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然截殺一名修煉公會註冊在案的修士,這己經是不死不休的矛盾,秦天當然不會天真以爲對方會放過自己。

就在秦天一擊轟殺華象的時候,遠處的黑色森林中,一雙眼睛緊緊地注視着這裏的一切!

夜色將那人的身影完全遮掩,再加之他身上加持了隱身符,除非靈王境的高手才能發覺,就是噬魂玉的敏銳也沒有察覺。

這人正是收到江傲風的報信,趕來截殺秦天的煉獸山少宗主秦天。上次在西寧城秦天和萬象館的蘇晶兒聊天喝酒的情景被他發覺,他就一廂情願地認爲秦天想在染指蘇晶兒。在秦天回家路上還阻擊過,不過當時秦天藉助一枚地遁符逃走。

自此以後,秦天再沒離開青木宗,因此吳風雖然憋了一口氣,卻沒有辦法出。今天收到江傲風的報信,吳風任何人都沒有告訴,悄悄地一個人離開煉獸山,他是鐵了心要擊殺秦天,因此行事十分謹慎。

然而,他剛趕到,就發現還有另外一拔人想要殺秦天。吳風也是通靈五重的高手,一眼就認出來人正是西寧城第一修煉世家的兩位長老。他不敢將自己暴露,於是悄悄地躲在一旁觀看。

他剛好將秦天擊殺華象的一幕看在眼中,滿眼的都是不可置信。

“前不久我和他交手時,他纔剛剛晉入通靈境,連靈元都沒有凝結,怎麼可能幾個月就如此強大!”吳風生怕發出響聲驚動他們,一動也不動地看着,心中的震驚實在是無法形容。

且不說吳風在一旁偷看,華狼見華象被秦天殺死,心中悲憤異常,鼓動全身靈力祭起飛劍朝秦天頭頂斬來。

他的飛劍上赤紅如火,劍未到,一股足於擊饋人意識的炙熱當先將秦天罩住。

“小心,這是純陽飛劍,不能硬碰,斬塵的魔性會被他吞噬!”秦天正要舉劍擋格,噬魂玉迅速飛離開,大聲提醒秦天。

秦天連忙催動魔影步,於千斤一發之際躲避開來。


純陽的法寶,和純陰的法寶一樣,都是極其罕見的寶貝。這把純陽飛劍是華狼幾年前不小心掉入一個火焰谷,在裏面用命換來的一次奇遇。這把飛劍他看地比自己性命還要重要,因爲這把純陽的飛劍,華狼雖然在四兄弟中排第三,但他的修爲卻比他大哥華龍更勝一籌。

純陽或者純陰的法寶比一般同等級的法寶,威力至少能夠大一倍。

“魔賊,你的魔功對我的赤焰劍沒有絲毫作用,去死吧!”看出秦天對他飛劍的忌諱,華狼陰沉的臉上顯現出猙獰的笑容。

又是一劍,當頭劈來!

秦天不得不再次躲開,好在他修煉了魔影步,身法已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這才能夠躲地開飛劍的斬殺。不過每一次躲閃都十分的兇險,華狼的修爲雖然同是通靈五重的習劍境界,但他的控制飛劍的手段十分高超。

“居然是純陽的飛劍,等級是法品下等!如果將之融入天哥的破塵之中,破塵的品質立刻可以提升到法品中等,甚至有望達到法品上等!”噬魂玉目光老辣地在赤焰劍上來回掃動。

法品中等,上等的飛劍其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秦天心裏十分清楚,在整個青木宗,法寶等級最高的是青木宗世代相傳的護宗之法:莫窮劍,品質法品上等! 陰靈出租屋 ,而且不到宗門危機,不可輕用,這是青木宗世代的祖訓。那把莫窮劍被收藏於青木宗的禁山,秦天的父親當年就是因爲在禁山出現,被認爲是圖謀不軌,豈圖竊取青木宗鎮教之寶,毀掉宗門正統。

莫窮劍,就是青木宗的正統!

爲了這把劍,青木宗上下所有人都不惜爲此不要性命,護教就是護劍。

可想而知,一把法品上等的飛劍是多麼的珍貴。法品下等的飛劍價值一城,法品中等的飛劍價什連城,而法品上等的飛劍,無價!

