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的搏殺?”江明城一聽更加緊張起來。

“對,其中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人,手持一把寒冰刃,爲你奪回幾百萬鉅款,救下你的寶貝兒子。”

江明城一聽眼睛亮了,原來是這個恩人。不過他並不知道黑衣人就是威震三江的鐵手飛龍,更不知道鐵手飛龍就是眼前的人。

“是他,我一直打聽他的下落,可是怎麼也打聽不到。怎麼是他託你的?”

雲飛龍看情形知道事情有門,至少這江明城還是感恩的,於是說道:“你現在是找不到他了,因爲他已經不在這裏了,不過他曾經委託我爲他辦一件事情,他說此生他絕不輕易求人,只是這件事還是想請你幫忙。”

“恩人有什麼忙要我幫的?儘管說。” 冥冥之中喜歡你

“聽說你們公司現在正在招賢納士,我手中有一個人正是那黑衣人舉薦的,不知江總是否想用?”

江明城一聽,並不是什麼大難事?但是他這人對人才的渴求卻比一般人要嚴格得多。

“那麼請問是誰?”

“這個人名叫范進忠,曾經是個創作者,後來因其他緣故棄筆經商。”

“是他?”

“怎麼?江總認識他?”

江明城點點頭:“我怎能不認識他?當年我的小出版社剛剛成立的時候,范進忠還出了不少力,他的一本《滄海》就是在那時成功的問世的。”

雲飛龍欣喜道:“江總認識他就太好了。”

江明城卻臉色稍稍不同道:“可是他後來卻浪費自己的青春年華,浪費自己的才氣,棄筆經商起來,經商我不反對,但是他後來竟然做起盜版書的生意,可以說我對他非常的失望,並且當初離開我的出版社的時候,我曾經對他說過永不錄用他這人,他也大氣的對我說過永不回到我的身邊來。如今,唉……”

雲飛龍說道:“江總,誰沒有個錯的時候?也許當初他思想太過激進,認爲出版社束縛了他的才華發展,才決定單幹,豈料一失足成千古恨,經商不成最終走向盜版這一行當。並且這次我準備斷他財路,但又想到他是因爲生活所迫,所以纔想替他找一條後路,不要讓他的才華因此而斷送掉。”


“斷他財路?他因生活所迫?”江明城奇怪道。

雲飛龍也不隱瞞便將自己的身份以及今天晚上在招賓酒樓發生的事情大致的說了一遍。

江明城聽後不由得動容道:“真難得你作爲一個教師有如此的正義感和善良心。好,如果他真的斷了財路,我就將他接回來。”

“江總,那我就先謝謝你了。”

“小夥子,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大名?”

雲飛龍報出姓名,江明城驚喜道:“你就是龍雲?”

“江總認識我這個無名小卒?”雲飛龍微覺奇怪。

“你們的白總老早就跟我提過,你們校有個與衆不同的教師,原來就是你,果真不假。”江明城笑道。

“我哪裏有什麼與衆不同?”

“龍雲,認識你很高興,以後有什麼需要我的,請儘管說一聲。”江明城和白天成以及蔣高昌一樣對雲飛龍都有一種英雄相見很晚的感覺。

“江總,我也很高興能夠認識您。”雲飛龍伸出手與江明城握在一起。

白素在對面看到情形知道雲飛龍的事情搞定,並且和江明城結成朋友,心中不禁欣喜和自豪。

“但不知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遇到我的那個恩人?”江明城還是對鐵手飛龍念念不忘。

雲飛龍說道:“有緣時必然能夠見到。”

“對,有緣必然能夠再次相見。”

“好了,我還有朋友在那邊等我,就不打擾你了。”雲飛龍歉身道。

“好,那我就不留你了,你放心,我答應過的事情一定照辦,以後如果有空約白總來我的公司看我。”

“一定會的。”雲飛龍告辭而去。

雲飛龍回到原來的桌子,白素正欣喜的看着他。

“素素,怎麼了?有什麼不同?”

“恭喜你大功告成,並且得到江總的青睞。”

雲飛龍奇道:“嘿,你有千里眼還是順風耳。”

“兩樣都有,以後可別瞞着我做一些不法的事情。”

“天啊,現在就管上了,以後我怎麼吃得消?”雲飛龍開玩笑道。

“好了,少臭美了,吃完了嗎?我要回去了。”

夜深了,雲飛龍送白素回到鄭豔雪的家裏,然後回到自己的住處。 第二天,雲飛龍和白素仍然當做沒事一樣來到學校。

上午放學的時候,雲飛龍看着一輛嶄新的寶馬從校外開進,停下後童光宇從裏面出來。


雲飛龍迎了上去。

“童主任,這是你的寶馬?哇,太豪華了,不愧是主任。”雲飛龍有意的讚道,因爲他知道中午過去,這輛寶馬說不定會因爲供養不起而淘汰掉。

童光宇不明白雲飛龍這兩天一再向自己獻殷勤是何意?他甚至還以爲是雲飛龍準備向他妥協,心中不免產生強烈的成就感。

“龍老師,見到了陸富貴沒有?”

“他呀,還在飯堂裏面吃飯。”

童光宇暗氣陸富貴行事這麼的拖拉,於是朝飯堂快步走去。不用問雲飛龍都猜得出童光宇此舉何意?接着便走出校門朝迎賓路口走去。

過了幾分鐘,陸富貴匆匆忙忙的從學校出發,向迎賓路走去。

“陸老師,現在纔來呀?”

陸富貴轉過臉一看原來是雲飛龍在自己的後面。

“龍老師,你幹什麼去?”

