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銘華嘆息道:「這就是李隆基政變了……」

上官婉兒緊緊拉著劉銘華的手道:「銘華哥哥,我……」

劉銘華道:「別怕!這隻不過是假的!哎,這個李隆基確實是個狠人!他對女人當政沒好感!他母親是竇氏,竇氏詛咒武兒,武兒一怒之下殺了她!李隆基從小沒了媽,豈能不恨?

李隆基長大成人後,對韋皇后等人看在眼中恨在心中!他跟軍界保持了良好關係。韋皇后也要控制禁軍,將她親信派來當將領,這些人在禁軍軍營中鞭打士兵,士兵們苦不堪言啊。這時,李隆基鼓動他們政變!很快聚集了一批死黨,事不宜遲,李隆基要立刻動手!而且聯合了姑姑太平公主一起發政變!政變目的就是–剷除以韋皇后、安樂公主、你上官婉兒為代表的女人集團,徹底結束武兒以來女人當政的局面!」

上官婉兒感嘆道:「哎,想不到,在這個歷史中,我們竟然如此不受歡迎……」

劉銘華嘆息道:「在政變當天,你可是事先毫不知情。李隆基行入軍營,將幾個將領殺掉!李隆基道:『今夜要誅殺罪人,有願意跟著的,都是大功!』這些士兵們熱血沸騰,立刻加入到隊伍中來,沖向了玄武門!背後甚至跟著幾百工匠!衝進玄武門,李隆基帶人直奔韋皇后和安樂公主住處!看守靈柩的士兵們也反了,加入到政變隊伍中來,不久就到了安樂公主那裡!安樂公主正在化妝呢,一個士兵踢開房門一刀就殺了她!

韋皇后一看不好,就跑!她往軍營中跑,想讓軍人來保護她!沒料到這些軍人正在準備政變呢!一看韋皇後送貨上門了?於是,韋皇后就死於亂刀之下!士兵看下她的腦袋獻給李隆基!」

上官婉兒身體一抖,緊緊抓住了劉銘華的手!

劉銘華低聲道:「接下來,政變的到處搜集韋皇后黨羽!你聽到動靜,知道預料的事發生了。但你沒有慌亂,穿好衣服,手中拿著蠟燭,帶著宮女來迎接李隆基,手中拿著那份詔書。政變者衝過來時,你從容淡定,將詔書交給了將領劉幽求。劉幽求一看是你?他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因為你名聲太大了!劉幽求看過草詔,就帶著你來見李隆基,甚至替你求情!

那一晚,殺人很多,可是唯一讓李隆基猶豫的就是你了!李隆基思索了一番,最終仍然下了決定–殺。哎,這就是你的結局了,最終一代巾幗女相政變被殺!」

…………

PS:求下推薦票、月票! 【今天第一更!】

上官婉兒看著面前的畫面,看到李隆基就要對自己痛下殺手了?她的身體就劇烈顫抖起來。畢竟前面的畫面實在是太真實了,那就是另外一個活生生的上官婉兒啊。

劉銘華感覺到了上官婉兒的異常,趕快道:「婉兒,不要怕,這一切都是假的!這隻不過是另外一段歷史的畫面!」

上官婉兒流著淚對劉銘華說道:「銘華哥哥,我知道這是假的!我不怕!可是……不知為何,我看著這畫面,卻感覺好像是真的一樣?好像感覺到我真的要被殺了?不好了銘華哥哥,我好像有一種要飛出這裡,飛到那畫面中的感覺!」

劉銘華大吃一驚,緊緊抓著上官婉兒的手道:「婉兒,你說什麼?你竟然有這種感覺?這可是兩段歷史,按照道理,不應該有這麼真實的感覺啊!文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文婷焦急的聲音傳來:「銘華,好像系統有點問題?好像兩個歷史的上官婉兒正在交融?」

劉銘華無比震驚道:「什麼意思?你的意思說我身邊的上官婉兒會和這個時代的上官婉兒融合?這……這算什麼事啊?這可是兩個互不交差的歷史吧?」

文婷有點無奈道:「這個我也不清楚,系統是這樣提示的……」

「銘華哥哥……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要離開你了!銘華哥哥,我不想離開你!啊……」上官婉兒說到這裡。突然大叫一聲!然後劉銘華就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他和上官婉兒分開!接下來上官婉兒驚呼一聲就突然消失了!

