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又出現了一群攔截者,一層一層,有涅槃境也有萬古境。

天斬劍與不滅劍堅定的握在手中,眼神冰冷銳利,精芒如劍逼射而出,殺意凜然。

雙劍連續往前刺出,一劍又一劍,劍光一束又一束刺破長空,在永恆劍意的統御之下,力量凝聚一線,一道道十分驚人,威力可怕。

一束又一束的劍芒如同極光洞穿虛無,速度快到極致,涅槃境修鍊者們完全無法閃避,一個個被洞穿,身上血洞顯現,永恆劍意在傷口之中凝聚不散,傷口完全無法癒合,反而不斷的被其他力量擴大撕裂。

劍光過處,永恆劍意殘留著不散。

「好可怕的劍意。」

「這等劍意,生平僅見。」

殺殺殺,任何攔截者,全部斬殺,雙劍齊出,不斷刺出,每一劍都凌厲到極致,每一劍都洞穿一個又一個涅槃境,連一星聖級都無法抵抗,二星聖級強者也必須慎重對待,因那劍光的威力,有讓他們面臨同等級強者攻擊的感覺。


劍光若銀色匹練,聲勢輕微,但威力十分驚人,這表示楚暮的劍法,歷經一次次之後進入了更深的層次,對於力量的應用更加深入更加集中,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這種對力量的應用,哪怕是高階聖級強者看到了,也要動容。

雙劍如同死神的鐮刀,不斷收割攔截在前方的強者,一個一個一批一批斬殺,屍體如同下餃子似的墜入海中,因被追擊攔截的關係,楚暮不敢有絲毫的停留,自然也不會因一點點的貪心而去收取那些被殺者的空間戒指,儘管那肯定有些財富,但會在一定的程度上拖延自己的腳步。

現在這種時刻,一點點都不能夠被影響到,否則就會陷入重圍,前功盡棄。

強者的追擊,強者的攔截,一波又一波,彷彿無窮無盡,給他帶來了無比的壓力,這壓力足以令人崩潰,但楚暮不是一般人,在這壓力之下,他對抗著,以壓力來淬鍊自己的精氣神,開發自己的潛力,一點點的增強自己的實力,天地元氣隨著波動,不斷湧入楚暮的體內,涅槃八重天初期的修也在不知不覺當中升。

當然,這樣的升遠遠無法和靈池內的修鍊升相比,卻更加的穩固。

戰戰戰,戰到淋漓!

殺殺殺,殺到酣暢!

精氣神受到磨礪,不斷攀升,達到極限,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清晰的反應在腦海之中。

旋即,劍域釋放出去,直接覆蓋了方圓兩千米的範圍,隨著楚暮前進而不斷的移動著。

劍域之內,楚暮的力量與速度激增,原的他只能媲美尋常三星聖級的速度,劍域的增幅之下,超過了尋常三星聖級,介於三星聖級和四星聖級之間。

而被楚暮的劍域所覆蓋的攔截者,凡是涅槃境,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往下墜落,一星聖級強者身形一顫,立馬穩住,但感覺自己的力量與速度明顯下降,二星聖級也受到了一些影響,雖然不多,但也感覺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下降了一些。

此消彼長之下,楚暮的實力更加強大,劍光不斷刺出,若極光洞穿長空,永恆無盡。

不斷斬殺強敵,身上的煞氣愈發的濃郁,一絲絲的血色氣息在周身環繞著,依稀之間,彷彿有鬼魅哭泣之聲,影響劍域之中眾人的神魂,讓他們精神難以擊中,恍惚之間,又被劍光洞穿,淪楚暮的劍下亡魂,楚暮增添一絲煞氣。

不滅劍不斷的吸收煞氣,不斷的積累沉澱。

瘋狂的殺戮,忘卻一切的戰鬥,目標就在前方,唯有向前,以手中雙劍,殺出一條道路,殺出屬於自己的未來。

精氣神依稀之間,有凝固化氣魄的跡象,一口虛幻的劍形在楚暮的上空若有若現,彷彿被風一吹就會潰散,但又再次凝聚起來,每一次被吹散凝聚,會更加的凝固一絲絲。

這是屬於劍的氣魄,屬於優秀劍修的氣魄,屬於那種一往無前,披荊斬棘,無畏艱難險阻,無懼困難挑戰的大決心和大勇氣。

「死!」一個意念在腦海中閃現,迸發而出,雙劍一旋,前後出擊,那劍光刺眼,直接令得前方的攔截者雙眼眯起,不自覺的閉上,刺出的兩劍,劍刃凝聚一切力量,將真空刺穿,彷彿燒紅的劍刃刺入乳酪之內。

