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往下墜落分毫,他恐怕就要被這能量河流給侵蝕。

羅征能抵擋強大的火焰之力,但絕對無法經受這能量河流的侵蝕……

「呼呼……」

幻靈用力拉扯之下,羅征的身形便開始急速上升,幾乎是瞬間回到了岸上。

看著羅征完好無損的回來,幾位武者臉上都流露出羨慕之色,冒這個危險,得來的可是千萬夢幻點數,他們如何不羨慕?

「謝謝,」回到岸上的羅征向幻靈謝道。

幻靈只是微微點點頭,「不用謝,這是你應該得的。」

這獨孤劍瀟瀟雖然並非羅征所擊殺,但終究是羅征讓他隕落,若不如此,他們所有人恐怕都要隕落在獨孤劍瀟瀟手上。

收集到了獨孤劍瀟瀟的夢幻點數后,羅征的排名又一次暴漲……

因為夢幻戰場各處的武者,闖蕩各處秘境紛紛得到鐵卷,進入因果大廳之中!

現階段大家的排名都在劇烈波動著。

畢竟進入夢幻大廳需要扣除五百萬夢幻點數,而排在前面的那些武者,若被扣除數萬夢幻點數,都會下降不少名次,何況是五百萬?

羅征起初扣除了五百萬夢幻點數后,排名也直接跌落不見。

但隨著他闖過第二座因果大廳,排名迅速回歸,眼下再度吸收了千萬夢幻點數后,他的排名在這一個大界中已列入第二十三名!

而在整個夢幻戰場中的排名,則直接從九千二百名跳入一百三十名……

前一百名,乃是天驕扎堆的位置!

這已經是金字塔的最頂端,乃是寰宇中最為優秀的存在!

「這羅征本身的實力,絕對不弱!」

「誰說他就靠一座仙府的?他本人的實力恐怕也能媲美天驕的存在!」

「這傢伙再往前沖一下,恐怕就能進入前一百名了!」

寰宇中原本就有不少人留意著羅征,甚至在羅征排在數百萬之外的時候,他們就在留意了。

前不久,羅徵才闖入一萬名……

這還沒過去多久,現在羅征已到了一百多名了,以這般速度,衝擊前一百名恐怕是遲早的事! 三清界,玉清聖地……

清靈武堂,乃是玉清聖地中核心修鍊聖地。

只有天賦最為優異的弟子,才能選入此武堂之中。

這段時間,清靈武堂中神海境武者們,已集體進入夢幻戰場,所以清靈武堂也冷清了一截。

不過清靈武堂的中心一處大殿之外,倒是十分熱鬧。

生死境修為的武者,以及神極境武者都圍繞在此處,望著這大殿頂部的那座由無數名字組成的金字塔。

夢幻戰場中的角逐正在進行,清靈武堂作為玉清聖地的修鍊聖地,其中一些核心天才也被寄予了厚望……

「沈青的排名又上升了,他已經進入了二十二萬名!」

「看這樣子,最終進入十萬名也有可能……」

「果然是不負眾望!」

一品嫡秀 十萬大界平均下來,便有三座十品聖地……

沈青作為玉清聖地最優秀的武者,若能殺入前十萬名,已然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績了。

關注沈青的不僅僅是這些弟子們,包括玉清聖地的聖主,也時不時過來觀摩。

這金字塔是漂浮在這大殿之上,而這座大殿便是玉清聖地中唯一一個夢幻空間。

夢幻空間的運轉,是需要大量的真元支持。

平日里夢幻空間中有人的時候才會消耗真元,但現在因為那一座金字塔的緣故,這一處夢幻空間就需要不斷地補充真元。

在上界中,補充真元有兩個方法。

第一個方法是利用真元石,或者真元玉,這種方法消費頗大,更加節約的方法,則是讓武者直接將體內的真元供應出來。

寰宇中別的不多,武者的數量卻是極多。

武者的真元來自於天地元氣,只需要聚集相當數量的武者,便能源源不斷的吸納天地元氣,在體內轉化為真元之後供入這夢幻空間中,維持夢幻空間的運轉。

這種方法不僅僅用在夢幻空間上,甚至一些大型的神紋大陣法,有時候也會採取這種方案。

便是在這大殿的後方,就有上千人並排坐在一起,朝著下方的一道神紋中灌注真元,這些神紋吸納了來自不同人的真元,然後將之匯聚在一起,抹除掉其中的武者印記,最終化為最為純凈的真元供入夢幻空間,維繫著夢幻空間的運轉……

