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百枚印環,午陽沒有要,古奇同樣也不要,直接就補給了臘子和風琛宗,一人一百枚印環。

臘子也是欠債欠得狠了,所以眼眶就小起來,能夠拿到一百枚印環,總好過什麼也沒有,他收起印環,說道:「再找,我就不信,只有這一個密室。」

的確又找到一個密室,這個密室差點沒有讓臘子吐血。

這個密室就是一個卧室,而且非常的小,只有一張簡單的床,還有一張很小的桌子,就什麼也沒有了,床上的被褥,輕輕一觸就碎成粉末,年代實在是太久了,至於桌子,一目了然,就連抽屜都沒有,簡單的桌面下,就是四條腿。

臘子哀怨道:「他媽的,這傢伙就是一個窮鬼啊,就算堆一點印環也好啊!媽的!」

午陽道:「沒事,你還有時間可以探索,也許能夠找到價值不菲的東西。」

其他人可不是那麼想的,要知道臘子欠下的債,實在是嚇人了,將近二十萬印環,這要如何還?

重新回到地面上的房間,臘子說道:「我先離開了,唉,除非我能獵獲一頭星獸,也許就可以抵上債了!」

午陽搖頭道:「星獸就別想了,還是找找其他東西吧。」

臘子眼珠一轉,說道:「師伯,要不要向禁地內部探索?呵呵。」

午陽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說道:「找死去嗎?」

臘子一縮脖子,說道:「也未必找死,呵呵,我可是知道一個進入的捷徑,能夠稍稍靠近禁地內圈,也許有收穫也說不定。」他竭力誘惑道,因為他心裡很明白,憑自己的力量,就算忙到死,也未必能夠湊夠印環,必須拉著午陽一起行動,才有一線希望。

午陽笑罵道:「混蛋小子,你想拖我下水嗎?」

臘子連聲道:「我哪敢,我哪敢啦,師伯,這也是一個機會不是,這條捷徑可是我發現的,別人根本就不知道,呵呵。」

………………

啊呀呀,這個月全部都是每天三更啊,以後估計就很難了,存稿快完了,好悲催啊,求票啊。 捷徑?別人不知道?

這個信息很很重要,如果僅僅是捷徑,午陽根本就不在意,但是僅僅就臘子一個人知道,那麼就意味著捷徑就可以進入一個他沒有去過的禁地某一個區域,意味著有收穫,這句話也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午陽說道:「好吧,好吧,你說說看。」

臘子這才鬆口氣,如果午陽掉頭就走,他也毫無辦法,僅僅憑著他一個人的力量,收穫可想而知,原本他打算,如果密室收穫足夠,這條捷徑就放棄,畢竟為了貪財而隕落,不是他的目的,而現在則不同,有了午陽這個天君在,通過捷徑,也許會有大收穫,一個天君的實力,應該可以抵擋這裡的兇險。

臘子說道:「這條捷徑,其實是一條密道,我曾經走到底端,但是沒敢出去,呵呵,在那裡,我見到兩隻銀級人偶獸,以我的實力,根本就打不過的,可如果師伯過去,也許就有贏的希望。」

午陽沉吟了一下,兩隻銀級人偶獸,對他不算威脅,何況他還帶著古奇和風琛宗兩個真君,加上臘子,一個天君,三個真君,就算多來幾個銀級人偶獸,他們也能應付,至於雷星峰,他直接就忽略不計,這裡本身就不是九環真人的主戰場。

古奇當然也知道禁地一旦打開,那收穫絕對會很嚇人,他忍不住道:「只有兩隻銀級人偶獸,我們絕對能夠對付的。」

午陽道:「如果冒出一隻金級人偶獸,那該如何?」

古奇頓時住口,金級人偶獸足夠拖住午陽了,再多來幾隻銀級人偶獸,別人不說,但是雷星峰就危險了。

臘子笑道:「呵呵,師伯,也未必有金級人偶獸,如果真的有……那收穫,呵呵,呵呵呵。」

午陽笑罵道:「你個混蛋,又來誘惑,這要有命才能拿到,金級守護的東西,的確會很值錢,可是要打敗金級人偶獸,那就比較難了。」

臘子說道:「如果準備充分,我們還是有很大機會能夠贏的,實在不行就退出吧。」

午陽點頭道:「嗯,我們去探探,不過,這次不要冒太大的風險,如果不對,立即退出,阿峰……」

雷星峰急道:「我也去!」

開玩笑了,如果留下,可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午陽有點無奈,他知道禁地有多兇險,尤其是還沒有探明的禁地,更是恐怖之極,小傢伙過去,安全很難保證,他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戰鬥的時候,可能顧不上你,跟著去,一定會遇上危險,那時候,你該如何辦?」

