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白熊後肢無法借力,只能靠着上半身奮力的掙扎。

第九息!

昆羽微微送了口氣,惡前從密林中走出,渾身的乾枯,如行走的骨架。

全身上下只有眼睛泛着幽幽光芒,緊緊的盯着半空中的爭鬥。

既然惡前出手了,昆羽就不急着跑了,仰躺在地面上,同樣看向半空。


半空中,金蛇已經佔據了上風,白熊雖然力大無比,但腰部以下都被束縛住了,無法借力。


白熊掙扎了許久,金蛇的身體越縮越緊,勒的他雙眼大睜。

就在昆羽以爲白熊會被金蛇勒死時,白熊奮力的扒開靠近脖頸的蛇尾,渾身的白毛逐漸向着赤紅色轉變。

一道黑色的紋路沿着白熊的脖頸向上攀爬,很快,半邊臉被黑色的紋路佔據,形成了一個詭異的團。

白熊的身體再小了一圈,金蛇感覺正在縮緊的身體猛然一空,白熊已經出現在金蛇的下方。

一聲咆哮,和昆羽差不多大的白熊,身後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縫。

白熊身上隱約散發出更高一層的氣息。

昆羽眼睛睜大。

不會吧,臨場突破麼?

這不是要晉升準皇了吧。

白熊舒展了一下身體,看了眼頭頂的金蛇,飄在空中的他甩了甩手爪,直接飛起。

一把抓住金蛇的尾部,不見如何施力,金蛇就被甩飛了出去。

白熊四肢在半空中落下,一個發力,腳下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正好是金蛇下落的地方。

尖利的爪子伸出,爪尖赤紅的光芒閃耀,一道交錯的爪印出現在金蛇身上。

半空中正在掙扎的金蛇猛然一頓,一片金色的碎屑從爪形的傷口上掉落。

整個蛇身開始崩潰,金蛇無聲的慘嚎一聲後,消散在空中。

密林中的惡前面色一片潮紅,半伏在地劇烈的喘息。

第十息!

昆羽艱難的起身,他知道,如果要跑,現在是唯一的機會,再晚點,就跑不掉了。

白熊漂浮在半空中,開始向趴在地上的惡前移動。

兇厲的眼中,浮現出濃郁的煞氣。


手爪揚起,惡前身體劇烈的擺動,咬着牙低吼着,可以挪動不了一寸距離。

手爪下落,一顆藍白色的能量球擋在手抓前。

昆羽回身一看,麟遠正一瘸一拐的走了回來,半邊身子已經開始破碎,渾身沒有一絲一毫的能量氣息。

看向擋在爪前的能量球,白熊撇了眼遠處的麟遠,眼中除了淡漠,再沒有任何情緒。

爪尖輕點,能量球破碎,強大的能量溢散,將白熊整個包裹在內。

昆羽想了想,還是上前將惡前拖了回來。

白熊周身漆黑的裂縫迸發,藍白色的能量被裂縫逐漸吸收殆盡,被能量包裹的白熊露出了身形。

一道赤紅的能量包裹全身,爆炸的能量連根毛都沒有損壞。

昆羽和麟遠同時嘆了口氣,隨後又同時看向一隻隱藏在密林裏的祕。

最後一絲藍白能量消散,白熊張了一下嘴,白色的霧氣從嘴中吐出,炙熱的氣息將空氣都燒灼的扭曲。

轉身看向昆羽的方向,向前邁出一步。

突然,整片密林的光線暗淡下來,不知何時一朵雷雲出現在這片密林的上空。

陰沉的雷雲不斷的滾落,向着密林壓了下來。

白熊冷哼一聲,正要衝向雷雲。

周邊的空間卻出現了一道暗紅色的豎線,白熊的動作頓了一下。

隨着這道豎線出現,密林的上空出現一個暗紅色的圓形陣圖,陣圖一形成,就向着白熊壓去。

地面上同時也出現一個陣圖。

兩個陣圖間由無數道暗紅色的豎線連接,光芒流轉,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牢籠。

白熊半邊的漆黑紋路猛然亮了一下,獠牙凸起,暴躁的吼叫一聲,蓄力一拳砸在牢籠上。


看似脆弱的豎線卻抖都沒抖。

白熊加大力道,開始不斷轟擊着牢籠。

而昆羽身邊出現了一個人。

祕看着半空中,眼神已經無法聚焦了,過量的能量釋放和陣圖構建讓他短時間失去了視力。

茫然的看了半天,祕問道。

“被困住了麼?”

