪肌集團的危機還沒解除那,這事要如何處理?」

聽他說起這事,葉天傾的臉上露齣戲謔的笑容。

「我一開始說滅掉那七家,其實那都是氣話。」

「現在想想,如果直接將他們滅掉的話,那真的是太便宜他們了。」

「所以!」

「還是得慢慢的玩死他們,那樣才有報仇的感覺,那樣的話也才有意思,你說是吧?」

說着他轉頭看向龍一,露出一個讓龍一都覺得很是滲人的表情。

龍一激靈靈哆嗦起來。

心裏暗暗道:「殿主果然是大醋罈子,那七家損壞雪肌集團利益,使得夫人這幾日比較煎熬,殿主這表面是要玩死對方,實際上這是在綁着夫人出惡氣那!」

知葉天傾者,龍一也!

龍一猜測的完全正確。

葉天傾說要慢慢的玩死對方,其實壓根就不是為自己報仇。

他的目地就是想要幫李子涵出惡氣而已。。 下午,張晨退了酒店,買了去京城的高鐵,坐車走了,沒敢給藍小玉說,直到坐車上才給藍小玉打了電話,主要是怕藍小玉粘他。

張晨也知道憑自己的錢也完全可以養活藍小玉,但自從有了倆個前車之間,一個他前女友,一個唐悅,他不在相信什麼真正的愛情。

張晨直接坐車去了京城,這次去京城的目的是打算開連鎖酒店,把銀行卡里的錢花光。

接着給王心雨打電話,讓其安排人去江蘇、杭州、三亞、重慶考察,各選一棟商品的大樓,最重要的是能買下來的那種,而不是出租,打算先在這幾個地方開連鎖酒店。

當然,關於京城這邊他自己負責。

19:00張晨一下地鐵就打開了直播。

直播間,北北你遲到了,北北你怎麼回事啊!

張晨趕忙給直播間的兄弟姐妹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兄弟們,各位姐姐們不好意思,遲到了,遲到了。

主要是剛下地鐵,太對不起了,主要是今天第一次來京城,有些激動,這一激動就忘了給你們發視頻晚點播了,實在對不起。

直播間,啥!北北你去京城了?你去京城幹嘛?

張晨邊看着直播間的字幕,邊走便道:這不天天給你們直播,天天忙,我最近也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旅旅遊,隨便帶你們領略一下首都的風光。

偷偷告訴你們,我今天打算奢侈一把,住一次五星級酒店。

你們稍等我一下,我打輛車。

說着張晨攔了輛出租,師傅香格里拉飯店。

直播間,北北你這是有點飄啊!真打算住五星級酒店啊!

張晨道:兄弟們,不是我飄了,只是我都活了大半輩子了,這還是第一次住五星級酒店,你們就可憐可憐我讓我住一次吧!順便我還能帶你們參觀一下,領略一下五星級酒店的風光。

直播間黑粉開噴了,狗主播,你才多大,就說自己活了半輩子了,要點逼臉不,狗主播坑大哥的錢住五星級酒店,你是真狗……

張晨直接就把黑粉屏蔽了,來個眼不見為凈。

香格里拉酒飯店前台,我的乖乖,一晚上一千二百多。

不過這裝修,這服務確實真不錯啊!

張晨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就像是劉姥姥進了大院了,左瞅瞅又看看,把直播間里的人都看的笑噴了。

香格里拉酒店總共81層,這是張晨第一次見過這麼高的大廈。

張晨的房間在十八樓,由於做電梯,信號不好,張晨提前給直播間的兄弟姐妹們說聲抱歉。

客房一進門,超大的客廳,柔軟的大床,金碧輝煌的吊燈。

室內傳真和打印機、大屏幕電視、DVD娛樂中心、立體聲音響系統以及帶浴室的大衛生間,應有盡有。

唯一美中不足的,住宿的時間太短,第二天十二點就得退房。

張晨確認好房間,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吃了頓自助餐,喝這免費的香檳,張晨不由地感嘆道:有錢真好。

短短一個小時,張晨的直播間人數竟然超過150萬。

張晨邊走邊道:兄弟們,這酒店是的確是不錯,就是太貴消費不起啊!看來這種場所真的有點不適合我,我還是適合做我的監控員,為人民服務。

還有,這服務也太好了,光香檳服務員都給了添了五次了,差點就喝飽了。

說完這句話,直播間里的小可愛們都笑了。

直播間里的大哥大姐們,今天點前榜五,直播馬上突破160多萬,有要這個榜的大哥大姐可以上一上了。

歡迎我五哥,歡迎炫邁姐,歡迎我驢哥,歡迎我迪哥,歡迎逗姐。

我艹這是要幹起來了么?

張晨現在是一點節操沒有,只要刷錢就是姐,就是哥,不過他還是很有底線的,也只是止步於此。

看着飛漲的禮物,他的心情也是非常的激動。

榜一是無迪,榜二炫邁姐,榜三五哥,榜四驢哥,榜五逗姐,在往下都是看熱鬧的。

接着就是點關注,張晨喊的是驚天地泣鬼神啊!差點岔氣了。

今天由於播的晚,加了會班,八點半定榜最後,炫邁姐以30萬絕對優勢拿下榜一。

張晨喊道:兄弟們給我瞄準榜一炫邁姐,給我往裏進,30萬人啦,40萬人了,給我進,咱北家軍不差事,甩人就給人甩透了,直播間里還有60萬人給我進。

兄弟們,明天晚上6點我們不見不散,拜拜啦。

下了直播,已經快九點了,張晨美美的沖了熱水澡。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打開電視享受這大屏帶來的視覺衝擊,看電視什麼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享受這個過程,不一會兩眼打架進入了夢鄉。

十點,他被藍小玉的電話聲吵醒,晨晨幹嘛呢?

張晨有氣無力道:剛吃過飯睡著了,你下班了啊?

藍小玉道:嗯!我下班了。想你了怎麼辦?

張晨道:等我這兩天在京城安頓好,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了,月底我就回去見你,乖乖的啊!

到時候,我帶你來京城旅遊,好好的玩玩。

藍小玉道: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你幹啥工作呢?

張晨道:我們公司是做酒店的,我這次去京城是我們公司打算在京城投資一家酒店,我主要是去實地考察。

好了你乖乖的,月底我把工作忙完就回去,到時候給你個驚喜。

啊!什麼驚喜啊!你現在告訴我唄!藍小玉道。

張晨翻了個白眼道:傻瓜,我現在告訴你那還叫驚喜么?好了,我盡量快些處理玩這邊等我事情過去找你。

藍小玉,人家想你么?

張晨道:好了好了別鬧。

等我處理完事情,我第一時間回去找你,乖乖的啊!

藍小玉一臉不情願道:那好吧!你忙完一定要第一時間回來啊!

張晨道:放心吧!我忙完肯定第一時間趕回去。

藍小玉道:好吧!哪你睡吧!快點,忙完,快點回來。

張晨道:放心吧!我忙完肯定第一時間回去。

藍小玉道:好吧!你好還休息吧!哪我掛了啊!

張晨道:這就掛了啊!

藍小玉道:那你還想幹嘛?

張晨道:親我一口在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