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聲撕裂的聲音,兩架重金屬P—11失去了控制,重重的倒在懸浮車上,有一架機甲一截掉在外面,和地面劇烈的摩擦,兩架機甲的駕駛艙露出兩個巨大的洞口,觸目驚心……

眾人不敢動,都驚出了一身冷汗,全神戒備著這如同幽靈一般的銀色斑斕殼蟲。


這裡的每一個士兵都是瑞德爾帝國最優秀的士兵,能夠在那鋪天蓋地的斑斕殼蟲中活下來的士兵都已經經過了千錘百鍊,而並不是靠運氣,而就是兩個歷盡了血與火考驗的士兵,在這銀色的斑斕殼蟲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眾人把重金屬P—11的搜索功率開啟到最大。

可惜,這隻銀色的斑斕殼蟲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但是,格林他們並不敢大意,因為,重金屬P—11的搜索系統顯示,有一隻無法確定形跡的生物正在周圍遊盪,速度極快,重金屬P—11的掃描系統根本無法鎖定,只能從全息影像上面那若有若無的影子來判斷這隻生物的存在。

遽然,X三三那監控範圍不到一百米的全息影像上面出現一隻靜態漂浮的銀色斑斕殼蟲,那銀色的斑斕殼蟲盯著X三三,彷彿是在嘲笑X三三自不量力一般。

鄒子川雙目赫然圓睜,雙手同時掃過鍵盤,雙手幾乎幻化成了一團輕霧。

X三三的一雙機械臂在圓形的軌道上猛烈的轉動,「呯!」的一聲巨響,兩隻機械臂重重撞擊在一起合併,而就在這機械臂合併的一瞬間,那隻銀色的斑斕殼蟲重重的撞擊在了那兩塊合併在一起的金屬塊上面……

「蓬!」的一聲巨響,重達二百七十噸的諾爾X三三被撞得一陣搖晃,幸好X三三有八條蜘蛛腿,就是受傷了一條也還有七條,在這強大的衝擊力下,X三三堪堪站穩,險些掉下了懸浮車。

那隻銀色的斑斕殼蟲在撞擊上金屬塊的一瞬間,居然以一個奇異的變相動作再一次轉折到了X三三的後方,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大圓形。

「啊……」

公共頻道裡面再一次響起讓人心悸的慘叫聲,眾人感覺自己背脊一陣冰涼,這銀色的斑斕殼蟲太兇悍了,和那金屬塊發生如此大的撞擊居然還能夠輕易的戳穿重金屬P—11的駕駛艙的裝甲板,真是匪夷所思。

「下車!」鄒子川一聲暴喝,X三三八條粗壯的機械臂一錯,那巨大的身體已經率先下了慢速移動的懸浮列車,緊跟著,剩下了四十架機甲都跟隨在X三三的後面下來了。

「啟動全息共享系統!」鄒子川冷聲道。

「是!」

立刻,四十一架機甲同時開啟了全息共享系統,形成了一個小型的監控區域網,所有在這周圍活動的物體都會被掃描系統抓捕,然後由四十一聯機光腦分析,得出清晰的全息影像數據同步提供給四十一架機甲。

這是一個強大的搜索功能,但是,這也是一個危險的功能,如果在開放信息共享的時候被敵人進入,那麼,機甲的位置就會徹底被鎖定,成為炮灰,在真正的戰爭中,使用這種功能非常謹慎。

當然,現在不用考慮這個風險,整個瑞德爾帝國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斑斕殼蟲。

果然,這個系統啟動后,全息影像上面的銀色斑斕殼蟲雖然還是很模糊,但是,和開始比起來清晰多了,全息影像上面,這隻銀色的斑斕殼蟲靜態的漂浮在空中,不是極速的移動,一動一靜之間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鄒子川一雙眼睛死死的盯在那隻銀色的斑斕殼蟲身上,雙手卻沒有閑著,不停的敲擊,在全息屏幕上,出現一個範圍地圖,把每一個機甲的編號編成了一副一目了然的全息地圖。