劍若流星,攜帶一種有死無生的決然,沛然莫御。

劍下,一尊二星聖級強者剛剛反應過來的剎那,避開第一道劍光,卻被第二道劍光命中,護體元罡瞬間被刺破撕裂,十分巧合的洞穿眉心,劍刃貫穿,從腦後而出,又瞬間收回,不帶起一絲血液。

可怕的劍意,絞碎神魂。

這是第一個,死在楚暮劍下的二星升級。(未完待續。。) 「殺了他。」

「該死的人族,馬上停下來。」

人族和鯊族強者們一邊追趕,一邊吼道。

而楚暮一擊絕殺一尊二星聖級的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他們。

不僅可以絕殺一星聖級,連二星聖級都可以絕殺,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

事實上,楚暮能夠斬殺二星聖級強者,也是意外,有很大的運氣成分在內,一則是因他連續不斷的斬殺,煞氣不斷積累,一身氣勢節節攀**到了十分可怕的程度,全身精氣神高度凝聚,超越極限,凝聚一口氣魄之劍。

氣魄之劍與氣勢凝形不同,可以說是氣勢凝形的升級版,比氣勢凝形更加困難,氣魄凝劍形之下,楚暮的劍,更具氣勢,威能升,暫時的超越極限,又有劍域的升與壓制,斬殺一名普通的二星聖級強者,並非不可能。

要說,那個二星聖級強者的運氣也不大好,於是他就死了。

往前,再往前,一直不斷的往前,雙劍一次次的刺出,楚暮進入了一種奇特的狀態,隨著每一劍刺出,都會有一種玄之又玄的領悟,這種領悟,讓他之沉迷,也讓他潛意識中不斷以劍刺出。

刺刺刺!

劍尖的鋒芒展現到極致。

永恆劍意統御之下,每一劍刺出,都在半空中留下劍意波動,經久不散,楚暮一路快速往前飛掠,留下了無數的劍意波動,叫人震撼不已。

圍追堵截,楚暮卻在其中一次次閃避,一次次出劍,粉碎一切阻礙。

就算是前方阻攔無數,也要將之突破,就算是天空阻礙自己。也要以手中劍,將之洞穿。


就在此時,腦海之中,總數三十道頂級劍碑劍法留下的劍影和一百八十道融合后的劍影震動起來,一百八十道劍影之中的其中幾道,光芒大作,互相吸引對方,慢慢接近,相融。

一百八十道劍影變成了一百七十五道。

刺出的每一劍更有玄妙。

驀然,右手一頓。天斬劍也隨著一頓之際,依稀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力量凝聚,刺出,悄無聲息,不帶起絲毫的波動,難以覺察。

劍光璀璨,卻毫無聲息,一個二星聖級強者絲毫未覺察到,便被無聲的劍光洞穿咽喉。

無聲劍式!

萬劍碑林。上萬塊劍碑,記錄上萬種劍法,最頂級的劍碑,僅僅三十塊。無聲劍式,列屬於最頂級劍碑之一上的劍法。

一劍刺出,無聲無息,防不勝防。

之前。楚暮是參悟出三十塊頂級劍碑上的劍法,但只是參悟到,還不夠精通。而今,隨著他不斷的戰鬥,一往無前,披荊斬棘的氣勢,不斷斬殺強敵磨礪自身,精氣神超越極限氣魄凝形,雙劍連續不斷的刺出,玄之又玄的領悟之下,終於將無聲劍式掌握。

我的老婆很傾城 ,威力極盡恐怖,二星聖級強者都無法對抗。

如果說第一次斬殺二星聖級有著很明顯的運氣成分在內,那麼這一次斬殺二星聖級,則是出於真正的實力,無聲劍式的恐怖威力。

大叔寵嬌妻 ,也一劍刺出,無聲無息。

無聲劍式!

夜少心尖寵:國民妖精是總統 ,無聲劍式的威力,十分可怕,但消耗也同樣可怕,以楚暮目前的修,根就無法支持多少劍。


鯊族的中階聖級強者,追趕上來,發出攻擊,海浪咆哮,巨鯊衝出,轟向楚暮。

強烈的危機感,令得楚暮的劍調轉方向,一劍刺出,獨特的光芒在劍尖閃現,如風中燭火。

正是那一點彷彿要熄滅的光芒,令得這一劍刺出的威力,達到了最極致。

力透劍尖。

無聲劍式!

