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拿了藥水,給了大臣們,讓他們一個個傳著看看。那些大臣聞了聞,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皇上,這個藥水是怎麼配製出來的?不如告訴我們,我們也試試。」一個大臣說。

皇帝不慌不忙的說:「這是一個秘密,以後你們就知道了。不過朕知道你們現在不相信這個藥水的作用,因為現在還沒有到晚上,如果到了晚上,把這個藥水放在房間里,就能看到蚊蟲飛走了。」

一個大臣在心裏嘀咕著,哪裏有這麼神奇的事情。自己也是活了這麼幾十年了,沒有見過這種藥水。就是普通的蚊香也只能起到緩解的作用,一祥沒有這麼的神奇。他倒是很好奇做出這個藥水的人是誰。

「請問皇上,不知是哪一個太醫的傑作啊?」一個大臣斗膽的問。

白竹這個時候特別的想告訴他們是自己做的,可是皇帝一點的表示都沒有。白竹覺得特別的奇怪,他想不出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了。 「小三,你醒了!」

經歷了整整四天左右的修鍊,唐三終於是將暗金恐爪熊那狂暴的魂環能量梳理完畢,掙開了眼睛。但還沒等他看清周圍的環境,小舞驚喜的聲音,就率先傳入了他的耳朵,而緊接着的,便是小舞那妙曼的身體撲進了他的懷裏。

「你終於醒了,小三…」

小舞的話音,已經帶上了一些委屈和哭腔。

「啊…醒了小舞…」

唐三撓了撓頭后,然後也是有些感嘆地樓主了小舞。

「對不起呀,我也沒想到,會連着發生這麼多事,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

唐三一邊說着,一邊順着小舞的後背,不停地安慰着她。兩人就這樣相擁著,說着各種悄悄話,近十分鐘后,小舞的情緒才算是逐漸恢復,兩人這也終於是鬆了開來。

「這裏…是珏哥製造的場地吧,他人呢?榮榮是和他一起的么?」

看着周圍美麗的水晶森林,和那守護在不遠處的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唐三開口問了一句乾珏的下落。

「我哥他們在三天前就說要去周圍逛逛,然後離開了。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呢。我哥一定是帶着榮榮去過二人世界了,小三,我們不管他們,你還是先說說你現在的情況吧,怎麼樣,你的身體恢復完全了?」

「嗯…還是有一些問題的,不過基本上算是都恢復好了。」

「還有問題,什麼問題?小三你藍銀皇不是後面四個魂環都變成紅色了嘛,怎麼還會有問題?」

小舞自動忽略了後面的話,有些不理解。魂環的年限都增加了,這不是說明唐三身體在向著好的方面發展嗎,怎麼會還有問題呢?

「唉…就是因為昊天錘武魂破碎了,所以我才只能將魂環的能量分配到我藍銀皇武魂的幾個魂環身上了啊…」

「…」

小舞有些無語。她倒是明白唐三在說什麼。但明白,並不代表着她能和唐三一起分析和討論。所以沉默了一會,她還是有些尷尬地開口:

「小三,不然,我們還是趕緊把我哥他們找回來吧,你跟他討論一下,可能會對你有一些幫助。」

「嗯嗯,我也是這麼想的,而且我也有很多問題需要問珏哥。這樣,小舞你先讓開一下吧,我有一個好辦法能快速讓珏哥知道我已經醒來了。」

唐三說這,伸手一招,那原本深深插在地上的海神三叉戟,便瞬間向著他飛掠了過來,被他穩穩地一把接住,然後高高地舉了起來。

看到唐三這陣勢,小舞連忙退到了一旁。而唐三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眉心的海神三叉戟烙印立刻就開始大放光明,盡數照射在了他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上。然後…,就如果蠟燭照物一般,一道金黃色的海神三叉戟虛影,就迅速穿過了重重的樹冠,毫無阻礙地飛上了天空,最後在天空中形成了一道近百米巨大的海神三叉戟虛影,閃耀在了高空之中,即使現在是艷陽高照,也依舊清晰可見,一直在在天空中持續了近十秒鐘的時間后,才終於是緩緩消散。

「好了小舞,珏哥如果感受到我發出的海神三叉戟虛影,一定會儘快趕回來的,我們等著就好了。小舞,我療傷修鍊的這段時間,你一定等待地很辛苦吧。還有大明哥和二明哥,感謝你們一直守護在我們身旁…」

唐三一邊說着,對着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深深鞠了一個躬。

「小三,你不必如此,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

就在唐三在和天青牛蟒與泰坦巨猿相互交流的時候,原本躺在搖椅上的乾珏坐起來看着遙遠的天空中處那逐漸消失的海神三叉戟虛影,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撓了撓頭,好一會後,才有些無奈得轉身對着正躺在一張氣墊床上,靜靜地漂浮在小譚中閉眼休憩的寧榮榮輕聲開口:

「榮榮,起來了…穿衣服吧,我們的假期結束了…」

「嗯?啊…」

穿着涼爽的寧榮榮坐起來,原本放空的腦子逐漸理解了乾珏的話后,頓時就露出了一個失望的表情。

「沒辦法呀,小三應該是醒了,剛才還給我們發信息呢,我們得趕緊回去了。」

「….好吧,我知道了,我著就起來收拾…」

寧榮榮抿著嘴,說着,就縱身從氣墊床上跳到了岸邊,用魂力震散了自己身體表面的水分后,一邊整理著自己的頭髮,一邊對着乾珏說到:

「珏哥,那這裏的東西呢?我們要帶走么?」

「嗯,..」

聽到寧榮榮的話,乾珏也一邊換着衣裳,一邊掃視了這自己和寧榮榮生活了近三天的地方一眼,猶豫了一下后,還是搖了搖頭:

「就…不帶了吧,反正也不是些什麼重要的東西。就讓我們看看,當下次我們再來到這裏的時候,這些東西會變成什麼樣子。到時候,說不定也會有一番感嘆呢。」

「好」

寧榮榮點點頭,很快就紮好了自己的頭髮。然後毫不避諱地在乾珏眼前換上了平時穿的衣物,變成了平時靚麗的樣子。

「我收拾好了珏哥!」

「嗯,好。等等芸麟吧,它應該要回來了。」

芸麟是個閑不住的性子,所以當乾珏他們在這裏度假的時候,芸麟就跑去周圍遊玩或是捕獵了。不過乾珏在收到唐三消息之後,立刻就用紋身空間和芸麟之間的聯繫給它發去了信息。以芸麟的速度,應該要不了兩分鐘就會趕回來的。

這裏畢竟是核心圈,芸麟的實力在這裏也不算強,所以它也不敢離乾珏和寧榮榮兩人太遠的。

「那珏哥,我們還是乘芸麟回去嘛?」

「當然不是了,芸麟畢竟是在地上跑的,還是有點慢了,等下我直接抱着你你從天空中飛回去,用我新獲得風雷雙翼,怎麼樣?」

「真的嘛!那我先給你加一個速度增幅吧,這樣也能更快!九寶轉出有琉璃…!」

寧榮榮說着,沒等乾珏回答,便立刻釋放出了自己的九寶琉璃塔,並同時亮起了自己的第一魂環。一道濃厚的青色光彩,持續從寧榮榮的武魂中射出,融入了乾珏的身體中,持續了近十秒種后,才緩緩結束。

而此刻,乾珏的渾身上下,已經開始發出淡淡的青輝了。

「珏哥,這道加速的光芒能持續八分多鐘,是我能一次性附加上的最長時間了,應該夠了吧?」

「夠了,這裏距離小三他們那裏也不過百公里左右,從空中飛回去的話,要不了多長時間的。」

咻!

就在這時,芸麟的身影,忽然就出現在了小譚的周圍,然後還沒等它的身體停下,便化作了一道紅光,飛掠入了乾珏的胸口之中。

「好了榮榮,走吧!」

呼!

乾珏說着,張開了雙臂,而風雷雙翼也幾乎是瞬間,就在他的背後伸展了開來,遮蔽了他身後的景色。

「來了。」

寧榮榮上千兩部,來到了乾珏的身前,伸手摟住了乾珏的脖子。而乾珏也摟住了她的腰肢,魂力涌動而出,在兩人的體外形成了一層保護罩后,便雙腿一曲…

啪…咻!

下一刻,乾珏戰力的石塊被他踩出了一團濃密的裂紋,而的身影,也瞬間如果一道煙花般衝天而起,直到上升到了幾百米高的天空之後,才在空中畫出了一個大大的弧形,向著唐三們所在的方向迅速掠去。

此刻,乾珏的速度已然突破了音速,但不論是音障,還是音速,都沒有出現。或許,這就是玄幻世界和科學世界的區別吧。而且因為魂力護罩的保護,乾珏和寧榮榮在空中甚至髮絲都只是微微飄動,並沒有因為這樣的速度就被吹得畫風炸裂。

不過即使如此,乾珏也還是覺得不夠盡性。

既然已經這麼快了,那就再加一把速,看看自己究竟能達到什麼地步吧!

乾珏心中思考着,湧入雙雷雙翼中的魂力如不要錢一般,再次激增一倍有餘,一條條手指粗細的雷電,也忽然就在風雷雙翼上浮現而出。

砰!