真正的無價之寶,就是皇室也極其重被這等法寶,每一把法品上等的法寶都有詳細的登記。

“若是我有一把法品上等的法寶,以後的修煉就有安生立命的本錢,實力也可以大增!以後替父親報仇也有更大的法碼!”秦天強自壓抑住心中激動,並非他心性不夠穩定,實是一把法品上等的法寶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

在天陸,一切以實力爲尊,想要不受人欺凌,就需要比別人更強大的實力。

秦天在青木宗的三年修煉生涯,是用鮮血悟出了這個道理!

他雖然如願以償地得到了鴻蒙學院的錄取資格,但第一天出行就遇到了兩次截殺,性格幾乎都沒有辦法保證。

這一切,全是因爲他的實力不夠強大,敵人被他爲弱者,想殺就殺,想搓就搓,就像一個大人對待小孩子一樣。

假如秦天此刻擁有法品上等的法寶,實力立刻大漲,只要將法寶一祭出,就能輕易地擊殺掉華狼!

一件好的法寶可以彌補修煉的落差,甚至能夠倚仗法寶,越級殺人。

秦天在青木宗得罪了陳家,江家,在西寧城得罪了華家,煉獸山。這些人都沒有一個好對付的,陳葉的父親陳大道和江傲風的父親江嚴正在閉關,秦天才能僥倖逃過一劫,否則他能不能安然離開青木宗都不一定。

秦天可以想象,就算他日後進入了鴻蒙學院,一樣難逃這些人的報復。唯有增強實力,讓對方對自己產生害怕,這纔是最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法。

“實力,實力!我要增強實力!”秦天在心裏怒吼一聲,兩道狹長的寒芒在眼中閃動。

“天哥,你一定要將那把純陽的飛劍搶來!斬塵劍只要和它融合,你的實力絕對能夠登上一個大大的臺階!有了強大的飛劍,你日後修煉到飛劍境,就不必害怕靈王以下的修士了!”噬魂玉聽到秦在的心聲,握着兩隻小拳頭,不停地揮舞着。

“殺!殺!殺!別的要不要無所謂,這把純陽的赤焰劍一定要得手!有了它,我就能夠擁人令所人爲之眼紅的法品上等飛劍,這好處實在是太大了!”秦天望着那把赤焰飛劍,臉色染上一絲激動的潮紅。

噬魂玉也叫道:“不錯,那把純陽飛劍對我們太重要了,必須得手!”

“殺!”

與此同時,遠遠地望着這一場面的吳風也不禁心中一動:“純陽法寶,嘿嘿,沒想到華家居然有人擁有此等寶貝!哼,我修煉的就是純陽功法,正需要這樣一把純陽的飛劍,踏破鐵鞋無覓處,這下倒是便宜了我!我且待他們拼個兩敗俱傷,再出來撿現成便宜,秦天啊秦天,沒想到你給我準備這麼一份大禮,哈哈哈!”

“魔影步!”秦天將魔影步發揮到極致,頓時樹林中全是他的身影,華天的飛劍根本就擊不中他。

“雕蟲小技,殺!”華狼臉色滿是狠毒,他也感覺到秦天給以的巨大壓力,強烈的危機感陡然隴罩了上來。

“利用魔影步,繞開他的飛劍,想辦法靠近刺中他!”噬魂玉大聲提醒秦天,因爲華狼的飛劍性屬純陽,連她也不敢過分的靠近,否則會被純陽之浸噬。純陽法寶對一切魔物都有剋制作用。

聽到噬魂玉的提醒,秦天再一次加速魔影步法,想方設法避開他的飛劍,靠近到華狼的身體,給他致命的一劍。


華狼似乎看穿了秦天的用意,嘿嘿冷笑:“妖孽!想近我的身偷襲,真是異想天開!”

他能夠指揮飛劍在空中對秦天進行擊殺,但秦天卻不能隔空驅動,必須手持斬塵,靠近對方纔能實施殺招。縱使秦天的魔影步施展的如何迅捷,總是無法完全地避開華狼的飛劍。


“哈哈哈,我有赤焰劍在手,你能奈何得了我?赤焰飛劍能夠抵擋一切魔邪,今天我就替天行道,誅殺你這魔賊妖孽!讓你見識赤焰劍最厲害的招式,烈火焚天!”華狼見秦天無計可施,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手中掐動靈訣,就施展出赤焰劍的終極殺招:烈焰焚天!

