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幸運了,只要被別人盯上了,那地靈丹是絕對保不住的,有些人妄想反抗,但是幾秒鐘的時間就被人家揍得爬不起來。

不過他們卻是卻露出了悽慘的笑容,龍翔實在想不通,那些人地靈丹被搶了,而且還被人虐了,怎麼還能笑得出來。

此時站在龍翔周圍的人,都用一種異樣且帶着憐憫的目光盯着他,這時一位身着神禁軍服,面目清秀,但是卻又帶着淤青的弟子走了過來,拍了拍龍翔的肩膀。

“兄弟,你真是好運啊,他們居然沒有奪你的地靈丹。”

龍翔微微一笑,“怎麼可能,我又不是特殊人士,不過他們找我要,我給拒絕了,哪像你們,不僅被暴打了一頓,而且連地靈丹也沒保住。”

龍翔有些憐憫的看着這位少年,當聽到龍翔這句話時,那位少年愣了愣。

“你拒絕了他們? 客家等郎妹 ?他們沒找你麻煩嗎?”少年驚訝的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現在該向你們一樣,哀聲痛呼嗎? 天刀之天涯 ,便自覺的走了。”

當龍翔說完這話,那少年此時倒是用一副憐憫的神色看着龍翔。

“哎,兄弟,你慘了,這不是你運氣好,而是你運氣太差了,通常這種情況都表明他們會在適當的時機幹掉你,而且很猛很暴力哦。”

說罷,那少年就離開了,龍翔呆呆的站在原地,想不明白少年的話,他纔沒必要擔心那些人會找他麻煩,畢竟他也不是個善茬。

在東皇域呆了幾天之後,龍翔也漸漸的熟悉了這裏的環境,而且對這裏多多少少也都有了些瞭解。

東皇域的神禁軍足足有好幾千人,全部都是地靈七重以上的強者,甚至就連第九重的神禁軍也不在少數。

在這裏最大的好處就是,有無窮無盡的修煉資源供你揮霍,各種靈藥數不勝數,而戰技武器之類的法寶也是應有盡有。

不過神禁軍遠遠沒有龍翔想象中的那麼輕鬆,雖然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是這他娘比以前,龍翔做個小士兵的時候還要累。

白天基本上倒是沒什麼事,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練武,但是到了晚上他們就得幹苦力。

具龍翔所知,東皇域裏面有一座蟠龍山,而就在前不久有人無意中,在蟠龍山發現了一處遺蹟,由於這件事關係重大,那人就將這個消息封鎖了。

發現遺蹟可不簡單,很有可能是上古遺蹟,就算不是上古遺蹟,也絕對是中古時期,這遺蹟其實就相當於陵墓。

這陵墓自然就是葬死人的地方,普通人的陵墓簡簡單單,隨便做副棺材然後挑選一個風水寶地埋了便是,但是一般對於武者來說,這陵墓可就不簡單了。

普通武者的陵墓是不需要動大手筆,不過一般強者的陵墓可就不一樣了,發現此處遺蹟的那人不是傻子,他知道一般遺蹟裏面都會有寶物埋葬其中。

那人爲了獨吞陵墓當中的傳承,獨自走進了遺蹟,對於修爲已達地靈八重的他來說,在陵墓當中可謂是來去自如,但是他小看了這一處遺蹟。

陵墓裏面陽氣泄露,陰氣森森,隨着時間的流失,陵墓當中的屍體便會腐爛,人體當中的一種名爲靈介質的元素就會被釋放出來體外。

這靈介質長時間處於陰氣濃烈的地方,而且又與地底的溼氣相混合,便會在陵墓當中出現一種生命體,名爲靈屍。

可不要小看了這靈屍,他就像是人武者一樣,擁有強大的攻擊力,這也是根據陵墓主人生前的實力而定,死者生前的實力越高,這變幻出來的靈屍實力就越恐怖,反之則弱! 雖然這靈屍沒有智慧,沒有靈識,但是他們卻可以像人族武者一樣,會呼吸吐納之法,從而增強實力,靈屍沒有天資一說。