乾珏飛掠的速度再次猛增一倍,他抱着寧榮榮的身影在天空中就宛如一顆黑色的流星,迅速掠過了廣闊的天空,向著遠處劃去。

兩分鐘。

從他們那個小譚出發,到接近唐三修鍊的所在地,乾珏僅僅只用了兩分鐘的時間,便在唐三和小舞驚疑的目光中,抱着寧榮榮從天而降,重重地砸落在了他們的遠處。將他之前製造出的水晶地面,都砸開了一個小坑,蹦出了無數的水晶隨片,讓唐三連忙攔在了小舞的身前。

「你要死啊!我叫你減速減速,你為什麼不聽啊,非要這樣直直地砸下來你才舒服嘛!!」

由於地面被水晶封住,沒有什麼煙塵,所以唐三和小舞一眼就看到了寧榮榮不停地拍打着乾珏的胸口,埋怨他的樣子。

「呵呵…」

乾珏並不回答,只是無所謂地笑了笑。從天空中登場的英雄都是這樣砸下來的,這才夠霸氣,哪有慢吞吞地飄下來的,又不是仙女。

「珏哥,這就是你獲得的外附魂骨么?」

唐三拉着小舞靠近乾珏和寧榮榮,很是驚奇地看着乾珏身後的風雷雙翼開了口。

「是呀,怎麼樣,是不是比你的八蛛翼帥多了!」

聽到唐三的問題,乾珏一邊答應着,一邊對他露出了一個得意的表情。

「…」

唐三無語,不知道該怎麼接乾珏的話了,好一會後,還是寧榮榮率先打開了話題:

「三哥,你的傷勢恢復好了么?怎麼樣,還有什麼問題沒?」

「嗯…我正要和你們討論一下這個,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珏哥,我們坐下來慢慢說吧。」

「好啊!」

乾珏點點頭,腳下的光芒一閃,一座藍晶涼亭便迅速在他們的身邊拔地而起,只用了幾秒中的時間,便已經凝聚成型。亭中一方圓桌配上四隻晶凳,正好夠他們四個人落座討論。

「珏哥,你真是越來越會享受了…」

唐三一邊感慨地搖著頭,一邊率先拉着小舞進了亭子。

「一邊說別人享受,一邊進去得比誰都快..」

乾珏無語地吐槽著,拉着寧榮榮跟着進去了。並且進去后,也沒有馬上開口,而是先凝聚出了一個藍晶茶壺,快速泡上了一壺熱茶,給幾人都倒上一杯后,才拿起茶杯泯了一口,有些暢快地開口:

「啊,這一百度的熱茶喝着就是舒服,好了,小三你說吧,你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

唐三再次無語,怎麼這才幾天不見,珏哥就開始裝起來了呢。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他們首要的任務,還是先溝通一下之前的情況,然後想想後面的安排才是。所以唐三點了點頭,便迅速說起了自己的情況。

「因為之前那暗魔邪神虎…是叫這個名字吧小舞?」

「嗯!」

「嗯,因為那暗魔邪神虎的襲擊,在那暗金恐爪熊魂環我還沒有吸收完的時候,就被吸進了那個空間中,導致我在出來之後,魂環能量發生了暴動,昊天錘直接就被那狂暴的能量摧毀,花了我好大的功夫后,才將其慢慢控制住,然後再一點點地將其融入到了我的藍銀皇武魂之中,所以如今我的藍銀皇武魂雖然因禍得福,後面四個魂環都進入了十萬年魂環的層次。但我的昊天錘武魂,卻是要在一個月之後,才能再次恢復使用了。而且那暗金恐爪熊的魂環,也沒有了。所以我可能要在這星斗大森林多呆一個多月了…」

「這樣么…,明白了。」

乾珏聽完唐三的介紹,放下了手中茶杯,也開始沉思了起來。唐三的情況,到是沒有太過讓他意外,通過之前的種種情況,乾珏已經推測出來過了這種結果。

這已經算是非常好的情況了,一般的魂師在吸收魂環被打斷之後,大部分都是直接死亡了,只有小部分能存活下來,但也會收到非常嚴重的傷勢。

唐三可能是因為本身的身體素質經過仙草和冰火兩極眼的強化,又有藍銀皇腿骨提供的龐大生命力傍身,所以最後才只是武魂破碎,修養一個月就能恢復。而唐三能將那狂暴的魂環能量一點點降服,然後將其附加在自己的另一個武魂上,這隻能說是唐三的機緣,或者是主角光環了。

因為要達成這個效果,首先就是需要雙生武魂,然後再加上對魂力操控的細緻入微。所以這中事情,也就只有修鍊了玄天功的唐三能做到了。連乾珏,也沒有把握能在那種情況下,還能通過操作讓自己因禍得福,這點他也不得不佩服唐三。

不過…他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浪費在星斗大森林這裏啊,太長時間不回去,不論是大師他們,還是戴沐白慕雲他們,都肯定是會擔心的,所以哪怕他們要呆在這裏,也要有人回去報信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