雷星峰道:「放心,我躲一邊去,再說了,遇上人偶獸,我也不是一點都不能抵擋,呵呵。」

午陽道:「呃,我倒是忘記了,你是雷電屬性,人偶獸對雷電,相當敏感,這樣吧,待會兒遇上人偶獸,一旦開始戰鬥,你也出點力,用你雷電來攻擊,小風風負責保護阿峰。」

風琛宗答應了一聲。

午陽這才說道:「臘子,你來帶路,如果再像密室這種情況,我揍你!」

臘子頓時欲哭無淚,他說道:「師伯,不帶這麼欺負人的,我哪裡知道密室里竟然什麼也沒有。」

午陽道:「別廢話,帶路!」

臘子張張嘴,什麼話都說不出,轉身向著密道捷徑走去。

雷星峰忍不住要笑,臘子被午陽壓制的一點脾氣也沒有。

穿過這片半廢墟,大家就看到一座類似塔的建築,已經倒塌了一大半,就剩下小半截建築,臘子帶著大家走了進去,他說道:「這裡的密道,和密室進入的方法一樣,當初我也是偶然發現的。」


進入建築內,裡面一片雜亂,地上無數的碎石爛磚,還有一些金屬構件,雷星峰只要發現這種構件,就會撿起來,收入輪藏空間中,對於他而言,這也是好東西。

臘子奇怪的看了一眼雷星峰,他沒有想到雷星峰竟然還會撿這些金屬構件,他說道:「阿峰,我知道一個地方,有大量的這種東西,你要這玩意幹什麼?」

雷星峰道:「臘子師叔,我是九環真人,不是真君!」

臘子恍然大悟,說道:「呵呵,這倒也是,這些東西,你們的確需要。」

午陽道:「密道在哪裡?」

臘子急忙道:「馬上就到,跟我來!」

走了十幾步,地面上塌了一大塊,露出下方的房間,那是建造在地下的房間,臘子縱身跳了下去,眾人跟著跳下,這個房間更是一塌糊塗,臘子走到角落,揮手虛掃,將地面上亂七八糟的東西清理到一邊,這才走上去,用腳猛地一跺,頓時,地面裂開,出現一條通道。

臘子說道:「就是這條通道,當初還以為是密室。」


雷星峰明白這傢伙的意思,以為是密室,結果卻通向另外一個地方的地下通道,他竟然隱忍著沒有說出來,而是等待下一次的機會,臘子這人很是狡猾。

午陽說道:「你來領路,我們在後面跟著,阿峰,你跟著我就行,待會兒出去,再讓小風保護。」

雷星峰很老實的跟著,他深知這時候絕對不能惹出麻煩,風琛宗也答應了一聲,他跟在了雷星峰的身後,一行人走入地下通道。

這條通道極長,就算眾人的步伐迅捷,但也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好在這條通道只有一條,並沒有岔路,沿著通道一路走到底就可以了,臘子說道:「到了,呵呵,我們到底了。」

一個不大的門,幸好是金屬製造成的,不然,那麼長歲月侵蝕下來,估計早就腐朽化為灰燼了。

臘子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巴前,示意眾人噤聲,然後小心翼翼的拉開門,只是拉開一條縫隙,臘子就停止了,他順著門縫向外觀察,半晌,他小聲道:「什麼也沒有!」

午陽在他身後,探頭小聲道:「你不是說有兩個銀級的人偶獸嗎?」

臘子小聲道:「沒看見,也許走了?」

午陽道:「胡說八道,怎麼可能走了?」這種地方,早就沒有了主人,銀級人偶獸在這裡巡邏,除非身體出了意外,不然他們會一直守在一個地方。

雷星峰道:「也許他們守護的地方,是一個區域……」

臘子忍不住贊道:「對,對,一定是這樣的!」

午陽小聲道:「且不管那麼多,開門出去看!」在小門內,憑一條門縫,是看不清外面的情況的。


臘子點頭道:「大家小心,我先出去。」他拉開小門,閃身出去,午陽跟著出去,雷星峰剛想走,就被風琛宗一把抓住衣領。

古奇道:「小心。」他也走了出去。

風琛宗道:「跟著我,別亂跑!」

雷星峰苦笑道:「好,我知道了,小師叔你請。」

風琛宗這才走出小門,雷星峰緊隨其後。

打開小門后,是一人多高的植物,不過很稀疏,不遠處就是一個高達一米的平台,大約有千多平方米,非常大的平台,所以通過門縫,只能看到稀疏的植物,還有就是平台的邊緣,難怪臘子說沒有發現銀級人偶獸。

雷星峰跟著風琛宗出來,兩人都小心的彎著腰,潛到平台的邊緣。

臘子,午陽,古奇,一溜排開,都蹲在平台邊,一個個探頭探腦的看平台上。

雷星峰也悄悄伸腦袋偷看,他立即就看到三個銀級人偶獸在平台上亂逛,不由得吃了一驚,舉手示意,這是三個人偶獸,而不是兩個。

午陽指指古奇,又指指右邊的一個人偶獸,示意他來對付,又指指左邊的一個人偶獸,又指向臘子,三人對視一眼,立即瞭然該如何應對,午陽再次伸手指指風琛宗,又指指雷星峰,風琛宗用力點頭,輕輕拍了一下胸口。

