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鋒公子語出驚人說道。

天沖目光一寒,看向蒯瑜和顧天倫,如果他們兩人也加入的話,想要解決劍鋒公子就有些難了,甚至還真有可能被劍鋒公子和蒯瑜他們搶走。

「五五分就算,我們可憑本事奪取仙人道果,只是我們彼此之間互不爭搶,遇到圍攻之時,相互幫襯一下怎麼樣?」蒯瑜紫陽劍出現腰間的另一側,以表明他此時的態度。

「好啊,這個提議我喜歡!」劍鋒公子面帶微笑說道。

「成交!」

與劍鋒公子,一人合作,還好過跟一群人合作,至少到時候在得到仙人道果時,可以少打一場,畢竟仙人道果只有這麼多。

僧多粥少!

蒯瑜語音剛落,雙劍出鞘,一黑一白橫掃眼前的一切目標,另外一位羽化門長老毫無抵抗之力被斬殺。

顧天倫也向兩個對手衝殺過去,黃金的方天畫戟大開大合,掃出陣陣狂風,如果劍鋒公子的劍有一掃千軍的氣勢,那顧天倫的方天畫戟卻有橫掃千軍的威能。

不一會,擋在顧天倫面前的一群都被斬成好幾截,根本沒有一合之將,而這些人不少是半步仙人境強者,通天境大圓滿修士比比皆是。

風揚公子等人低估來顧天倫和蒯瑜的實力,一直堵著一方的老者滿臉凝重的向顧天倫走去,雙手浮現一對亮銀錘。

力量與力量之間的對決。

天沖再也沒有隱藏實力,脫身向蒯瑜殺來。

「奪天造化神掌!」天沖一上來就使用葉衝天的成名仙法。

一隻彷彿可以遮住整片天地的灰濛濛手掌從天而降,帶著近乎碾壓的氣勢向壓來,整個空間在他這一掌下,忽然波紋震動,如果天沖這一掌的威力再大一點,說不定可以震裂整片天地。

「來得正好!」蒯瑜面對葉衝天的殺招,他這些年一直在研究,尋找其中的破綻,如何做到一擊必殺。

經過他多年的領悟與理解,他發現這一招真的是太完美無缺了,幾乎沒有任何攻擊死角。

而這樣完美的無攻擊死角卻是他最大的破綻所在。

因為注意所有攻擊死角,為了將這些死角給擋住,讓他不得分出力量去覆蓋那些區域,自然而然將威力的給降低了。

儘管只是降低,並不是任何人可以破開。

「仙法帝魔雙劍合璧!奧義帝入魔!」

一白一黑的雙劍慢慢融合在一起,湧出大量漆黑的魔氣,蒯瑜雙腳一跺,不退反進,化作一道黑光,向奪天造化神掌衝過去。

「夜空我曾經說過,下一次見面,一定要宰了你的!」

一聲冷傲之中帶著殺意的言語響起,讓夜空公子的心靈墮入幻境,覺得自己應該任由對手宰殺才對。

「哼,正當我是軟柿子嗎!」

「你不是軟柿子是什麼?」

夜空公子面色冷漠,雙目如冰似雪,腹部微微鼓起,很顯然他已經打算再使用一次龍息。

「很好,剛剛趕上!」

隨著這一句話而來的,是一個頭巨大的龍捲風風龍,慕容淵蓄勢已久的大招終於發了出來,就像是一頭絕頂風龍落入人間,毀天滅地!

夜空公子感受自己龍軀之中的不時傳出來劇痛,無數的炙熱劍氣在龍軀之中亂竄,種種撕裂的感受讓他都險些忍受不住痛呼。

「不愧是劍鋒公子,一招就能夠讓我落到如此地步!」

嘴角溢出一絲鮮血,灼熱的好像落入岩漿的痛覺讓他再也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倒退出十里之外,將戰場留給慕容淵和劍鋒公子!

他的龍息剛好將劍鋒公子周圍給擋住,讓他只能硬抗慕容淵的大招。

一道通天徹地的熾亮劍光從寶劍之上浮現而出,劍鋒公子毫不畏懼的揮劍斬向幾乎是他數百倍大的龍捲風神龍。

劍光還未斬上,便已經開始熊熊燃燒起來,雪櫻神火的威力在這一刻終於發揮出了極限,虛空都要被熔煉出一個個空洞,大地之上,由於高溫出現了一個個的龜裂之紋,所有的綠色盡數在龍捲風風龍的餘威之下消失不見。

方圓百里的大地之上,滿目瘡痍!

