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這血色觸手被捏碎,而楚南乾枯的身子竟然開始變得飽滿,皮膚也開始變得光滑,很快,他便恢復了原先的模樣。

這血色章魚尖利叫著,遠處那些殭屍與骸骨再度朝著這邊衝來。

但就在這時,楚南眉心白光一閃,身後出現了三頭八臂的聖靈之王影像。

這聖靈之王的影像一出,那些撲來的殭屍與骸骨驟然一滯,突然間就這麼匍匐了下去。

楚南目泛異光,他神魂被困,關鍵時刻卻是這聖靈之王的影像不知怎麼大神威,勢如破竹般摧毀了禁錮,一開始時它可不頂用。

血色章魚低吼著,翻湧的血氣間,身上那道道灰白印記卻是不斷的閃爍,將它爆的能量給壓了下去。

而這灰白的印記,此刻卻與聖靈之王的虛影有了那麼一些感應,但是楚南卻知道,聖靈之王虛影的爆,並不是源於此。

血色章魚又恢復了兩根觸手,朝著楚南絞了過來,涌動的血氣卻再也無法困住楚南的神魂。

楚南斬神刃揮舞,直接將血色章魚的八根觸手齊齊斬斷。

楚南盯著這血色章魚,突然想起了天門考核時,進攻聖元宗那些域外天魔,其中那有著二十一櫛觸鬚的天魔可不就是以一隻巨大的章魚為坐騎的嗎?

也就是說,這血色章魚應該來自域外。

至於域外在哪裡,楚南不清楚。

反倒是他卻隱約知曉了遠古聖靈與域外天魔應該是敵對關係,域外天魔當年進攻聖元宗,怕也與聖靈之王有關。

楚南腦海里電一般閃過這些念頭,隨即沒有再去細想,他將寧甯扶坐起來,與她虛弱的目光對視了一下,檢查了一下她的身體,神情僵了一下,目光流露出無法掩飾的驚慌與痛惜。

她的本源近乎枯竭,生命垂危。

「我……不是驕陽,你不必難過。」寧甯動了動嘴唇,虛弱道。

「你不是驕陽,為何要如此拚命守護,你本可以獨自逃命的。」楚南輕撫著寧甯這一頭血,眼角有了濕意。

「我不知道……」寧甯扯了扯嘴角,她也不想,可為什麼就如同魔障了一般犯傻。

「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楚南說著,目光盯著那隻血色章魚,本源的損耗一般難以彌補,即使彌補也不可能完美,但如果本源可以同化轉換,那就沒有問題了。 ?神秘的遠古聖靈巨殿之中,正一片混亂。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網<〔]〉.

無數遠古殭屍與骸骨活了過來,如同地獄。

而司徒西風站在一隻巨大的黑毛殭屍的肩膀上,控制著它橫衝直撞,不斷的追殺著其餘聖子考核者以及搶奪至寶。

這段時間,他連殺二聖窟的郁明香與燕菲菲,奪的遠古至寶亦有十幾種之多,收穫不可謂不豐。

「葉隱,你這縮頭烏龜,滾出來受死。」司徒西風整個人興奮的不行,一邊橫衝直撞一邊狂吼,他最在乎的還是葉隱,葉隱不死,他心難安。

而此時,葉隱正縮在一處隱秘之所,臉色難看。

如今,這遠古聖靈巨殿就像是司徒西風的地盤,什麼寶物都被他搶去了,這樣下去,他葉隱就算不死在這裡,出去之後也會是同樣的下場。

葉隱又妒又恨,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在心裡不斷的詛咒。

司徒西風整個人都飄飄然了,這種生殺奪予,盡在己手的感覺,簡直太爽了,他已經在開始幻想成為聖子后,在聖子圈裡將一個個天才踩在腳下,自己的大名榮登聖子榜的時刻了。

就在這時,司徒西風又感覺到了一道氣息,他的目光在微滯之後,隨即變得無比的火熱。

這氣息他很熟悉,那是一聖窟的黑牡丹江菱,他覬覦已久,但卻不敢有任何逾越的女子。

但那是以前了,今時不同往日。

司徒西風如今已經狂到沒邊了,在這遠古聖靈巨殿之中,他感覺自己就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壓在心頭的東西,諸如恐懼,禮儀廉恥之類的,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在司徒西風看來,黑牡丹江菱就是他嘴邊的一盤菜,之前對她的忌憚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瘋狂的佔有**,他就要實現他之前無數次幻想的願望了,那就是把黑牡丹壓在身下,看看她還能否擺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

司徒西風驅使著黑毛巨僵,朝著黑牡丹江菱追蹤而去。

黑毛巨僵直接轟碎一扇牆壁,站在它肩上的司徒西風看到了黑牡丹江菱,她的兩個伴聖者卻是不知所蹤,想必是被她當成肉盾形神俱滅了。

江菱一身黑裙,秀直接披散著,那俏麗雪白的臉龐上有些許污漬,但那雙眸子卻依然冰冷中帶著堅硬。

看著黑毛巨僵以及它肩膀上的司徒西風,江菱目光縮了縮。

「黑牡丹,哈哈,現在看到我,感覺如何?」司徒西風大笑道。

「感覺看到了一條瘋狗。」江菱淡淡道。

司徒西風笑容一收,盯著江菱森冷道:「那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黑牡丹是變成一條母狗后是多麼的****。」

