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自己被那一掌打成重傷,雖然在強大治癒術的恢復下好了不少,但也不可能短時間就能痊癒。

現在的他不過是恢復了一部分行動能力而已,以他現在的速度,也不過堪堪5點敏捷而已。

楊一凡的逃竄並不是盲目的,他有意識的帶著余祥迪向著之前自己逃過來的方向跑了回去。

因為此時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楊一凡很快就回到了之前徘徊過的山洞入口。隨後他便眼前一亮,看見了在洞口盤膝療傷的蔣琦斯。

看到蔣琦斯的面容后,楊一凡的臉上露出一股森冷的殺機,畢竟要不是這倒霉孩子的話,楊一凡也不至於弄到現在這種被人追上的境地。

同時楊一凡也有些慶幸蔣琦斯就呆在洞口,若是他進入山洞了的話,楊一凡也許會重新考慮要不要進去斬殺蔣琦斯了。

畢竟狂暴的時間只有十分鐘,從楊一凡施展技能到和余祥迪對掌,再到自己跑到山洞入口,已經過去了一分多鐘,楊一凡可不想把剩下的八分多鐘浪費在尋找蔣琦斯的身上。

而且余祥迪在山洞內住了很久,這裡面才是他的主場。楊一凡進去不認識路不說,還有可能走進死路被余祥迪堵住。到時候自己的機動能力發揮不出來,只能在洞內和余祥迪這頭半獸人貼身肉搏。

那樣的結果簡直不言而喻,被撕碎的那個人一定會是楊一凡。

「哈哈,你也有今天!剛才你不是追我追的很爽嗎,我特么又沒有急支糖漿。而且我根本就與你素不相識,你之前為什麼就要殺我?」

蔣琦斯見到楊一凡狼狽逃竄的模樣,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神色,顯然即使不是自己出手,能看到自己的仇家過的不好,也是一件幸事。

楊一凡迎著蔣琦斯嘆息的目光,冷冷的笑了一聲。在他心中浮現起殺意的時候,之前眼中已經消散掉部分的紅光再次閃碩了起來。

只是因為楊一凡在經過剛才那次神志不清,他的心中對此已經多了幾分防備。因此雖然在殺意的刺激下狂暴的紅光閃爍,但楊一凡還是保留著清醒的神志。

只不過,隨著眼中紅光的閃爍,他殺蔣琦斯的心更加的堅定了。

楊一凡不再理會身後追來的余祥迪,此時他的眼中全是想要殺死蔣琦斯的暴虐光芒。在一道施毒術施加在蔣琦斯身上的同時,腳下重重在地上一踏,整個人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幾個兔起鶻落之間,楊一凡便來到了蔣琦斯的身前。在蔣琦斯一臉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烏木劍便狠狠的斬在了他的脖頸上。

蔣琦斯死都想不到,楊一凡明明在余祥迪的追擊下狼狽逃命,居然還有膽衝到自己面前對自己毅然出手。他難道就不怕自己拖上他一時半會兒,等到余祥迪追上來就是他的死期嗎?

白日追兇任務,蔣琦斯授首。 其實也活該蔣琦斯倒霉,他怎麼說之前也是心臟破損的重傷,在加上一路逃竄更是讓他傷上加傷。雖然在余祥迪的幫助下保住了一條小命,身體的傷害卻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恢復。

本來想在洞口看看仇人死在自己面前,享受一下大仇得報的快*感。但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楊一凡居然能夠在余祥迪這個黃級高階的半獸人面前支撐這麼久。

轉了一圈回來后實力更是足足提升了2倍,以至於讓他在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楊一凡直接秒掉,只剩下滾落在地上頭顱的眼睛中那恐懼與難以置信的神色永遠定格。

「好膽!居然還敢在我面前殺人,你很好,你徹底的激怒了我,讓我真的很生氣!」

追過來的余祥迪眼睜睜的看著蔣琦斯被楊一凡斬落眼前,頓時發出一聲怒不可遏的吼叫,聲音如同沉雷一樣滾動著,傳到楊一凡的身邊。

要知道蔣琦斯可是他這次的任務目標,發展了很久才誘使對方叛離了原本的宗門,加入它們的教派。現在被楊一凡一劍斬殺,那他之前做了那麼久的工作不就成了無用功了么。

此時此時他對於楊一凡的恨意傾盡三江水都難以洗刷,直欲把楊一凡抓住直接生吞到肚子裡面去。

楊一凡奔逃的速度絲毫沒有被余祥迪的怒吼影響,跑動中的他微微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腳下寸步未停,聲音卻是朝著余祥迪飄了過去。