原先被劍鋒公子宰掉的近百位修士的屍體在灼熱高溫之下,化作焦炭寸寸飛灰,就連一絲骨頭渣子都沒有留下。一股焦味以及詭異的肉香氣息瀰漫虛空,讓人為之作嘔。

而在這個時候,通天徹地的熾亮劍光帶著熊熊燃燒的光焰直直的斬在了龍捲風神龍之上。

無聲無息之間,一圈圈的灼熱氣流從兩人氣勁交擊的中心處逸散出來,其中還有著絲絲銳利的鋒芒,如同細碎劍氣刮在身上,讓人在炎熱之中感覺到陣痛。

「東正域慕容淵,難怪僅次於劍鋒公子和風揚公子的存在,『風疾風卷龍』的威力,真是讓人驚懼啊!」

就在夜空公子這樣子想著的時候,劍鋒公子手中的寶劍爆發出更為璀璨的光芒,一股冰冷的劍氣一寸寸的斬入翠綠色龍捲風神龍的之中,最終在他們面色大變之時,將其整齊的切成了兩半。

劍氣余勢不住,還將準備過來出手的於躍海周身的偷襲湮滅,讓大名鼎鼎的於躍海一聲悶哼中倒飛開去,夜空公子清晰的看到了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

「如果不是那個白瑜,我現在根本不會這麼弱!」

就在夜空公子悲憤地看著正在戰鬥的蒯瑜與天沖,既然蒯瑜與劍鋒公子聯手,他們自然是敵人,不再是盟友了。

「白瑜該殺!」

夜空公子轉身向蒯瑜撲過去,叫他再跟劍鋒公子戰鬥,他已經被劍鋒公子的劍給嚇破膽了。

蒯瑜所化的暗黑劍光與奪天造化神掌撞在一起,暗黑劍光爆發出詭異的黑光,不停的吞噬周圍的光明。

奪天造化神掌與帝魔劍交接之處爆發巨大的光芒電弧,以他們中心為標準的波紋散開,原本戰鬥的所有人都紛紛聽下來,他們都被兩人這一交手給嚇到了。

威力比起剛剛風揚公子與劍鋒公子的對決還要激烈與恐怖。

這個時候,所有人才認識到北山域的強大。

天沖不說,白瑜和顧天倫可是被劍鋒公子承認的存在。

要知道劍鋒公子是何等高傲的人,以他為人又如何會和其他人聯手,能夠和他聯手的人,至少在實力上,絕對不遜色與他才行。

可是現在天沖所爆發的戰鬥力,很顯然,從剛剛開始,他一直都是出工不出力,儘管如此,他依舊拿出三公子級別的實力。

黑色劍光周圍的光明都被吞噬感覺,只見那黑色劍光越來越大,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壯大。

反之奪天造化神掌則是開始顫抖起來,顯然要支撐不住了。

「笑話,支持不住!給我鎮!」天沖大喝一聲,身上的氣息瞬間攀升到散仙境,只是境界還保持在半步仙人境,很顯然他使用了某種秘法。

「鳳凰天咒一重給我開!」蒯瑜身上忽然浮現白色的符文,讓他顯然異常的猙獰恐怖。

就連就連那雙劍瞳也被白空仙火給然後成白色,一眼看去,只留下雪白的火苗在跳動。

「給我破!」

白空仙火與帝魔劍的魔光融合在一起,爆發出一道光柱,直穿天際,與剛剛劍鋒公子那樣,有將天際的迷霧給驅散。 三人聯手,輕易逼迫一名實力達到了元境七重的高手拱手認輸,這份本事,若是放到其他人身上,或許已經算得上足夠驚艷。

然而林寒卻僅僅只是點點頭,便直接一步朝前跨出,來到了白線之外。跨過這條線,就意味著他已經通過了初選。

一個人的強弱,並不僅只是看重等級,飛雲宗安排在這裡攔截他們的人,大多數都有著元境六,七重的修為,然而這樣的傢伙若是當真與那些排名前一百的弟子生死相搏,只怕輕易就得人頭落地。

原因其實很簡單,勁氣修為固然也能定性一個人的實力,但是對於修行者而言,實打實的戰鬥能力卻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這些人的修為很強,氣勢也足,不過在外面所能獲得的資源,卻如何能夠與飛雲宗這樣的大宗門相提並論?

如果在動用全部實力的情況下,林寒甚至有著不小的把握,他能在單對單的決鬥中碾壓場中絕大部分的高手,只是那樣的行為卻實在太過愚蠢了點,他也只能想想。

只有用最輕鬆的方式通過第一場選拔,方才能夠節省力氣,放到最後的關頭去拼上一拼。

嘭!

