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珏將反對的話咽了回去,說道:「可以不過要帶上面具。」

墨馨一聽不樂意了:「帶面具多醜。」

南宮珏輕笑:「不醜,很美的面具。」

墨馨想著帶那些美美的面具也挺好,於是點點頭:「也成。」

「困不困?」南宮珏問道。

墨馨點點頭:「有點,現在都夜裡十點了。」

墨傾坐到另一邊的軟椅上,開口道:「我們今天夜裡就睡在這裡?」

墨馨道:「有什麼不好,還可以看星星。」

墨傾點頭:「你喜歡就好,哥哥陪你。」

南宮珏撇了一眼沒有眼力勁的弟弟,然後看向藍二道:「車裡棉被拿過來。」

很快,藍二去去就回,然後就拿來棉被。

南宮珏將很大的雙人軟椅往火爐子旁邊挪了挪,然後按了一個按鈕,軟椅就直接往後延伸形成椅床。

南宮珏躺在妹妹身邊,用將棉被蓋上去,然後用自己的胳膊給妹妹當枕頭。

韓郁的眼眸冷了冷,不過此刻他沒有任何立場說什麼。

墨涵已經習慣了,所以見怪不怪,妹妹本來就跟大哥最親。 洛凡只是笑笑,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只是不能言說。

燈滅了,墨馨窩在南宮珏的懷裡看天上的星星。

她低聲道:「天冷了,星星都少了。」

南宮珏手指輕輕點了一下馨馨的鼻頭:「星星也怕冷的哦。」

墨馨哈哈一笑:「大哥,你就會哄我。」

「乖,快睡。」

韓郁坐起來,一雙眼眸在黑夜裡顯得格外明亮。

南宮珏皺眉,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不過他並沒有立刻起身,只能妹妹睡著,周圍安靜一片時才又睜開眼睛。

他輕輕的給墨馨掖好被子,站起來看了韓郁一眼,然後離開。

韓郁站起來跟著他走到無人的地方,任由海風吹打著自己的臉。

「你到底是誰?」

韓郁轉頭看向南宮珏的側臉:「你感受到了什麼?」

「你身上有黑暗的氣息,除非藍氏族人別人是不會有這種氣息的。」

韓郁笑了:「果然,你是藍氏唯一可以召喚黑暗的使者,藍氏族人稱之為黑暗之神。」

南宮珏皺眉道:「你身上有藍氏族人的血?」

「確切的說,我身上留著一半跟你相同的血液,而且我們要尋找的是相同的一個人。」

南宮珏聽到這句話瞳孔緊縮:「母親。」

「對,我也是無意中知道的,所以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南宮珏聽到這個消息以後,可以說是震驚不已。

他怎麼都想不到韓郁竟然是那個素未謀面的母親生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只知道你跟我是一個母親,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南宮珏皺眉:「她現在在哪裡?」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失蹤了,你問我我也不知道。」

說完這句話,韓郁才又道:「我只知道,是環球殺手黨的人在阻止我們調查她的下落。」

南宮珏想到了那莫名其妙的視頻,如果跟環球殺手黨有關,那麼當年的事情就不那麼簡單了。

韓郁道:「其實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又何嘗不是討厭你,可我們的血緣是改變不了的。」

南宮珏轉身冷淡道:「沒有真憑實據,我不認。」

韓郁早就料到南宮珏會這樣說,然後道:「無論你信不信,這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南宮珏不說話,直接回去休息。

