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小五郎,連柯南都感覺不對味了。

不行,得宣誓主權!柯南如是想到。

「可是,蘭捏醬已經和新一葛格是青梅竹馬了丫。」柯南疑惑地歪著頭,「青梅竹馬也可以有好多個的嘛?」

雖然他嘴上說的是青梅竹馬,但實際上是指什麼顯而易見。

「這樣…」富江先是一怔,然後眼眸微垂,按了按矮禮帽遮住眼神中蘊含的哀傷。

「抱歉,我不知道,如果和你接觸會讓那位新一先生不滿從而對你產生誤解和困擾…」

富江的聲音越說越小,他狹長的雙眼緩緩瞪大,隨後又微眯。

他在說什麼?他剛才本能的說了些什麼?

這具身體刻在DNA里的本能反應,有問題!

「咳咳,我之前說的話…」富江清了清嗓子。

「新一不會介意的。」小蘭笑著打斷道,「你這樣太過認真了。」

「抱歉,畢竟那位新一先生現在不在你身邊,所以我接近你而讓你們發生誤解,我會很困擾的。」

富江解釋著解釋著,越解釋越覺得有點不對勁。

叮,觸發成就:

蘇醒吧!茶藝大師!: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憎恨恐懼的少年,經過對人類的觀察他悟出了與人相處的真諦。

一個眼神,情侶會互相吵鬧,一句挑逗,情侶會爭相分手,即便甩手離去,她們也會以為是自己的錯。

現在的你失去了力量,但沒關係,紅子家的地下室,有你曾經撰寫的人類觀察手冊。

(你恢復了接近1%茶道段位,繼續努力吧!)

獎勵100愉悅點。

好傢夥,前身居然還是個茶?死有餘辜!

富江不打算恢復曾經的茶藝段位,那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卵用。

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和小蘭達成親密關係,然後藉助她的庇護躲過死神揮下的鐮刀。

之後等他在酒廠積累了足夠花幾輩子的財富后,他就偷偷溜到其他國家,開啟自己的平靜生活!

完美!一切都策劃好了。

在富江沉默期間,單純的柯南對他也有了新的看法。

什麼嘛,這傢伙人其實還不錯嘛,為我考慮了那麼多,還知道擔心接近小蘭會引起我的誤會。

單純的柯南,或者說在這個單純的時代,茶藝並不泛濫。

倒是小五郎眯了眯眼,渾身不自在,感覺富江話裡有話。

「既然不介意的話…」富江拿出手機,「請和我交換一下號碼吧,如果我找到了我失蹤的青梅竹馬,會給你發簡訊報喜的。」

「好的。」小蘭告訴了富江她的電話號碼。

這時,警鈴響起,得到消息的目暮警官帶領警員們趕了過來。

「筆錄就交給你們了,我趕時間。」富江按了按禮帽,翻窗從餐館後面逃了出去。

「喂!」小五郎想攔但沒能攔住,「嘖,算了。」

柯南的視線一直緊追富江的背影,直到消失。

是單純的懶得做筆錄,還是另有原因呢。

胖橘警官從門口擠了進來,「你們也要適可而止啊!警局的通訊記錄里,全都是小蘭的號碼誒!」

……

被夜色籠罩的昏暗街道中,富江的手機響起了悅耳的鈴聲。

「還錢?」

「不。」琴酒的聲音從那頭傳來,「新丁酒吧,有任務給你。」

這個酒吧富江有些印象,之前在杯戶町的時候見到過牌子。

「你來接我,我的車停在米花飯店的停車場。」富江看了眼周圍,拐進了陰暗的小巷。

「位置。」

「我的手機里沒被裝發訊器?」富江嗤笑了一聲,「米花九丁目,你停在商業街就好,附近有警察。」

電話掛斷,富江前往了商業街,等了大概半小時,黑色的保時捷356A平穩的駛了過來。

富江打開車門,和琴酒一起擠進了後座。

二人坐好后,車子緩緩地向前行駛。

「任務的事待會兒說。」富江看了眼車窗外,「我的身份不合法,有辦法解決么。」

「有,伏特加稍後會給你做個假身份,但仔細調查的話瞞不住。」

琴酒叼出一根煙,想了想又給收了回去。

他記起來上次抽煙時富江會膈應他。

「多才多藝啊。」富江瞥了開車的司機一眼。

「嘿嘿。」伏特加立刻得意的勾起嘴角,「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東大畢業的,而且還是…」