「我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銘華急地伸手去抓,但只是抓了一個空!接下來,劉銘華就看到自己身邊的上官婉兒快速飛了出去,飛向畫面中的上官婉兒,然後兩個上官婉兒竟然合在一起?

「這……竟然是真的?兩個歷史時期的上官婉兒真融合了?」劉銘華目瞪口呆!

我的霸道病人 文婷無奈道:「誰知道是什麼原因?」

劉銘華急道:「那現在要怎麼辦?要知道這個歷史時期的上官婉兒眼看就要被李隆基殺了!不行,我必須要救她!我們可以進入這個歷史吧?」

文婷無奈道:「這樣?那我們就去吧!好像系統也沒有阻止我們到這一段歷史!至於進入這一段歷史中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到時候走一步算一步吧!」

劉銘華急道:「是的,那就快點!等一下,上官婉兒可就人頭落地了!到那時候不知道能不能時光倒流?如果不能,那豈不是真害了上官婉兒?」

文婷沒好氣道:「還用得著你催?我正在操作系統呢!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進入這個歷史了!」

…………

火光衝天士兵奔騰的皇宮中,正面臨殺身之禍的上官婉兒身體突然身體一震–她大腦裡面驀然有了另外的一種記憶!而且感到自己的身體突然之間充滿了活力,充滿了生氣?這個時候,一段排山倒海的記憶進入了她的腦海!什麼?竟然有一段這樣的歷史?在那一段歷史中,我的祖父上官怡沒有被殺?而且依然是大唐宰相?陛下她沒有嫁給李治?對了,還有銘華哥哥?

想到這裡,上官婉兒立刻抬起頭,無比焦急道:「銘華哥哥,銘華哥哥,你在哪裡?」

正要下命令殺上官婉兒的李隆基愣了一下,然後道:「上官婉兒,你胡言亂語什麼呢?什麼銘華哥哥?莫非這個銘華哥哥是你的面首?哼,我告訴你–不管你那個銘華哥哥有多麼厲害,今夜你都難逃一死,如今沒有人可以救你,你這禍亂後宮妖女,必殺!」

上官婉兒的兩種記憶融合完畢之後,就指著李隆基凄然笑道:「哼,李隆基,你不必假惺惺說我是什麼妖女?你為何要政變,你我心中一清二楚!你想要上皇位,這我無話可說!但你上了皇位之後,就應該心胸寬廣放過以前那些人吧?用不著將他們趕盡殺絕吧?更用不著在一些人死去之後你還要去侮辱她們、殘害她們的身體、搗毀她們墳墓吧?你這種心胸,豈能做一國之君?來吧,要殺就殺,休要廢話!」

上官婉兒已經從劉銘華那裡知道了,在這一段歷史中,李隆基不但殺了她,而且還摧毀了她的墳墓、砸碎了她的骨骸?這,上官婉兒實在是無法忍受!

李隆基有點心虛又有點惱羞成怒道:「你這妖女,都死到臨頭了,還如此嘴硬?呵呵,你怎麼甘願受死了?你的什麼銘華哥哥呢?他不來救你了?」

其實,李隆基要殺上官婉兒真是猶豫!可是不殺不行啊!現在都知道上官婉兒是韋后一黨,因此不殺上官婉兒不足以服眾!要知道剛才政變士兵搜殺韋后餘黨,將韋后奶媽都殺了!沒理由不殺上官婉兒!