四個人只有昆羽還稍微好點,回答道。

“困住了,但早晚會脫困的。”


祕點了點頭,隨後輕飄飄的說道。

“不會的,接下來就是他的死期。”

隨着他的手指揮動。

天空中的雷雲開始劇烈翻滾,一道藍紫色的電芒在雲層中閃爍。

一道手臂粗的雷電砸落而下。

陣圖中央的白熊成立天然的引雷針。

從天而降的落雷,直奔白熊而去。

一聲怒吼,白熊前肢交叉,擋在面前。

硬扛下這道落雷,白熊卻幾乎毫髮無損。

看的昆羽眼睛一抽。

這道落雷雖然沒有對白熊造成,但卻讓他感覺到了危險。

爆吼一聲,冰冷的眼神逐漸瘋狂,渾身赤紅色的肉體能量不斷運轉,半邊臉上的印記閃爍着漆黑的光芒。

氣勢似乎又上漲了一截。

昆羽呼吸都停滯了。

就這還能提升?

第二道落雷翻滾的下落,砸在白熊身上,這道落雷已經有兩個手臂粗細了。

隨着落雷的落下,身旁的祕也同時抖了一下,眼睛緊閉,渾身緊繃,似乎在承受巨大的壓力。

第三道落雷迅速成型,這次的落雷粗細沒變,但顏色已經變成了紫紅色。

落雷攜帶着磅礴的能量開始下落。

剛剛緩過來的白熊看着這道落雷,眼中第一次出現了驚恐。

轟鳴聲振動了整片密林,空氣被肆意的電芒電解,昆羽每吸一口氣,都感覺吸進去一束電流,渾身酥**麻的。

半空中,白熊半跪在陣圖上,後背已經焦糊一片,血肉被完全碳化,化爲飛灰跌落下來。

陣圖中的身影抖了一下,艱難的站了起來,沒有再去看上方的雷雲,反而看向昆羽身旁的祕。

突然,白熊咧嘴一笑。

昆羽順着他的視線看向一旁的祕。

此時的祕身體抖的如同篩糠,渾身血肉似乎都被消耗一空,只剩下瘦小的骨架支撐着乾枯的皮毛。

昆羽能量運轉,查探一番,祕的全身沒有絲毫能量,就連不剩多少的血肉也在飛速的消散。

生命力如圖風中殘燭般隨時熄滅。

半空中匯聚的陰雲中發出一聲轟鳴,彷彿不甘心般,開始緩緩消散。

束縛白熊的牢籠也在慢慢黯淡。

白熊即將脫困。

昆羽正準備掏出自己藏的薰草,一隻手伸到臉前。

手掌攤開,一株薰草躺在手心。

昆羽擡頭看了眼惡前,沒有說話,轉頭將薰草塞進了祕的嘴巴里。

乾枯的身體,如同被一道清泉澆灌。

乾癟的能量在迅速的充盈,即將消散的雷雲重新匯聚。

這次雷雲匯聚的更加濃重,溢散的氣息更加磅礴恐怖。

困在陣圖中的白熊,驚恐的看了眼越來越凝實的雷雲,怒吼一聲,瘋狂的砸擊陣圖,試圖破開陣圖的禁錮。

雷雲中一息閃爍,紫紅色的雷電開始匯聚。

氣息開始提升,雷雲中的能量在不斷的翻滾,密林周圍的所有能量都被抽吸一空。

一隻紫紅色的惡獸從雷雲中探出了腦袋。

白熊看見這隻惡獸,放棄徒勞的,呆坐在陣圖上。

惡獸雖是由雷電構成,但卻彷彿有自己的靈智般。

靈動的眼珠轉動一下,饒有興趣的打量着下方的白熊。

只有頭的惡獸脫離雷雲,飄落而下,圍着白熊轉了一圈,張開了嘴。

無盡的電芒照亮了這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