江菱沒有說話,身形一閃,手中泛起一片刺目的光芒,朝著司徒西風攻去。

這時,黑毛巨僵低吼一聲,一拳轟去,這片光芒瞬間四射開來,帶起的拳風竟是將後撤的江菱掃得倒飛出去。

江菱在空中一扭,化為一個詭異的拋物線下降。

那黑毛巨僵一抬臂,指尖黑漆漆的指甲斷開,瞬間劃破空間,擊中了江菱。

但就在這時,那呈拋物線下降的江菱卻瞬間炸裂,化為一朵黑色的牡丹花旋轉著掉落。

司徒西風愣了一下,隨即冷笑,倒是忘了黑牡丹這一手李代桃僵的本事了,不過,她以為她逃得了嗎?

這時,司徒西風拿出了一個水晶盒子,一按盒子上的機關,一點瑩光飄出,在空中轉了轉,迅朝前飄去,而司徒西風則驅使著黑毛巨僵跟在身後。

「江菱,你跑不掉的。」司徒西風一邊追,一邊大吼。

很快,司徒西風追到了一個地殿入口,在這裡,他隱隱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但是黑毛巨僵卻沒有什麼反應,所以,他心裡稍稍的一點遲疑直接就拋諸腦後了,扭曲的**填滿了心胸。

所以,他站在黑毛巨僵的肩膀上追了進去。

一進入這地殿,身後的入口突然消失無蹤,司徒西風這才感覺到不妙。

但就在這時,司徒西風看到了江菱,她正站在地殿不遠處淡淡的望著他。

而在江菱的身邊,還有兩道身影。

「東伯尋香!你們這對狗男女,竟然搞到了一起……」司徒西風眯了眯眼睛,妒火中燒。

東伯尋香卻是沉默不語,他身邊黑紗蒙面的女子更是以一種看螻蟻般的目光盯著司徒西風。

在這樣的目光下,司徒西風感覺到自己的心被刺痛了,就如同第一次進入聖地,那些聖徒們盯著他的目光。

那時他就誓,他一定要讓這些人一個個跪在他腳邊。

他做到了!再也沒有人用這種目光看他,曾經用這種目光看他的人,要不隕落,要不直接成為了雜草般的人物。

司徒西風厲吼一聲,黑毛巨僵低吼著,猛然朝著三人沖了過去。

「轟」

黑毛巨僵如同撞在了一扇無形透明的牆上,被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倒飛了出去。

司徒西風有些狼狽,那不可一世的張狂終於被驚懼給壓了回去,讓他清醒了一些。

於是,司徒西風不斷的驅使著黑毛巨僵四處攻擊,希望打破屏障,但卻枉然。

「混帳,讓我出去。」司徒西風大吼,聲音中有了一絲驚懼,就如同知道一個美夢臨近醒來,一切都將成為夢幻泡影。

但偏偏,江菱與那黑紗蒙面的女子,就像是在看戲一般,看著他拙劣的表演,而東伯尋香這一聖子考核者,卻低頭站在黑紗蒙面的女子身後,如同一個隱形人。

江菱表面上像是一直在看著司徒西風,但她更多的注意力都在這個蒙面女子身上,這個作為伴聖者來踏聖靈之路的女人,實際上卻相當於東伯尋香的主子,這其中的意義不用再多解釋。

