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地方以後,楊大頭立刻對看守的人說道:「趕緊把人弄出來。」

「快!快出來!」看守的土匪,馬上就大喊著讓宋凌雲他們四個人出來。

聽到土匪的喊叫以後,宋凌雲他們就從屋子裡面出來了。

一出來,宋凌雲就注意到站在楊大頭前面的這個人。

這個人看上去很壯實,臉色有些發黑,系著一根皮腰帶,腰帶上面粗狂的插著一把保養精緻的駁殼槍。

什麼叫保養得好?

這把駁殼槍做到了,木見本色鐵見光。

反正,宋凌雲四個人的目光,首先就被這把駁殼槍給吸引住了。

王小虎也在打量宋凌雲他們幾個,從這幾個人的臉上,王小虎看不到絲毫慌張的神色。

頓時,王小虎心中就有疑惑,他皺眉問道:「你們幾個叫什麼名字?哪裡人?做什麼生意的?」

「敢問,這位是黑雲寨大當家嗎?」宋凌雲問道。

雖然,宋凌雲並沒有聽到這些土匪喊大當家。

但是,從周圍這些土匪的表現來看,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黑雲寨的大當家。

聽到宋凌雲這麼問,王小虎頓時就看了楊大頭一眼。

楊大頭被王小虎這一眼看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他也知道事情有點不對勁了。

自己帶回來的肥羊,似乎並不簡單!

「我就是。」 後宮笙色 王小虎點頭道:「你們是什麼人?」

「八路軍新一團。」

宋凌雲說道:「我們這次就是來找黑雲寨的,沒有想到路上這麼巧,就讓楊大哥帶我們來了。」

宋凌雲也沒有藏著掖著,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這是我們張華排長,還想請問大當家名號。」

「沒什麼名號,叫我王小虎就行了。」王小虎說道,「幾位來我黑雲寨有什麼事情嗎?」

同時,王小虎也在心裡琢磨著,這些八路來自己的黑雲寨幹什麼。

一般情況下,王小虎他們是不會去惹日軍、偽軍、晉綏軍和八路軍的。

對於王小虎他們這些土匪來說,大都數情況下,都是明哲保身。

他們能夠欺負一下普通人,但是,對上這些大勢力,他們就不夠看了。

而旁邊的楊大頭,一聽到宋凌雲說他們是八路軍,頓時就嚇得腿都軟了,差點沒有跌坐在地上。

旁邊的幾個土匪,立刻舉起手中的刀槍,對準了宋凌雲四個人。

不過在王小虎的顏色示意下,他們馬上就放下了刀槍。

「我們想起王大當家,加入我們八路軍,一起抗日殺小鬼子。」宋凌雲開門見山的說道。

「什麼?讓我們加入八路軍?」

王小虎還沒有說話,在一旁的楊大頭就跳起來了,他大喊道:

「不行,不行,加入八路不行的,聽說八路紀律很嚴,什麼都不讓干,還沒有軍餉,我們加入一點好處都沒有!大當家……」

王小虎朝楊大頭看了一眼,頓時,楊大頭就閉嘴不敢說話了。

「如果是這件事情的話,幾位還是請回吧。」

王小虎說道:「官兵是官兵,土匪是土匪,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聽到王小虎這麼說,宋凌雲就感覺有些難辦了。

本來,按照宋凌雲最初的設想。

他們來到黑雲寨以後,很有可能跟黑雲寨的土匪,一言不合,就拔槍戰鬥。

打完以後,他們贏了,這些土匪就只能聽他們的了。

結果,事情卻跟宋凌雲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這個黑雲寨的大當家王小虎,一看就不是那種粗魯莽撞的人。

幾句話說下來,也比較平和,這就是宋凌雲感覺難纏的地方。

不能動用武力,純粹的用嘴炮的話,他是搞不定的,這是宋凌雲的短處。

就在這時,張華主動上前說道:「王大當家,你這話可就錯了。」

「我們八路軍,可不是GMD那樣的官兵,我們全都是窮苦人家的子弟,我們也沒有他們官兵的那一套,我們官兵都是平等的,只是職務不同而已。」

張華說道:「只要王大當家加入我們八路軍,我們肯定能夠走到一起去。」

跟宋凌雲相比,張華畢竟是在八路軍隊伍裡面接受過政治教育的。

一些八路軍的政策和紀律,張華自然要比宋凌雲更熟悉更明白。

「大當家,你可不要相信啊!」

楊大頭在一旁喊道:「他們這些官兵,可沒有好人,你別忘了大當家是怎麼死的!」

「閉嘴!」王小虎厲聲說道。

王小虎朝著楊大頭一瞪眼,楊大頭徹底焉了,緊繃這嘴不敢再說話。

「我們黑雲寨,包括我在內,現在一共有四十七個人,三十條長槍。」

王小虎說道:「想要我加入你們八路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們得幫我們辦一件事。」

聽到王小虎這麼說,宋凌雲頓時就變得激動起來。

他沒有想到,張華上前一說,王小虎的口風頓時就變了。

宋凌雲看向張華,希望張華馬上答應王小虎。

不過,張華倒沒有馬上答應,而是非常謹慎的問道:

