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靈族弟子開口道。

於是,一群冥靈族弟子,此時圍殺向江寂塵,慢慢地靠近。

雖然江寂塵看起來只有一息未滅,但是,眾修對江寂塵心有恐懼。

所以,此時依舊心中有不安之意。

他們很謹慎地靠近,手中握著法器。

他們很快,就距離江寂塵他們只有五十米這樣的距離。

這個是時候,江寂塵、瑤嫣、小灰,依舊一動不動,彷彿沒有感應到他們的靠近。

這些冥靈族弟子,擁有五品仙將圓滿境到六品仙君初境的修為境界。

共有五十多個!

碎星物語 他們把江寂塵團團圍在中間。

「江寂塵毫無反應,應該已經無力反抗了。」

「先讓我試一劍!」

這時候,一名冥靈族劍客開口說道。

隨後,他握著仙劍,凝出一道劍氣,斬向江寂塵。

噗!

江寂塵的身上,當場被這一道劍氣,劃出一道巨大的傷口,鮮血直流。

而江寂塵毫無所覺,更無閃避動作。

彷彿,真的毫無還手之力,任由宰割一般。

見此一幕,眾冥靈族弟子終於鬆了一口氣。

「看來,江寂塵真的已經要死了。」

「現在,我們可以過去,隨便虐他。」

「嘿,若是如此,我可不想讓他死得這麼痛快。」

眾冥靈族的弟子此時興奮無比,開口議論道。

他們現在確定了,江寂塵任他們宰割,所以,都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很快,他們都靠近了江寂塵!

此時,江寂塵和瑤嫣二人,臉色無比蒼白,小灰骨架上,裂痕累累,隨時都要散架潰滅一般。

江寂塵和瑤嫣都閉著雙眼,沒有睜開。

或者說,更像是無力睜開的樣子。

「江寂塵,你囂張呀?」

「什麼江魔王,我看就是江弱雞,不堪一擊。」

冥王族的弟子靠江寂塵這麼近都無事,此時已經完全放下心來。

於是,他們都開始出言諷刺不止。

「咦,這個女人竟是一個絕色,還沒有死透,兄弟們,可以在死前玩玩!」

「嘿嘿,就算死了,也能玩呀!」

「靠,這麼重口味!」

甚至,還有一群冥靈族子弟,發出了淫邪的笑聲,如此開口道。

「不要廢話了,可以先不殺江寂塵,但是,要先廢他修為。」

這時候,一名冥靈族的首領子弟開口說道。

一群冥靈族弟子點點頭,表示同意。

「我來吧,我將擊滅他的丹田氣海!」

一名冥靈族弟子自告奮勇地開口道。

同時,邁步向前,手中握著一把短劍。

他走到江寂塵身邊,舉起短劍,刺向江寂塵的氣海丹田。

只要氣海丹田滅掉,縱然仙嬰還在,想要恢復力量,除非捨棄現在的肉身,仙嬰逃遁,重塑肉身。

這幾乎是進行重修了。

就在這名冥靈子弟一劍要刺到江寂塵的身上時,江寂塵突然抬頭,睜開了眼。

而且,對方短劍,突然被定住,再也無法刺進分毫。

原來,江寂塵已伸手,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

「你要廢了我?」

這時候,江寂塵淡漠地開口道。

此時,江寂塵的表現,哪裡還像有一絲重傷虛弱,只餘一息未死的樣子?

「這……」

眾冥王族弟子大驚失色,被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尤其是這名對江寂塵出手的冥靈族弟子,更是幾乎被江寂塵嚇個半死。

他還以為這是詐屍了。

而且,他的手被江寂塵握住,竟然無法動彈分毫。

「你、你放開我!」

不過,這名冥靈族弟子很快反應過來,大聲叫道。

另一隻手,已凝出至強的攻擊,轟殺向江寂塵。

但是,他的攻擊,還來不及拍擊下來,江寂塵另一隻手伸出,擋住了這名冥靈族修士的這一隻手。

於是,這名冥靈族修士的這隻手,便再也無法動彈。

江寂塵手上傳來的力量,太過驚人了,無論他如何努力,都是紋絲不動。

「放開你?」

「我會的!」

江寂塵淡淡地回應。

這名冥靈族弟子聽了,心中一喜。

只是這份喜來得快,去得也快。

因為,他聽到江寂塵繼續說道:「但是,那是在我廢掉你的修為之後!」

於是,這名冥靈族的弟子臉色大變。

噗!