李隆基剛才還有點遲疑要不要殺上官婉兒,可是現在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殺上官婉兒,一定要結束女人當權這個局面。在李隆基看來,上官婉兒是女性當權的一個符號!她經歷了兩個朝代許多軍國大事與她有關。在李隆基眼中,她就是縮小版的武皇!必殺!

上官婉兒哼道:「李隆基,你以為你很厲害?我那銘華哥哥,比你厲害一千倍一萬倍!如若他出手救我,你就是千軍萬馬也困不住我們!」

李隆基仰天狂笑道:「哈哈哈,上官婉兒,你真是痴人說夢!先不說,你那個銘華哥哥能不能來,就算他能闖過這千軍萬馬到了此地,他也救不了你!整個皇宮現在都是我的人,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是插翅難飛。呵呵,上官婉兒你就死心吧,不會有人過來救你,你的那個面首銘華哥哥就是神仙也飛不過來啊!哈哈哈……」

李隆基正狂笑時,突然就感到自己的臉上一疼,同時耳邊還響起了啪一聲?

「怎麼回事?好像有人打我耳光?」李隆基一下子愣住了!

接下來,啪啪啪啪聲就不斷響起!李隆基感到自己被反反覆復打了幾個耳光?這讓他頭昏眼花眼冒金星!

「銘華哥哥?」上官婉兒看清楚打李隆基耳光的人之後,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就一下子甩開了兩個發愣的士兵,飛快衝到了劉銘華的身邊!

「婉兒莫怕!」劉銘華一伸手,抱住了上官婉兒,然後一伸手抓住李隆基的脖子,然後怒罵道:「李隆基,要不是看在你爺爺的份上,今天我非廢了你不可!竟然敢對上官婉兒下手?既然你敢對我的女人下手,那你也不要怪我對你的女人下手!以後,我會帶走你最寵愛的一個貴妃–楊貴妃!希望你今後老老實實做你的皇帝,搞好國家大事!不要處心積慮玩那些政治鬥爭、那些自相殘殺!同時我也警告你–太平公主你不能殺!一個女人而已,又是你的姑媽,你讓她度過餘生就好,為什麼要殺她?好了,今天的話你給我記清楚了!如果你沒有按照我所說的去做,我一定從天上下來廢了你這個狗皇帝!千萬給我記住了!」

劉銘華說完,將李隆基像死狗一樣丟在地上!

這時候,政變的士兵才回過神來,紛紛舉起武器向劉銘華衝去!這時候,大家都不敢射箭,怕誤傷了李隆基!

劉銘華左手抱著上官婉兒,右手拿出電磁槍,飛快地旋轉了一圈!只見一圈藍光閃動,周圍所有圍向劉銘華的士兵全部觸電摔倒!

「文婷,我們走!」劉銘華道。

文婷道:「好!」

接下來,剛剛清醒的李隆基就看到了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一幕–他看到一個少年人抱著淚流滿面的上官婉兒,突然消失在一片七色彩光之中!兩個大活人就那樣像影子一樣飛走,就那樣像積雪一樣融化了,完全看不到了!」

「啊,天神?天神下凡?」剛才天神下凡的這一個場景,讓所有參加政變的士兵和宮中的宮女都驚呆了,很多人都跪下來,對著天上磕頭!

李隆基感覺自己像做夢一樣!只不過他摸著火辣辣的臉,體會著脖子的疼痛,他知道剛才不是夢!剛才確實有一個少年打了他的耳光,而且捏著他的脖子差點捏死他!這個少年是誰?應該就是上官婉兒口裡的銘華哥哥?那銘華哥哥,難道是天上的神仙?如果他不是天上的神仙,他為什麼會一下子出現,然後又飛到天上去?