「讓你很生氣?呵呵,說的之前你好像沒有生氣似地。不過,你再生氣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奈何我不得。」

楊一凡譏諷的笑容讓余祥迪暴跳如雷,腳下用力跨出,還想爆發出更快的速度,但突然膝蓋微微一軟,整個人差點再次撲倒在地上。

余祥迪連忙穩住自己的身形,下意識的向著自己的腳下看去,卻並沒有看到預想中那可惡的香蕉皮。

到底是怎麼回事?既然沒有香蕉皮,那為什麼我又差點摔倒?

跑在前面的楊一凡聽見了身後的動靜,還以為余祥迪又追上來了,連忙回頭查看。在看清是他還差摔倒,此時正扶著膝蓋微微喘氣的余祥迪,楊一凡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我為什麼會喘氣?以我的體質就算是跑上幾千公里,都不帶紅臉的啊!

我的膝蓋為什麼有點軟?我的手為什麼會顫抖?

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余祥迪一臉的不可思議。任他打破腦袋,都想不出自己身體出現什麼問題了。

前面的楊一凡緩緩的停下了腳步,甚至還轉過身重新向著余祥迪走了過來。

余祥迪不明白,他卻是知道余祥迪出了什麼問題。

施毒術!

道士最核心的技能之一,在它的影響下,被施術者會不間斷的衰弱,即使沒有紅灰兩毒的加成,在楊一凡11點智力和這麼長時間的醞釀下,余祥迪此時的實力也被減弱到一個很恐怖的程度。

所以,只要給道士足夠的時間,就算是神都會在他們的手下隕落!

「你是瀆神者?!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余祥迪撐著膝蓋口中喘著的氣息越來越粗重,卻奮力的抬頭看向走到近前的楊一凡,眼神中儘是不甘與憤怒。

瀆神者?

楊一凡聽著余祥迪對於自己的稱呼若有所思,上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還是在自己去營救潘惜雨的時候,那倆個綁架她的人所說。

現在仔細回想一下,那三個人除了老大自爆了之外,其餘倆個人死後自己回去並沒有找到他們的屍體,只是在他們死去的位置發現了倆團黑灰。

想到這裡楊一凡腦海中靈光一閃,想起了傳奇裡面也有著一種怪物,會在死去之後變成黑灰。

而這種怪物的名字是——稻草人。

稻草人在自己使出施毒術的剎那,就叫自己瀆神者了。眼前的余祥迪卻有點不一樣,在和自己交手這麼久后,才說起這個名字,還是用的一種疑問的語氣。

不過這倆次叫自己為瀆神者的都有著一個共同點,一個半獸人、一個稻草人,都是傳奇中出現過的怪物!

既然有了這倆種怪,那麼他們所說的教主又是誰?

沃瑪教主還是祖瑪教主?亦或者是更加恐怖的虹魔教主、黃泉教主?

甚至是。。。

想到這裡楊一凡猛的打了一個寒顫,就連遊戲裡面的新手怪物半獸人都是黃級高階的實力,那麼這些教主又會擁有如何恐怖的實力?

楊一凡想到這裡都不敢往下想了,因為下面的猜測實在是太過讓他驚怖。

想來那次旦復大學迎新晚會上的襲擊,那個實力強絕的黑衣人,口中同樣稱頌教主出世。雖然那個時候自己也聽到了,但是根本就沒有往那方面想。

還有那次自己做千里之行任務的時候,半路借宿那個民居,裡面供奉的神秘雕像,現在看來似乎也和傳奇裡面的某尊教主頗為相似。

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數次接觸到了他們,只是一直未曾察覺而已。直到今天聯繫上前塵往事,所有的線索歸納在一起,自己才恍然發現,自己已經與他們產生了不小的因果。

那麼,瀆神者又是什麼意思?

