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只有完全屬於自己本身的力量才顯得真實,而陣法師不僅擁有尊貴的地位,而且陣法師的陣法也能讓自己的靈技獲得強大的力量,這也是楚陽感興趣的原因。

不過,剛剛連那個最簡單的聚靈陣都布置不好,那麼自己顯然沒有陣法師的天賦,多想無益。

楚陽檢查了一下身上要帶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就向著房門走去。

今天就去城外逛一下吧。

「小環姑娘,別怕,來試試姐姐給你改裝的這件衣服。」

「不要。」

楚陽一出門,就聽到苗瑛和小環那吵鬧的聲音響起,而小環則在她前面悶頭逃跑,由於自己說過沒有自己的同意不允許在家裡隨意的使用能力,所以小環只是用著人形奔跑著。

楚陽無語的看著遠去的兩人,這又發生了什麼?

「少爺。」

楚陽突然聽到,一旁傳來巧兒的聲音,很小的聲音。轉頭一看,右邊走廊的一根柱子,巧兒只露出一個腦袋滿臉通紅的望著自己。

楚陽揮了揮手,示意巧兒過來,不過後者只是只是站在原地,一直盯著自己,楚陽也沒有在意,而是自己走了過去。

「你們也是,每天都這麼有活力,今天又在,玩,什麼。」

楚陽慢慢走到巧兒面前,臉上的表情變得獃滯,面前躲在柱子后的巧兒身穿淡白色的薄衫,下身穿著帶點紅色的荷葉裙,是一個能提現少女活力的衣衫,正常來說的話。

這件衣服很明顯是經過改裝的,上半身的衣服從領口處開出一道口直通最下方,只有胸口處有一個扣子將兩邊的衣服連起,而下面的裙子就更過分了,這個荷葉裙短的有點過分,即使巧兒用雙手向下壓著也也依舊能看見半個大腿。

楚陽扯出一絲微笑,說道:「沒關係的,巧兒,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巧兒都急得快要哭了出來,說道:「不是的,少爺,這是苗瑛姐姐……」

「怎麼樣,楚兄,還不錯吧。」苗瑛從楚陽身後出來,用手撐著楚陽,另一隻手則抱著小環。

楚陽笑了一下,並不說這件事。

原本,在五天前,苗瑛從街上買了大堆的禮物送給兩人,又有自己在旁邊說好話,巧兒也表示願意原諒苗瑛,苗瑛當時一高興,一把抱住了巧兒,突然間,巧兒一下子跳開,而苗瑛則在一旁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老習慣了。」

不過這次巧兒並沒有再聽她解釋,又回到了對苗瑛的那種警惕狀態,而苗瑛也知道解釋無用后,反而更加的肆無忌憚,每天都粘著兩個小丫頭,還好巧兒的能力也能感受到苗瑛對自己的好感,知道她並不是什麼壞人,只是單純的有點變態而已,雖然很煩,但也沒有很討厭她,而自己也就由著她們鬧,正好自己現在沒什麼時間陪她們玩。

苗瑛不停的從各個角度打量著巧兒,而後者則不停的轉換方向躲避,也因為這件衣服的原因害的她不能跑去其他地方。

「好了,你們先聽我說。」楚陽拍了拍手將幾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后又繼續說道:「接下來我要出去一下,可能要兩三天的時間都不回來。」

苗瑛伸手扯了扯巧兒的裙邊,聽到這句話時又說道:「楚兄,你要去哪?不去練習打鐵了嗎?」

「不了,我想出去歷練一下。」

苗瑛笑道:「你還用去歷練嗎?都要成為尊貴的煉器師了,何必再苦自己。」

楚陽也同樣笑道:「即使身份高貴,沒有點實力,也不過是沙上城堡而已。」

「說的也是,那麼你去吧。」苗瑛沒有再說什麼,用力抱緊旁邊的兩個小丫頭,「我會幫你照顧好兩個小傢伙的。」

楚陽看著被苗瑛抱著的兩個小丫頭,巧兒還是那樣羞紅著臉,看向自己的眼神滿是求助,但卻一句話也沒有說,而旁邊的小環也是這樣,不過看見巧兒沒有說話,也泯著嘴不開口。

真是兩個乖巧的小丫頭。可惜,自己卻是害怕沒有餘力照顧她們,所以不能帶她們一起。

「那你可以好好的保護她們兩個。」

「當然。」

楚陽說完,又摸了摸兩個小丫頭的頭,轉身向著書房走去,又在路上碰到了不知道飛去哪兒的紅果,想了想,也就把它帶上,之後到了父親的書房說明了情況,在向父親再三保證一定會注意安全后出了門。