場中的激戰仍在繼續,就在林寒等人剛剛跨過白線區域,還未來得及找到地方休息的時候,很快便又有一聲悶響傳來。

林寒抬頭一瞧,卻見仍舊是剛才阻攔自己的那個中年人,被攜著盛怒而來得穆蛇一拳轟得往後疾退,直至後退了整整十幾步,方才最終站穩了腳跟。

「哼!」一拳轟退擋住自己的中年人,穆蛇卻連看也不看對方一眼,很快便將憤怒的目光轉向了在負手而立的林寒,神色中涌動著最深層次的惡毒,寒聲道,

「兔崽子,這次讓你搶了先,不過你別得意,內閣弟子選拔大賽,現在才只能算剛剛開始呢!」

嘭!

就在穆蛇面色陰冷,死死盯向林寒的同時,在他的身後,很快又有著另一名年輕弟子轟退了阻攔在自己身前的人,轉而大跨步走了出來,

「呵呵,穆蛇,看來你也不是最快的嘛。」

這人的長相普通,說不上來美和丑,唯獨腦袋上長滿了火紅色的頭髮,讓人只要看上一眼便無法輕易忘記,尤其是那對眼睛,充滿了殺氣,在望向別人的時候,永遠指向脖子上的動脈。

「哼!寒晨,沒你的事情,識相的滾開一點。」

就在這時,穆峰也一把震退了糾纏自己的對手,一步跨在了那位擁有者火紅色頭髮的弟子面前,語氣中充斥著不善,一臉戒備地打量著後者。

「哈哈,我也來!」

這次說話的人是一名身形高壯,孔武有力的壯碩弟子,虎背上別著一根鑌鐵短棍,只用單手便將自己的對手舉了起來,並狠狠地砸向了地面,隨即開口朝著眾人發出大笑,聲音粗獷有力。

「王剛?想不到這傢伙也來了。」

瞧見那道巨熊一樣的身影,穆蛇的瞳孔微縮了幾分,不過卻並未投去太多的關注,很快便將目光轉回到了林寒的身上,森然獰笑道,

「小子,看到了沒有,別以為第一個沖在前面的就了不起,要不是我正被一個不長眼的傢伙給拖住,早就把你甩在後面了。」

「這傢伙,兩個月不見,還是一如既往地讓人討厭,」林寒一臉嫌惡地皺了皺眉頭,無懼對方投射而來的挑釁意味,漠然道,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與其在我面前抬高自己,倒不如拿出你的實際行動來表現給我看看!至少別像只螞蚱一樣,在我面前蹦來蹦去。」

「你……」穆蛇嘴角一抽,臉色頓時浮現出一片鐵青,正要開口說話,卻不料被身後的穆峰拉了拉衣角,朝他低聲道,

「哥,現在別和這個小子計較那麼多,別忘了咱們這次來的目的。」

「這我當然知道,」穆蛇轉身看了不遠處正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寒晨和王剛一眼,心頭暴漲的怒火頓時便被壓下去了一半,暗自思襯道,

「穆峰說的沒錯,這次來,最主要的目的可是要爭第一的,目前最大的敵人應該是寒晨和王剛,至於這個叫林寒的小子……嘿嘿,到時候順手打發掉就是了。」

想到這裡,穆蛇也不再和林寒做任何口舌之爭,只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之後,便止住了話頭,然而內心深處的那股怨毒勁兒,卻是絲毫不曾有所鬆動。

伴隨著時間的緩慢推移,很快便有越來越多的內宗弟子跨過了白線,轉而朝著這便匯聚在了一起,有不過了不久,便有一聲清脆的鐘聲響起,預示著第一階段的初選結束。

以那幫外來人的實力,雖然無法對林寒這樣的精英弟子造成太大的阻礙,不過換成普通的內宗弟子來面對,可就有些吃力了。

原本興緻勃勃地跑過來參賽的內宗弟子應該有著接近五六百的數量,不過經過頭一輪的篩選,最後能在規定時間內闖過白線的,居然僅剩不到一百來人,這種程度的高淘汰率,實在令人咂舌。

「嘿,別不服氣,後面的考核內容更難。要是連第一關都過不了,最好還是不要進去了,真的會死人的。」紫火突然伸出手掌,搭在了林寒的肩膀,朝他偷偷說道,

「最終能夠成為內閣弟子的,僅有五十個名額,這還必須得有五十名普通弟子能夠撐到最後,我叔叔說過,歷年考核,真正能夠堅持下來的,可從來沒有達到過五十之數呢。」

「這麼難?」林寒緊鎖著眉頭,倒是被他的話勾出了不小的興趣。

「兵貴精,而不貴多。你真當內宗的資源是無限的?有人笑,就必定要有人哭才行。」紫火撇撇嘴唇,滿不在乎道。

轟轟!

