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八級神魄的斗魄者,被白馬一陣踢踏,瞬間血肉模糊。連同失去知覺的少年,兩人被武台旁的黑衣魄師抬了下去。

觀眾席上雷轟般的掌聲里,王皓已經和九級神魄的中年男子糾纏一起。面對三個陣營夥伴的失卻,十一級神魄的少年眉頭皺了起來。

他兩人都在為之前的失誤懊悔不已:要不是失卻先機,還有失去先機之後不穩中求進,結果肯定不會這樣!

少年手中長劍的火光陡然一盛,雄獅一聲嗷嗚咬在白馬前腿。受傷的白馬一聲嘶鳴,碩大馬頭砰一聲撞在雄獅腦袋上。另三匹,四蹄一陣飛踏,雄獅隨即潰散。

少年一揮長劍,瞬間出現的火紅雄獅撲向三匹向他奔來的白馬。他眼睜睜看著,被四匹白馬圍攻,左支右絀的中年魄師岌岌可危,在兩頭灰熊被踏碎的同時還來不及出招,背上已被一匹白馬踢中。

一聲慘叫傳來,中年魄師飛了出去;觀眾席不少女子捂住臉不敢看他被狂暴白馬踐踏的情景。

一聲清嘯,王皓撲向在抵抗一匹就要消失白馬,神情焦急的少年。

臉色慘白的王皓,微微一笑,果斷的一揮權杖:

「八匹馬!」 當王皓最後一點神魄,化為八匹大白馬,呼嘯著撲向十一級少年的時候,朱曦知道勝負就在此一招:

少年擋下八匹馬,王皓輸;擋不下,一千六百魄幣到手。

但朱曦明顯高估了少年:少年和擬態一起擋下了六匹,另兩匹一陣衝撞踢踏,少年的呼嘯瞬間變成了慘叫。

王皓鬆了口氣,走了過去,把手伸向受傷躺地的少年,「『火獅王』我敬佩你。要不是我經驗比你們豐富,想取勝根本不可能啊!」

少年站了起來,抹抹嘴角鮮血,慘笑道:「我們五個各自為營,沒有形成合力,方才被各各擊破。能做到這一點,並戰勝神魄高三級的我,這本來是不可能的……我輸得心服口服。」

兩人一擁,觀眾席瞬間爆發出陣陣掌聲!

「真厲害!竟然無驚無險,這麼輕鬆就贏了。」朱曦微笑著張臂和王皓擁抱一起。

王皓眯縫著小眼,微笑道:「湊巧罷了。出現這種情況,我自己也沒想到啊。」

「你的『八匹馬』真不錯!和麗英的百合一樣堅韌,防禦很強呢。而且突擊的效果也很不錯!」朱曦看了眼端坐恢復的王皓,興緻勃勃。

「麗英姐的『百合心』還有更大攻擊力,比起莫寧的綠巨蟒,也明顯攻擊弱了不少。」王皓嘆了口氣。

朱曦邊觀看台上斗魄,邊微笑道:「別急。你應該知道我和莫寧相遇時,他連神魄都沒覺醒,現在他一對五應該也沒問題了。欲速則不達,你的權杖我看也很不錯,很適合你呢。」

「這是機緣巧合,我從一個老魄師手裡換來,應該說是他送的吧。」王皓微笑道,「不然也不可能堅持到現在,早被黑魔殿的魄師逮住了。」

朱曦忽然感到中指魄戒一顫,常秀的感應到了。

一番「交流」之後,他模模糊糊感覺到她像是在說什麼特別高興的事情,但具體什麼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你能開心我真是太高興了!」朱曦心裡在默念,「王皓剛剛戰勝五個對手!他的『八匹馬』很厲害,和你的紫色桃花可以一比。不過你應該不止八級神魄了吧……」

在朱曦和常秀的感應,王皓的回復時間裡,台上又一場一對五的斗魄落下帷幕。十三級神魄的中年魄師翻開了令人遺憾的一頁,他艱難戰勝了五個對手,但意外廢掉了一個九級神魄少年的魄核。

雖然昏死過去的少年命是保住了,但魄師身份卻終生失去了。

一部分觀眾只見少年慘烈的敗陣,還不明白怎麼回事。一聽主持人遺憾的解說,方才愣住,齊齊為剛剛還神勇無比的少年嘆氣。

一對六兩場,一對八一場斗魄結束,之後就剩兩場:朱曦的一對十,和炎帝的一對十一!