「王大當家,讓我們幫你做什麼事情?如果是傷天害理,違背我們八路軍紀律的事情,我們是不能答應的。」

「嗯。」王小虎點點頭,說道:「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幫我報殺父之仇。」

「這個仇人,是小河鎮皇協軍團長謝老三!」

王小虎說道:「你們八路不是要殺小鬼子除漢奸嗎?這個應該不違反你們的紀律吧?」

「這個事情,我們先商量一下。」張華對王小虎說道。

「好的,我等著。」王小虎點頭應道。

張華立刻跟宋凌雲他們三個人小聲說道:「妹夫,你看怎麼辦?」

「啊!」

宋凌雲驚訝了一下,他剛才看到張華侃侃而談,還以為張華拿定主意了。

沒有想到,張華還是來詢問自己的意見了。

老實說,剛才王小虎那麼說的時候,宋凌雲還沒有張華想的多,要是宋凌雲,那就直接答應了。

不過,宋凌雲也有自己的優點。

他能及時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勇於自我承認自己的不足。

光是這一點,就有很多人做不到。

並且,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以後,宋凌雲就會加強這方面的學習,去改變,去變強。

「排長,我還沒有你成熟呢。」

宋凌雲說道:「剛才王小虎說的時候,我腦子裡想的就是直接答應,沒有想到你還能想這麼多。」

「那是!」

聽到宋凌雲這麼說,張華頓時驕傲的說道:「我好歹是個預備-黨-員,上過黨-課,也是具有黨-性的。

你放心,等我成為了正式-黨-員,以後當你的入-黨介紹人!」

宋凌云:「……」

宋凌雲頓時想起了,自己這學期剛剛拿到的那張,入-黨積極分子培訓榮譽證書。

果然,榮譽證書是最沒有什麼卵用的東西…… 「我覺得可以。」宋凌雲說道。

宋凌雲覺得事情如果真的像王小虎所說的那樣,那麼,幫他幹掉一個偽軍團長,完全可以接受。

反正,他們原本的目標就是打偽軍。

找黑雲寨的人,只不過是老太太吃柿子專揀軟的捏。

現在王小虎既然說,幫他打偽軍,就帶著黑雲寨的人,加入新一團,那麼,這件事情就完全可以搞一搞。

到時候,偽軍打了,招手一批偽軍,黑雲寨也收入麾下。

一舉兩得,豈不美姿!

「我也覺得可以。」

張華說道:「我這個人看人很準的,就像是看中你當我妹夫一樣,我覺得這個王小虎還是可信的。」

「只要我們把這個偽軍團團長謝老三給幹掉,他肯定會帶著黑雲寨的人加入我們的。」

看到張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宋凌雲勉強相信他了。

而且,如果到時候真的把偽軍團長謝老三給幹掉了,這個王小虎就算不想加入,那也晚了。

「好了!我們考慮好了。」張華對王小虎說道:「我們同意。」

「好的,那我就先多謝幾位了!」

王小虎一抱拳,說道:「事不宜遲,今天我們就行動,張排長,你們新一團能出多少人?」

張華:「……」

宋凌云:「……」

宋凌雲和張華兩人面面相覷,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王小虎是個急性子。

剛說好,這就要行動了!

還問新一團能出多少人?

這可真是戳中了張華的弱點了,他這個時候,哪裡還能上新一團拉人啊。

他們四個人出來就是來拉人的。

於是,張華瘋狂的用眼神示意宋凌雲上前說話。

宋凌雲無奈之下,只好走到王小虎面前,強行把場面給撐下來。

不管怎麼說,回新一團叫人,那是萬萬行不通的。

那就只有,強行裝-逼一波!

「新一團出多少人,王大當家,也太下看我們了吧。」

宋凌雲說道:「打一個小小的偽軍團,還需要出動多少人?就我們四個人就夠了!」

「什麼?」王小虎聽到宋凌雲這麼說,頓時就愣住了。

「宋班長,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王小虎有些惱怒的說道:「我可沒有心情跟你們開玩笑!」

「呵呵!」

宋凌雲略帶嘲諷的說道:「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可語海,王大當家沒有這能力,不代表別人沒有。」

「你……」王小虎這下是真的被氣到了。

宋凌雲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直接截斷了王小虎想要說的話:「要不然這樣,王大當家你給我十個人十條槍,我帶人去把偽軍團長謝老三幹掉!」

「大當家的,你別信他的!」

楊大頭再次跳出來喊道:「他這是做的無本買賣,到時候直接把人拐走了可咋辦?」

王小虎看了宋凌雲一眼,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眼神裡面,也是這個意思。

宋凌雲不屑的說道:「我是那樣的人嗎?」

「我排長他們三個人留在黑雲寨,就我一個人帶十個人十條槍去小河鎮,兩天時間,帶謝老三的人頭回來見王大當家!」

宋凌雲這話一說,王小虎的神情立刻就變了。

王小虎內心掙扎了一番,最終咬牙說道:「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宋凌雲回應道。

「好!」

王小虎立刻說道道:「楊大頭,你帶選九個精幹的弟兄,跟著宋班長行動。

這兩天時間裡,你們全都聽宋班長的調遣,他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不許多問!」

「啊……」楊大頭頓時就傻眼了。

「啊什麼啊?趕緊去!」王小虎吼道。

「是!」楊大頭十分不岔的去找人了。 全身家當闖獸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