「啪!」鄒子川敲擊了最後一個字母,把地圖發送給每一架機甲。

「大家冷靜,盡量不要亂動,根據我提供的位置以我設定的姿勢站好,待命。」

「是!」

這個時候,大家已經對鄒子川已經有了一種盲目的信任,剛才銀色斑斕殼蟲襲擊的目標裡面,鄒子川是唯一能夠活下來的人。

在那銀色斑斕殼蟲虎視眈眈下,眾人不敢大意,按照鄒子川提供的位置站好,做好了一個攻擊姿勢,就在眾人剛站好的一瞬間,全息影像上面的斑斕殼蟲突然消失,就像一顆流星一般那消失得了無蹤跡。

空氣壓抑而沉悶,四十架機甲都紋絲不動,等待著鄒子川的命令。

而X三三駕駛艙裡面的鄒子川額頭上豆子大的汗水一顆一顆的流下,巨大的壓力讓他感覺自己的手都變得沉重起來。

銀色斑斕殼蟲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掃描系統無法捕捉到清晰的影子,現在,鄒子川需要一個機會,一個斑斕殼蟲攻擊始點的位置,如果不能確定這個位置,他設置的陷阱根本沒有絲毫之用。


鄒子川在等待,他相信,他能夠等到這個機會,因為,這隻銀色的斑斕殼蟲似乎有一個壞習慣,它喜歡在攻擊目標前的一瞬間停頓,那停頓雖然只有零點幾秒,但是,就是這零點幾秒鄒子川已經足夠了……

而且,鄒子川在豪賭,他賭這隻斑斕殼蟲的下一個目標就是X三三,以斑斕殼蟲強烈的報復之心,下一個攻擊目標是X三三的概率在百分之七十八以上。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這隻銀色斑斕殼蟲的耐心好得出奇,它似乎感覺到了一種潛伏的危險,只是在周圍以一種掃描系統無法鎖定的速度不規則的飛行著。

一股巨大的壓力在空氣之中瀰漫。

每一個人的耐心都到了極限。

赫然,鄒子川的雙眼圓睜,在他前方四百米遠的地方,那隻銀色的斑斕殼蟲出現了一瞬間的停頓,然後,幻化為一根細細的線條飛掠而來,速度讓人眼睛出現一霎拉的延遲,待得那斑斕殼蟲到了X三三的前面,彷彿那線條還在遠遠的地方……

鄒子川的身體紋絲不動,如同磐石一般,只是輕輕的敲擊了一下鍵盤,發出了一道早已經輸入的指令。

近了!

近了!

四百米的距離只是在電光火石之間,斑斕殼蟲在離那機械臂好有十米的時候,做了一個詭異的變相動作,虛晃了一招,越過機械臂后,斑斕殼蟲的目標是X三三的駕駛艙,似乎,這些斑斕殼蟲都有一種本能,知道機甲的駕駛艙位置。

二十米!

十米!

斑斕殼蟲那巨大的銀色身體就像一塊巨石一般撲了過來,那兩把銀色的鋒利鐮刀已經近在咫尺,鄒子川的瞳孔緊縮……

格林感覺自己的手臂在微微顫抖。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強大的生物。

更沒有遇到比這個胖子更瘋狂的人物,

在鄒子川按下鍵盤發送命令后,格林的眼睛就死死的盯在X三三的駕駛艙,他接到的指令的是在二點一秒后朝X三三的駕駛艙位置攻擊……

到了!

格林的手臂猛然在操縱桿上面一抖,重金屬P—11本就蓄勢以待的機械臂猛然出擊,那拳頭背後的金屬骨刺刺破空氣,發出呼嘯的破空聲音,這一拳,足夠把X三三那薄弱的駕駛艙擊得粉碎,因為,這一拳不光是拳頭的力量,還有整架重金屬P—11全身的重量……

近了!

看著全息屏幕上的X三三,格林感覺渾身冰涼,現在,他們在玩死亡遊戲,他已經猜測到鄒子川的計劃,這是一個完美的計劃,但是,卻也是一個高風險的計劃,只要有絲毫的差錯,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


PS:推薦一個兄弟的新書,此人可是歷史類的大神,現在開馬甲弄了一本新書,大家去猜猜他是誰,新書的名字是:《鼎革》,書號:1395959(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魔尊說著,整個面目千變萬化,是世界上最魅惑,最妖冶的俊顏。

他帶著魔性的墮落,最無情的殘忍,最無限的強大,最滅絕人性的毒辣,最輕薄的冷清……他藐視一切信義,一切道德,一切規則!