不過楚陽也並不是直接出城,他還去了一趟白砂幫,向王銅說明了一下情況,然後再在幫中找人買了一點東西,最後才出城。

……

噼里啪啦

楚陽用手拿著一個樹枝在面前的火堆中戳了戳,抬頭一看,漫天繁星,點點發亮,倒是好看。

之前他跟著一個商隊同行,從長興城出發,已經過了半日多了,等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時天都已經黑透。

排雲森林

是位於雲州中心的一片廣闊的森林,不如說其實雲州就是以它命名的,這就是雲州的中心,也是雲州最危險的地方,因為裡面的猛獸很多,但靈獸更多,就連森林的外圍都有很多的靈獸出現,現在楚陽就位於這片森林外圍的一處小山坡上。

啾啾

楚陽摸了摸肩上的紅果,摸了一下腰間,一把果子就出現在他手上,然後將這些果子舉到紅果身邊,就讓它這樣一點一點的啄著吃。

天都已經黑透了,夜間行動的話太危險,雖然這只是森林的外圍,也沒有太多厲害的傢伙,但楚陽也不急在一時。

咔咔

楚陽的右手按在地上上面還冒著淡淡的寒氣,一道冰痕從右手蔓延出去,直到一個灰狼身下,然後化為一根冰刺從它的身軀穿透而過。

不過,楚陽以前就知道,這種地方,不是自己不想要惹事,不不會出事。

楚陽也沒有著急,而是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驅獸粉,將它們撒在周圍,這種粉末是由紫毒花做的,能散發出紫毒花的氣味,沒有動物會蠢到闖入紫毒花的範圍內找死。

楚陽對著肩上的紅果說道:「到一邊玩去,我要修鍊了。」



紅果大叫一聲,向著空中飛去,楚陽看了一眼,也沒有太擔心,楚陽可是試過的,紅果的力量比起煅體境巔峰的人還強,應該是命做的。

接下來的話,也就只有安心修鍊了。

楚陽現在還只是凝元初期,要想進入圓晶,還需要很多的時間,凝元過後,體內的靈氣全部都在元紋裡面,元紋就代表著自己的靈氣最大值,要想增加,就要不停的吸收周圍的靈氣,將靈氣提煉精純,然後將它們纏繞在元紋上面,花費精力讓它們融入元紋之中,異常的麻煩費時。

操控靈氣,對於楚陽來說很簡單,但是每次在吸收進來的靈氣並不是直接變成楚陽體內的水火混合靈氣,而是兩種單一的水與火靈氣,楚陽還要小心的讓它們不要一下子撞在一起然後消失,要慢慢的纏繞融合,之後才能提純精鍊,最後后才能覆蓋在元紋上面調節融合,大大的降低了修鍊速度。 一夜未眠,楚陽修鍊了一個晚上,進度並不是很理想,才達到之前總量的百分之一多一點,而聽說圓晶境光是靈氣總量就是凝元境巔峰的三十倍以上。怪不得書上說在凝元期再天才的人物也要耗時五年以上。

這事急不得。

楚陽起身,揮手結出一個水球大概清洗了一下。

「紅果,回來了。」



隨著楚陽聲音的落下,紅果撲騰著翅膀從天上落在楚陽肩上。

「好傢夥,那是你做的嗎?」

楚陽看著紅果飛來的那個方向,那裡正躺著一個渾身燒焦的半個人大小的猴屍。

啾啾

紅果不停的在楚陽肩上左右亂蹦,揮舞著翅膀擺出各種姿勢,似乎在向楚陽展示自己是怎麼樣打敗那個猴子的。

楚陽也是露出笑容,伸手拿出三顆果子遞給紅果吃下,說道:「既然你都這麼努力了,那麼我也不能落後啊!」

楚陽伸手甩出一團水球打在旁邊的火堆裡面,將只有一點火星的火堆完全打滅。

楚陽將地上自己撒的那些粉末也都一一用水球封住,然後從腰上的手環中摸出一個密封的小瓶子。

這是楚陽在白砂幫中買來的,楚陽看了一下,瓶子上面貼有紙條,上面寫有一個說明,映藍花花粉,它散發的氣味會吸引某些猛獸與靈獸的仇恨,只需要將花粉往自己身上一抹,周圍的猛獸就會自行來找你,是上山打獵的必備良品。



