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破陣之法也不是胡娜娜想到的,而是令牌中的師父剛剛教給她的。

只是,那個破陣之法實在太過殘忍,讓胡娜娜都心有不忍。但是,在師父鐵的命令下,她別無選擇,只能執行。

「哦?胡統領,你真的找到了破陣之法?」

巽風護法和兌澤護法都用懷疑的眼光看向胡娜娜。

雖然這個胡統領得盟主東方鳳垂青收為愛徒,傳授無上絕學,年紀輕輕武功就踏足道一境界,可謂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畢竟她才十八九歲,甚少參加大規模的戰鬥,再天才的人,如果缺乏戰鬥經驗,也是無法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中左右風雲的。

巽風護法和兌澤護法二人都是身經百戰的沙場老將了,面對朱厚基這八卦吞天陣,尚束手無策,她胡娜娜一個黃毛丫頭,就能想出辦法來?

兩位護法對胡娜娜的話極為懷疑,打心底不相信胡娜娜能拿出破陣之法來。

胡娜娜才不去管兩位護法懷疑的眼神,她直接下令道:「巽風護法,你過來。將這錦囊中的藥丸分發給成天部,讓他們每人服一粒,立即執行。」

胡娜娜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個錦囊。這是一個空間錦囊,看似只有巴掌大小,但卻能容納不少東西。

這錦囊,也是身在令牌中的聖盟盟主東方鳳剛剛交給她的。


她自然知道錦囊里裝的是什麼,眼裡出現了一絲難過。

當巽風護法接過這個錦囊,看到錦囊里的東西時,頓時嚇了一大跳,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他難以置信地抬頭看著胡娜娜,道:「胡統領,你決定了?此事,恐怕不妥吧?」

那錦囊中裝的,乃是上萬枚藥丸。這些藥丸呈火紅色,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只是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氣味,殊為難聞。

「沒什麼不妥的,你照做就是。」胡娜娜面無表情地說道。

「可是……」

巽風護法猶豫著,還想說些什麼。不過,這個時候,胡娜娜自懷中掏出了那面令牌,冷聲道:「巽風護法,我意已決,不用多說,執行命令。」

「是。」

巽風護法看到那面令牌,立時知道不能違逆,當下半跪於地,急忙應道。

「去吧。」

胡娜娜收回令牌,木立無言。

巽風護法遂拿著那個錦囊,來到成天部人馬前,一番交代后,臉色難看地將錦囊里的藥丸分發下去。

本來,這次行動的成天部有過萬人之眾,不過,在之前的戰鬥中折損了數千,現在還剩七千人左右。七千人,包括成天部各分堂的堂主,每個人都拿到了一枚藥丸。

只是,成天部的人都不知道這藥丸是做什麼用的,所以一時之間都不明白,巽風護法發給他們些藥丸究竟是何用意。

而兌澤護法在看到巽風護法發下去的那些藥丸后,臉色也為之一變,變得更加鐵青。只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什麼都沒說,目光望向胡娜娜時,第一次覺得這個年輕的女子太可怕了。

兌澤護法知道,那些領到藥丸的人,很快就要死了。因為他認得那藥丸,乃是火力漲元丸。

這火力漲元丸,最早是由聖盟的煉藥先輩煉製出來的,能夠使人在短時間內提升功力,發揮出超常的戰力。只是,它卻是一個失敗品,因為它固然能使人在短時間內提升功力,發揮出超常的戰力,但是,無一例外,服下它的人過不了一時半刻都要爆體而亡,所以,服食這種藥丸無異於自殺。

這火力漲元丸,自它被確定為失敗品后,就停止了生產,禁止使用。可是,誰曾想,如今竟出現了上萬枚,而且現在正投入使用!

那可是七千條活生生的生命啊。胡娜娜一道命令下來,就決定了這七千人註定要成為這場戰鬥的犧牲品,而他們卻被蒙在鼓裡,並不知道胡娜娜準備送他們去死。

「成天部的弟兄們,你們聽好了,此乃我們聖盟煉製出來的上品丹藥——提元丹,服下之後,可以迅速提高功力,讓你們在戰鬥中發揮出超常的戰力。今天,由於戰鬥需要,胡統領賜下這上品丹藥,你們能夠得到,這是你們的幸運!等一會兒,都要給我奮力殺敵,殺敵越多,戰後得到的獎賞也越多!現在,就把你們手上的藥丸服下,立功的時候,到了!」