他的眼神里,沉澱著地獄最深刻的黑暗,和地獄修羅妖獸最兇猛的破壞慾望。

他是三界黑暗的根源,地獄之界的統治者!

仙木覺得渾身沒一個毛孔,都在散發這寒氣。

她不受自己控制得,連連倒退。

「女兒,該和我回魔界了。」魔尊懸浮在半空里,周身無數的小陣法,讓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所有的光在魔尊身上,都被淹沒,「你是屬於魔界的。瞧,我這個做父親的,可沒忘記自己的親骨肉。」

「不,我不是你的女兒!」仙木怒喝。她以為自己的聲音很大,實際上,她現在幾乎已經沒有力氣,所有的力量,都被體內某個部位傳來的吸力,一一吸去!她連吼叫出來的聲音,都是微弱地像蚊蟲在哼哼。「我不是你的女兒!我也不是蘭月馨的女兒!」

仙木說道:「不錯,我同情蘭月馨,上了你,還有蘭月玉你們這對狗男女的當。但我瞧不起她,因為本小姐看不起蠢貨。落到你手裡被你隨意拿捏,那是她蠢!她生的女兒也蠢!所以才十歲就被墨彩靈給打死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我,小女王仙木媛!我還不至於讓驢給踢了腦袋,認一個蠢貨,一個渣男做父母!魔尊,你既然身為魔界至尊,就別死皮賴臉硬來攀本小姐認親!」

魔尊魅惑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邪笑:「丫頭,你說話很硬氣。蘭月馨剛在我身下的時候,也硬氣地狠呢。本尊主要看看,到了魔界,你還能硬氣多久。」

仙木睜大了雙眸:「我說過,我不想去魔界!我要留在人間界。我要見鏡天!我要見鏡天!我要見軒轅靖!軒轅靖!軒轅靖!」

仙木狂喊著某人的名字。但是,周身的空間越來越扭曲,仙木的身影變得單薄,最終消失了。

湖面上蕩漾著一股黑色的魔氣,但隨著無數靈氣化作罡風吹過,魔氣被吹散。最終,什麼都沒有留下。

冰火魔符內,某一隻還在苦練神功。

織焱吸收這火靈尊神本人的真火靈息,不斷地突破晉級。同時,經脈也在火神真火的淬鍊之下,變得越來越強悍堅固,更加容易被大量火系屬性的靈氣通過。

突破了剛到達真火淬鍊時的第一道先關,織焱現在有足夠的能力自保。

但要是想脫離冰火魔符,他的力量還是抱歉點。

忙於修鍊的織焱,連咒罵鏡天的空閑都沒有了。

一旦跑神兒,靈念力動搖,真火靈息就會紊亂。

火神的真火也會趁機鑽入他渾身無數空竅,讓他痛不欲生。

這麼被強迫著超強度的修行,織焱的晉級速度,自然飛快。

本來是火皇初級,現在已經突破到火皇高級了!

但是距離巔峰還是有一點點距離。這點點距離,可夠織焱再煎熬到不知什麼時候呢。 就在那把銀色鐮刀和那金屬機械臂即將擊中X三三的一霎拉,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咔嚓!」一陣金屬劇烈的摩擦聲音,八條蜘蛛腿猛然全部下挫,X三三的駕駛艙猛然憑空矮下了五米的距離,引擎艙幾乎貼到了地面。

「蓬!」格林的重金屬P—11的金屬拳頭重重的擊中撲空的斑斕殼蟲,拳頭上的銀色金屬骨刺在那巨大的衝擊力下,重重的刺進了銀色斑斕殼蟲的身體,然後,發出一連串「咔嚓」「咔嚓」的聲音,斑斕殼蟲的衝擊力太大,居然把格林的重金屬P—11的機械臂撞得折斷,而且,銀色斑斕蟲的一把鐮刀也深深插入格林機甲引擎的裝甲板。

撞擊還沒有停止,因為,一隻機械臂根本不可能承受斑斕殼蟲數十噸的身體,而重金屬P—11的衝擊力因為機械臂的斷裂也衝上了前去,和斑斕殼蟲撞了一個滿懷,這個時候,那矮身的X三三龐大的軀體居然奇迹的脫離了那狹小的空間,八條蜘蛛腿瘋狂的移動,發齣劇烈的金屬摩擦聲音。