瀆神者。。。楊一凡想到這裡眼前猛地一亮,自己與其他的武者最大的區別就是擁有傳奇系統。也只有傳奇系統,才讓自己和這些怪物聯繫得更加的緊密。

但隨著這些聯繫的加深,再加上系統的推動,自己必然會遭遇到越來越強大的怪物。

看來,提升實力已經迫在眉睫了。

「你是瀆神者對不對?你不能殺我,我還要回去稟報教主,你們瀆神者出現了!」

余祥迪見楊一凡站在原地愣神,本想趁機上去偷襲他幾下,但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這麼做了。

因為在楊一凡思索的時間裡,他手上的施毒術也從未斷過,這彷彿都成了他的一種本能,即使沉思都不忘扔在余祥迪的頭上。

余祥迪此時在施毒術的侵襲下只覺身體越來越無力,彷彿連膝蓋都撐不住就快要倒在地上了。

聽見余祥迪的聲音楊一凡陡然驚醒,下意識的向後爆退了幾十米,這下緩緩的停下了腳步遠遠的注視著余祥迪。

因為他恍然想起都是傳奇裡面的怪物,既然稻草人都能自爆,余祥迪為什麼不可以?

要知道黃級初階的稻草人自爆都都相當於一顆威力恐怖的炸彈,差點就把他給炸死了。那麼余祥迪這個黃級高階自爆又會怎麼樣,導彈的威力嗎?

所以不管他會不會自爆,自己離得遠遠的,終歸是沒有什麼壞處的。 「瀆神者,教主不會放過你的!」

余祥迪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但越加虛弱的身體根本就不能支撐他這樣做。

楊一凡聞言撇了撇嘴,上次稻草人三哥倆也是這麼說的,現在都已經化成灰燼了。余祥迪說了這句最後的狠話,也就意味著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而且不說教主不會放過楊一凡,楊一凡他也不可能放過教主啊!

要知道無論是哪個教主,在傳奇遊戲裡面都是些香餑餑,各大公會包場刷的BOSS。

因為它們的身上那些寶物,屠龍寶刀,點擊就送。。。

哦不,是屠龍、噬魂,逍遙扇這樣的神器,哪個不是教主才能爆出來的。

所以要想富,還是得刷教主啊!

眼看著余祥迪越來越虛弱,到最後更是氣若遊絲的直接趴到了地上,楊一凡也不敢上去一刀結果了他,畢竟自爆這件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若是一個不小心,丟掉的可是自己的小命。

「瀆神。。。瀆。。。」

余祥迪生命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如果楊一凡能夠查看他的生命值,那麼一定會發現此時的余祥迪只剩下最後一層血皮了,只差那最後一擊,他便會瞬間魂歸天外。

就在這時楊一凡忽然動手扔了一個治癒術在余祥迪身上,當然了,同時扔上去的還有著一個施毒術。

他要的僅僅是保持余祥迪暫時不死罷了。

「什麼是瀆神者,你們的教主又是誰?」

楊一凡看見余祥迪的眼神都有些散亂了,顯然神志也不是那麼清醒了。儘管心中有了些許猜測,他還是向著余祥迪問道。

余祥迪散亂的眼神微微一凝,閃過了一絲迷茫的神色,下意識的就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什麼是瀆神者,這次詞語也只是從勇士大人那裡聽到過一次而已。至於我們教主。。。」

在提到教主這個詞語的時候余祥迪的眼神瞬間凝聚,似乎迴光返照一般,倆只銅鈴大笑的眼睛緊緊的盯在楊一凡的臉上。

「居然差點就讓你給套了話了,呵呵,我奉勸你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教主的強大是你難以想象的。到了最後,你終歸難逃一死,我在地獄里等著你!」

說道這裡余祥迪的腦袋猛地一歪,之前抬起來看著楊一凡的頭顱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不過他嘴角那一絲詭異的笑容,卻看的楊一凡一陣心寒。

麻的,在地獄等什麼,等我再進去殺你一次嗎?

楊一凡看出了余祥迪有些不對勁,遠遠的扔了一塊大石頭過去,準確的砸在了余祥迪的身上,可是他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一動不動的匍匐在距離楊一凡幾十米外的地上。

難道是死了?