倘若斷掉真元,夢幻空間就會漸漸消散,而頂部的金字塔也會消失。

「唉,雖然免去了挖礦,但終日吸納真元,供給真元,卻不知要熬到什麼時候,」一位身穿紅衣的女子抱怨道。

寧雨蝶坐在那紅衣女子的一側,雙手放置在那道吸收真元的神紋之上,臉色倒是平靜,「我們實力低微,卻是沒資格入這清靈武堂,在這裡供給真元,總比挖礦來的好……」

寧雨蝶作為飛升者,卻被這玉清聖地中的一位半步界主召見,意為甄選弟子。

那時候寧雨蝶就有一些不好的預感,這半步界主點名收女弟子為徒,必然不曾安了什麼好心思。

結果不出所料,雖然說的玄乎無比,到了最後卻又是什麼男女合修之術,號稱媲美無上神武云云,對女武者大有裨益……

但最終的要求,卻是讓寧雨蝶鬆了一口氣,人家招收的最重要的要求,卻是務必保持處子之身。

她已嫁做人婦,算是逃過此劫。

然而以寧雨蝶飛升者的身份,按理要挖礦勞役,現在已被帶入這裡,卻是不便再回去挖礦了,最終去被送來此處,每日吸納天地元氣,然後將自身真元灌注神紋中。

這個任務白天黑夜源源不斷,雖然不至於對武者身體造成損害,可的確十分枯燥,不知道堅持到什麼時候。

「這清靈武堂中招收的是聖地中最核心的弟子……進入其中只能是做夢了!」那紅衣女子撇撇嘴,「還不如被那位半步界主收納為徒,好歹能在上界中有一條出頭之路!只可惜我卻沒被選中!」

並不是每一位武者,都反感男女合修之術,相反,這也是一些女弟子迅速提升的一條捷徑。

聽到這話,寧雨蝶撇撇嘴,只是淡淡說道,「我的夫君,卻不知有無資格進入這清靈武堂……」

「你的夫君?嘿嘿,做夢吧……你卻不想想,這一座十品聖地中的神海境武者數量不知幾何,能選入其中的都是核心中的核心,乃是這玉清聖地最優秀的武者……」紅衣女子譏笑道。

「啪!」

便是在此刻,一道鞭影驟然抽打而來,在那紅衣女子與寧雨蝶身邊炸響!

「你們若再吵嚷,便將你們逐出此地,打入礦脈中挖礦!」一道粗暴的聲音響了起來,不遠處便有一位身材肥胖的婦人冷聲說道。

這鞭子雖然沒抽到寧雨蝶和那紅衣女子,但鞭子掃蕩過來的氣浪,卻如同一道道刀子一般,刮的兩女臉上生疼。

有些武者在此地輸送真元,乃是能換取一些好處,而寧雨蝶等飛升者在此地供給真元,也算是服苦役了……

寧雨蝶淡淡的望了那肥胖女人一眼,那俏目之中卻是染上了一絲寒霜。

寧雨蝶心知自己的實力和天賦在上界中不值一提,所以她處處小心忍讓,但卻總遭人刁難為難,特別是這婦人,已是三番五次,無事找事。

這供給真元,無需觀想,她們這低聲交談也不曾打擾旁人,但這肥胖婦人卻不允許,純粹故意找麻煩。

大約感受到寧雨蝶眼中的寒意,那肥胖婦人便是緩步走來,俯視著寧雨蝶冷聲笑道:「如何?這樣看著我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寧雨蝶將俏臉一撇。

「聽說……你飛升上界,乃是尋找你的夫君而來?你那夫君也是一個飛升者?」這肥胖女人也不知從何處聽來,便開口問道。

寧雨蝶神色冷淡,不想說話。

「真是幼稚,寰宇這麼大,鬼知道你那夫君飛升到何處?何況又不過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恐怕現在還在哪個聖地的礦脈中挖礦呢!」肥胖女人故意提及,便是為了譏諷於她。

但她的話,還真有幾分可能性。

神海境武者挖礦的效率,自然比一般人快多了,可是動輒百萬極品真元石的任務,也不是那麼好完成的。

一些神海境武者挖個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也很正常。

寧雨蝶心中也微微一顫,臉上的表情卻是犟著沒有任何變化,心中卻滿是無奈……

這女人譏諷於我,但道理或許是沒錯,先前她覺得尋找羅征,難如大海撈針,但現在看來,將之比作大海撈針還是太簡單了,在寰宇中想要尋到羅征的消息,比大海撈針怕要難上千倍!

高幹掰彎這個兵 那肥胖女人帶著一抹冷笑離開了……

寧雨蝶便機械的朝著那神紋中傳輸真元,眼中漸漸升騰起淡淡的哀思。

然而就在此刻,她耳邊驟然響起了一道蒼勁的聲音!

「嘿嘿,我們諸神無念的前百名,可是佔據了十六人之多,值得慶祝,值得慶祝……」

耳邊驟然響起的聲音,卻是將寧雨蝶嚇了一跳。

她飛升后的這些時日,寰宇中都忙著關注夢幻戰場的事情,便無人在寰宇中發聲,這便是寧雨蝶第一次聽到那神奇的咆哮令的聲音。

「這聲音……是怎麼回事?」寧雨蝶滿臉奇色。

「是咆哮令的聲音,」旁邊一位武者卻是壓低了聲音,告知寧雨蝶,「這一枚咆哮令,能將聲音傳遞到整個寰宇……」那武者並不是飛升者,因為別的原因才被迫進入此地供給自己的真元。

「咆哮令?」寧雨蝶皺著眉頭思索著,她總覺得這三個字聽起來十分耳熟,似乎曾經有所耳聞,想了想她未曾回憶起來,但眼中閃爍出一抹亮光,若是自己弄到這一枚咆哮令,豈不是能告知自己夫君,自己所在的位置?