說來,這一次聖靈之路的伴聖者,她還現了一個有意思的人,就是三聖窟葉隱的那個叫楚南的伴聖者,那個傢伙也不簡單。

「你在猜我的身份?」蒙面女子突然扭頭看向江菱,開口道。

「你會告訴我?」江菱問。

「不會。」蒙面女子道。

江菱沉默了一會兒,道:「這遠古聖靈大殿的任何寶物的爭奪,我都可以退出。」

「退不退出根本沒有意義,因為你已身在局中。」蒙面女子道。

話聲剛落,突然間,一絲一絲恐怖的氣息在這地殿中遊離。 ?81?z?.om

而那蒙面女子黑眸中卻是流露出激動之色,但隨即又流露出緊張與忐忑。

被困住的司徒西風同樣也感受到了這恐怖的氣息,而且他感覺得更清晰,所以他開始狂了,將奪來的攻擊至寶用出,想要轟開一道缺口逃出去。

但是,這裡的無形禁制卻逆天般強大,無論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撼動分毫。

而這時,那恐怖的氣息越來越濃郁,司徒西風張狂的根本—那隻黑毛巨僵正在瑟瑟抖。

「攻擊,攻擊……」司徒西風狂的命令著這黑毛巨僵,但是這黑毛巨僵卻再也不聽他的使喚了。

就在這時,這地殿中央那根龐大的柱子突然有無數詭異的圖案亮起,這些圖案的光芒在半空中糾纏,突然間,凝成了一道巨大的身影。

這身影三頭八臂,體內如同流轉著星辰,分明就是聖靈之王的模樣。

「死!」這身影沒有開口,卻有滾滾雷音在地殿回蕩。

那黑毛巨僵驟然間四分五裂,竟然抵不過一聲無形音殺之聲。

司徒西風驚恐到了極致,但根本退無可退。

就在這時,這三頭八臂的聖靈之王虛影朝著司徒西風望去,頓時一股死氣在他周圍蔓延開來。

司徒西風一個激靈,目中驀地射出瘋狂的光芒,心中狠,對這聖靈之王起進攻。

但是,他一招還沒出,身形便動彈不得。

隨即,他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體內遊走了一圈。

司徒西風瞳孔驟然大張,由內而外出現了一道道血紋,這血紋瞬間瀰漫全身。

在下一秒,司徒西風的身體便碎成了無數塊。

目睹著這恐怖一幕的江菱與那蒙面女子和東伯尋香,一個個都身體輕顫不止,這是一種螻蟻仰望大象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們很是無力。

「你到底想幹什麼?」江菱問這蒙面女子。

「當然是這聖靈之王的聖魂傳承。」蒙面女子道。

「我不陪你玩了,告訴我怎麼出去。」江菱叫道,傳承什麼的她不去想了,她只想離開這裡,離開這讓她感到崩潰無力的地方。

「這裡只能進不能出,除非得到聖靈之王的傳承。」蒙面女子道。

就在這時,這聖靈之王開始攻擊無形的能量罩。

它的攻擊可不像司徒西風般石沉大海,而是第一次攻擊都讓這能量罩扭曲,幅度一次比一次大。

「你即要傳承,我不會跟你搶,但你能不能快一點?」江菱大聲道。

「我也想,但我做不到。」蒙面女子道。

「做不到你來幹什麼?是要讓我們這些聖子考核者全軍覆沒嗎?」江菱厲聲道。

「與其在這裡怒,不如一起想想辦法。」蒙面女子輕哼了一聲道。

「想辦法?想什麼辦法?這個念頭我都不想起。」江菱道,面對這樣強大的所在,還想個屁的辦法,直接就是有多遠逃多遠。

蒙面女子深吸了一口氣,目光不斷的在閃爍著,她為此而來,但卻在一開始計劃就已經生變了,沒有找到最重要的東西,她完全沒有任何把握。

「小姐,算了吧。」東伯尋香忍不住輕聲道。

「閉嘴,我費盡心思,豈能半途而廢。」蒙面女子道。

東伯尋香張了張嘴,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沒有人喜歡半途而廢,但在這種情況下,能保命就不錯了。

蒙面女子扭頭看了看東伯尋香,道:「你看著這女人,我一定要去試一試,哪怕失去性命。」

東伯尋香身形顫了顫,他知道,小姐既然做出了決定,那麼天塌下來也不會改變了。

就在這時,蒙面女子拿出了一個玉瓶,瓶中是一滴晶瑩剔透的液體,她將之取出,按向自己的眉心,隨即就朝著聖靈之王衝去。

在穿過那無形的禁制時,她有一些感覺,但卻順利的進來了。

而那聖靈之王立刻就現了她,只是,卻並沒有對她動進攻。

「聖靈之王的傳承是我的。」蒙面女子咬了咬牙在心中道,隨即一步一步朝著聖靈之王走去。

聖靈之王微微動了動,一道恐怖的神念將蒙面女子籠罩。

過了一會兒,卻不知為何,聖靈之王卻突然無視了蒙面女子的存在。

而這時,蒙面女子已經接近聖靈之王。

突然,蒙面女子拿出了一顆星辰般的東西,狠狠按入了聖靈之王體內,而同時,她神力實質化,竟是凝成了一個顆骷髏,要接入聖靈之王的腦袋裡。

聖靈之王頓時僵滯著一動不動,蒙面女子的黑眸開始有了波動,難道是要成了?

但就在這時,聖靈之王那神力模擬的骷髏頭消散無蹤,而蒙面女子口噴鮮血的癱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聖靈之王身上有一道道氣息直接破開這無形禁制,沖向了四面八方。

……

楚南盤腿坐著,旁邊是平穩呼吸的寧甯,而在不遠處,那隻血色章魚的腦袋如同一朵盛開的花,裡面有一個血洞,血洞連著這血色章魚的大腦,此刻,它已經死去多時了。

本源同化成功,不僅寧甯損耗的本源全部補上,而且大有增益。

就在這時,整個地窟劇烈顫動著,看樣子竟似要坍塌的樣子。

楚南睜開眼睛,流露出吃驚的神色。

很快,楚南突然間感覺到了一絲絲氣息,神色大動,他的眉心一陣漲痛,那強烈的呼喚感再度出現,並且變得極其強烈。

楚南有一種抑制不住要順著氣息衝上前的感覺,但他看著寧甯,生生將身體定在了原地。

就算寧甯並沒有捨命救他,在他的心裡,她一直都是驕陽,只不過暫時失去了記憶罷了,他當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丟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