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連續七局勝利的磨練,也讓石炎各個方面都感覺得到了一次大的鍛煉,對自己各方面都有著很大的幫助甚至是很明顯的提升,

雖然說境界上神通法門上也都沒有取得實質性的突破,但都精進了許多,特別是對劍之大道的理解,也是深刻了一些,而這樣帶來的好處,那對石炎去領悟劍之大道,踏入劍之大道的門檻,也是有著巨大的幫助和推進作用的,

再加上說,對劍之大的理解越深的話,那就可以將一些理解融合到青劍神通之中,讓青劍神通的威力變得更強大,這,也算是無形的讓石炎的實力有所提升,

五品的青劍神通初入層次,也是達到了比較圓滿的一個地步了,這樣的提升確實可以說的上是神速,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在第七戰,石炎也依然是沒有動用玄武不滅神通,青劍神通、九龍山第三重和龍象鎖天爪,再加上九龍砣這四種手段齊施之下,拼消,拼耐力,再加上身法上石炎又有神行九步的幫助,所以最後還是取得了勝利,一場非常艱難的勝利,

能取得這樣的一場勝利,還是讓石炎心情非常的舒服,感覺是做了一件比較成功的事情一般,這種喜悅的感覺,是非常的不同的,

七輪的戰鬥過去了,炎黃洲這邊,到現在還能保持著全勝戰績的,也只剩下了四人了,石炎、蕭宇、龍天坤和洪氏的洪成輝,九華鋒的實力雖然也是極為的歷害霸道,只可惜他運氣不好抽到了龍天坤,龍天坤直接兩門無上的神通法門齊出,配合上一門歷害的秘法神通法門,威力通天,簡直就像是一尊神靈一般,霸道而又無比強勢的將九華鋒的鋒芒給重重的挫了一下,擊敗了九華鋒,

九華鋒敗在了龍天坤的手上,臉色也是無比的難看,一幅恨不得要跟龍天坤拚命的架勢,

輸上一場,那也代表著九華鋒這一次九天大戰已經是結束了,他已經基本沒有機會殺入前十,沒有機會去多得那天大的機緣,這讓一向都是無比傲氣的九華鋒,自然是難以接受,這一次他是帶著無上的雄心而來的,只是此時卻是如此的受傷,

七輪的戰鬥,基本上大家的實力也都全部的顯露了出來,現在還保持著全勝戰績的,也就是那麼幾十號人了,最後如果十戰全勝的人數多的話,可能還會有加賽之類的了,

蕭宇撇了撇嘴,道:「石炎兄天坤兄,這一次看來是我如我們所願了,我們三兄弟一起嶄露頭角,這九天大戰一戰,也必定是我們名揚四海,威名大震的一戰了,還有最後的三戰了,刺激啊,我就喜歡這樣的刺激啊,這樣的戰鬥,才是真正的能夠讓人熱血沸騰,才是真正能夠讓人潛發出無限潛力的,有這樣的戰鬥刺激磨練,實力提升的速度效果,果然就是不可同日而語的,痛快啊,真的是太痛快了,」

這一路戰下來,確實也是讓石炎有著酣暢淋漓的感覺,

石炎道:「我們也不能高興的太早了,還有三戰,這最後的三戰,我感覺也是最艱難的三戰,就我目前觀看的情況來說,我們最後的三名對手,實力都非常的強勁,都是有點實力可以去爭最後名額的天才,而且,我們三人最後的三名對手,也都是保持著七戰全勝的,跟我們是一樣的,到現在還能保持著七戰全勝的戰績,那就不可小覷,一定是有著可怕實力的,」

不過蕭宇向來都是那種很樂觀爽朗的性格,他也是撇嘴,有些無謂的道:「這樣才更刺激,真要是太簡單了贏了下來,也沒有什麼意思,沒有一點成就感的,這樣有拼勁,棋逢敵手的感覺,才是最爽的,我相信,最後能笑到最後的,一定會是我,」

蕭宇的自信,給人的感覺就是一股強大的信念力量,而不是一種盲目的桀驁了,

暫時在休息的人,也是在紛紛的議論著,那些一路來表現搶眼的人,也都是成為了被議論的對象,畢竟到了第七戰,現在還全勝戰績的,也就是那麼小几十人,一個個都數的過來,這些人,可是從一千零八十人之中,先脫穎之輩了,