其實他感覺到韓郁身上的黑暗氣息時,就已經猜測到了。

不過知道是知道,承不承認就得看他心情。

即使此刻寒風瑟瑟,可睡在火爐旁邊一點也不冷。

在野外睡覺跟在家裡睡覺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不過有一點相同就是同樣的舒適。

雖然軟軟的雙人躺椅上,墨馨睡的非常香。

直到聽到旁邊有聲音響起,墨馨才睜開眼睛。

她看到大哥哥已經睜開眼睛,墨馨揉揉眼睛:「天還沒亮。」

「太陽已經露頭了,你不是要看日出么?」

墨馨點點頭,然後道:「好。」

接著她就坐起來,南宮珏趕緊給他披上外套。

韓郁睜開眼睛,看著南宮覺伺候馨馨跟伺候小祖宗一樣。

他嘴角莫名的彎起,那個丫頭是從小被寵著長大,嬌嬌滴滴的可從來不會任性,讓人只會喜歡永遠討厭不起來。 海邊,冷風吹過來墨馨都感覺冷的顫抖。

南宮珏摟住墨馨的肩膀,用自己的大衣將墨馨包裹在他懷裡。

抬頭看著剛剛露頭的太陽:「這就是你想看的日出。」

墨傾剛要走過去,胳膊就被洛凡給拽住。

他不解,洛凡低聲道:「我們去那邊看。」

墨傾有些無語:「誰要跟你一起看,我要跟我妹妹一塊看。」

洛凡簡直想將這個不開竅的給揍一頓,他拽著墨傾往另一邊走去。

韓郁看了一眼強行被拉走的墨傾,這才看向南宮珏跟墨馨。

他走過去,剛想要說話卻發現,南宮珏跟墨馨兩人和諧的誰都加不進去。

彷彿自己硬要擠進去就是天大的罪人一般,現在還不是時候。

時間一點點過去,天邊出現紅霞,看起來彷彿離的很近其實離的很遠永遠都追不到盡頭。

「好美。」墨馨嘆息一聲。

南宮珏道:「如果你喜歡哥哥可以天天陪你看。」

墨馨一聽笑了:「還是算了吧,天天天不亮就起我可受不了。」

南宮珏無奈的搖搖頭,抬頭去看天邊的日出。

只是才看了一秒,就不由自主的將眼睛移至妹妹的臉上,眼神不經意間變得寵溺柔和。

紅霞再美,都不及你半分顏色。

韓郁看過來,便看到南宮珏那寵溺到骨子裡的眼神,在他的眼睛里彷彿全世界只有墨馨一人。

「萬千風景都不及你一人。」

墨馨扭頭看著說話的韓郁:「什麼呀?」

韓郁嘴角勾起:「你大哥懂。」

墨馨嘴角一抽:「我也懂。」

南宮珏冷冷的看了韓郁一眼,然後看向墨馨:「你懂什麼?」

「就是所有的風景,都不如看一個人。」

南宮珏點頭,墨馨道:「所以,韓郁哥哥的想對我大哥說所有的風景都不及我大哥好看?」

韓郁:「你這是真不懂還是裝傻?」

墨馨挑眉:「我大哥喜歡男的,你不是也喜歡男的么?」

南宮珏瞬間沉下臉,韓郁臉色也不好看了。

明明這麼美好的一個早晨,被墨馨的一句話弄得氣氛有點僵硬。

韓郁咬牙切齒的問道:「誰跟你說的?」

我小哥啊:「他讓我離你遠點,說你喜歡男人討厭女人。」

韓郁感覺自己的肺都要被氣炸了,這墨傾怕馨馨喜歡自己,所以就這樣來敗壞他的名聲。

他當時就沖著墨傾的方向吼了一句:「墨傾,你找死。」

墨馨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韓郁邁著帥氣的大步沖著小哥走了過去。

墨馨眨眨眼:「這咋了?喜歡男人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都什麼年代了很正常好吧!」

南宮珏:「……」妹妹腦袋裡都裝些什麼?

墨馨趕緊抬頭看向南宮珏:「大哥,你放心妹妹我會支持你的。」

南宮珏簡直被他從小寵到大的小祖宗給氣的哭笑不得。

他捏了捏墨馨的小臉道:「不許胡說,哥哥取向正常。」

墨馨聽到這話有些不可思議:「不是外面都說……」

「不要聽外面說,哥哥很正常。」

墨馨非常相信:「哈哈,我就知道他們瞎說。」 南宮珏寵溺的揉了揉墨馨的腦袋,然後抬頭繼續陪著妹妹看日出。

那邊,墨傾直接被氣的不輕的韓郁拽過來暴揍一頓。

墨傾趕緊捂住自己的臉道:「不許碰臉,兄弟我還要靠臉吃飯呢!」

這幾天,各大新文再次掀起關於墨傾的新文。

而這一次不是謾罵,而是全網的道歉。

各種道歉聲明跟視頻,簡直刷爆了娛樂圈。

墨傾事件是被人陷害,現在真相播出有圖有真相。

讓那些曾經罵過墨傾的人全都閉上了嘴巴,接著經過團隊操作就有了全網向墨傾道歉的熱度。

現在墨傾的人氣,比之前更加上了一層。

冬至演唱會被擱置的票,一下子就拋售一空,更是有些人為了得到一張墨傾冬至演唱會的票花高價都買不到。

學校里,大家都在議論墨傾冬至演唱會,大多人都沒有買到票。

墨馨跟她的小夥伴們絲毫不會因為買票的事而煩惱。

南宮牧塵湊到墨馨面前道:「讓我去吧!」

墨馨皺眉:「你要去幹嘛?」

「當表演嘉賓啊!」

墨馨有些無語:「你當表演嘉賓?」

林文斌立刻伸出一根手指道:「No,no,no,不是他一個人哦,我們是一個組合。」

南宮雪薇:「別跟我說,你們幾個組成了一個組合隊。」

南宮牧塵一臉的得意:「當然,我們是陽光帥氣的YJ組合。」

夏琳:「……」

墨馨:「……」

南宮雪薇:「……」

「不是,你們三個那是什麼無語的表情?」林文斌當時就跳起來了。

墨馨嘴角微微一抽:「你們兩個會幹嘛?」

南宮牧塵聽到這句話就不高興了:「什麼叫做我們會什麼?我們多麼帥氣無敵。」

夏琳無語道:「長的帥的男生多的是,你們沒有一點才藝根本就混不開。」

林文斌一聽這話,當時就擼起袖子準備大顯身手。

「你斌哥我以後那可是能跟傾影帝齊名的人物,你竟然敢瞧不起我。」

南宮牧塵道:「你這點出息,我們以後一定要比卿哥還要紅。」

教室里,那些傾迷們聽到他們倆的話都齊齊的翻白眼。

「來來來,給他們表演一個。」

說完這句話,南宮牧塵跟林文斌兩人就開始拿起書本捲起桶狀,裝成話筒在講台上又唱又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