楚陽拔開瓶子的塞頭,將裡面的粉末倒出來,然後往自己身上抹了抹。

楚陽伸手拍在旁邊的樹榦上,突然間,一根根冰刺從樹榦裡面穿透而出,形成一個螺旋狀的向上的階梯楚陽縱身一跳,就這樣踏著冰刺藉助著樹枝到了樹頂。

這個位置就很好,楚陽四處張望了一下,有高度,而且還有風,應該很快就有效果了。

啾啾

楚陽正在等著被吸引的靈獸到來,不過卻沒有想到旁邊的紅果似乎也被這個花粉影響向著自己啄來,楚陽反應也很快,一把抓住紅果,然後用靈技讓它清醒了。

「我都忘了還有你這傢伙了。」

楚陽將身上的衣服硬扯下來一點,用水靈氣將它打濕,然後貼在紅果的鼻子上。

「不許用力搖頭,不能將這個甩下來。」



紅果聽話的低著頭,蜷縮在楚陽的肩上。





突然間,幾個獸鳴聲從一邊響了起來,楚陽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以前自己還是武修就經常去山裡面打獵,現在總不會還比不過那時候吧,而且看動靜似乎也不是很多。



一瞬間,楚陽感覺到地面突然的晃動了起來,四周響起大量的獸鳴,快速的向著自己這個方向衝來,有些沿途的樹木都被折斷倒下。

楚陽臉上才露出的笑容直接愣住,自己眼前原本還略顯平靜的森林一下子就躁動了起來,大量的樹木突然倒下,地面也突然震動了起來,各種猛獸的叫聲響起。

楚陽急忙拿起手上的小瓶子仔細查看,因為現在的這個狀況只可能是這個映藍花花粉引起的。

果然,楚陽在瓶子的另一面又看見了,幾排字,使用時,只需一指甲蓋的份量就足以將氣味揮散到周圍五十米,質量絕對有保證,落款:白砂幫杜昆。

楚陽再次抬頭看了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煙塵,苦笑了一下。

「這下麻煩了。」

……

「大家注意,前方就是龐地龍的領地了。」

「龐地龍,那傢伙的皮可是好東西,拿回去煉煉可是能作為一件不錯的防禦性靈器。」

排雲森林比較接近中心的地帶,五個人駕馭著靈器從空中落下。

現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留有一個刺蝟頭髮型的男子,他伸手拿出一張地圖,張來看了一下后,對著身後的幾人說道:「我們往左前方走走,那就是龐地龍原本的住地,不過它應該不是死在那兒,我們就從那裡開始向周圍擴散搜查吧。」

「就依布師兄來說的做吧。」

「我同意。」

被叫做的范師兄的人名叫布輝,是亢土宗尊貴的親傳弟子之一,這次亢土宗上層突然公布了一個消息,說是雲州淬魂境以上的妖族靈獸除了石翼獅王蠻真外,已確認全部死亡。當時

接到這個消息的所有人都感到震驚,這些妖獸的實力加起來或許都有亢土宗五分之一的實力了,只不過它們都各自為戰,所以構不成威脅,而且亢土宗還能靠和它們簽訂協議來讓它們管理其他妖族靈獸,省時省力。

但是現在居然被人消滅了,接著上層又下達命令,說是那些屍首都還遺留在原地,下令叫弟子們進行回收,這時自然有人提出疑問,是什麼宗門內的什麼人殺了它們嗎?為什麼將屍體留在原地?我們去回收會不會觸怒那個人或者說那個勢力等等問題。