空間都被洞穿,留下一道真空筆直的痕迹。

無聲劍式與巨鯊瞬息碰撞,剎那,無聲劍式破碎,楚暮身形倒飛而出,鮮血狂噴。

無聲劍式很強,強到可以讓楚暮斬殺二星聖級強者,但此次出手的卻是四星升級。

強橫的力量衝擊,令楚暮直接受到重創,鮮血狂噴之中,只感覺五臟六腑彷彿破碎了,一身骨骼也彷彿折斷粉碎一樣,無比痛苦,自身勃勃生機湧現,迅速的從血肉之中湧現,治癒。

劇烈的對碰,也讓楚暮清醒過來,脫離那種玄妙的狀態。

這一停頓,四周諸人迅速的包圍上來,一個個目光凶煞,獰笑著,他們看得出,此時的楚暮受到重傷,一身實力大幅度下降,又停頓下來,根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滾開。」

蠻橫霸道而凶神惡煞的聲音響起,鯊族聖級強者們紛紛追趕過來,毫無顧忌的出手,將包圍楚暮的人族轟退。

「該死的海族!」一尊人族聖級強者低聲怒罵道,立馬,就有好幾雙凶神惡煞的眼睛落在他的臉上,令他渾身一顫。

「死!」一尊鯊族聖級強者肆無忌憚的出手,手中長槍一旋舞,猛然往前刺出,氣勢悍然,無數的藍色力量在搶上旋轉,如同刀鋒。

轟的一聲,一槍攜帶無盡威勢,如大海之怒,刺中那個人族聖級強者,那人族聖級強者直接被擊中,倒飛而出,鮮血狂噴不已。

其他聖級強者是又驚又怒,卻又不敢對這些鯊族出手,一旦出手,等待他們的後果將會很糟糕,看看現在就知道了,鯊族大軍出動了一個多月,連續不斷的尋找追殺。

在鯊族強者的壓迫之下,人族強者紛紛退開,儘管十分懊惱,但只能如此,先前那種狂熱追殺楚暮和包圍楚暮的興奮勁都消失了,不管怎麼說,楚暮終究是要落到鯊族手中。

一個個鯊族聖級強者將楚暮包圍起來,一層一層,徹底封鎖,上天入地都不能。

旋即,鯊族戰士們也包圍過來,密密麻麻,水泄不通。

「卑微的人族,接下去,你要你的罪行而付出代價。」

每一個鯊族的眼中,都飽含了怒火,發自內心的怒火,那怒火,幾乎要將楚暮焚燒,化灰燼。

「卑微的人族,去死!」一尊鯊族聖級怒火高漲,長槍一旋,洞穿真空,刺向楚暮,可怕的力量從體內發出,透過手臂湧入槍身,以旋轉的方向迅速的往槍尖匯聚而去,如此旋轉方式發力,可以讓力量更凝聚,更不會浪費。

槍速極快,彷彿忽視了空間的差距,出現在楚暮面前,欲一槍洞穿他的咽喉。

這時,楚暮反應過來,雙劍交叉,險之又險的擋住一槍突刺,巨大的力量,從槍尖爆發而出,轟鳴聲中,楚暮雙臂一顫,整個人倒飛而出,再次口吐鮮血。

「弱小的人族,死來。」這二星鯊族聖級強者長槍再度出擊,如蛟龍出海。

楚暮一次次的抵抗,一次次的被擊退,每一次渾身都是一顫,鮮血噴吐而出,體內的傷勢更嚴重,連自愈能力也難以跟上,再這樣下去,讓人很懷疑他會不會吐血吐到干而死亡。

不斷格擋攻擊,不斷飛退,不斷受傷,此時的楚暮就像是籠中之鳥被包圍著,其他鯊族強者紛紛冷笑不已,這人族越是痛苦,他們就越是開心,一下子就殺死他,太便宜他了,無法發泄同族人被殺死帶來的憤怒和痛苦。

「不要拖延,殺了他。」一尊鯊族聖級眉頭一皺,喝道,他可沒有得意忘形,還依然謹記著之前楚暮涅槃時的異象,這樣的妖孽不能留,必須儘快殺死,免得出現意外。

被這麼一喝,出手的二星鯊族聖級強者手臂一頓,雙臂上的鱗片微微張開,彷彿有氣息噴薄而出,肌肉鼓脹,強橫的力量醞釀著,如同海嘯來臨。

「死!」

伴隨一生厲喝,這二星鯊族聖級強者全力出手,一槍彷彿拉滿的弓刺出,速度極快,力量兇悍到可怕,力量不斷的旋轉著凝聚於槍尖,其下的空間被洞穿,破碎。

極致的危機感,湧上心頭,楚暮臉色蒼白毫無血色,但雙眸卻愈發的熾亮,瞳孔深處,有一抹精芒在漸漸的展現,腦海之中,種種玄妙的領悟不斷湧現,兩百零五道劍影與刺有關的部分劍影,隨著綻放出光芒,不斷的變得明亮起來,變得熾亮。

