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確實有人來了,以一種萬眾矚目的姿態,來救她。但不是她心目中的他。

「你為什麼不是他,你為什麼不是他。」白玉涵淚流滿面,如果洪錚以這種姿態救她,她連死都願意。

但在她看來,洪神候不是洪錚。

如果讓她知道了洪錚就是洪神候,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局面?恐怕她會高興的發瘋吧?

洪錚隨後全面催動了白帝虛空經,將白帝雕像復甦到了極致。轉瞬間,白帝雕像極速放大,頂天立地而起,龐大的身軀聳立到了雲霄中,繼續在放大,最後,頭顱居然硬生生的擠入到了星河中。他的雙眸,比太陽還要巨大。十幾顆星辰在他的口鼻間運轉。

他呼出的白氣,化為了星雲,將星辰吹的炸裂。雕像的眸子開闔間,有雷電在炸裂,化為了雷海。

雕像實在太龐大了,如果說太虛神軀乃是嬰兒的話,白帝的雕像就是崇山峻岭,高大巍峨,不可逾越。

同時,有隆隆的帝威垂落而下,覆蓋了整個東荒!

自青帝消失后,多少年沒有出現過帝威了?

整個東荒,被驚動了,所有人都被籠罩在了帝威之下,瑟瑟發抖著。這是白帝雕像的第一次復甦,可怕到了極致。雕像中孕育的能量足以支撐他釋放出如此的帝威!

以詹璇璣的神秘莫測,看到了白帝雕像也愣了好大一會兒。說書人更是一陣的發獃,至於張潤生,則是背負著雙手,眯起了眼睛。

東荒的邊緣,鳳蒼宇猛然睜開了眸子,眼中出現了驚恐之色。他體內的神魂更是在顫抖:「帝威,白帝雕像復甦!」

「你不也曾經是東荒的大帝嗎,為何如此忌憚?」鳳蒼宇冷冷的問道。

「我不一樣,我自上界被打落了,修為盡失,只有殘魂。而白帝……」他體內邪惡的靈魂說道,而後閉上了嘴巴。

南星河,北星河中的人全部被驚動了,怔怔的看著下方。

大羅神王也被驚動了,猛然浮上了星河,正與白帝的一對眸子對上。冰冷無情,乃是兩輪雷海。

「白帝雕像!」大羅神王感覺頭皮都發麻,那股帝威太可怕了,震懾的九天十地都是在顫抖。甚至,這股帝威跨越了無盡海,打到了南國,西土,北域!

南國,黑夜站了起來,看向東荒的方向:「洪蒙,東荒有帝威擴散,好像出現大帝了。」

黃金獅子,野鶴王,黃金莽牛一愣,而後一片的歡呼。

洪錚道:「不是大帝,是白帝雕像,我的分身引動的。」

黑夜猛然看向洪錚,美眸微微的收縮:「你……」

黃金獅子等人隨後泄氣了,但隨後又高興起來。洪錚一個分身便能夠達到如此的程度,那麼與本尊融合后,將會有如何的成就?

洪神候自白帝肩膀上飛下,白帝雕像頭頂兩輪星空交換著,垂落下來交泰之力。他冷冷的看著太虛神軀:「今天,太虛山抹去!」

「太虛山,抹去!」洪錚鐵血無比,捏動手印。

白帝雕像發出了沉悶的金屬聲音:「神矛何在?」

嗡,白帝額骨矛瞬間飛出,飛到了白帝雕像的手中。頓時,那股帝威更加的可怕了,浩蕩億萬里,如驚濤大浪,卷向了四周。

白帝額骨矛全方位的復甦了!

隨著白帝雕像的抬手,白帝額骨矛吞吐出了能充斥整片宇宙般的光芒。天上地下,一片的光明。 第六百七十章我不嫁

「慢著。」詹璇璣出現了,遠隔萬裡外,斷喝一句,「未來一戰,太虛神軀能發揮出巨大作用,不要毀去,這是對於南國的力量!」

說書人也是出現了:「洪神候,以東荒大局為重!」

洪錚道:「別人圍殺我,圍殺我女人的時候,你們在哪?太虛山,必須抹去,未來有我,南國不敢入侵!」

而後,洪錚不再理會他們,催動了白帝虛空經,神力灌入到了白帝雕像中。頓時,白帝雕像眸子亮了起來。從星河中落入下了兩束神光,擊向了太虛山!