噬魂玉驚聲叫道:“天哥快阻止他!烈焰焚天一出,方圓十里都是它的打擊範圍,我們都要受重傷,連我也不能倖免!”

烈焰焚天,強悍至廝!

“不好!這廝居然要放大招! 我家後門通萬界 ,我必須做好防禦!”躲在遠處的吳風終於躲不下去了,金芒閃動,靈甲着身,同時身形迅速朝後虹爆退!

“是誰!居然還有人埋伏!”吳風的舉動立即驚動了戰場上的秦天和華狼。

“天哥,機會!”噬魂玉見華狼的目光轉向吳風消失的方向,急忙大聲提醒。

秦天狠狠地咬破舌尖,精血入喉,靈力陡然大增。

用精血短暫的提升自身的實力,這也是魔修中最常用的一種臨敵手段。

“破塵,斬!”得到精血的支持,秦天的魔影步速度再一次提升,一閃之間穿過赤焰劍的防禦,一劍斬向華狼的腦袋。

華狼一下失神竟讓秦天鑽了空子,危機關頭再也不顧,手中靈訣急速翻動,怒吼道:“去死吧,烈焰焚天!天地洪爐!焚盡一切!”

他竟要不顧一切地施展出烈焰焚天!四周的溫度急劇升高,眼看就要被點燃!

“想的倒美,你沒有機會了!破塵,殺!”秦天右手一揚,破塵劍脫手飛出,斬在華狼腦袋上的靈甲防護上。

呲!

華狼的靈甲防護只是將破塵的去勢輕輕地擋了一下,下一刻,破塵從他腦袋上斬下,將華狼一斬成兩半!

“啊……”

華狼發出震天的慘叫聲,眼睜睜地看到自己被斬成兩半,這種視覺上的衝擊比讓他死還要難受!

噬魂玉飛了過來,嘆息道:“可惜了這枚靈元,被斬塵一刀給斬爆了,要不然可以用來滋養斬塵劍!”

華狼一斷氣,他怕赤焰劍失去控制,啪地掉在地上。

“赤焰劍!”噬魂玉飛到赤焰的旁邊,驚喜地叫道。

秦天見華狼斷氣,不禁長嘆一口氣,擊殺華狼,幾乎耗盡了他全部的力氣,不過最終還是自己取勝。正要走過去拾起地上的赤焰劍,突然一聲斷喝響起!

“邪魔歪道,赤焰劍乃仙家法寶,豈是你這種敗類能夠染指的!” 秦天聞言猛然轉頭,並沒有看到人影,靈力灌於雙眼和雙耳,也沒有察覺到異樣。

“天哥快閃開,這是隱身符!”吳風的隱身符能夠避開秦天的搜索,卻無法瞞地過噬魂玉。

就在秦天剛剛聽到噬魂玉的提醒,突然眼前寒光一閃,一把飛劍從虛空之中猛然斬下,帶着令人膽戰的毀滅氣息,將秦天完全籠罩住。

劍光如電,殺意滂湃,令人生不出抵擋之心!

秦天深知此刻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猛地咬破舌尖,將全身靈力匯於雙腿,快要枯竭的靈元做出奮力一搏!

魔影步於電光火花之間將秦天從飛劍的擊殺範圍中拖出來!

“哼,你靈元枯竭,莫非還以爲自己能逃地掉麼!”一聲冷哼從吳風的口中說出,接着飛劍在空中一抖,再一次朝秦天頭頂擊來。

吳風是鐵了心要殺秦天,剛纔的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讓他充分認識了秦天的實力,也見識到了一名修士的火箭般的成長!他絕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今天若是不能將秦天殺死,恐怕日後再也不會是秦天的對手,下一次見面就是自己被擊殺了!