正說著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勾起的笑容也平復了下去。

「算了,不是什麼值得提起的事。」

車內的氣氛陷入了沉默。

開了幾分鐘后,琴酒拿出一份資料遞給富江,「兩個任務,處理掉津川秀智和路易十三,下周日陪雪莉去見她姐姐。」 「是。」

隨着范天雷一聲令下,下一秒,陳善明便是命人控制着飛機,朝着不遠處發射了兩枚導彈。

當然了,這玩意也並非是真正的導彈,畢竟是演習,如果真的導彈,那肯定是要出問題的。

「快看,他們要幹什麼?」

這一刻,何晨光以及王艷兵等人都是神色微變,他們都察覺到天空中無人機的情況。

「不好,他們要發射導彈……快趴下……」

龔箭察覺到這一幕,其臉色陡然大變,當即趴了下來。

周圍的人聽到了龔箭的話之後,周圍的人也都是神色劇變,他們也是急忙趴了下來。

「砰砰……」

沉悶的聲音隨之響徹,雖然這而並非是真正的導彈,但是這爆炸聲還是蠻響的,突如其來的聲音,也是將宋凱飛他們都是給嚇了一跳。

「卧槽,他奶奶的,他們玩的也太大了吧?」

「這不是瞎搞嗎?」徐天龍一陣吐槽道。

「他們這是要玩死我們的節奏啊。」李二牛臉色有些不太自然的開口道。

「砰……」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沉悶的響聲隨之響徹開來,伴隨着這道沉悶的響聲響徹,一時之間,在場的人紛紛是看向了飛機。

「不好……」

范天雷也彷彿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時間,他們的熒幕上忽然間沒有了畫面,而天上的飛機,則是被瞬間擊毀。

「刷……」

下一秒,飛機從天空中掉落下來,轟隆一聲,狠狠地摔在了這地面上,待到飛機摔到了地面上,飛機被摔得四分五裂。

「幹得漂亮。」

龔箭看到了眼前這一幕後,也是開懷大笑,隨即龔箭朝着天空中的另一架飛機示意了一下。

似乎是在挑釁。

陳善明察覺到這一幕後,其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不好,五號,他們將我們的無人機給狙擊掉了?」

「不可能啊?」范天雷滿臉的疑惑,當即開口道:「這裏可是演習,演習過程中不可能出現真槍實彈啊,還有,他的大口徑狙.擊槍是從哪兒里來的?」

的確。

按照道理來說,夏余他們絕對不可能存在大口徑狙.擊槍,因為這玩意,不便於攜帶,畢竟誰也不會閑着沒事兒,帶着這麼一把大傢伙吧?重量很重不說,而且還不好使,除非是打一些飛機之類的,還能用得到,正常情況下,誰用這玩意啊。

「該不會是基地那邊的吧?我記得基地那邊好像是有真槍,而且也有大口徑的狙.擊槍。」

隨着這句話一出口,一時間,范天雷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起來,十有八九了,基地這邊被這小子給端了,地狼更是被直接幹掉,這饒是范天雷的臉色都是有些不太自然起來。

「這小子,有兩把刷子,給我控制那一架飛機,被讓這小子給打下來了。」

「是。」

「轟……」

可是,就在范天雷剛剛說完,下一秒,天空中的另一架飛機也是直接從天空中的跌落下來,而范天雷這邊,直接是與天空中的飛機失去了聯繫。

一時之間,這令在場的人全部神色駭然。

「這……」

陳善明獃獃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即便是陳善明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范天雷的臉色也是一僵……

無人機的造價也不便宜。

這他娘的一下子損失了兩架,即便是范天雷也不免一陣心疼啊。

這他娘軍用無人機啊,軍用無人機跟市面上的那些無人機自然是無法比較的。

「抓,給我把那小子抓住。」范天雷咬牙切齒的道。

「是……」

隨着一聲令下,當即在場的人紛紛是離開了這裏。

而這時候的龔箭,則是大聲道:「乾的漂亮。」

「好小子,有你的。」

龔箭也不免有些震撼,他沒想到,夏余這小子竟然可以將無人機真的給干下來了,這開什麼國際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