轟,轟,轟。

五大聖地之一的太虛山,瞬間被抹去了!

裡面數十萬弟子,在這一刻,化為了飛灰,被白帝雕像的眸光徹底擊殺!

「現在輪到你們了!」洪錚看向鄧百戰等人,幾人完全被嚇破了膽。

「洪神候,一切都是誤會,請收下留情。」鄧長河站在太虛神軀上,跪伏下來,不斷的磕頭輕饒。

鄧三嘆面色狂變,只感覺心臟都是要炸裂了:「洪神候,不要衝動,太虛神軀未來一戰,絕對會有大用!」

「老子管你!」洪錚全面復甦白帝虛空經,白帝刺出了一矛。頓時,這一矛洞穿了太虛神軀!

鄧太虛的神軀,在這一刻,炸裂了!鄧長河慘叫一聲,全身出現了裂紋,跌落在了地上。

鄧百戰眼眶瞬間赤紅一片,太虛山毀滅了,太虛神軀毀滅了,今日這一戰,居然什麼都沒有了!

「洪神候,你欺人太甚!」鄧百丈衝上天空,向洪錚衝來。但還未靠近白帝雕像,就在虛空中裂體而亡。

大帝神威,不可辱,不可近身!

「還有你。」洪錚控制白帝雕像,「我說過,你敢對她不敬,我就抹去太虛山,就抹去你!」

白帝雕像發光,頓時,鄧三嘆身軀炸裂了,消散在了眾人的視線中。所有人都被震懾的不能亂動。眾人看向太虛山的方向,傳承悠久的太虛聖地,在一夕間,就被毀滅了,真的是造化弄人。

「還有誰要來的?」洪錚冷冷的掃向眾人,所有人都不敢動,身軀僵硬在那裡。

「白三通,你不是要白帝虛空經嗎,不是要大羅釋迦手嗎,過來拿啊。」洪錚看向白三通,也就是此人,一直要將白玉涵送出去。

「不敢,不敢。」白三通悻悻的說道。

「不敢也要除你。」白帝雕像的大手覆蓋了過去,白三通慘叫著,被罡風吹的炸裂了,神魂都是湮滅。

眾人都面帶複雜之色,看著洪錚。

這一刻的洪錚是無敵的,能控制白帝雕像,散發出帝威,這東荒,還有誰能夠為敵?

「還有太虛山的餘孽!」洪錚看向那些剩下的太虛山的人,眼中出現了殺機。

「夠了!」詹璇璣發出了一聲喝吼,「洪神候,你真要引出秩序者嗎?」

「英擊呢?」洪錚借著帝威,嘗試感應超度王英擊的方位,但並沒有找到。白帝雕像再厲害,也只是一尊雕像罷了,並不是白帝再生。

片刻之後,虛空再次轉換,白帝的帝威開始如潮水一般褪去。身軀也是在極速的縮小,洪錚只感覺渾身一陣的無力。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白帝雕像就化為了正常大小,虛空中恢復了平靜。他站在白帝的肩膀上,氣喘吁吁的。

白帝雕像,最多還能夠催動一兩次,就會耗盡其中的神力。並且並不能夠移動,只能夠在此地發揮出最大威力。

這也是他遺憾的地方,若是能長久催動,他在東荒就能夠橫著走了。

「還能夠催動一兩次。」蘇鐵匠看出了虛實。

飛仙湖的人也是眸光閃爍,白帝宮的底蘊太多。白帝雕像很有可能只是其中之一。只可惜白帝宮一代不如一代,草包輩出,將白帝的底蘊都忘記的乾乾淨淨。

但白帝宮,卻來了一個洪神候!

有他在,再推演出白帝三大神通之一的仙體關節技與八九玄功,白帝宮絕對能夠在短時間內回歸巔峰!