就連那些無上王者那邊,也都是三兩成郡的在那邊討論著,評說著一名名天才的實力,一些情況,缺點不足什麼的,

「嘖嘖,紫虹仙子真是歷害啊,一名女兒之身,卻是橫掃一片,氣勢如鴻,紫虹仙人的實力,前十之名,肯定穩拿的,」

「是啊,紫虹仙子後面的三名對手都一般,肯定不是紫虹仙子的對手,必定是一片橫掃,成就紫虹仙子的美名,」

「我也喜歡紫虹仙子啊,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麗的女人,太迷人了,看上一眼,就會讓我愛上,讓人著魔的,」

議論聲中,紫虹仙子的討論聲潮還是很高的,


蕭宇也是怪一笑道:「呵呵,要說起來,這紫虹仙子確實是非常的漂亮迷人啊,不愧有仙子的稱號,號稱紫虹天第一大勢力紫虹宮之人,如此一個無上的勢力年輕弟子一代之中,卻是被一個女流之輩給佔去了所有的光芒,倒也是有點意思了,紫虹仙子,確實是個極有實和的女人,我甚至感覺我要是對上她,都有可能會被她擊敗了,」

「不過不是敗在她的實和力上,而是敗在她的美色上,哈哈,」

蕭宇顯然是在開玩笑的,石炎也是揶揄一笑:「你要是看上人家了,就直接過去吧,說不定,還能成就一段佳話了,那樣也不失為一種美談,」

蕭宇一笑道:「哈哈,我也是這樣想的,說不定真的就能成千古絕唱呢,我確實是很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不過還是算了,我們是來參加九天大戰的,可不是來看女人的,接下來的三戰,我們也還是要好好的準備一下,全力應戰,將我們三兄弟的威名徹底的打出來,狠狠的打出來,」

「哈哈,我現在倒是在想,如果我們三人都殺入了前十,豪奪三個名額,那將會是一件怎樣轟動的事情呢,不過來說這一次九天大戰並不是公開的,估計我們就算做到了那麼拉風的話,這樣的事迹也很難傳的出去了,不然的話,肯定是會在九天之地掀起一場軒然大波,然後我們就迅速的成名,天下皆知,嘖嘖,想想那也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啊,」

「只是可惜啊,這樣的美妙,並不是屬於我們的,」

石炎道:「好好的準備你的比賽吧,」 第八輪的大戰,也緊鑼密鼓的開始了,

現在來說,其實大多數人已經是淘汰掉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懸念的事情,只輸一場,那可能還可以拼一下氣運,說不定還有一點點機會,但機會肯定也是很小,至少從目前來看,也依然還是比較小的,輸了一場以上的天才,那看都不用看了,直接就是淘汰了,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點點的可能,所以,他們現在來說,也多是直接轉化成了看客,看著這最後的大戰爆發,

第八**戰的開始,也是真正的將這一次九天大戰推向了一個巔峰的層次,

石炎這一次的對手絕對是一名勁敵,來自珞珈天的虛子,是一身穿著一身淺灰色衣服的清秀少年,很文弱,很瘦小的那種,臉又白的有些古怪似的,所以給人的感覺很虛,不知道,他的這個虛子稱號,是不是因為就跟這個有點關係,

不過虛子不只是這外貌給人的感覺虛,而是他整個人往那裡一站,就給人有一種很虛無飄渺的感覺,就彷彿說,他人好像是不存在的一樣,但你眼睛又明明看到他就站在那裡,所以給人的感覺非常的詭異奇特,

因為是自己的對手,所以石炎之前也是一直都有關注過虛子的戰鬥,所謂知己短彼,方能百戰不殆,


面對虛子,石炎也是一臉的認真無比,面色凝重,目光幽冷,死死的盯著虛子,而虛子也是身子虛弱般的站在那裡,虛虛的,空洞洞的那種感覺,但石炎知道,這種感覺是非常不好的,甚至是非常的危險的,據他之前的觀察來說,越是來這,那就代表著虛子會越是可怕,也越是要讓石炎打起精神起來,不然一個不慎,恐怕就是要把自己的坑掉了,