巽風護法在將藥丸分發下去后,站到成天部人馬前的一塊巨石上,奮聲誓師。

成天部這七千人經過一夜的行軍、追敵、戰鬥,本來已經有些精疲力竭,現在有了這能提升功力的藥丸,人人眼中都不禁一亮,以為上峰為了贏得這場戰鬥真的賜下上品丹藥,讓他們撿到了便宜。所以,巽風護法一聲令下后,成天部這七千人紛紛將手中的藥丸服了下去。

藥丸雖然氣味刺鼻,不過,服下后,腹中火熱,丹田真氣立時澎湃起來,力量瞬間得到提升,而且這種提升還在不斷進行著,並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這藥丸還當真立竿見影啊。

成天部七千人感覺到體內力量不斷提升,睏乏之意立時盡去,人人都興奮起來,士氣瞬間恢復,並迅速高漲。

隨著藥力在體內全部化開,作用越來越明顯,他們感覺自己變得前所未有的強悍,恨不得馬上廝殺一場,來發泄胸中躁熱的戰意,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不戰不快。

看著成天部的七千人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似的,變得龍精虎猛起來,沈天部、廓天部、眩天部、咸天部四部的人馬都極為羨慕,以為這是胡統領在特意關照成天部。

對不起,我愛你! ,誰不想立功?而現在,這個立功的機會明顯是被成天部得到了。

本書首發於 「不知道。」,何其正見戚少商面露疑惑,於是解釋道:「理論上我的確應該殺了你向傅宗書邀功然後迎娶傅晚晴、走上人生巔峰——

但是呢,就在剛才,我突然想起一段不為人知的江湖舊事。戚兄你可願聽?」

「顧朋友請說, 萌妻乖寶:黑帝的私藏寵兒 !」

戚少商說到這裡又從酒櫃深處掏出一壺老酒,給何其正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解釋道:「總喝摻水的酒實在不夠味,而這是整個旗亭酒肆唯一不摻水的炮打燈,極為難得。」

原來不知不覺間,二人已經喝掉了十斤炮打燈,此時天外的地平線也依稀泛起了白光,顯然是在說明就在何其正與戚少商對酒談天的時候,一夜悄悄的過去了……

見戚少商偷來不摻水的炮打燈,何其正點了點頭,淺嘗了一口,感覺口中猶如火燒,便棄之一旁說起了一段往事:

「早些時候,滄州有一個小捕快孔八郎,在某次外出江蘇淮陰城辦事的時候,在大明湖邊上偶遇了一位美麗的姑娘,那姑娘舉止優雅相貌出眾,深深地吸引了小捕快的目光。

而那名美麗的姑娘也對朝氣蓬勃充滿男性荷爾蒙的小捕快產生了好感,於是在那個下雨的季節兩人相愛了~~

但沒過多久,那美麗的姑娘突然不辭而別,急得小捕快四處尋找都沒有消息,心灰意冷之下離開了滄州隻身來到了京城闖蕩,由於某些原因他投公門不入,流落街頭時候被某位大人物收留。

之後這名小捕快因為破獲舉國震驚的「假幣案」而名聲大噪,被封為天下名捕,也就是在這時候,他重新邂逅了那名美麗的姑娘——」

戚少商聽到這裡,隱約感覺這個小捕快就是五大名捕之一,而無情是女的首先排除,追命是居無定所的江湖追zhai人更不可能!剩下的就是鐵手與冷血二人,那到底會是誰呢?

帶著這個問題戚少商繼續聽何其正講下去:「然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那捕快原以為自己功成名就,可以得償所願的與那美麗姑娘在一起的時候,卻愕然發現那姑娘的父親原來是自家師父的另一個死對頭……

而且,那個死對頭權勢極大,更對捕快所在的勢力極為痛恨,所以……在得知自己女兒戀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時候,震怒之下將其女兒監禁於家中……

雖然傅晚晴已經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當做殺掉你的棋子,但她在心中始終念念不忘的卻是那個大明湖畔的小捕快……」

「哦……」,戚少商聽完整個往事不由得長嘆一口氣,感嘆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以戚兄的聰明才智,想來已經猜到這段往事里的幾人真實身份了吧?」,見戚少商點頭,何其正咧開嘴笑道:「這就是我不願再殺你的緣由。」

「鐵手……傅晚晴……顧朋友……」,戚少商喃喃念叨著這三個名字,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脫口問道:「顧朋友你是想要成人之美??」

「沒錯,我正有此意。」,何其正收起桌上的腰牌,又對戚少商說道:「而且你的麻煩我也想一併解決了。」

「顧朋友你是想要這把逆水寒寶劍?」,戚少商瞬間明白了何其正的話,有些遲疑道:「可是我已經答應要在這裡還給李齡了。」

「那你就不用等了,因為據我所知,李齡早已被傅宗書手下的高手囚禁起來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已經從李齡口中得知了你的消息,此時想必已經朝這裡趕來了。」,何其正努力回憶著《逆水寒》的劇情說道。