午陽這才低聲喝道:「走!」他身形閃爍了一下, 大唐坑王 ,陡然一拳打出,這一拳猶如奔雷一般,快若閃電。

古奇和臘子也同時閃爍到了各自的人偶獸前,發起攻擊。

瞬間,三個銀級人偶獸就陷入極度危險中,雷星峰嘆道:「偷襲是王道啊,根本就來不及抵抗,呵呵,我們贏了!」

午陽最快,只是兩拳就砸碎了一隻銀級人偶獸,接著他毫不猶豫的撲向臘子一邊,他們三人,臘子最弱,所以他的選擇就是先解決掉臘子對付的人偶獸。

兩人合力,瞬間,就解決了這隻銀級人偶獸。

古奇已經和對手連續交換了幾招,他雖然一下子殺不掉人偶獸,但卻佔據了極大的優勢,第一招偷襲,就讓他傷到了人偶獸,然後只要拖時間就可以了。

很快午陽和臘子趕到,三人聯手,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將銀級人偶獸碎裂。

雷星峰興高采烈的沖了上去,他開始撿地上的人偶獸的碎片。

銀級人偶獸的碎片,雷星峰很想自己也拼湊一個出來,所以不遺餘力的搜尋碎片,試圖回去后拼裝。

……………………………………

新的一個月開始,手上有票票的要投哦,嘿嘿。 這個石台上就三隻銀級人偶獸,倒是沒有其他什麼危險,這石頭後面,就是一片建築,最難能可貴的是,這裡房屋沒有任何損壞。

午陽盯著那些建築看,他臉上露出驚喜的神情,說道:「竟然是完好無損的遺迹,希望不要碰到厲害的東西或者陷阱,如果這裡沒有被發掘過……應該會有很好的收穫。」


古奇說道:「不知道這裡是什麼性質的區域,希望是好地方。」

五人並沒有急著過去,而是仔細的觀察,禁地的兇險,也許雷星峰和風琛宗不了解,但是午陽,古奇和臘子都非常明白,都不敢輕舉妄動,必須要有一定把握,他們才會有所動作。

四座高塔,還有一片建築,前端就是這個巨大的平台,四座高塔,其中有一座塌了一半,一座歪斜,還有一座的塔尖消失不見,完好無損的就剩下一座。

建築則基本上完好無損,其中有幾座甚至還有防護罩,閃爍著淡淡的白光,看不到一個人影,冷冷清清的彷彿一座墳墓。

半晌,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妥,午陽說道:「我們進去!」他的聲音有點激動,這種未被探索過的遺迹,那絕對是寶藏,當然,其中蘊含的危險也不言而喻的。

小心翼翼來到石台邊,前面就是一片建築,而在建筑前,則是一小片樹林,看得出來這是後來生長的樹木和雜草,如果是原本栽種的,哪怕過了無數歲月,也會整整齊齊,也不知道禁地的人是如何處理的,神奇到了極點,就像先前看到的草坪一樣,彷彿完全不受歲月的影響。

這一小片樹林,極其茂盛,將建築和平台完全隔開,午陽跳下石台,走入樹林中,其他人也跟著一起進入,大家都非常小心,盡量減少動靜,很快,幾人的目光落在了幾個遊動的銀級人偶獸上。

臘子輕輕拍著胸口說道:「幸好,幸好,幸好有這片小樹林遮擋,不然石台那裡……一目了然,這裡竟然有四個銀級人偶獸,他媽的,一旦驚動,剛才我們對付的就不是三個人偶獸,而是七個!」

雷星峰道:「這裡不是四個人偶獸,而是六個,你看那邊!」

午陽盯著看,點頭道:「嗯,那兩個人偶獸靠在牆壁上,奇怪了,怎麼不動?」

六個銀級人偶獸!

眾人臉色陰沉下來,這可不好處理,最關鍵的是他們無法判斷,除了這六個銀級人偶獸外,房間里是不是還有,若是一旦發起戰鬥,從房間里再衝出幾個人偶獸來,那就麻煩大了。

臘子道:「這東西實在是討厭透了,媽的,搞那麼多人偶獸幹什麼!」

雷星峰忍不住笑道:「師叔,那是為了防止你這樣的人進來搶東西啊,呵呵。」

午陽突然說道:「別出聲!」同時抬手指著遠方,那座失去塔尖的高塔,小聲道:「看!」

雷星峰等人凝目看去,一個個臉色都變了,一個人影出現在高塔上,由於失去了塔尖,所以顯露出他身形,以雷星峰的眼光,立即就知道,那是一個大傢伙,足有三米以上的高度,而且身體極其雄壯,同樣也看清楚了,那人有一個巨大的獸頭。

臘子伸手捂住嘴巴,古奇臉上露出苦澀,小聲道:「要死啊,金級人偶獸……天啦,這裡怎麼會有那麼的人偶獸,就連金級的都出現了。」

雷星峰道:「我們運氣已經很好了!如果剛才和銀級人偶獸戰鬥的話,那隻金級人偶獸剛好可以看到!如果我們還站在平台上……我們的運氣已經夠好了!」他的聲音極小,但是其他人都聽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