「虛子對我威脅最大的神通法門是在於他的虛,他可以直接化為虛為,融入虛空之中,讓人尋不到他的蹤際,而且可以動蕩虛空,讓虛空形成一個可怕的黑洞,吞噬一切,虛子的神通法門手段,非常的歷害,也是無上的神通法門,歷害無比,這一次,估計我真的是要動用玄武不滅神通,才可以了,」石炎心中暗襯,虛子,將會是他目前遇到的最強勁的對手,

這一戰,石炎必須會全力以赴,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石炎心中也剖析著虛子的實力,然後心中也是做好了一切應對的方法策略,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那一切的陰謀詭計就都是蒼白無力,但在實力旗鼓相當的情況之下,那戰鬥的經驗策略對戰局的影響,就將會是決定性的,

咻,,,

嘩啦,,

兩人皆是蓄勢待發,皆是將氣勢推到了一個極點,然後自然而然的爆發了出來,沒有任何的言語,兩人雙對峙到沉默,然後到火山噴發一般的全面的爆發了開來,直接的同時動手,光華乍迸,映耀九天,氣騰四海,兩人一手出,那便是天地涌動,四方奔騰,巨大的聲勢也是將方圓萬丈之內的空間都完全的震撼了起來,

一出手,便也是激烈無比,

石炎也是沒有半點的含糊,一出手便也是全力出擊,五品青劍神通直接催迸到了極致,然後九龍砣也是毫不猶豫的砸了出去,龍象鎖天爪的威懾力雖然略顯有些不足,不過此時只是做為一個輔助的手段來說的,那也是有些作用的,有一點點作用,那對強者來說,都是足夠了,

虛子身形一動,果然是人化虛空,他的人直接就進入了虛空之中,已經不存在了這個世界之中,所以,你根本就找不到他,也傷不到他,整個人,就不存在了,讓石炎一下子就失去了一切的目標,

而與此同時,整個虛空都像是翻騰的海嘯一般,整個空間都是完全的動蕩了起來,

就像是化做了一口鍋一般,而此時空間就像是鍋裡面的水,此時鍋裡面的水已經煮的沸騰了,自然,整個空間都是在翻騰,扭曲,撕裂,,呈現出了各種各樣的變化,而人身處於這片虛空之中,如果空間都完全的崩潰了,那人還有可能會活下來嗎,

如果空間都毀滅了,那人還有可能不被毀滅嗎,

這正是虛子的可怕之處,他身體融入虛空之中,彷彿就將這一片虛空都變成了他的手掌一般,他可以隨意的去揉捏,去玩弄,去主宰一切,他要這一片空間生,這一片空間才可以生,他要這一片空間死,那這一片空間就必定會死,

就是這樣的感覺,讓人很難受的感覺,

此時石炎身處其中,自然就要承受這些空間的一切動蕩,一切翻騰,一切想要將他毀滅的力量,想要將他撕成碎片的力量,

石炎此時的氣勢也是完全的爆發了出來,手持青源劍,腳踩神行九步,就像是一尊無敵的戰神一般,任泰山蹦於眼前,而紋絲不動,面不改色,穩若磐石,

青劍神通之威和九龍鎮山之力,也是將這爆亂的空間要鎮壓下去,要將一切都扭轉過來,恢復平靜,

「給我鎮,」石炎也是喝了一聲,氣嘯如洪,一隻手掌也是重重的將九龍砣給拍了下去,九龍砣化為巨形,直接威壓鎮下,要將世間一切都鎮壓下來,讓一切回歸平靜,

石炎一路來,也都是憑著青劍神通和九龍鎮山將一名名對手挑落馬下,現在經歷過了這些對手的磨練,讓石炎變得更加的精厲了起來,神通法門之間的配合也是更加的爐火純青,對時機的把握也是要精準上許多,這樣一來那威力自然就要增加上不少了,

石炎跟虛子的一戰,也是吸引來了許多的目光了,畢竟這兩人,從前面七輪的表現來看,都是很有希望殺入前十的天才,

虛子在珞珈天的名氣還算是非常的大的,相比之下,石炎則要顯得有些默默無聞了一點,完全就可以說是一個無名小卒,石炎蕭宇龍天坤三人,也是不少人口中津津樂道的黑馬了,

不少的討論聲,也是響了起來,

「蒼玄天這次還真是狠的很啊,能鎮守到第八輪的,竟然有足足四個之多,這是九天之中人數最多的一個了,而且我感覺,這四人都是有實力殺入到前十的天才人物,嘖嘖,四個之人,也不知道到最後能有幾人殺入的了前十了,」