「可惡!這奸賊傅宗書,我大宋江山就是毀在他這種人的手裡的!!」,戚少商怒道,「不行,這把逆水寒寶劍更加不能交給你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犯險!」

「你的劍還是你的劍,我只是要裡面的證據而已。」,何其正眼疾手快將桌子上散落的帛書捲起來收進懷裡。

他眼見窗外天色已然泛白,而大雨也早已停下,於是對傻眼的戚少商說道:「戚兄,那就此別過,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顧朋友你真的要去?」,戚少商還是有些不放心,伸手攔住何其正道。

何其正眼角快速的掃過滿地的酒壺,極為隱秘的留下一滴冷汗,因為他此時不但已經酒醒,而且還想起了這裡的高掌柜極為摳門吝嗇!

於是他正色道:「戚兄不要再勸說了,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而你也可以放下一切煩惱去找息紅淚成親了!」

「……」,戚少商伸手取來逆水寒寶劍,認真思索了一會兒后,決定把逆水寒交給何其正,於是開口道:

「顧朋友,既然你已經決定擔下我的麻煩,那這把逆水寒寶劍我拿著又算是什麼道理?而且這把寶劍乃是神兵利器,對你十分有用!」

呃……這特么的就尷尬了,我何其正……啊不對,我顧惜朝人人都知道是用神哭小斧與飛刀的,身上背著一把劍算怎麼回事?

而且這把劍還是一把「仇恨吸取器」,無論江湖還是朝廷都在滿世界的找它,你把它交給我果真是決定它對我有用而不是想把仇恨轉嫁到我頭上??!!

但躊躇良久,何其正還是接過了逆水寒寶劍,背負在身上,便揮手告別,趁高掌柜還沒有察覺,走出了旗亭酒肆。

臨行前,何其正心想自己也不能讓戚少商好過,於是幸災樂禍的瞧著旗亭酒肆院里的那兩隻小羊羔,對戚少商說道:「戚兄,差點忘了告訴你,息紅淚送你的那兩隻羊崽都是公的!哈哈哈哈——」

說罷,不等戚少商反應,何其正策馬奔騰,帶著逆水寒寶劍遠遠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獨獨留下戚少商一臉的蒙蔽…… 第0170章破陣殺敵

成天部的人看到其他四部都投來羨慕甚至嫉妒的眼神,心裡都非常得意,有的甚至向另四部之人做出挑釁的動作。要知道,聖盟各大部之間,平時明裡暗裡少不了勾心鬥角、互相攀比,現在難得胡統領對他們特殊照顧,他們自然要好好炫耀一下。

看到這一幕,巽風護法和兌澤護法都暗中嘆息,因為他們知道那個可怕的真相。

「聖盟此戰的成敗全系在你們身上,你們有信心沒有?」

「有!」

「聖盟必勝!成天必勝!」

「必勝!必勝!必勝!」

在巽風護法的激情誓師下,成天部眾狂吼起來。隨後,連另四部的人也跟著一起高喊,一時間,吼聲如山呼海嘯,士氣衝天。

而臨時聯盟這邊則是一片安靜。聽到兵陣外面敵人的高喊聲,他們隱隱覺得有些不安,就連韋仙芸、王經緯等臨時聯盟的高層,也禁不住將眼光看向朱先生。

朱先生呢?他是什麼反應?


他泰然如故,還鎮定自若地安坐在小山坡上,並沒有因為敵人士氣高漲有任何變化。

臨時聯盟成員的心才都鎮定了下來。

……

「怎麼會這樣?那個風萬里究竟給那些兵眾吃了什麼東西?為什麼我感覺那些兵眾在吃了那東西后,整個隊伍的戰鬥力好像瞬間提升了不少。」

白沐羽望著遠處的聖盟人馬,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們應當是吃了一些能提升戰力的藥物。」唐白馨冷靜中略帶吃驚地說道。


從小身在唐門,她對藥物多少有些研究,而且這類藥物唐門也有,只是不易煉製罷了。所以,一看成天部人馬的情況,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她只是吃驚於這樣的藥物聖盟居然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來。

當然,唐白馨並不知道那是失敗品。

「如果只是提升戰力,聖盟人馬要想突破這個兵陣,我看還是十分困難。」唐晨沉吟了一會兒后說道。

馬小英聽到唐晨這樣說,笑了一笑,道:「晨哥這話說得沒錯。呵呵,我和馨妹與兵陣中心的那個朱先生有過交道,此人智計百出,十分厲害。聖盟那群人要想破了那兵陣,肯定十分不易。」