想來想去,李隆基想不出一個名堂,於是就大聲道:「今夜之事,誰都不準對外宣揚!上官婉兒已經死了,你等明白否?」

「明白!」旁邊的士兵立刻回答。

李隆基點點頭,對身邊的手下小聲道:「找一個宮女,將她放在上官婉兒的墓地,然後將這宮女的面相砸碎,身體摧毀,讓人無法辨認!將她的墳墓砸毀!哼,上官婉兒,雖然我沒能殺你,但是我搗毀你的墳墓,也一解我心頭之恨啊!」

「好的,屬下這就去做!」

李隆基搖了搖頭,經過短暫的痛苦和迷茫,立刻又興奮起來!從此以後,這天下就屬於他的了!

「哼,不讓我殺太平公主?你是何人?我為何聽你要挾?對了,我的貴妃?楊貴妃?那是何人?」李隆基望著天,臉色陰晴不定。

…………

PS:月底了,求下月票! 【今天第二更!】

劉銘華抱著上官婉兒很快又飛到了天上,重新進入了傳送通道。

「銘華哥哥,嗚嗚嗚……我以為,我要死了!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上官婉兒死死地抱著劉銘華,不斷哭泣。

劉銘華拍打著上官婉兒安慰道:「傻丫頭,不要哭了!我身邊的人,誰也別想給我搶走!今後有銘華哥哥在,你就給我放心吧!」

上官婉兒停住了哭泣,有點哭笑不得道:「銘華哥哥,你叫我傻丫頭?可是我剛才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我又老了不少啊!」

劉銘華笑道:「沒事的,有點老怕什麼?雖然是兩段歷史,但都是同一個時間啊!之前我帶你離開的時間是705年,剛才你進入的那一段歷史是710年!也就是說你進入那段歷史之後,你就老了5歲!但5歲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的這個傳送通道,實際上就是一個時光通道。經過這個通道的傳輸,時光會產生變化的!這種變化可以讓一個人長大,也可以讓一個人變小!傻丫頭,你是想長大呢,還是想變小呢?」

上官婉兒急道:「變小變小,當然是變小了!銘華哥哥,我都這麼老了,誰還想再長大?難道,我真可以變小?」

劉銘華微笑著看了看上官婉兒的身體,然後道:「哦,女子啊,不是都喜歡大嗎?你怎麼就喜歡變小呢?」

看著劉銘華用火熱目光盯著自己的胸,上官婉兒驚呼一聲,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滿面嬌羞道:「哎呀,銘華哥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取笑我?人家現在都這麼老了,真想變小一點恢復年輕美貌啊!」

劉銘華認真道:「行了,我知道了。那你想變得多麼小?我們極有可能回到貞觀三年,也就是629年!那一年你的爺爺上官儀才二十多歲,你的老姑上官璇不到20歲!你總不能比他們大吧?」

上官婉兒搖頭道:「當然不能比他們大。」

劉銘華笑道:「那你想變得多大?你想和武兒一樣大嗎?」

上官婉兒想了想搖頭道:「還是比陛下小一點吧?畢竟她可是女皇啊!雖然你帶我去的這個歷史中。陛下她不可能認識我,但我一定還會把她當成女皇看待啊!」

劉銘華點頭道:「那好,那我就盡量讓你變成小孩子的樣子。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變成小孩子……你這豐滿的胸部和妖嬈的身體可全部就沒有了,需要再過一些年才能長成的!」

上官婉兒臉一紅說道:「如果,銘華哥哥需要我服侍你……那把我們變成十七八歲就好!那樣我就可以和銘華哥哥那樣了……」

劉銘華搖頭道:「算了,我現在還真沒有這個心情,你還是比武兒小一點吧!總不能讓她叫你姐姐吧?你說是不是?」

上官婉兒立刻點頭道:「那也是!我可不敢做女皇的姐姐,至於身體,我肯定會慢慢長大的。」

劉銘華笑道:「行,那這些就說好了,我們就趕快趕路!好了,抱緊哥哥,我們要加快速度了!要不然,我們要在歷史長河裡面迷失了那可就完蛋了。」

劉銘華可不是亂說!對於這個傳送通道,就連文婷都搞不清楚,劉銘華更是一頭霧水了。只不過既然他可以從二十一世紀穿越到大唐的貞觀三年,那就證明時光隧道是真有!跨越一千多年的時光隧道都有,那麼剛才只不過是短短七十多年的時光隧道,還真算不了什麼!但是這東西,畢竟不穩定,夜長夢多。還是趕緊閃人吧!