“那你幹什麼去?”雲飛龍知道陸富貴此去是何意?

“我去找那個範老闆拿**啊,你呢?”

陸富貴真是蠢得沒藥醫,這樣的事兒都那麼明白的告訴他人,看來他一不知道其中的內情,完全是給童光宇拿槍使,第二就是他這人腦瓜不太靈光,對這件事情沒分輕重,如果換過叫付極熊來可就沒那麼容易了,不過他也不會叫付極熊前來,這樣會涉及到他的利益。


“童主任就是不放心你來完成這件事,果然沒假,所以纔派我來。”

“派你來?”

“難道不是嗎?吃飯慢吞吞的,做事情沒緊沒寬,也不分事情的輕重緩急,好了,你回去吧。”雲飛龍誆他道。


“哦,童主任生氣了?”陸富貴擔心的問道。

雲飛龍真的想笑出來,不過只得裝下去:“是啊,現在回去,最好不要被童主任看到,不然會遭他一頓臭罵。”

“是,是,我就等到一點鐘的時候纔回去,那就辛苦你了,我告辭。”陸富貴轉身而去。

雲飛龍笑笑後,朝迎賓路的第一個候車亭走去。

果然,范進忠早在那裏等着了。

“範老闆。”雲飛龍來到後打招呼。

“哦,你就是童主任派來的?”范進忠稍稍有些遲疑道。

“是啊,那個準備好了沒有?”雲飛龍很沉着的說道。

“準備好了,準備好了。”范進忠顫抖着手拿出**。

看情形,雲飛龍知道這場骯髒的交易中范進忠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好處都落入童光宇的腰包中。

雲飛龍接過**收好,這可是非常重要的證據。

“範老闆,裝車了沒有?”

范進忠說道:“裝好了,只等你來發車。”

“那好,我來驗收一下。”雲飛龍其實就是想看這些書是不是如範星給自己看到的那樣情形。

“驗收?”范進忠有些奇怪,因爲他知道這些書都是盜版的,無論從紙張的質量還是排版各方面都存在問題。童光宇此舉豈不是多此一舉,但是他又不敢細問下去,生怕與童光宇的今後的交易終止,這對於他今後的家庭生活會帶來怎樣的災難?於是只得讓雲飛龍去驗收。

雲飛龍挑出幾本有代表的課本看,果然紙張的質量和排版同範星給自己看的那些物理書的情況如同出一撤,他明白了。

“範老闆,好,我們發車吧。”

一輛大卡車滿載着劣質的盜版書朝明日之星學園開去。在離明日之星不遠的時候,雲飛龍在車座上對范進忠說道:“範老闆,以後就打算一直做這種生意下去?”

范進忠突然間聽到這句話,頓時冷汗都冒出來了,他想不到童光宇派來的人居然會對他說這樣的話。常年爬格子鍛鍊了范進忠的想象力,他隱隱有一種雲飛龍是善者不來的感覺。

“你以爲我想這樣做嗎?生活所迫,要是日子能夠景氣一些,我哪能做這樣的生意?不過老師,我想求你一件事情,這件事千萬不要讓我兒子知道,我不想讓我在我兒子心目中的形象被破壞。”的確因爲范進忠曾經小有名氣,範文也一直將自己的父親當作是偶像,因此範文的中文知識也最豐富。

雲飛龍暗道:“不好意思了,這次不但破壞,還將毀去你一車的書。”

車子進了明日之星學園的大門在一處空地上停了下來,此時還沒有到一點鐘,其他教師都不在這裏,童光宇也正在來的路上。


范進忠和雲飛龍剛一下車,預先在這裏等好的高二四班學生在蔣虎的帶領下將書本一箱箱的擺放到空地上,這一切都是雲飛龍事先佈局好的。

“辛苦這些學生了。”范進忠感到這些學生抱的都是劣質的課本,心中有說不出的內疚。

雲飛龍接口道:“當然了,畢竟是一千多塊錢的課本資料費,他們怎麼不起勁點呢?”

范進忠聽後更加慚愧。

大概二十分鐘的時間一大卡車的劣質書本全部抱到空地上了。此時童光宇帶着領課本的教師來到這個地方。

“龍雲,你在幹社麼?誰叫你將這些課本端到空地上的?”

雲飛龍笑笑道:“童大主任請讓開。”

童光宇本能的讓開道,雲飛龍過去將事先隱藏在樹木底下的汽油提了過來,淋在書本上。

“龍雲,你想幹什麼?這些是書啊!”童光宇氣憤道,他更氣那個陸富貴到現在也還沒有出現。

范進忠也過來制止雲飛龍:“你這個老師怎麼回事?你想幹什麼?”

雲飛龍冷笑道:“這些是書嗎?”

“你什麼意思?龍雲你太過分了!你這樣做傷害了全校師生的利益,所以你解聘了,即時生效!”

“是嗎?是損害了全校師生的利益嗎?”雲飛龍拿出其中的一本書翻開給童光宇及童光宇身旁的教師看。

“你——”

雲飛龍冷笑着拿出打火機一點,澆着汽油的書本燒的老高老高。

這時,劉全和鄭豔雪趕來。

“龍雲,怎麼回事?”鄭豔雪問道。

雲飛龍從身上拿出那張**揚了揚。鄭豔雪接過一看,臉色都變了:“童光宇,想不到你就是這樣爲人師表的?”然後蹲下撿起一本還沒有燒到的書,翻開一看,藉着又急急的翻看了幾頁。

“童光宇,你該怎麼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