「想要殺入其前又淡何容易,這一次蒼玄天的天才表現確實是很搶眼,但不到最後也還不能說,說不定萬一最後一個都沒有殺進去呢,」

「聽說蒼玄天的這四名天才,還有三人是來自同一個勢力的,而且還並輩蒼玄天十二洲任何一洲的勢力,只是一個小勢力,」

「真的假的,有這麼誇張嗎,真要是這樣,那個勢力不是非常的有氣運了嗎,」

「石炎對戰虛子,你們更看好誰,我感覺虛子贏的機會會大不少,」

「必須是虛子啊,看現在的形勢就知道了,石炎一上來就已經被逼到了極限了,再戰下去,肯定是輸的份,」

昊王一笑道:「炎王,看來很多人都不看好你蒼玄天的那個小石炎的小子嘛,你覺得如何,」

炎王道:「那些只是一群沒有什麼眼光的小傢伙罷了,理會他們的言論幹嘛,我蒼玄天的天才,自然不會輕易的落敗了,所以嘛,最後贏的肯定是石炎,」

「哈哈,你還真是有些自賣自跨的感覺啊,我說炎王,你就這麼自信石炎那個小傢伙會贏,現在看來,輸面可是大於贏面啊,」昊王打超道,

石炎看了眼量昊王道:「要不,我們來小賭上一把,」

昊王一聽,馬上就搖頭:「不賭不賭,堅決不跟你賭,休想要坑我這種老實人,好吧,那就那個石炎小傢伙贏吧,」

這兩名無上的王者存在,竟然也能如此的開玩笑,如果讓他人聽到,肯定也是一件忍俊不禁的事情,

此時身處在那虛行空間中艱難對戰的石炎,自然聽不到外面的風言風語,就算聽到以石炎的性格來說,也是懶得理會的,

「果然是不出我所料,這個虛子果然是無比的歷害,這份手段太是高明了,我現在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更不用說去戰勝他了,想要將這個動蕩的空間完全的鎮壓下來,那樣的難度太大了,除非來說,我的九龍鎮山能再進一步,提升到第四重了,」石炎心中也是暗忖,想到這個,石炎自己也是不由搖頭一陣輕笑,還真是有些意想天開的事情,

九龍鎮山秘法本來修練起來就非常的難,石炎突破到第三重也是剛剛突破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想要提升第四重,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九龍鎮山沒有辦法鎮壓,青劍神通更是沒有辦法了,所以石炎此時除了能根虛子死死的拼上幾把,但對戰局也是沒有半點的推進作用,將石炎,也算是逼到了一個份上,

虛子也是在慢慢的對石炎加壓,讓空間動蕩翻騰的力量更加的可怕,要逼得石炎認輸,

這給石炎的壓力,確實也越來越大了,能夠這樣的堅持沒有被擊敗,就算是石炎夠歷害了,可是這樣的情況下堅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像是狂風瀑雨中的一顆小草,隨時就有可能會被連根拔起,直接的湮滅掉了,

石炎心中也是不由的暗搖了搖頭:「看來這一次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必須是只能夠動用玄武不滅神通了,不過也可以了,堅持到了第八輪,也算是大大的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的事情,現在動用玄武不滅神通,是差不多了,也是時候,該發發威了,這邊雖然有如此多的無上王者,甚至還有大帝在場,不過也沒辦法了,無所謂了,」

「有些東西,該顯露出來的時候,也就該出來了,瞞的了一時,瞞不了一世,我想要站到一定的高度,那就必須要展露出自己就有的實力,」

「來吧,戰吧,,,」 蒼古幽幽的氣息從石炎的身體之中噴涌而出,諸勢滔天,驚雲之上,

玄武神曾的異像也是升騰而起,散發出了無上的氣息,玄武不滅神通一出,頓時將整個動蕩的空間都鎮壓了下來,空間彷彿瞬間就被冷凍了起來,原本還是狂風瀑雨,轉瞬之間就變得風平浪盡了,

