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小姐姐忒激動:「魏少你好帥!愛你么么噠。」

魏凜笑着走過去開始日常撩前台小姐姐。

前台小姐姐最歡喜,魏凜也覺得這幾個小姐姐很漂亮,特別是那位黑絲愛破的莉莉,魏凜心裏面是很清楚自己其實哄這幾個小姐姐沒問題的,只是最近沒時間,等日後再說吧。

格尼聞訊趕來:「魏少您又買車了?」

「昨兒不是說了要買輛代步車嗎?」

「……也是哈。」格尼尷尬。

小姐姐們眼裏都是愛啊,越看魏少越帥。

魏凜:「格尼,我明晚要在我的遊艇辦趴,你能幫忙招人佈置一下嗎?」

哇哦~

他還有遊艇?

前台小妹妹雙手托著下巴,泛著花痴,眼神就是兩個字:愛了!愛了!

格尼剛開始倒也不驚訝,畢竟好多富二代都有遊艇。但很快聽說魏少那艘夢幻號遊艇長82米,一共五層,並拿出手機翻照片給格尼看,格尼差點就給他跪下了,服了服了!你是唯一一個征服我的男人。

再下一秒,格尼就真的跪了,因為魏凜說他有家醫院馬上要開業了,以後J酒店所有員工體檢直接去為寧醫院。

為寧醫院是他的?

我滴個乖乖。

格尼緩了緩神,這個男人我跟定了。

明晚的遊艇盛筵無比要辦的讓魏少滿意。

「魏先生是哪種類型聚會?」

「年輕人聚會,有秦峰他們,你就按照高標準佈置吧。」

「秦峰?嘶~」

格尼腦子嗡的一聲,實錘了都是華夏國超級富二代。

魏凜很隨意:「你安排吧,到時候多少錢給我說一聲,我轉賬給你,我先上樓了。」

吩咐完后徑直走向電梯間,留下一群羨慕的目光。

……

回到房間,醫院群由周集帶頭歡迎魏少,魏凜發了幾個紅包后就潛水了,全是一幫40多歲的中年人,沒有共同語言。

想溜進護士群,又不太好。

所以等下個月醫院開業后在看看俺的可愛小護士,可愛的溫氏姐妹。

晚餐在總統套房進行的,飯後約上胖子玩了幾局遊戲,也就索然無味的退了。

躺在床上翻閱著微信想起俱樂部認識的兩位小姐姐蔣夢婕和劉瑾虞,富家女還未接觸過,於是點兵點將點到了蔣夢婕,就她了,發了一句「能發我13塊錢嗎?」

蔣夢婕懵逼的發了13塊錢給魏凜,看他要出什麼么蛾子。

魏凜收下,然後還了個14塊錢的紅包,並語音回復:「借你13,還你14。」

「咦~第一次聊天就這樣,魏凜你老渣男了。」蔣夢婕的語言還是很歡樂的,「大晚上的不睡覺,是不是到處找女孩子借13塊錢?」

「是啊,人丑又卑微的我,只有廣撒網看看有沒有小姐姐能看上我,唉……」

「裝,你就繼續裝,那天帶着個女明星瞧把你嘚瑟的,今天又在這裏哭窮了,噢~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一個人,所以寂寞了想找女孩子陪你,噁心!」

「哈哈,很有經驗嘛。」

「你們這種人我見多了,阿峰哥也是這樣。」蔣夢婕是圈裏女二代,這樣的女孩子魏凜其實也就聊聊天而已,斷然不能把她們當做普通女孩子看待,她們這種要啥有啥不是金錢物質能俘獲的,再說了魏凜只是想和她交個朋友而已。

「我發幾張照片給你,你幫我挑一下那個包包更好看,發給阿峰哥,他不理我。」

魏凜聽她這一口一個阿峰哥,應該這女孩子和秦峰家關係匪淺,不容小覷。

魏凜語音回復:「憑什麼要幫你挑,我又不是你男朋友。」

蔣夢婕呵呵笑了笑說:「還想當我男朋友?魏凜你膽子真大。」

老實說,魏凜對蔣夢婕一無所知,不就是個有錢富家女嗎?

