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神,我們商會裏頭,多不可數!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一個副隊長職位,不低了,每月拿着固定的月薪,豈不是很好?”

黃衣男子,冷冷地說道。

“滾吧!我南天,最討厭別人威脅我!燕?商會又如何?惹了我,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承受得住!”

南天直接甩手一巴掌,打得那個黃衣男子,嘴巴鮮血直冒!

這個黃衣男子,口口聲聲,說什麼,燕?商會裏頭半神遍佈。

其實,他自己也就是勉強踏入半神境而已,真實的實力,甚至不如之前的狂熊。

若非,修羅格鬥場有規矩,擂臺之外不得鬧事,殺人!

南天並不介意,直接秒了這個黃衣男子。

“好,好!你很好!我是燕?商會裏頭的會長使者,直接聽令於會長大人。你打了我,就是打了整個燕?商會的耳光面子! 王妃她只想守寡 你躲在修羅格鬥場裏頭,我們奈何不了你,但是,只要你出去,我們燕?商會,一定會弄–死掉你!”

黃衣男子,自知不是南天的對手,撂下一句狠話,旋即踏步離開了。

黃衣男子走後,又有一些勢力的代言人,過來,向着南天拋出了橄欖枝,想要招攬南天。

南天倒是平和地一一回絕了。

這些勢力,雖然和南天沒有什麼間隙仇恨。

但是,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太白神城裏頭的普通中流勢力。

南天現在,還真瞧不上這些勢力。

除卻太白神城裏頭,那幾家最爲頂尖的勢力,其餘勢力,南天目前,還真不放在眼裏。

休息完畢,修羅格鬥場,又給南天,安排了好幾場的比賽。

無一例外,南天出手果斷,直接了當,力量強大無比。

機武雙修,讓南天傲視同級!

那些半神格鬥士們,凡是和南天比試的,全部被秒了!

二勝!

三勝!

四勝!

五勝!

……….

很快,南天就獲得了七連勝!

觀衆臺上,之前,被南天打了的黃衣男子,面色鐵青。

他先前,還嘲諷南天,譏笑,南天無法獲得“六連勝”呢,不曾想,一轉眼,南天就獲得了七連勝!

七連勝是一道坎,跨過了,比當個燕?商會什麼狗屁副護衛隊長,要強上太多了。

太白神城裏頭,有城主府,神爐宗,玄星商會,神爐宗,聖槍呂家幾家最爲頂尖的大勢力!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廣爲人知的,衆人都認可的超然勢力,那便是遍佈神國的————“修羅格鬥場”!

修羅格鬥場,或許單單駐紮在————太白神城裏頭的強者和綜合實力,無法與那幾家頂尖勢力相抗衡!

但是,修羅格鬥場,可不只是太白神城一家分部。

修羅格鬥場分部多的是,總部高手,更是如雲如雨!

修羅神皇創立下的千古勢力——修羅格鬥場,底蘊深厚得可怕,說其——超然一點也不誇張。

縱然是,太白神城主府的人,見到了太白分部修羅格鬥場的場主,也得禮讓三分,恭恭敬敬。

到了第八勝的時候,南天的對手,也是一個老牌格鬥士,也是七連勝的高手。

但是,這個老牌格鬥士,卻是主動認輸。

“我不是你的對手,主動認輸,只求你給我一個活路。”

這個老牌格鬥士,卑謙地說道。

格鬥場上,強者爲尊,南天實力強,就是老大,這就是王道!這就是道理! 主動認輸,不丟人!

丟了性命,那才虧大了。

自古時務者爲俊傑!

南天也不是嗜殺之人,別人主動認輸,南天也樂得坐享其成,揮了揮手,放了那人一條生路。

別看,那人是老牌格鬥士,有着七連勝的戰績,真若和南天交手。

南天依舊只要一拳,就可以秒了!

連流星機甲,都不需要召喚!

“天屠勝!獲得第八連勝!”

格鬥場的裁判員,亦然是激動地說道。

同等級當中,能夠獲得八連勝,尤其是,半神等級這樣。

未來,南天只要不隕落,鐵定就是一個真神境強者了!

神境強者,足以讓任何勢力前去拉攏。

南天的地位和形象,也是立馬大增!

之前,還有人或許說,南天是僥倖擊敗了狂熊。

現在,再無一人,敢如此說話。

八連勝,響噹噹!

再次,回到候戰廳裏頭,稍作休息。

這一次,又有一大幫各大勢力的代言人上前,想要拉攏南天。。

不過,這一次,類似燕?商會這樣的中等偏下的勢力,再也不敢過來了。

現在,過來拉攏南天的,都是太白神城裏頭的上流勢力。

在太白神城裏頭,能夠位列上流勢力之列。

這些大勢力,無一不是,擁有十個以上的神境強者坐鎮。

而且,這十個以上神境強者當中,還至少要擁有兩個中位神!

這樣的勢力,方可勉強稱之爲,太白神城裏頭的上流勢力!

不過,南天對這些勢力,也並不感冒。

外界宇宙裏頭的光明教會也並不弱,若是來到神國裏頭,以光明教會的底蘊,也可以媲美上流勢力!