就算你再怎麼逆天的靈屍,與普通靈屍的修煉速度是同等,他們的修煉速度很緩慢,不過陰氣相對較重的地方來說,一般的靈屍都會很強。

而蟠龍山脈當中的陵墓則是陰氣幾位濃烈的地方,之前那位男子並沒有想到這陵墓當中居然會存在着靈屍,他一心只想着奪寶,從而遭遇了靈屍的毒手。

他的家人因爲他長時間未歸,變增派人手前去蟠龍山尋找,終於發現了命喪陵墓當中的那位男子,那些尋找屍首的家丁被裏面的靈屍嚇得神智錯亂。

逃出了蟠龍山,從而這個消息便公諸於世,當然這一消息很快就被雄擎天得知,中古遺蹟裏面的傳承不敢想象,就算是強如雄擎天的此等強者,遇到中古遺蹟也不能不動心。

身爲一域之主的他立馬下令封鎖全域消息,並且增派人手駐紮蟠龍山,採取了取寶的行動,而龍翔他們這些神禁軍就是負責此事。

沒有一個人能不對中古遺蹟感興趣,龍翔也不例外,他深知道這樣的中古遺蹟對他是有多麼的重要,但是想要得到這遺蹟當中的至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然雄擎天也不會爲了這個中古遺蹟大費周章,甚至是還花高價請來了數位靈界師,這靈界師同樣是修武者當中的一員,不過靈界師比修武者更加厲害,也更加吃相。

靈界師精通奇門八卦之術,最擅長的就是擺陣,陣法有多種,例如防禦陣,攻擊陣,還有輔助陣,這每一種陣法都能大大提升一位普修的實力。

如果是一位地靈七重的靈界師對上九重的靈界師,也不會落入下風,只要把三種陣法擺出來,在陣法當中他就立於不敗之地,這也是靈界師恐怖的所在。

不過靈界師很少,可以說是萬中無一,而雄擎天請來的這三位靈界師,實力都在天靈四重之上,他們當中的隨便一位靈界師對上雄擎天,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至少在兩百招之內。

這次爲了中古遺蹟的傳承,雄擎天可謂是下了血本,這三位靈界師花了足足三百萬的晶玉,而且這還是靈界師最低能接受的限度,這要不是看在雄擎天是一域之主的份上,收你一千萬晶玉都不算多。