「劍法一道……刺……劈……斬……每一種,都有其玄妙所在,有其精髓所在,是一種意志,一種玄妙的意念,如同神意,如同劍意……」

「……這……或許便是劍法的真正精髓,是屬於上古劍道的根……」

「刺……一往無前,刺穿一切阻礙,以堅定無比的信念……」

「劍刺之真意……」

剎那,楚暮的雙眸發亮,如同激射出兩道銳利無比的劍芒,令得四周鯊族強者們的心頭猛然一跳,雙眼刺疼,如同被劍尖刺中。

銳利無比的雙眸,看向一槍刺來的二星鯊族聖級強者,這一次楚暮沒有格擋,而是出劍。

天斬劍與不滅劍,一前一後,又彷彿同一時間刺出。

無聲劍式!

劍光一線,無聲無息,前後兩劍近乎同時刺中對方的槍尖,力量碰撞。

二星鯊族聖級強者的全力一擊,威力十分恐怖,但楚暮明悟出劍刺之真意后,施展出來的無聲劍式,威力更強橫許多。(未完待續。。) (閉關幾百年才求一次月票,居然沒幾張,太傷心了)

一聲脆響,就好像是雞蛋殼在耳邊被敲破,咔嚓咔嚓清晰入耳,令得每一個鯊族人的眼神都大變。

在他們眼前,一根威猛無比的長槍,從槍尖開始,被一股無形卻無法抵禦的力量轟擊,槍尖狂顫,一點點的碎裂,以旋轉的方式,迅速往下。

槍尖上迅速的布滿裂痕,往槍身蔓延而去。

仿似很久,只是一瞬間,整把長槍上,布滿了裂痕,繼而破碎開去,一塊塊指甲蓋大小的碎片激射,楚暮的面前,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力量,沒有任何一塊碎片射向他,或者射向四周或者射向持槍者。

一不小心,持槍者被碎片激射中,堅韌的鱗片直接被擊破,撕裂,鮮血橫流。

疼痛令得這二星鯊族聖級強者反應過來,連忙激發力量,在鱗片上形成了一層防護,抵擋槍身碎片的攻擊。

眼前,一點寒芒乍現,就如同他有時候衝出海面,看到了夜空中閃爍的寒星,幽遠深邃又寒冷。

那一點寒星,是楚暮劍的劍尖,一劍刺出,無聲無息。

無聲劍式,攜帶可怕的威力,刺穿虛空而至,殺向那二星鯊族聖級強者。

「住手!」

許多鯊族聖級強者看到這一幕,頓時又驚又怒,一個個出口吼道,並出手攻擊楚暮。

但,楚暮毫不理會他們,劍,一往無前的刺出,絕殺。

輕微的撲哧聲,卻叫人魂飛魄散,天斬劍,洞穿這二星鯊族聖級強者的眉心。從後腦穿出,劍身所攜帶的力量,凝聚於劍尖處,在刺入對方眉心的剎那,連同他的神魂,也一併刺入。

劍,迅速收回,不帶起絲毫血液,對方的空間戒指也落入楚暮手中。

旋即,雙劍旋舞在周身。形成了一團圓形的劍光,將攻擊抵擋,自身也借力後退,閃避。

陷入重圍,楚暮自知難以逃走,既然如此,那便戰,戰到極限,再召喚出劍宗靈印內的強者助陣。

雙劍一震。劍鳴悠揚,劍光四溢,一身氣勢暴漲,精氣神凝魄成劍。懸浮於上空,雖然面色蒼白,雖然身軀受創,但這一刻。楚暮的氣勢,最強盛。

鯊族們,竟然生出了一抹畏懼之心。一下子不敢上前,旋即反應過來,一個個惱羞成怒,他們竟然被一個卑微的人族給嚇住。

外圍的人族強者,一個個目瞪口呆,難以想象,區區一個涅槃八重天,之前斬殺鯊族也就算了,現在陷入了鯊族的包圍當中,竟然還敢如此張狂,若是換成他們的話,絕對不敢出手,直接投降,想到這一點,有一部分人族強者不知道何,一絲羞愧湧上心頭,旋即有一部分感到惱怒,恨不得楚暮就此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