畢竟,教宗和大祭司都是中位神,而且,各自麾下還有若干真神境強者。

整個光明教會,都要以南天爲尊,稱南天爲:神之子殿下!

現在,那些上流勢力過來拉攏,口口聲聲說道:“天屠閣下,你若是加入我們組織裏頭,我保準,給閣下一個核心弟子身份。未來,有一半的機會,入駐真正的高層!在太白神城裏頭,將會風光無限!”

南天不免是一笑而過!

開玩笑,我南天,在光明教會都是一世之尊,現在,跑過來,給你們這些上流勢力,當核心弟子,連真正的高層,無法入駐!

只有,大鵬展翅,飛向更高處。

哪裏有,小鳥捨棄光明未來,去飛向低暗之處!

南天不禁輕蔑一笑,只得揮手,“高冷”地將那些勢力的代言人,全部拒絕了。

在候戰廳外,還有幾個傲然超羣的人,正在注視着,南天這邊。

“這人,真是好大的膽氣!將太白神城裏頭,所有的上流勢力的拉攏,全部拒絕掉了!”

一個斜眼男子,冷笑道。

“不過,這性格,我倒是提喜歡的。能夠獲得,修羅格鬥場半神之戰裏頭的八連勝,是一個狠茬子,有潛力!可以拉入我聖槍呂家,當作外姓供奉來培養。”

斜眼男子,淡淡地評價道。

旋即,斜眼男子,揮了揮手,派了了一個手下,過去拉攏南天,和南天商談。。

“你好,我是聖槍呂家的人,我們呂家的三爺……….”

呂家的手下,語氣十分傲慢地對着南天說道。

候戰廳外,一個華服老者,嘆了一口氣:“這聖槍呂家,下手,還真快呀!”

“長老,我們是否現在過去和呂家搶人?”

華服老者身後一個小跟班,出言問道。

“搶什麼搶?我們玄星商會,雖然以商起家,相對於另外幾家頂尖勢力,神境強者數量欠缺了一些。但是,也無需要對一個半神格鬥士如此拉攏!”

“你要時刻記得,我們玄星商會也是太白神城裏頭的頂尖勢力,可不是什麼中流勢力,上流勢力!”

華服老者,立即冷冷地說道。

其實,華服老者,心裏頭加了一句:【爲了一個半神境的格鬥士和聖槍呂家,鬧不愉快,不值得!此次,呂家搶先一步,只能算了!】

“抱歉,我對你們的邀請,並不感興趣。我不想當你們的供奉!”

南天拒絕道。

聖槍呂家的人,語氣十分傲慢,讓南天很不爽,自然不想加入。

“哼!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聖槍呂家可是太白神城裏頭數一數二的頂尖勢力!有資格當我們聖槍呂家外姓供奉的,無一不是真神境強者!你一個半神,還不夠格!”

呂家的下人,冷傲地說道。

“我不夠格?”

“呵呵,搞得你很強大一樣!我不是真神境強者,但是,你是嗎?你只是呂家的一個下人,實力也不過是半神而已。我若殺你,半招就夠了!”

南天也不是善茬,立即反駁道。

“好一個伶牙俐齒! 左擁右不抱 我希望,過一會兒,還能笑出來!”

呂家的下人,氣呼呼地離開了。

這個下人,自然是在斜眼男子,跟前添油加醋地說了一番怪里怪氣地話語。

“可惡!”

“什麼,時候!我堂堂聖槍呂家,也如此讓人瞧不起了!”

“一個區區的半神境,就敢如此,輕蔑我聖槍呂家!”

斜眼男子,暴怒無比。

他是呂家的三爺,實力也不錯,前些日子,剛剛突破到了八品神境,在呂家裏頭,地位十分高。

“此仇不報,我呂家的名聲,如何在太白神城裏頭立足!”

斜眼男子,低吼一聲。

“三爺,這裏是修羅格鬥場,不能明面上直接出手殺人呀!”

下人提醒道。

“嗬!這個我自然知道!”

“傳我命令,叫呂愚過來!另外,給格鬥場的大管事,帶個信,如此這般安排一番!一切以我呂家三爺的身份,去安排!”

斜眼男子,沉聲一喝。

“是,小人,這就去辦!”

呂家下人,很快下去了。

……….

半個時辰後,又輪到南天上場了。

南天要繼續挑戰!

這將會是——第九場!

南天的對手,是一個叫:呂愚的揹負長槍的黑衣青年。

“呂愚,來自聖槍呂家,多多指教!”

呂愚話不多,簡單地介紹了一番。

觀衆席上,許多人,都是沸騰了!

“是呂愚,呂愚可是有着——‘九連勝’光輝戰績的老牌格鬥士呀!呂愚是聖槍呂家一個旁支弟子,靠着自己打拼,自願選擇入修羅格鬥場,進行着生死搏殺!以求生死突破!”

許多人都是駭然起立! 呂愚,是太白神城修羅格鬥場,裏頭一個傳奇!

九連勝的光輝戰績,震世駭俗!

其實,呂愚並不用這麼拼的,但是,身爲呂家旁支弟子的他,知道,想要出人頭地,唯有荊棘而行,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以戰養戰,生死求突破,呂愚的向武之心,極爲堅定,這一點與南天很是相似。

南天目光炯炯,看向呂愚的目光當中,多了一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