晶玉比黃玉更高級,黃玉能當錢幣使用,但是晶玉可是能壯大神元的好東西啊,跟赤血妖蓮比起來有餘,但是比靈晶卻又不足。

三百萬的晶玉若是花在龍翔的身上,絕對能夠讓龍翔接連突破兩層境界,若換做是普修,提升四個境界也不足爲奇。

但是這些晶玉與中古遺蹟比起來,可又算不得什麼了,一般的中古遺蹟,先不說裏面存在多少晶玉吧,單單是隨便一份戰技,都足以抵得上一百萬的晶玉了。

這樣算來,雄擎天是穩賺不賠,這靈界師不單單只是會布攻防輔三大陣法,他們還可以布出一種陣法,專用來震懾靈屍。

蟠龍山中古遺蹟當中的靈屍着實不弱,就算是雄擎天到了裏面,也不敢保證能全身而退。

三位靈界師首先在陵墓的出口佈下了一個陣法,以防待會陵墓當中的靈屍暴動衝出去,要是讓這些靈屍跑了出去,那遭殃的就是東皇域的百姓。

龍翔等一行神禁軍跟在三位靈界師的身後,基本上每隔十步就會佈下一所陣法,每一個陣法當中都閃爍着莫名的符文,也正是這些符文才能夠震懾出靈屍。

只見三位靈界師雙手快速划動結印,看得龍翔是眼花繚亂,他也很想精通這佈陣之法,但是要想精通這一法門可不單單是修武資質要過人。

更要佈陣之人的雙手通靈方可習得佈陣祕法,想學佈陣祕法龍翔目前想都別想,先不說他的雙手有沒有通靈,就算是通靈雙手,沒有師父指導也難成大器。

很快就來到了陵墓的中心,一路上龍翔見到了不少枯骨,想必都是以前來盜墓的人留下的吧,同時也驚歎這陵墓的巨大。

這陵墓前半部分就像是一條長長的隧道,中心倒是顯得比較空曠,前面一條長長的隧道都佈滿了陣法,當龍翔等人被中心地帶的那個人形生物吸引之後,紛紛發出驚歎聲。

只見他通體透明,能清晰的看到身體當中的骨骼,以及那些細小的經脈,沒有耳朵,也沒有鼻子,但是有一張巨大的嘴巴,覆蓋住了他半邊臉。

而最裏面則是兩排鋒利的牙齒,嘴角兩邊的兩顆牙齒最爲恐怖,毫無疑問這就是靈屍,他們是靠身體上的感官來判斷敵人的方位。

他們是沒有智慧的,在他們的腦海中那就是擅入陵墓者,一個都不能放過,這陵墓的主人就相當於是他們的主人,保護遺骸是他們的職責。

龍翔並不能感覺到這些靈屍到底有多麼強大,但是那恐怖的氣息讓龍翔有一種窒息的感覺,這股氣息是天靈境獨有的氣息,這樣恐怖的氣息比雄擎天散發出來的威勢都要強上幾分。

可是這樣面對這樣強悍的對手,雄擎天本人卻是沒有到此,就算是有靈界師再次佈下了層層陣法,雄擎天也不敢親身到這陵墓當中來。


龍翔並不知道雄擎天是什麼打算,但是他知道,這一次他們這些所謂的神禁軍恐怕就是來當炮灰的。

雄擎天並非是沒有到此,而是他一直都躲在暗中,他清楚的知道這些靈屍的恐怖,同樣也知道對付這些靈屍的辦法,龍翔猜的也沒錯,也是他們這一批神禁軍都是來當炮灰的。

靈屍能吞噬人的神元,不過他很挑剔,只會對地靈鏡武者的神元感興趣,這些靈屍雖然兇殘,但是隻要填飽了肚子,他們就不會再理會龍翔這些入侵者。

雄擎天之所以明白這麼多,還要請靈界師來,也只不過是以防萬一,有個兩全的準備而已,三位靈界師又在陵墓的中心佈下了陣法。

這時令衆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那三位靈界師居然直接穿過了靈屍的領域,走向了陵墓的盡頭,這一幕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靈界師居然能輕易的避開靈屍?還是說這些靈屍天生就對靈界師有恐懼感?” 看到這一幕,龍翔心想道,“若是這三位靈界師直接跑到陵墓深處,取走那些傳承溜走該多好啊,反正這些靈屍又不攻擊他們。”

那三位靈界師也想這樣做,可是有這心,確沒這個膽兒,龍翔他們實力弱感覺不到,但是身爲天靈境的他們,靈識早就不是龍翔他們這一類的武者所能比擬的了。

他們早在進入陵墓的那一刻起,就感應到了雄擎天的到來,若是他們獨吞這些傳承,恐怕難以逃出雄擎天的手掌心。

雖然他們三位同是天靈四重的境界,而且又會結陣,這樣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但是面對雄擎天他們可不敢與之交鋒。

畢竟雄擎天是天靈第七重巔峯的強者,足足超越了這幾位靈界師三重境界,就算佈下攻防輔三大陣,也不可能拿下雄擎天。

他們還是有自知之明,一直將陣法佈置到了陵墓的尾端,布好了陣他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剩下的就是龍翔這一羣神禁軍的事了。

三位靈界師從陵墓的深處走了出去,而陵墓之中的神禁軍早已躍躍欲試,鬥志昂揚的他們深不知這些靈屍的恐怖,更是不知雄擎天的計謀。

看似和藹可親的雄擎天,其實內心卻是無比陰險,之前沒看清他真實面貌的時候,龍翔還真的非常敬佩雄擎天,但是現在嘛可就不一樣了。

如此道貌岸然的僞君子,龍翔纔不會傻到去替他賣命,但是樣子確實要做足,至少要先矇蔽了雄擎天,不能讓他看出破綻,至於這遺蹟的傳承,龍翔已經決定分一杯羹了。

如果可以的話,全部笑納也不是難事,投身到戰鬥當中的神禁軍,很快慘叫聲連成一片,靈屍比他們想象的可要強得太多了,不是他們區區地靈七重的武者就能夠應付。

身死的神禁軍很快就被那些噁心的靈屍分食了,而且他們身體當中的靈介質也都被他們吞噬,龍翔卻也不閒着,跳入靈屍的攻擊範圍內,龍翔抽出長劍就是一頓亂劈。

在渾厚的神元與龍元的充斥之下,整個陵墓都在劇烈的顫動,彷彿時要隨時垮塌下來一般,不過不用擔心,這種中古遺蹟的陵墓堅硬程度絲毫不弱於任何一種金屬物質。

恐怕這地方的構造及承受力與幽魂地獄相差無幾,靈屍雖然兇猛,但是靈界師佈下的陣法也都不是吃素的,那些靈屍在陣法的鎮壓之下,實力弱了幾分。

陣法之上的不明符文在飛速的閃爍變化着,而隱藏在暗處的雄擎天看着眼前的這一切,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身形一閃就朝着靈屍聚集的地方掠過。