就在兩人說話的關頭,自他們身後的一塊空地上此刻卻傳來了一股劇烈的震動,所有弟子都忍不住轉身瞧了過去,只見原本平坦的廣場地磚竟在此刻自行分裂而開,露出一道黑黝黝的洞口。

「所有通過初選的弟子,進入到洞口中接受下一步試煉!」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冷漠的語氣中不帶任何感情,無比清晰地響徹在了所有弟子的耳邊。

「媽的,下去就下去!」

紫火最受不了有人跟他玩神秘,細長的眉毛一揚,縱身朝著下面一躍,身子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

「走!」瞧見有人先行一步,穆蛇也趕緊一揮大手,招呼著穆峰隨他一起下去。

林寒心憂紫火安危,更是沒有絲毫遲疑,也跟著韓楓一起跳了進去。

一進地道,少年頓時便感覺四周的環境突然變得黯淡下來,雙眼有些不適應裡面的黑暗,直到呆的久了,才發現自己居然已經來到了一條十分寬闊的深坑裡面,四面都是潮濕的石壁,被人開鑿出許多蜂眼一樣的孔洞。

「看來的分開走了。」

所有人心裡都道了一聲不妙,望著四面那些黝黑深邃的通道,卻發現它們的大小全都差不多,只有兩尺來寬,剛好夠保證身材較胖的人側身走過。

在這陌生而危險的地方,所有人的第一反應便是要時刻緊挨著與自己關係最好的人,以便隨時有人能夠照顧到自己的後背。

然而瞧見這裡的布置,設計這次考核的人的目的已經十分明顯,是刻意想把他們分開,好讓所有弟子都必須單獨面對接下來的考核。

「哎,你們選哪個?」

最先跳下來得紫火併未擅自行動,而是等到林寒與韓楓也進入了地道里之後,方才朝著兩人徵求意見道。

「沒辦法了,閉著眼睛選一個吧。」 抗戰之鐵血山河 韓楓聳了聳肩,竟然真地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通道走了過去。

「好,那我們就在這裡分手吧,紫火你自己要小心,遇事別太魯莽了。」

韓楓一開始行動,林寒也不願意再作等待,先是朝著紫火叮囑了一句,緊接著便直接轉身,朝著緊挨自己的那條通道走去。

踏!踏!踏!

潮濕的洞穴里不斷迴響著林寒的腳步聲,在進入通道之後,少年方才發覺,原來這裡的空間倒也並不是完全漆黑一片,只是相比外面的天光要顯得幽黯許多,才給人造成了一種晦暗無光的錯覺。

經過一小段時間的行走,林寒已經逐漸適應了這裡面的光亮,目光密切注意著周圍的一切,時時刻刻都在提防著突然襲擊。

咔!

繼續走了一下會兒,少年感覺腳下似乎有所異動,趕緊低下頭,才曉得自己彷彿踩到了什麼東西上,還未來得及徹底做出反應,耳邊頓時便響起了一陣機括轉動的聲音。 咯咯!

「不好,踩到機關了,快退!」

機栝聲剛一響起,林寒立刻心生警覺,足尖朝著地面一點,整個人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伴隨著身影的暴掠,狹長的幽黑通道中頓時颳起了一道輕風。

來到一個還算安全的區域,少年急忙轉身一看,卻見自己方才站立的地方此刻已經多了一排犬牙交錯的十字長釘,每一根都深入地表三寸,由於力道太過強勁,尾部尚且還在顫動不休。

「嘶!」

林寒驚出了一身冷汗,對於這十字長釘的威力,他並不感到陌生,因為他曾親眼見識它的威力。

當初,就有一名專門負責教導器械的外宗執事當著他的面,用一根十字長釘獵殺了一頭誤入外宗的二級妖獸。

一根的威力都已經如此驚人,更恍論是先前的一把?

少年沒有絲毫懷疑,若是是元境四重以下的弟子,只怕根本逃不開這些暗器的籠罩範圍。

「怪不得內宗會把第一次的考核內容布置得這麼困難,看來這考核途中的確存在著巨大的危險,稍有不慎,那些實力不夠的傢伙還真有可能命喪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