若羅征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他必會動身尋覓而來!

「這咆哮令如此神奇,卻不知耗費多少真元石能買到?」寧雨蝶問道。

此次飛升,寧雨蝶也準備的十分周全,在她手中尚存不少真元石,大約有二十萬極品真元石。

穿書後我在八零當神醫 沒想到自己剛剛問出口,那武者便用一幅看白痴的表情看著她,「多少真元石?嘿嘿……」

寧雨蝶卻不知道這位武者為何要發笑。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看著寧雨蝶疑惑的表情,那武者便是淡淡說道:「這咆哮令的價值,可不是用真元石來衡量,尋常武者也不可能買得到,若非要買的話,我覺得怎麼也要上百萬枚真元玉吧?」

「百萬真元玉!」

寧雨蝶雖然剛剛飛升上來,倒也聽說了,那聖地中挖礦服役,便需要繳納百枚真元玉。

這一枚真元玉能兌換萬枚極品真元石。

那麼上百萬枚真元玉,豈不是要億枚極品真元石?

自從雲殿與商盟聯手一統中域,師父也回歸雲殿坐鎮,現在的雲殿也是蒸蒸日上,與商盟聯手運營之下,殿中真元石數量也是不少。

她這一次飛升,師父玉婆婆將雲殿儲藏的一半極品真元石交給了她,以備不時之需。

這一半極品真元石的數量,便是二十多萬枚。

方才她心中還在考慮要不要買下兩枚咆哮令,現在聽到這個數字她便是直接嚇了一跳。

原來她帶上來的這點極品真元石,在上界真算不了什麼……

其實那武者說這咆哮令值上億極品真元石,便是將這咆哮令的價值說「小」了十倍。

也不能怪這武者,畢竟咆哮令在上界中屬於有價無市的東西,尋常武者一輩子也難以見之一面,基本都是界主,天尊才有資格動用,那武者說百萬真元玉,也只是一個大概估計的大數。

「當然了,便是這玉清聖地的聖主,界主級別的人物手中也只有一枚兩枚,」那武者搖頭說道,眼中也流露出感嘆之色,與這些聖地聖主相比,他們這些武者簡直如同草芥一般。

寧雨蝶噘了噘嘴,臉上流露出一絲鬱郁之色,這咆哮令卻是不指望了,只是她總覺得有些熟悉,似乎自己在哪裡聽說過咆哮令……@^^$

那武者隨即又感嘆道:「這寰宇中總有一個異類,前幾年可是有個叫羅征的傢伙,整天拿著這咆哮令講故事,據說那小子也才神海境修為,不知道在哪裡搞到一枚可以無限次使用的咆哮令……」

聽到這話,寧雨蝶驟然愣住了。

「羅征?」寧雨蝶盯著那武者問道,聲音也忍不住提高了八分。

她周圍其他的武者,也紛紛側目盯著寧雨蝶,包括寧雨蝶身邊的紅衣女子。

也幸好那肥胖女人不在此處,否則少不了又是一頓教訓了……!$*!

「蝶姐,你怎麼了?」紅衣女子看到寧雨蝶的臉色,開口問道。

至於那武者則呵呵一笑,「對啊,那傢伙現在風頭正勁,整個寰宇中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據說此人是從下界飛升上來,而且還擁有一座仙府,利用那仙府可是坑殺了幾位天尊啊……」

在不少草根武者的眼中,羅征赫然已成為一個傳奇般人物。

因為羅征本身飛升者的身份,也說明羅征在上界並無太大的背景,而一個神海境武者卻讓諸多勢力,諸多天尊無可奈何,這本身就是奇迹!

羅征的軼事也在草根武者中不斷地傳播著,其中甚至冒出許多誇大甚至胡編亂造的身份。

「這幾年時間,那傢伙可是說了不少動聽的故事,例如蘇三殺蛇仙,例如……」這武者說道這裡,臉上也充滿了神往之色,彷彿他本人就是羅征一般。

寧雨蝶在聽到羅征二字的時候,第一個反應便是聽錯了,第二個反應則以為重名了。

畢竟寰宇中的武者數量如此之多,同名同姓並不算奇怪。

然而聽到那仙府之際,寧雨蝶心中已是多確認了三分,羅征獲得那艮字令牌后,的確是能夠自由出入那座仙府,只是那仙府固然神奇無比,但能坑殺天尊?

這六年的時間中,寧雨蝶還曾前往東域的那座山谷中,卻發現那一出的出口已然消失……

然而,她再聽到這「蘇三殺蛇仙的故事,她便是確認了十分!

這故事乃是東域里流傳的一個故事,寧雨蝶也曾聽聞過,在東域之中廣為流傳。

羅征,帶著一座仙府,講蘇三殺蛇仙的故事……

這些消息重疊在一起,她幾乎百分百確定那個羅征,正是自己的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