可是也不應該啊,自己可是給他施加了二級治癒術的,在只是一級的施毒術面前,應該還是能很輕易就能幫余祥迪拉升血量的。

那麼余祥迪又是怎麼死的?而且還沒有任何的徵兆,說完話低下頭就死了,讓楊一凡都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覺了。

楊一凡小心翼翼的朝著余祥迪靠了過去,在接近十米的位置從包裹里掏出了手槍,砰砰砰的就是一個三連發打在了余祥迪的胸膛上。

「啊!」

地上『本已死去』的余祥迪一下子從地上蹦了起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沒錯,余祥迪的死正是裝的。

他雖然在施毒術的影響下實力降低了很多,但也還不到癱軟到地上的地步。他只是在發現自己的速度下降又下降了一些,已經不可能追上前面逃跑的楊一凡。

這才故意裝作自己已經很虛弱了,只為把楊一凡騙到近前,然後自己便發出醞釀很久力量的全力一擊,絕對能夠瞬間擊殺只有黃級初階的楊一凡。

都說半獸人沒腦子,在戰鬥的時候,他們的腦袋可是靈光得很!

但是余祥迪又怎麼可能想得到,楊一凡還有一種叫做傳奇系統的東西。

雖然楊一凡沒有顯示血量的技能,不可以查看余祥迪是否真的是沒有一點血了。

可是即便沒有這樣的技能,楊一凡依舊有著另外一個簡單的方法測試余祥迪是否真是死亡了。

因為。。。他無論是完成了任務,還是殺人殺怪,系統都會提示他擊殺目標,獲得經驗點獎勵****之類。

可是,之前的余祥迪卻沒有給楊一凡提供任何的一點經驗。

所以砸石頭只是幌子而已,楊一凡清清楚楚的明白余祥迪並沒有死,而是隱藏起來準備對自己放出最致命的攻擊。

楊一凡對著砸石頭不過是為了配合余祥迪的表演,真正的危險卻是來自那連發的三槍。

「我恨啊!瀆神者你有本事就和我大戰三百回合,一直躲著算什麼男人啊!」

余祥迪眼中爆發出無窮的憤怒與戰意,用盡他全身最後的力量向著楊一凡沖了過去。

在他眼中楊一凡對他施展的就是一種奇特的詛咒,只要激的他和自己動手,死的那個人一定不會是自己,到時候施咒之人一死,詛咒自然就會消除。

但是他太過低估楊一凡的陰險了,之前那三槍全是沖著余祥迪的要害之處去的,打向他頭骨意*欲爆頭的子彈效果最小,其他的倆槍都是打在余祥迪的胸前心臟部位。

「既然你不願意把教中的事情告知與我,那麼你還有什麼利用價值?死吧!至於算不算男人?呵呵。」

楊一凡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看著對自己疾奔過來的余祥迪,手槍接二連三的扣動扳機,在他超強手速的作用下,手槍竟然發揮了和機關槍同樣的速度。

子彈瞬間就化作了一條鋼鐵彈幕,向著跑來的余祥迪急馳而去。

可畢竟這只是手槍而已,即使楊一凡的手速再快,撞針也都需要擊打時間,而且手槍的彈夾容量也就那麼大。

所以說是鋼鐵彈幕,卻又顯得寒顫得很,其實也就只有十多顆子彈而已。若不是余祥迪現在實力大減,恐怕這些子彈都會全部落空。

楊一凡再次後退了幾步,避開面對子彈不閃不避,直欲和楊一凡拼個同歸於盡的余祥迪。

「你放心的去吧,要不了多久,我就把你們教主送下去陪你,到時候你就不寂寞了。」

楊一凡在遠處站定身形,笑呵呵的對著余祥迪說道。

不過他也沒有騙余祥迪,對著教主出手是肯定的。至於到時候是送教主去見余祥迪,還是自己親自去見,那麼就只有天知道了。 見楊一凡避開自己的攻擊,余祥迪的眼中閃過濃濃的不甘之色。強撐著還想努力靠近楊一凡,但這次他的身體是真的不行了。

余祥迪口中喘著粗氣,恨恨的瞪著楊一凡,大聲的吼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一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一年?

楊一凡敏捷的捕捉到了余祥迪話語中的怪異之處。

那句電影電視里常用的台詞不是『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嗎?為什麼到了余祥迪這裡就只有一年了?

難道他有關係戶不用排隊投胎,然後出生就吃蘊含激素的奶粉、蔬菜、水果,年紀輕輕的就發育的像個大人一樣。

可饒是如此他也不能一年就成好漢啊,畢竟他下輩子的父母晚上造人也是需要時間的嘛!

當然了,以上的猜測只是楊一凡的胡思亂想而已,瞬間就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