大戰已經落幕,這一戰,太虛聖地可謂是傷亡慘重,聖地都被抹去了。鄧百戰,太虛神軀,鄧三嘆,都是死去。

如果不是詹璇璣最後制止了,鄧長河,鄧邪眸,還有剩下的十幾個高手,也會被斬殺殆盡。洪神候此人太邪異,摸不清他的性格,亦正亦邪,全憑自己的喜好做事。

審判之眸,白鴻機恢復了行動,一臉複雜的看著洪錚:「感謝……」

審判之眸沒有情緒波動,只是怔怔的看著洪錚,忽然開口:「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洪錚只是抬頭,冷冷的看向審判之眸。

「白玉涵,我說過,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洪錚柔和的看向白玉涵,微笑著說道。

白玉涵依舊獃獃的看著他,方才的鐵血與現在的柔和,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白玉涵獃獃的想到。

「喂,洪神候,如果我在青帝宮被人這樣放棄,你也來救我好不好?」蘇慕婉笑嘻嘻的說道。

洪錚笑著說道:「好。」

蘇鐵匠聞言,眼中出現了奇異之色。

眾人都是眸光閃爍的看著洪錚,這個洪神候可是個寶啊,他現在手中,有斗龍法斗戰法,大羅釋迦手,白帝虛空經。任何一個放出去,都是震驚天下的經文。

白帝宮會不會心甘情願的放他離去?

白鴻機猶豫了好久,才走上前來,問道:「小友,你對玉涵,是否是真心的?」

洪錚點點頭:「真心。」

「你說你要娶她,可是真心。」白鴻機心中一喜,白帝宮眾人心神一震,開始振奮起來。

媽蛋,老貨,臭不要臉的,開始拿白玉涵交換了。

冷酷總裁撞上愛 眾人都紛紛腹誹著,恨不得拿腳下的鞋狠狠的踩在白鴻機的臉上。

「自然是真心。」洪錚點點頭,看向白玉涵,眼中情絲萬縷。這是他第一個女人,曾經為了他,差點身殞。

「那……」白鴻機正準備說著什麼。

白玉涵卻喊道:「我不嫁,我不喜歡他。」

擦?

所有人都是一愣,尤其是白鴻機,呆愣在了原地,嘴角的肌肉在抽搐著。 第六百七十一章部署

白鴻機如遭雷擊的呆愣在了原地,看著白玉涵。你知曉洪神候代表了什麼嗎?只要他加入白帝宮,不僅能得到白帝虛空經,還能再復甦一次白帝雕像啊!

還有斗龍法斗戰法,大羅釋迦手呢?

但是他現在也不會強迫白玉涵什麼,沉默了半天,才嘆息一聲:「好吧,你自己做好決定。」

伴隨著他的嘆息,一瞬間,他像是蒼老了無數歲一般。今日白帝宮的顏面可謂是折損了,如果不洪錚在最後關頭復甦了白帝雕像,施展出了白帝虛空經,擊碎了太虛神軀,白帝宮可能就會被抹去。

「也好,我不強求你什麼,但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洪錚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當你知曉我真實身份的時候,怕是另一幅態度了吧?

白玉涵點點頭,沉默了下去。

詹璇璣站在地平線的盡頭,遙望洪錚。最後並沒有多說什麼,身軀一閃,消失在了原地。蘇鐵匠等人看著洪錚,都非常的不甘。若是能將洪錚拉入到自己的陣營,絕對會推動整個宗門的勢力。

單單他能夠推演帝術,就足以證明他的價值。

飛仙湖的掌教至尊走上前來,她全身籠罩在煙霧中,看不清楚長相,非常的客氣:「小兄弟,真不考慮入我飛仙湖嗎?我族的秦飛仙,你看看。自古英雄愛美人,我能理解,秦飛仙絕對不會比任何人差。」

洪錚視線情不自禁的落在了秦飛仙的身上,她身穿一身月白色的長裙,非常的溫婉,風華絕代。淺笑著看著洪錚,對掌教至尊的話並沒有反駁。

洪錚搖搖頭:「心有所屬,承蒙好意。」

掌教至尊嘆息一聲,正準備離去,頓了頓,接著說道:「兩日後的血月嶺論道,希望你也能去。」

眾人也都開始離去,目光閃爍的看著洪錚,有些不甘。但誰叫人家看上了白玉涵?