接著,這名冥靈族弟子的雙手同時被江寂塵捏碎。

隨後,這名冥靈族弟子還來不及發出慘叫聲,就已經被江寂塵一拳震滅了他的氣海丹田。

「啊,不!」

直至此時,這名冥靈族弟子才發出慘叫聲。

啪!

最後,他被江寂塵丟到一邊,奄奄一息,已成廢人。

「你們要殺我?」

這時候,江寂塵環視四周,看著這一群冥靈族弟子。

「江寂塵,你、你已重傷將死,只餘一息,為何還能如此?」

有冥靈族弟子顫聲問道,他們心中,此時已經充滿了驚慌與恐懼。

江寂塵輕蔑地看著他們道:「我剛才,確實是重傷!」

「但現在,我已恢復。」

言罷,江寂塵身上,突然散發無盡的靈光,接著,丹藥的氣息,籠罩一方天地。

眾冥靈族弟子看到,一顆顆丹藥,浮於江寂塵四周,組合成神秘的陣法。

「這是,丹藥療傷陣!」

終於,有冥靈族弟子驚呼開口,一臉難以置信之色。

(本章完) 此時,在丹藥陣光下,江寂塵、瑤嫣、小灰身上的傷,在以肉眼可見的速恢復著。

這一幕變化,太過驚人。

一眾冥靈族弟子看著,一個個都已面如死灰。

「沒錯,這是丹藥療傷陣,不愧是十大仙族之一,見識非凡。」

「在此之前,我確實是奄奄一息,如你們所言,只是一個弱雞,非是江魔王。」

「若是仙冥劍氣的攻擊一結束,你們立刻殺來,不給我反應、緩衝的時間,我們必然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但是,你們因為心中的恐懼,錯過了最佳的攻擊時間,所以,現在,你們心目中的江魔王又回來了。」

江寂塵一邊說話,一邊以丹藥療傷陣,治療身上之傷。

其實,他之所以說這麼多話,完全就是在拖延時間。

但是,在場的冥靈族修士,根本沒有一個意識到。

或者說,哪怕意識到,他們也根本無法對江寂塵發起攻擊。

「逃!」

冥靈族弟子,不知誰喊了一聲,便作鳥散狀,向四處逃命。

「來了,就不要走了,都留下吧。」

然而,這時候,卻傳來了江寂塵的聲音。

這聲音不大,很平淡。

但在眾冥靈族弟子聽來,這簡直就是惡魔之音。

這說明,江寂塵要對他們出手了。

咻!

江寂塵直接踏出行字訣,整個人如同化成了一道光,在四周閃爍不息。

每閃爍一次,便有一名冥靈族弟子倒下!

很快,所有來此的冥靈族弟子,悉數被江寂塵殺盡,地上,到處散落著冰冷的屍體。

而江寂塵也停了下來,身影重新顯化出來。

「趁著他們還沒有發覺我們沒死,立刻離開這裡吧!」

江寂塵開口說道。

此時,若是讓冥靈族的修士知道仙冥劍氣沒有殺死江寂塵,他們必然會不顧一切代價的進行第二擊。

而江寂塵可沒法再抵擋下仙冥劍的第二擊。

所有的底牌手段,幾乎在一擊之下耗盡了。

至於江寂塵為何突然暴起,瞬息殺光冥靈族弟子,自然就是不給他們通風報信的機會了。

就算最後冥靈族弟子發現他們躲過了這一擊,再要凝出鎮族仙器第二擊時,江寂塵他們已不知身在何處了?

於是,江寂塵、瑤嫣、小灰極速沖入虛空,遠離冥靈仙星。

一出現在仙界虛空中,江寂塵便召喚虛空仙船,極速飛行。

冥靈族修士,催動鎮族仙器一擊之後,發現沒有反應,他們心中疑惑,便尋到現場。

然而,他們看到的只有滿地的族人屍體,江寂塵他們早已不知所蹤。

「該死的,通知十大仙族、仙道執法會,全界通輯江寂塵。」

冥靈族的負責人大聲下達命令。

這一刻,一眾冥靈族的弟子幾乎要被氣得原地爆炸了。

而此事,必然也會很快傳遍低等仙界,他們冥靈族只怕會變成一個大笑話。

但是,他們卻又拿江寂塵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