「是嗎?」唐晨大為驚訝。

「是啊,晨哥,如果不是那位朱先生,我和英哥還逃不出玄冰閣的地牢呢。」唐白馨道。

「哦,是這樣啊。」

唐晨點點頭。本來,唐晴叫他過來幫忙,他心裡還有些猶豫,畢竟他現在已知道那朱先生是唐門的敵人。不過,既然對方曾經有恩於唐白馨,那就另當別論了。

……

就在唐晨等人相互交流著意見的時候,那邊的胡娜娜已經傳下號令,令巽風護法帶領成天部向兵陣發起了新一輪進攻。

「殺!」

巽風護法大吼一聲,手執一柄方天畫戟一馬當先,全力出手,立時就在兵陣的邊沿處打開了一個缺口。

後面的成天部七千人爭相從缺口湧入兵陣,殺聲震天,血肉橫飛。

兵陣核心處的朱先生則連施號令,通過旗語傳遞出去。兵陣中的臨時聯盟成員依令行事,或結隊廝殺,或結盾環護,或弓箭連發,或圍追堵截,或設陷置絆,按部就班,有條不紊,井然有序。

當巽風護法帶領的成天部全部進入兵陣中,兵陣缺口處立時有幾隊臨時聯盟人馬衝過來,將這缺口堵住,斷了成天部人馬的後路。同時,兵陣的運轉也更迅速、更複雜了。

很快,巽風護法帶領的成天部就陷入了苦戰。儘管他們在人數上比臨時聯盟多,但還是感覺自己在被圍殲,無處可逃。

沒辦法,他們只能拚命向四處出擊,想將這個兵陣撕破。

只是,這談何容易。他們剛想要全力殺掉一個敵人,另一個敵人就來了,以二對一。而且,最可怕的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還冷不丁射來一支冷箭,簡直防不勝防。

就這樣,臨時聯盟將成天部七千人困在兵陣中,用各種辦法分割成數十個部分,然後各個擊破、逐一殲滅。


轉眼之間,慘呼聲、兵器交擊聲、戰馬嘶鳴聲,還有箭矢的破空聲,等等,諸種聲音滾滾傳出,直聽得兵陣外的聖盟人馬無不為之悚然緊張。

就連兵陣的上空也雲層翻湧,似乎也被陣中那慘烈的殺伐之氣給感染。

「胡統領,巽風護法和成天部現在身陷重圍,要不要我現在就帶兵衝進去,幫他們減輕點壓力?」兌澤護法開聲問道。

「先等等,有你衝鋒的時候。」胡娜娜淡然說道。

就在這時,兵陣中突然傳來了爆炸聲。

這爆炸聲,不是一聲兩聲,也不是三四聲,而是一大串、一大片,成天部七千人只要還活著的,都在這個時候發生了爆炸——人體爆炸。

這,就是服食了火力漲元丸的後果。

火力漲元丸這種失敗品,能將人體內的元氣在短時間內放大數倍,藥力之猛,遠遠超出了人體所能承受的範圍。當服食它的人警覺到自己體內元氣暴漲得快要失控時,就會拚命壓制,意圖將漲大了數倍的元氣重新壓回丹田之內,丹田一旦承受不住,就會發生爆炸。

丹田爆炸所產生的破壞力,絕對比這個人生前奮盡全力的一擊大十倍都不止。而且,這種爆炸炸力四射,是大面積覆蓋,殺傷力極大。

成天部七千人人人都服了這火力漲元丸,也就是說,有七千枚定時炸彈分佈在兵陣的各個角落。

兵陣中,多是近身搏殺,如果七千人同時爆炸,產生的爆炸力,足以將陣中臨時聯盟的成員滅殺殆盡。

好在,成天部這七千人此前已在兵陣中被擊殺了大半。

但是,三千來人同時爆炸,其威力,也極其驚人!

爆炸一起,頓時,血肉橫飛,煙塵瀰漫,慘叫聲、悲呼聲連成一片,本來繁而不亂的兵陣,立馬變得混亂起來。煙塵瀰漫中,那些旗語也失去了作用,而且,臨時聯盟由於人員傷亡過大,一時間人人自危,再難有默契的配合。

亂了,這一回,這八卦吞天陣當真亂了,徹底亂了。

「好狠的心!竟不惜犧牲那麼多部屬的性命,用火力漲元丸來破陣。看來,是東方鳳親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