玄武不滅神通一出,一切都被鎮壓了下來,天地蒼幽,亘古不滅,

頓時,就吸引過來了不少的目光,一道道都滿是驚詫的看著石炎,看著那玄武神獸的異像,感受著那無上的蒼古幽幽氣息,就彷彿,一尊上古的神獸要蘇醒過來一般,要將天地都吞滅一般,上古的神獸,那可相當於上古的神靈,神一般的存在,可以藐視天下一切蒼生,可以鎮壓九天十地,可以威懾上古神邸,


「這是什麼神通法門,好可怕的氣息,」

「好可怕,蒼古幽幽,怎麼有種上古神的感覺,」

「好歷害,這個石炎竟然還隱藏了這麼一門強的可怕的手段,太可怕了,果然是無比的妖孽啊,看來是把握殺入前十了,」

那些無上的王者,也是有不少都側目的看了過來,不少的無上王者,眼裡都是流露出了幾分驚訝之色,以他們的眼光來看,自然就可以看到比較深層次的東西,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這是,,超越了九品的神通法門,,」

「這個叫石炎的小傢伙,竟然還有如此歷害的神通法門,而且竟然還是本命神通法門,超越了九品的神通法門,竟然還有如此的小子,」

「炎王,你們蒼玄天不錯嘛,這等小子竟然都出現了,」

炎王亦也是有幾分驚訝的看著石炎,眼裡也是閃爍出了異樣了光芒:「那個層次的神通法門,已經超脫了品階之外,達到了道之層次,本命天賦神通是道之層次,這樣的意味太大太大了,真沒有想到,我蒼玄天竟然還有這麼一個異數氣運的小傢伙,不錯不錯,是值得好好的培養培養了,」

昊王眼睛有些發亮的道:「炎王,這個小傢伙我要收了,」

炎王鼻子馬上一哼道:「滾,敢跟我搶,我跟你急,本命神通法門能覺醒道之層次的神通法門的小子,極有可能就是一個異數,有逆天氣運之輩,此等小子,未來不可估量,說不得能誕生一個大人物出來,」

不少的王者,也都是眼睛有些發亮,本命神通能覺醒超越九品的,那是絕世罕見,一萬年也難得出一個的,一旦有一個出現,那極有可能就會有一番的大作為,會成就無量,極有可能都會成就大帝,震古爍今,達到一個極為巔峰的層次,

所以一旦有這樣人物出現,必定就會受到那些強者的關注,

無上的王者,也是想收這樣異數之人為弟子,若真的是能夠培養出一名大帝出來的話,那就會成就一樁美事,

當然,這些東西不是一般人能看的到的,也就這些無上的王者才能夠一眼看的穿來,所以石炎一施展出玄武不滅神通法門,就立刻的引動了那些無上王者的注意,引起了不少的異訝之色,

高空之上,無量大帝立在那裡,當看到石炎施展出來的玄武不滅神通法門之時,深邃無垠的眼眸之中,也頓時激射出了一絲亮色,他的目光,也是落到了石炎的身上,遙遙的看著石炎:「道之層次的神通法門,不過,,怎麼有些奇怪的感覺,這神通異像怎麼會有些奇怪,是死氣沉沉的,又感覺將要復甦過來,感覺這神通法門還不是真正的形態,」

「不是真正的形態,都是如此的歷害,若是真正的形態,那將會是怎樣的程度,莫不是極歷害的道之層次的神通法門嗎,本命天賦神通若能達到這樣的層次,那將來的成就,恐怕也是不可估量,」

石炎倒是不知道他一施展出玄武不滅神通,竟然引起了如此大的反響,竟然被如此多的無上人物給盯上了,甚至是連無量大帝此時心中都有一些小心思來,

石炎的玄武神通一出,局面就頓時的扭轉了過來,那動蕩的空間被鎮壓下來之後,虛子也是從虛空中走了出來,他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驚異之色,眉頭緊皺在了一起,成了一個川字,

「敗吧,」石炎青源劍一動,在玄武不滅神通的無上神威之下,自然是讓這青源劍變得更加的可怕歷害了起來,一劍盪出,諸天震蕩,四海驚方,一道道青芒殺出,虛子也是被逼的連連後退,最後也是直接的敗下了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