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說話間,魏涵也已經開始和小鳳說話,當看到之前那麼高高在上的小鳳此時為了活著竟然變成了這副模樣,魏涵心中是無語的。

要知道,當時連官天都給足了小鳳的面子,就怕惹到了她,招致什麼災禍。

。 看小鳳這比狗還不如的樣子,魏涵真替之前的自己後悔,早知道就打這個女人一頓了,現在,他真的想往這個女人臉上踹幾腳。

要不是她,自己也不至於倒霉成這樣。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報仇的問題,而是如何安全出去的問題。

想到這樣,他只能忍住了,跳躍到石頭上,就怕胖女人身上臉上那骯髒的液體弄到自己身上。

等小鳳囁嚅著不知道說些什麼,到慢慢穩定情緒基本能夠正常對話之後,魏涵才從石頭上跳下去,距離小鳳有三步遠,這才停下來。

小鳳依舊跪在地上,雙腿發軟,風掃林的聲音依然強大,讓她耳膜都在痛。

而這個男人好似不害怕一般,就這樣靜靜站立著。

「哦呀哦呀,這還是之前那個耀武揚威的干月女主人嗎?呵呵,怎麼成這樣了?這副模樣見了,還真是讓本公子大覺爽快,心情愉悅呢!」

魏涵絲毫不留情,直接挖苦道,這女人他殺了都不為過,要不是還有點用處,他一定不會留手的。

「……」

小鳳抬眉,一張肥胖的臉通紅,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但是看他在和自己說話,那麼便證明,自己還有救的。

於是,她的臉上換成了一副愉悅的表情,隨後跪著往前面去,一面拖著身子一面諂媚道。

「是是是,是我之前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大人,還請大人原諒,大人不記小人過,救……」

「得,停住!」

魏涵擺手,示意小鳳停住,小鳳的話停住,隨後身體也頓住了,肥胖的身體傾斜了一下,沒有穩住直接撲倒在了魏涵腳邊。

「呀–」

魏涵驚叫了一聲,又再一次跳在了那方大石頭上去,借著這個時機他又往山脈下面看去。

風掃林依然在狂暴,比之前更厲害,目標還是沒有改,依然是這個胖女人。

周遭的亂石在往下面掉落,看樣子風掃林是非要抓住這個女人不可。

「這怪物可比之前對我們瘋狂多了!」

魏涵在心中這樣想。

待魏涵回眸之時,小鳳已經撐著肥胖的身體再次跪起,直接換了一個方向,直挺挺的又跪在了魏涵面前。

魏涵無語,微微抬眉看向與官天站立一處的蕭春,此時才覺得,原來和蕭春在一起是多麼的賞心悅目。

沒有對比就不會發現,真是傷害啊!

「大人,求您救救我。」

小鳳匍匐在地,跪拜著,頭磕在地上,一臉虔誠的模樣,耳畔還是風掃林嚎叫的聲音。

因為距離風掃林太近,所以他們若是聲音小一些就無法聽得清楚了。

「若是你對我們有用,或許本公子可以考慮救你。」

魏涵明言,雖然不知道為何這胖女人也要進到這結界之中來,還和他們一樣,弄到這般田地,但是這種情況一看就知道,小鳳也估計是失去了靈力,才到了這種跪地求救的地步。

「大人只要說,小鳳就一定全力做到,只求大人行行好,救小鳳一命,小鳳不想死在這裡。」

小鳳的臉上終於是露出些舒心的笑容,看來這單薄男人願意救自己了,雖然這男人看起來不像是干月男人那般強壯有力,但是現在也只能依靠他了。

「好吧,本公子就簡單問了。」

魏涵看了看下方的風掃林,然後又快速轉頭回來,繼續道。

「簡單來說,你為何也要進入這裡,按照我們之前的推算,這結界應該是你製作的沒錯吧?那為何連你自己都到這般地步了?」

魏涵問著,然後微微的抬手,對著官天所處的地方示意他們可以過來了。

蕭春見了,然後去拉官天的衣襟,此時的官天正望著之前他們來的方向發獃,這裡應該距離結界的入口不遠了,雖然不太肯定,但是官天能夠確定的是,這裡至少是距離之前遇到風掃林的地方很遠了。