蔣夢婕:「好了別開玩笑了,趕緊幫我看看,下次我請你吃飯。」

「OK,comeon。」

【圖片:雷伯玫瑰手包,售價9.5萬美金】

【圖片:香奈兒『永恆的鑽石』包,售價26.1萬美金】

【圖片:愛馬仕芭比粉限量款包,售價:10.7萬美金】

【圖片:MarcJacobs洛卡琳,售價:3萬美金】

等等十幾張幾萬到幾十萬美金不等的圖片。

「魏凜你以男士的眼光幫我看看那款包好看,我讓朋友給我帶回國。」

蔣夢婕這種二代每天沉寂在這些奢侈品里已經麻木了,貴已經不是她首要考慮的問題,主要是好看。

魏凜算了一下十幾個包包加起來也才180多萬美金,七八百萬而已。

「你全部買下來不就得了,你又不是沒那個錢。」

「我真沒那個錢,要不然我還至於挑嗎,這個月用太多錢了,我爸把卡給我沒收了。」

「你這個月用了多少錢,你爸才下如此大的狠心?」

「你知道前段時間復聯來魔都宣傳嗎?有寡姐、鋼鐵俠、美隊、還有滅霸他們。」

「知道啊,怎麼了?」

蔣夢婕自豪的大笑說:「我把他們都請到我家做客了,哈哈哈……」

「嘶~」

魏凜倒吸一口涼氣,這是真會玩啊,追星直接砸錢把超級英雄安排回自己家。

蔣夢婕還發了許多在她家一大屋子全是漫威超級英雄手辦的房間,和眾位巨星合影的照片。

雖然不是特意飛來魔都,但這順道吃頓飯逛一逛,少說也要千萬美金起步才請得動他們來家做客。

怪不得她爸要沒收她的卡,我要是她爸我也沒收。

「了不起,很厲害,我學到了。」

魏凜覺得這樣玩也挺好,下次召喚幾個老師來家裏指導技術,也不錯。

「哎呀,你趕緊幫我挑。」

「就芭比粉那款吧。」

「噢,你粉紅控?」

「不行嗎?」

「OK,那就這款吧,下次請你吃飯,拜拜。」

「好的。」 「還請殿下示下。」

科技學堂門口,王應向趙煦拱手。

「上次本王讓你膛削火炮,讓火炮的威力和射程大大提升。」趙煦緩緩道。

「的確。」王應點點頭,到現在他還因此事對燕王充滿敬佩。

這次改造讓王府親軍的火炮大大優於賣給勢族的火炮。

而據說,北狄造出來的火炮不過和他們賣給勢族的火炮半斤八兩而已。

如此,北狄若是再同燕州掀起戰端,必會讓北狄吃大虧。

「這次本王讓你改造的則是燧發槍,給他們添上膛線。」趙煦的眼睛眯了起來。

由於燧發槍的槍管本身就是鑽頭鑽出來的,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再切削一次。

提升燧發槍射程和威力的唯一辦法就是給滑膛槍刻膛線了。

「膛線?」王應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如同過往許多次一樣,陷入迷惑。

趙煦於是將膛線的概念和他講了一下。

當下,他們使用的燧發槍叫前裝滑膛槍。

由於是滑膛,子彈射出時候,難免會在槍膛中撞擊內壁,再飛出。

而撞擊過程中,子彈的彈道到底指向哪裡,無法判斷。

這便是為什麼滑膛燧發槍只能依靠密集隊形來提高殺傷力的原因。

單個燧發槍兵還不如一個弓箭手具有威脅。

但在槍膛內壁刻上膛線就不一樣了。

由於膛線的作用,子彈射出之後是螺旋運動的。

這會讓子彈的彈道變得穩定,不但能提高精確度,還能提升射擊距離。

「牆壁內刻蝕膛線竟然會有如此神奇的效果?」王應吃驚不已。

趙煦點點頭,「事實勝於雄辯,你按照本王的要求制一把線膛槍出來即可。」

說罷,他蹲下來,在地上畫了個鉤子一樣的東西。

「這個東西叫拉刀,和水力鏜床的鏜刀一樣,都屬於刀具,回去之後,你先把拉刀打磨出來,然後再刻蝕膛線,至於膛線怎麼刻蝕,間距多少,本王晚點會讓人給你送去。」趙煦繼續道。

「是,殿下。」王應直直盯著地上的圖案,隨即伸手將其磨平,不讓人發現。

交代了這件事,趙煦折身回了王府。

書房裡,他拿出筆繪製槍管內部的膛線圖。

一般來說,槍的口徑越大,膛線越多。

燧發槍的口徑還是很大的,所以他畫了六條膛線。

而當代的機槍也不過八條膛線而已。

一盞茶的功夫,趙煦面前的圖紙上便出現了六條膛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