這是觀眾最期待的兩場:五級神魄和九個魄師,外加一對九勝出,斗魄場的「地獄使者」,這斗魄本身就充滿謎團。

——「下面將要進行一對十的斗魄!到底是謎一樣,五級神魄的『終結者』勝出,還是一對九的勝者『地獄使者』和九個魄師勝出呢?」

主持人煽情的話語一落,觀眾的激情馬上被點燃:

「地獄使者!地獄使者!地獄使者……」

「終結者!終結者!終結者……」

兩種一高一低的齊齊呼喊聲里,朱曦一掠上台,神槍一揮站定。


接著一個灰衣男子出現,一揮長鐮,陰冷目光淡淡看了眼朱曦。

八級到十二級神魄,九個年齡不等的魄師在主持人的介紹聲里依次上台,朱曦微笑著和十個對手一一擁抱。

——「一對十斗魄,現在開始!」

瞬間灰衣男子的長鐮揮出五個和他一模一樣,只不過身子是透明的擬態,五道冰魄似的長鐮撲了過來。

另九個男子各使擬態,九道攻擊波緊跟著五道冰魄巨鐮,這浩大的神魄,武台巨大的鐵塊都在嗚鳴顫抖。

就像五六米高的巨浪,銅牆鐵壁一般推了過來,山一般壓迫過來。

整個斗魄場一片寂靜,不少觀眾瞪大雙眼,張著嘴連驚呼都發不出來了。


「防禦無懈可擊,攻擊無比凌厲!」王皓雙拳緊攥,目光焦急,「地獄使者手段高明,短時間內就統合了九個陣營夥伴!」


朱曦馬步一紮,神槍猛的一捅,一聲輕喝:

「七星破——破防!」

一道耀眼的藍色星辰,藍鱗熠熠,瞬間轟了過去!

「嘭!!!」

接連不斷的撞擊聲傳來。

整個武台在顫抖,二十個黑衣魄師神色凝重。

觀眾席上,眾人只見一道藍色光球,旋轉著撞擊五光十色的「銅牆鐵壁」,摩擦引起洶洶火光一片!

「啪!」一聲巨響,所有光彩消失。

地獄使者和九個魄師面面相覷,瞬間交手,已發現五級神魄的少年實力絕對不是表面顯露的這樣,藍色星辰散發的氣息古老而神聖,看似壓制著眾人的擬態。

「一招破開十人無懈可擊的攻防!」主持人罕見的插嘴驚呼。

觀眾一陣騷動,隨即雷轟般掌聲,如潮水般席捲了整個斗魄場。

王皓稍稍鬆了口氣,看著台上陷入膠著狀態的斗魄,微笑道:「果然是怪物啊!難怪莫寧日記里大家都覺得再怎麼修鍊都不夠呢。」

朱曦騰挪飛掠,在十人的迅猛攻擊下,一破開合圍隨即朝右邊五個魄師反撲了過去:

「七星破——破招!」

一道浩大的藍色星辰,瞬間破開五道攻擊,砰一聲巨響,撞飛五個驚叫的魄師!

身後五道攻擊瞬間奔涌過來,危急關頭,朱曦心裡一顫,朦朧中早已萌芽的感覺瞬間清晰起來:

「七星破——破質!」

神槍反向一揮,藍光閃閃的神槍和冰魄巨鐮撞擊一起!

五道清脆的咔嚓聲里,冰魄巨鐮瞬間破碎。

呼呼呼呼,四道被阻擋,遲到的攻擊落在朱曦背部。

嚶嚶的響聲里,朱曦背上衣服被割出道道划痕,露出白皙的肌膚;堅韌的身子卻絲毫無損。

說時遲那時快!朱曦在撞飛五個對手時,已朝他們追了過去,嘆了口氣,神槍再次一揮……

五個武台下的黑衣魄師在朱曦神槍揮出的瞬間,已感覺不對勁,齊齊雙手向武台一按,波動的弧光瞬間靜了下來。

「噗,噗噗,噗,噗!」

五道赤身luoti,滿身血跡的身子把弧光撞凸起五個長長的觸角!

整個斗魄場鴉雀無聲。

朱曦反身撲向了一愣的地獄使者和四個魄師:

「七星破——破質!」

朱曦的大喝瞬間驚醒了眾人,面對一道無比巨大的藍色星辰迅猛轟擊,五人神色無比凝重,紛紛使出最大絕招頂了過去!

地獄使者,兩眼一瞪,長鐮瞬間揮出五道光彩:

「勾魂奪魄!」

二十五道透明的「地獄使者」,齊齊一揮冰魄長鐮,砍向藍巨星。

四個魄師的擬態浩浩蕩蕩,轟鳴著從下方向藍巨星撲去!

就像一隻無比巨大的手掌拍向星辰!

冰魄長鐮是手指,四個魄師的擬態是堅韌的手掌!