…………

大唐貞觀三年,文華閣內,一群大大小小的美女正坐著一起愁眉不展。

瀾兒問:「蘇定方將軍,現在還沒有劉銘華的消息?」

蘇定方搖頭道:「至今還沒有。哎,整個長安城我們都搜了不知道多少遍,根本就沒有銘華的任何蹤跡!這都一個多月了。」

瀾兒搖頭苦笑道:「是啊,一個多月了,為何一點消息都沒有呢?」

武兒突然道:「瀾兒姐姐,要不然我們再問一下上官璇好不好?上官璇前些日子就到了我們文華閣,說到她自賣自身,甘願做銘華哥哥的家姬?和小姌一起等待銘華哥哥的歸來?我覺得此事有點蹊蹺,還是再找她詳細詢問一下吧,要把當天的點點滴滴都問清楚。」

瀾兒點頭道:「那也好,那就叫上官璇來吧。」

樂兒沒好氣道:「姐姐,就是那那個女人害死了銘華哥哥!你還要見她幹什麼?」

「呸呸呸!樂兒,你胡說八道什麼呀?我哥哥肯定活得好好的!怎麼會死?」劉銘華的妹妹劉曉芬急了,上前去捂住樂兒的嘴。

樂兒這才回過神來,然後流著眼淚道:「可是……連我父皇都說銘華哥哥凶多吉少了呀!這都一個多月了,銘華哥哥都沒有任何消息這不就是凶多吉少嗎?」

瀾兒瞪妹妹一眼道:「樂兒,你先不要著急,你的銘華哥哥那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天上神仙!想當初我親眼看到他從高高的天上跌落到草原上,都可安然無恙,更不用說從一個花樓上跌下來?要說你銘華哥哥從樓上跌下來就摔死了?我是打死也不信的!」

樂兒眼睛一亮說道:「我也不信啊,可是為何,銘華哥哥從那個樓上掉下來,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呢?」

瀾兒指了指武兒說道,我們之前只是忙著瘋狂尋找你銘華哥哥,但真的沒有詳細認真問清楚上官璇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此武兒說的對,我們確實有必要,仔細的問一下上官璇樂兒這才嘟著小嘴說道:「好吧,那問吧!」

看到樂兒這個樣子,瀾兒也是無奈嘆息了一聲。

劉銘華莫名其妙的失蹤,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樂觀向上的樂兒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她拚命哭求父皇和母后,一定要找到她的銘華哥哥!而父皇和母后也是非常著急,甚至動用了全國兵力暗中尋找!可都過一個多月了,還沒有見到劉銘華的蹤影?瀾兒也是越來越焦急了。

時間不長,上官璇走了過來,她不亢不卑道:「上官璇參見二位公主……」瀾兒和樂兒的身份現在早就公開了。

對於劉銘華竟然能讓兩位公主鍾情?上官璇也表示很無奈,很想不通。

只不過想一想自己不是同樣被劉銘華莫名其妙吸引了,而且還甘願賣身為奴來到文華閣嗎?自己這麼高傲的人都這樣,那這兩個公主的所作所為,也是可以理解吧?