有這麼多神禁軍吸引了那些靈屍的注意力,根本就不會知道雄擎天會在這個時候衝進去,龍翔也只是感覺到背後吹過一陣疾風,但是回過頭什麼都沒看到。

不過聰明的龍翔,想也能夠想到剛纔是雄擎天,爲了傳承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到達陵墓的深處了,雖然雄擎天的算盤打得好,但是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三位靈界師也不是省油的燈。

看到雄擎天朝着陵墓的深處衝去,都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因爲這中古遺蹟的陵墓豈會是隻有數百隻靈屍阻攔他們,在這恐怖的陵墓當中有着無盡的機關。

就算是這些靈界師也不敢深入,剛纔他們佈陣也只不過是朝着陵墓裏面深入了一點而已,就算是這樣,其中一位靈界師還差點丟了性命。

雄擎天想拿他們當替死鬼,殊不知他自己也在別人的算計當中,果不其然,當雄擎天衝擊陵墓最深處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就抱頭鼠竄了出來。

看來狼狽至極,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可惡的靈界師,居然敢算計我,找死。”

怒喝一聲,雄擎天便往陵墓出口衝去,手中匯聚了渾厚的神元,外面的三位靈界師大驚,連忙佈陣。

“攻之陣,颶風。”

“防之陣,金盾。”


“輔之陣,殺伐。”

這三大陣是最靈界師通用的陣法,颶風陣能夠提高自身的戰鬥力,這可是相當於龍翔跨級越戰的神通了。

金盾陣可以提高自身的防禦力,如果是修煉了強大的練體戰技,再加上身着防禦鎧甲之類的法寶,在佈下這樣一個陣法,那防禦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而殺伐陣則是用來提高屬性的被動陣法,如果你的武道傾向於嗜血,那麼這殺伐陣可以讓你更加嗜血,從而這種狀態中的嗜血之徒往往至最恐怖的。

殺伐陣是輔助陣法當中最恐怖的,若是龍翔學會了殺伐陣,那他的戰鬥力會再次提升一個層次,不過現在的他只能YY了。

三位靈界師佈下三陣的時候,混合在一起的威勢,絲毫不亞於天靈七重的雄擎天,不過面對這樣強大的組合,雄擎天卻是冷冷笑之。


很明顯他還沒有把這三位恐怖的靈界師放在眼中,不過當他真的與三位靈界師交手的時候,臉色卻是變了又變,靈界師的確比他想象中的要恐怖許多。

“你們三個老不死的,居然敢算計我,害我差點命喪在機關之下。”雄擎天怒目視之,憤怒的咆哮道。

“哼,雄擎天,你若不是先使詭計想要置我們於死地,我們又怎麼會算計你,這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你沒死在裏面就算萬幸了。”

“呈口舌之利,我今天就送你們一程,看看所謂的靈界師到底有多厲害。”

“哈哈,很快你就能見識到我們靈界師的恐怖了,豈會是你這單單的修武者所能比擬的。”

聲如驚雷,在空氣中奔騰,兩股聲勢在空中相遇,“砰······”

四道人影如閃電般在空中翻飛,下方把守蟠龍山的神禁軍呆呆的望着天空中的四大強者,如此驚世之戰,恐怕一年也難得遇上幾次吧,這一次更何況是東皇域的域主與三位靈界師的對戰呢。

“天地寂滅。”

雄擎天怒嘯一聲,聲灌虛空直衝雲霄,似萬獸奔騰,似厲鬼淒涼抽泣之聲,掛滿繁星的虛空之上順便雷聲轟鳴,氣貫長虹。

“啪嚓······” 一道彩色雷電從上劈下,彷彿一頭髮怒的巨蟒一般,緊接着大地顫動,隱隱有了地裂之勢,好在他們是在凝行虛空而戰,若是在地上非得被大地吞沒不可。

如此恐怖的四位強者,紛紛將渾厚的神元釋放出體外,各自凝結最強的殺招,瞬間驚天巨雷變成了雷海,四人都在無盡的雷域之中度過。

恐怖這般的戰技恐怕已經遠超了玄階六品的戰技,就連施展此戰技的雄擎天,身處雷海之中都不好受,更別說那三位被攻擊者了。

不過好在三位靈界師佈下了防禦陣,面對雷海帶來的傷害還是減弱了不少,但是被巨雷洗髓可不好受,片刻間一陣焦味就飄散在天地間。

當雷海消失之後,三位靈界師已經是傷痕累累,對於天靈境的強者來說,要想恢復也只是片刻間的事情,只要達到了天靈境,恢復能力將是地靈鏡武者的無數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