整個武台劇烈顫抖,浩大的神魄四向激蕩,弧光在劇烈波動。二十個黑衣魄師神色凝重,齊齊出手,運起神魄按向了武台。

整個斗魄場觀眾下巴都要掉了,很多人根本沒看清楚朱曦是怎麼擊飛五個魄師的。一瞬間武台嗚鳴,弧光波動,就像什麼恐怖怪獸扭動衝撞結界,就要破開衝擊出來。一些人臉色瞬間都變了,雙腿止不住的抖索,膽大的都嚇得站了起來。

——「不用擔心…請大家放心!斗魄場絕對安全的!」主持人微微顫抖的聲音及時想起,把觀眾的恐慌情緒壓了下去。

「嘭嘭……」

驚天霹靂般的撞擊聲瞬間傳來,好幾個膽小的觀眾暈了過去。

擊碎了巨掌,被消耗變小的藍色星辰呼嗤,沖向四個在前的魄師!

「給我擋住!」

臉色蒼白的地獄使者,猛的揮出巨鐮,砍向藍巨星;四個雙眼滿是藍色光芒的魄師,絕望的向藍巨星撲了過去。

「擋不住了!」台下王皓小眼笑得眯成一條線,「擋住也沒用了!」

咔嚓咔嚓!

呯呯呯呯!

隨著響聲落下,藍巨星消失。

「原來破質這麼厲害!」朱曦看著四個雙臂斷折,躺地哀嚎的對手,一掃站著喘氣,雙目驚嚇的地獄使者,「感謝你們!讓我完成了第三式!」

「還沒見輸贏!」地獄使者淡淡說道,「雖然你很不錯,還不怕毒,但沒人能在我『死神之鐮』下站著的!」

「之前也許不能,但現在我有十足的信心!」朱曦微笑。

「一招定勝負!」

地獄使者身子一顫,瞬間渾身白光燦燦,就像一道白光,或者是一個耀眼燦爛的太陽!

神魄高一級壓死人!

十四級神魄的對手實力朱曦感受過。十級以上,每一級都很難提升,而之間實力的差距也越來越大。

朱曦自身和北辰的神魄毫無保留的源源而出,藍光包裹的神槍上隱隱七星流轉:五顆黑色,還有綠色和白色!

無比鋒利的槍尖一道藍得發黑的星辰急劇變大,發出滋滋響聲。 地獄使者的長鐮一片熾白,朱曦的神槍一片幽藍。

武台邊二十個黑衣魄師眉頭皺了起來,兩人浩大的神魄引起弧光共鳴似的,不斷在晃動。

這是斗魄場很少出現的事!

即使地獄使者一對九的時候,結界也沒這麼大波動。當然他們知道史上最高紀錄是一對十四並且取勝的斗魄,那場斗魄結界被破,誤傷了好多觀眾。斗魄場這才安排二十個魄師值守,以防萬一。

透過弧光,觀眾目不轉睛看著武台一藍一白兩道光芒,低聲交談著猜測兩人誰能站到最後。

王皓小眼睛看著朱曦,見他神色不變似在微笑,心裡又是感慨不已:「這氣魄真迷人!難怪那麼多人…麗英姐會痴迷上他……」

——「地獄狂嵐!」

——「七星破——破質!」

一個山一般高的「地獄使者」出現,巨鐮一揮,無比浩大的一座冰山當頭壓向藍光。

寒氣森冷,所過之處空氣都被凝滯,銀白鐵塊表面瞬間罩著一層寒霜,晶瑩透亮,一片茫茫!

一道藍幽幽,藍光纏繞的星辰,呼嘯著撞擊冰山。


所過之處,火星四濺,空間在燃燒。

白霜瞬間化為白氣,霧氣瀰漫籠罩了整個武台。

罩著武台的半圓弧光一收一縮,一縮一收,完全扭曲變形了。

「不好!」一個黑衣魄師焦急道。

「嘭!」

藍色火星和浩大冰山撞在一起!

瀰漫的水霧裡,無數冰塊碎片破射,瞬間萬箭齊發,直刺結界弧光!

「穩住結界!!!」

二十個黑衣魄師一聲大吼,雙手齊齊一顫,源源的神魄不斷湧向弧光;觀眾席一片驚叫,騷亂席捲了整個斗魄場。

噼啪噼啪的響聲漸漸停止,關鍵時刻,加強了的弧光終於擋下了無數激射的冰箭!

霧氣瀰漫里,一道身影尖叫著飛向弧光,二十個魄師眼睜睜看著他撞在弧光上,刺出一道長長的觸角。

「噗!」一聲破響,身影刺破弧光,飛向尖叫逃竄的觀眾。

就這時一道藍光一閃,無比迅猛的穿過弧光,又在弧光上一顫,撲向了觀眾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