得到的回應只有一個,那就是這件事與宗門內那位神秘的名譽長老有關係。

隨後就組成了八隊由自己這樣的淬魂境弟子帶著四個圓晶境巔峰弟子組成的回收隊。

布輝張口說道:「去找一找吧。一般來說,高等靈獸妖族的屍體還會殘存至少半個月的威勢存在,按情報來說它們的死亡時間沒有超過這個時間,我們應該還能找到。嗯?」

布輝突然凝神的看向身後的方向,其他四人發現了布輝這個樣子正要開口詢問,不過還沒有問出來,也皺著眉頭看向那個方向。

布輝開口說道:「上去看看。」

其他四人都點了點頭,幾人身上冒出微光,身體向著空中浮去,穿過樹頂后,幾人也看到發生了什麼事了。

從他們看過去,在距離幾人還有接近一公里的距離,一個微小的人影不停的踩著樹冠跑在最前面,沒到一個樹冠上時,他的腳下都會形成一個冰塊作為支撐,而他身後則烏壓壓跟著一片飛行靈獸,而且看他身後的樹木不停的倒下,想必地面上也有不少的靈獸。

這個距離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只能看到一小塊黑影,不過對於幾人來說,雖說不是很真切,卻也能看到大概。

布輝一行人之中一個長相憨厚的男子開口說道:「嚯,這是誰呀,這麼大的手筆,他想一下子將這些靈獸都解決掉嗎?」

又有一個身穿綠色衣衫的女子搖頭說道:「看到他這個樣子到像是在逃命,不過他身後的跟著兩隻連風鷹,應該追的上他,為何不敢上前?咦,他怎麼轉向了?」

另一個紅衣女子說道:「應該是看見我們了,不想將麻煩引到我們身上吧。他倒是好心。怎麼辦,布輝師兄?」

布輝沉吟了一下,說道:「出門在外,能幫就幫一下吧。」說完后就帶頭向著那邊快速飛去,其他四人也立即跟上。

楚陽渾身濕透,一手護著紅果,一手握著一個小巧精緻的方盒子,這也是之前送禮的靈器之一,它能發出五次威力巨大的寒冰雨,楚陽已經用這個打退了兩次身後靈獸群的進攻了,而現在它們也學聰明了,只是在後面保持一定距離的跟著,一點都不上前,這樣下去只有將這群畜生引到一個狹窄的地方,然後……

「下面那位道友,可否需要幫助?」

一個聲音突然從楚陽左上方傳來,正是自己剛剛避開的幾人,立即開口說道:「不勞煩幾位了,我引來危險實在太大,還怕到時牽連到幾位就不好了。」

「道友不必客氣,出門在外,都是互幫互助過來的。」

楚陽還沒有來的及說下一句話,旁邊的五人已經停下。



楚陽也還是第一次見到其他靈修的戰鬥,五人之中只飛出一個紅衣女子,從她身邊不停的飄出紅色五瓣花,這種紅色的花朵觸之即炸,範圍極大,不一會兒空中的靈獸就所剩無幾,活著的也都逃走了,而地面上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一片綠色的霧氣包圍,楚陽也看不見裡面的情況,但是看見下面的獸群沒有一頭衝出來看,應該是行動不能的狀態了。

綠衣女子對著紅衣女子開口說道:「你也太太狠了吧。一點生路不留。」

紅衣女子不以為然的說道:「不是還跑了幾隻嗎。那就是生路。」

「不和你爭,反正……」

楚陽看著談笑風生的幾人,差距太大了,他們應該是圓晶境的靈修吧。

「道友,可有受傷?」

楚陽轉頭看向旁邊飄著在空中,最開始向自己搭話的刺蝟頭髮型的男子,臉上又露出平常的微笑,說道:「幸虧幾位相救,不然在下可就真的會凶多吉少了,請問,閣下的名字?」

布輝也客氣的說道:「我名叫布輝,我們幾位乃是亢土宗的修士,見到道友危急,本著都是出門在外相遇,能幫一下是一下。」

楚陽微微彎腰行了一禮,又說道:「原來是亢土宗的布前輩,難怪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哦,在下還沒有自我介紹吧。我是長興城楚家楚陽,這次幾位的救命之恩,在下家裡也還有幾個閑錢,一定會備上厚禮答謝各位。」

「可是長興城首富楚平的那個楚家?」

「正是,不知道布前輩為何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