瀾兒仔細看了看上官璇微笑道:「上官璇,不用多禮。我聽人說你已經離開了你所在的花樓,下定決心要為銘華進行補償,終身在文華閣等候劉銘華?是不是?」

上官璇臉有點紅,點頭說道:「是的,公主……」

瀾兒擺手道:「不用叫公主,叫我瀾兒就好了。」

上官璇趕快道:「好的,瀾兒姐姐,劉銘華是因我而墜樓,然後莫名其妙消失的,為了報答救命之恩,我痛下決心離開了花樓來到文華閣……」

瀾兒點頭道:「看來你上官璇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只不過,我有點奇怪–上官璇,你來到文華閣,莫非只是為了報答劉銘華的救命之恩?」

上官璇一愣,然後道:「瀾兒姐姐,你此話何意?」

瀾兒道:「上官璇,現在,我不和你講什麼身份,大家都是姐妹,大家都在文華閣,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上官璇心情有點忐忑道:「瀾兒姐姐,你想說……什麼?」

瀾兒一拍面前的石桌道:「上官璇,在文華閣內所有女子,除了銘華的妹妹劉曉芬,剩下的所有人,包括你上官璇內,都是劉銘華的女人吧?」

「這……」上官璇臉一紅,不知道如何回答。

瀾兒嘆息道:「上官璇,你要是不願意做劉銘華的女人,我們也不勉強。實際上,我們有些人並不歡迎你來到文華閣!」

「啊?不不,我不能離開文華閣!我要……報答劉銘華對我的救命之恩啊!」上官璇這個時候怎麼能離開?她下定決心的事情,從來不會改變。

瀾兒笑道:「那,你是不是劉銘華的女人?」

「我……是……是吧。」這個時候,上官璇不得不這樣說了。

樂兒笑道:「既然大家都是銘華的女人,那麼,你就實話實說,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如果不是你對銘華動情,你是不可以這樣賴在文華閣的!說吧,大家都是銘華的女人,有什麼秘密不可以說?」

上官璇一咬牙道:「好,那我就說了吧!銘華……他已經親了我!我……已經是銘華的人了!」

「啊?」眾女全愣了!

樂兒急了:「什麼?銘華哥哥親了你?他……還沒有親我呢,怎麼就親你了?對了,銘華哥哥是如何親你的?」

「啊?」這一下,輪到上官璇傻眼了!

…………

PS:月底了,求下月票! 小姌和上官璇跳了一陣后,又對視一眼笑了起來。

這一刻,她們心裡出奇的輕鬆。是的,她們是大才女,但她們後面還有一個更強大的劉銘華!有了劉銘華,她們今後的人生怕什麼?

現在,小姌和上官璇感情不斷升華,真的有點親如姐妹了。

上官璇道:「姐姐,你說,我們兩個,能得到銘華的寵愛嗎?」

小姌搖頭道:「談何容易?銘華此刻一直說他年紀小,因此他從來不動我。現在加上你的吸引力,我覺得我們就有了希望!我就不信,銘華公子是木頭人!」

上官璇也道:「我就不信世上有男人,能夠抵擋我們兩個人的魅力?啊,前面不是銘華嗎?劉銘華,你給我站住!」

正在逃避的劉銘華回頭一看上官璇氣勢洶洶追了上來,就苦笑道:「上官璇大小姐,你還沒有鬧騰夠?」

上官璇咬牙切齒道:「劉銘華,我方才都給你跪下了,你為何不給我穿褻衣?此刻,給我穿好嗎?」

劉銘華搖頭道:「好了,別鬧騰了。你說你們兩個大小姐沒事斗什麼?我是唐僧肉嗎?」

上官璇突然道:「什麼唐僧肉?」

劉銘華一拍自己的腦門道:「哎,唐僧,就是唐玄奘啊。之前說了要去無漏寺看一看唐玄奘,現在還都沒有去。嗯,反正這個唐僧肉,就是指非常好吃的肉!明白嗎?」

「不明白!嗯,你休要轉移話題!哼,方才你看了我……我的身體,就想這樣一走了之?必須要賠償!」上官璇上前一步逼迫道。

「是的,必須要補償!銘華公子,你看看,你剛才都把我氣哭了,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我不知道有多麼傷心,我的幼小的小心肝飽受你的摧殘啊!你這樣慘無人道對的我,你必須補償我!」小姌上前,把劉銘華交給她的新詞語用得非常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