而幾乎同時,銀色的斑斕殼蟲也抽出了那深陷在引擎裝甲裡面的鐮刀,撲空目標的它顯得有點狼狽,六條後肢瘋狂後退,腹部下面的銀色長須急劇的抖動,地面的被那長須抖動得飛沙走石。

「殺!」


果然和計算出的逃跑路線一模一樣,鄒子川發出最後一道指令,一聲暴喝,就在鄒子川發出命令的一瞬間,蓄勢以待三十九架機甲同時動了,這是一個嚴密到滴水不漏的戰陣!

不,有一個漏洞!

銀色的斑斕殼蟲那龐大的銀色身體在這機甲構成的軍陣裡面瘋狂后掠,一雙銀色的鐮刀在空中不停的出擊,金屬與那銀色的鋒利鐮刀發生劇烈的撞擊,發出心悸的破裂聲音……

每一個機甲格鬥師都殺紅了眼,拼著性命想要給這隻兇悍的銀色斑斕殼蟲身上留下傷痕,可惜,這隻斑斕殼蟲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那身體如同一道虛無的銀影在戰陣中掠過,銀色的鐮刀已經割斷了至少七隻機械臂,危及到了五架機甲的駕駛艙,好在的是,這是一個縝密的戰陣,只要這銀色斑斕殼蟲想要發動致命的襲擊,就必然會被機甲所傷。

銀色斑斕殼蟲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並不戀戰殺人,只是不停的在空中轉折變相,一觸即退,試圖突防。

格林的心一沉!

因為,他發現,這由四十架機甲構成的戰陣居然無法留住這隻銀色的斑斕殼蟲,因為,斑斕殼蟲六條腿瘋狂的退動,已經突圍到了邊緣地帶,塵土飛揚,構成了一道影響全息掃描的屏障。

好聰明的斑斕殼蟲!

鄒子川冷目看著越來越近的銀色斑斕殼蟲,嘴角泛起一絲冰冷的笑意,蟲子始終是蟲子,再聰明也不可能擁有人類的智慧。

目標越來越近了!


在那塵土飛揚的屏障之中,依稀可以看到斑斕殼蟲那銀色的身體正在急劇的移動,那銀色的長須幻化成銀色的銀霧,顯然,斑斕殼蟲要離開地面,脫離包圍了……

「啪!」鄒子川輕輕的按下一個按鈕,這是從小黑告訴的方法摸索出來的一個組合動作。

「剎……」的一聲急劇的滑動,兩條分開的機械臂在圓形的軌道上滑動,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音,「蓬」的一聲,兩條機械臂重重的撞擊在一起,咬合結構把兩隻機械臂緊密的咬合在了一起。

就在機械臂咬合的一瞬間,合併后的機械臂猛然從天空朝下擊了下來,引擎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音,機械臂上面的加裝的加速器也開到了最大的功率,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音。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架重金屬P—11悍不畏死的和身猛然撞向銀色的斑斕殼蟲,那肘關節上的鋒利骨刺閃耀著刺目的寒芒,駕駛艙的士兵臉上充斥著一往無前破釜沉舟的殺氣,哪怕就是死,他也要留下這隻斑斕殼蟲,因為,剛才斑斕殼蟲殺死了他最好的戰友!

這個人,是鄒子川安排的最後一道防線!

那銀色的斑斕殼蟲彷彿感覺到了這個士兵那視死如歸的勇氣,居然避開其鋒芒,銀色的龐大的身體在空中居然硬生生的移動了五米,六條強壯的銀色外骨骼肢體猛然朝地面劃去……,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X三三兩條長達三十米的機械臂剛好合併出現在銀色斑斕殼蟲的上空……

「蓬!」

本是半蹲的X三三猛然站起,而那合併的機械臂卻夾帶著那站起的衝力一排山倒海之勢砸了下來,一聲巨響,大地為之震動,彷彿天崩地裂一般……

這一擊何其威猛,光是那兩塊合併的金屬塊就重達數十噸,加上X三三那站起前傾的重力和衝擊力,其力量估計高達上千噸。

安靜!

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