“秦天非池中之物,必須提前將此子扼殺!”吳風兩眼冷冰冰地不帶有一絲表情,就你一臺冷血的殺人機器。他站在三百米外的樹上,全力驅使飛劍,誓要殺死秦天。

秦天立刻聽出說話的是吳風,心中不禁一沉。

吳風與他的矛盾早就無法協調,吳風在此之前對秦天就表露過殺心,秦天不會天真的以爲吳風的出現是湊巧。

“我纔剛剛離開青木宗就連遇三起追殺,看來有人將我的行蹤泄露了!真是可惡!”秦天眼下靈力不濟,無法催動斬塵魔劍,根本不敢和吳風硬扛,只能藉着魔影步躲避。

吳風哈哈大笑,神情和話語無一不體現了洋洋得意。

“秦天,上一次讓你逃走,今天你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你絕對沒想到會有今天吧!”伴隨着他那得意的大笑聲,飛劍一聲呼嘯,再一次朝秦天的腦袋上斬來。

秦天咬牙閃避,但他也知道自己的靈力已到了快要耗盡的地步,如果再想不出應敵之策,那麼必死無疑!

“噬魂玉,我快撐不住了,你快快給我想個辦法,再這樣下去,就算不被他的飛劍斬殺,我的靈元也要報廢掉,成爲一個廢人!”秦天感受到靈元因過度的透支靈氣到了自裂報廢的邊沿,心裏不由地大吼。

情形已到了最危機的關頭!秦天命懸一線!

噬魂玉此刻小臉上也佈滿了緊張,與年齡不符的凝重表情看上去顯地十分詭異!

“辦法有一個,但異常兇險,生機渺茫,天陸還從沒有人這麼嘗試過!”噬魂玉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秦天現在的靈元就是一個隨時會爆裂的**,一分一秒都對他十分的重要!

“什麼辦法快說!再兇險也要試一試!”

噬魂玉點了點頭,道:“我要告訴你的方法就是自斷經脈!然後用魔氣重新打通經脈,嘗試靈魔雙修!”

“什麼!你瘋了麼?自斷經脈那不成廢人了麼?”秦天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噬魂玉的這個方法還真是驚世駭俗。這哪裏兇險,這明明是自殺!

噬魂玉十分嚴肅地道:“我沒有瘋,想要修煉無上魔功,就必須用魔氣將全身經脈打通一遍!而你的經脈已經被靈氣打通過一次,必須先將經脈斷掉才行!而現在正是良機,自斷經脈可以暫時封住靈元,這樣就能保住你的靈元不毀!”

秦天似乎聽懂了一些,但還是沒的得到退敵的辦法。急忙問道:“我斷了經脈,吳風一樣不會放過我,我不死他是不會離開的!”

噬魂玉顯地胸有成竹,幼稚的臉蛋上顯出一絲詭異的微笑,道:“天哥放心,只要你自斷經脈的時候按我說的做,我保證可以給他致命的一擊,讓他再也沒有能力殺你!”

秦天沒有過多的遲疑,像一個賭徒一般瞬間做出了決定。

“好,快教我!”

噬魂玉點了點頭,飛到秦天身旁,一指點在他的額頭上,道:“這是萬魔卷中的一門魔功,名叫萬魔解體,是被敵人逼到絕境的時候拼死反擊!當年魔尊大人煉功時受傷快死,不少人覬覦他手中的絕世魔功,想要趁他重傷時搶奪。最後魔尊大人在臨死前發出‘萬魔解體’,直將一座城市夷爲來地,百萬生靈一招盡毀!”

秦天聽着噬魂玉的話,不禁熱血沸騰:“萬魔解體,竟將一座城市催毀,那該是怎樣的威力!”

噬魂玉道:“天哥,你現在還達不到真正‘萬魔解體’的程度,但自斷經脈,也能有一番不小的震動,擊殺此人完全不在話下!萬魔解體大法,收好了!”

隨着噬魂玉的話音說完,秦天有腦中徒然多了一股信息,這些信息迅速在秦天腦中形成一遍遍地修煉要訣。

成王天途 ,過目不忘,而且能夠完全掌握到要訣中的修煉方法。

“這只是天魔解體神功的第一層,天哥你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它掌握!”噬魂玉此刻比秦天還要緊張,她雖然不是一心爲了秦天,但現在他和秦天是綁在一條船上的螞蚱,船一翻兩個人都沒有好處。

吳風就像一隻戲弄老鼠的貓,越是掌握了主動,他越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