白鴻機走上前來,語重心長的對洪錚說道:「洪神候,白帝雕像最多還能復甦兩次,我希望你……嗯,不要再輕易的動用了。未來東荒與南國一戰,將會很艱難。白帝雕像留到那時候。南國有帝,一旦闖進來,後果不堪設想。」

洪錚面色凝重:「我有輕重,對了,未來一戰,將會在什麼時候?」

「快了,長則三百年,短則幾十年。天地已經開始劇變了,一旦壁障大開,就是他們入侵的時候。」白鴻機面色也有些凝重,萬年前一戰,東荒損失慘重。李輕依化為的出雲,星河郡主,都是隕落了。青帝也隕落,屍身進入到了雲海祖地。

洪錚心中一凜,時間太短了。一旦爆發大戰,可能連龍城都無法避免了。實力啊,還是要強大的實力。

「你現在準備怎麼辦?」白鴻機有些尷尬的問道。

白玉涵拒絕了洪錚,在白鴻機看來,他應該是不會繼續的留在這裡了。他走不走白鴻機都是無所謂的,但要將斗龍法,白帝虛空經留下來啊!

「我要去中域第三環。」洪錚說道,李輕依復甦應該就在這幾個月,十年前,李輕依說他將會在閻廣王座下復甦,算算時間,也沒多長時間了。

「放心,但還要過幾個月再去。白帝虛空經,我會歸還,大羅釋迦手與斗龍法,我也會奉上。」洪錚說道。

白鴻機眼眸頓時發出亮光,很興奮的點點頭。

「白宮主,你看好了。」洪錚來到了白帝雕像下,開始演練白帝虛空經,聲勢很浩蕩,罡風陣陣,驚雷炸裂,無數的星光垂落。

白鴻機一下子陷入了進去,呼吸都是粗重了起來,死死的盯著洪錚。審判之眸開啟了護山大陣,禁止外族任何人窺視。

白帝宮的長老們觀看著洪錚的身影,一個個開始領悟。

白玉涵站在遠處,看著洪錚的身影,嘆息一聲。她能看的出來,洪錚對她是真心的,但是她對洪神候卻沒有絲毫的感覺。

「我的心,早就已經隨著那個人遠去了。」白玉涵喃喃自語。

洪錚隨後交出了大羅釋迦手與斗龍法,但他們根本就難以領悟。尤其是大羅釋迦手,就連白鴻機也施展不出來。

「這是禁法,也是失落古術,或許只有推演出的人才能夠修鍊。」白鴻機心中有些不甘。

洪錚沉默了一會兒:「這樣吧,我煉製成寶術,吞下后,雖然威力不那麼強大,但能夠施展。」

而後,他取出了經爐,開始煉製大羅釋迦手與斗龍法。這種術已經靠近了法則的邊緣,洪錚的成功率也不高。

整整兩天的時間才煉製出一枚,最後將大羅釋迦手交給了金瞳王侯世太寧。

「對了,明日的血月嶺論道,你可以去看看。」白鴻機說道。

「我去幹什麼?」洪錚有些疑惑。

白鴻機訕訕一笑:「白帝宮這些年,沒出現過什麼驚艷的後輩,去了那裡,絕對會被欺負。那是屬於年輕人的聚會,所以我希望你去看看。而且去參加盛會的人,有帝子級別的人物。就相當於鄧太虛親子那樣的人物,紛紛出世,還有很多回歸的人。」

「血月嶺亦是非常的不凡,據說可能是上古血月族的古地。之前我去探查了一番,上古血月族很有可能就在近期出世。」白鴻機說道。

正說著,數十萬里之外,一道血光衝天,天空中的那輪月亮原本如同銀盤一般,懸挂在高空上。但隨後瞬間嫣紅如血,幾乎能滴下血來。

血月變的朦朦朧朧的一片,如同長出了無數的細毛。

毛月亮,必有大變!

緊接著,血月嶺中,多出了一道道強大的氣息,無數身穿古老服裝的身影出現了。金瞳王眸光洞穿虛空,看向了血月嶺。六耳王耳邊擴散出了無數波紋,監聽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