「怎麼,那邊搞定了嗎?」

官天轉頭過來,看向小鳳的方向,此時正見魏涵招手,小鳳正跪在地上和魏涵說話,一臉謹慎小心的模樣,因為距離有點遠,更重要的是風掃林的熱氣的阻擋,以及它的嚎叫聲,所以官天兩人壓根就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應該是吧,既然涵公子都叫我們過去了,我們就過去看看吧。」

蕭春應答著,然後直接往前面去,行得小心翼翼,山脈依舊被風掃林撞擊得顫抖,山脈四周都有石頭往下面掉落。

這四周都被灰塵所瀰漫,一片混沌的世界,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看樣子有這個胖女人的存在,應該很快就能夠從這個討厭的地方出去了,至少現在蕭春是這樣想的。

見蕭春已經過去了,官天也不再遲疑,又往之前的方向望了望,便隨在了蕭春身後。

而此時,正如魏涵他們之前料想的一樣,果然孟頭領是覬覦蕭春的美貌,而且官天之前的猜測也並沒有錯,確實是有人進來了這裡,基本和他們一起進來的,那個人就是孟頭領。

但是,有一件事情官天猜測錯了,那就是控制風掃林的人並不在裡面,因為剛剛從小鳳的話里魏涵得出了一個肯定的事情。

那就是孟頭領被風掃林吃了,孟頭領和小鳳極其熟識,自然不會感覺錯的。

而且他們特意的找過,以為能夠找到除開他們三人之外的人,結果在這個結界之中,沒有找到,直到出現了現在的小鳳。

小鳳一臉狼狽樣子,顯然不是風掃林的控制者,不然的話,按照小鳳的性子她若是能夠控制住風掃林的話,此時早就應該吩咐風掃林對付他們了,但是,事情卻是相反的。

這樣,尋找控制風掃林的那個人的線索又斷了。

官天他們到了魏涵身邊之後,三人站在一起,魏涵簡單將這些事情告訴了官天和蕭春,官天聽了卻沉默了,蕭春卻繼續問道。

「那之前我們猜測的,干月可能修鍊了幾百年的人,應該不是這個女人吧?」

說著,蕭春指了指狼狽到自己都看不過意的小鳳,若是有幾百年的修為的話,也不至於弱成這個樣子。

就算是修為不高,幾百年的時間在那裡,遇到這種怪物也不至於嚇成這個樣子。

顯然,官天之前的猜測又被推翻了。

似乎他的猜測就一直被推翻,雖然也有許多的猜測都變成了事實。

只有事實證明之後的猜測才是有用的,其它通通沒有用!

記住手機版網址:m.

第817章求您救救我(第1/1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之前的小鳳對蕭春完全是怨恨的,直到風掃林出現,到她絕望之前,她都對蕭春是一種怨恨的態度,想著是蕭春勾走了孟頭領。

但是現在孟頭領已經不在了,小鳳又害怕得快暈過去,以前的種種對於現在的她已經不重要了。

還是活命要緊。

於是她又轉變的方向,跪拜在蕭春面前,哭泣著回答道。

「回這位大人的話,小鳳修鍊了幾百年……不,小鳳沒有修鍊幾百年,只是……」

說到這裡,連她自己都吃驚了,自己的話被自己推翻,此時官天正轉頭看向她,隨後才冷冷的回答道。

「但凡是修鍊了幾年十幾年的人,見到這種情況也不至於會害怕成這樣樣子,顯然,你的修為並不高,或者說,你之前的修為都是白費的,毫無意義。」

「但是,她說的話很矛盾啊,為何連自己修鍊了多久都不知道了?」

蕭春眯著丹鳳眼,這個可是很奇怪的,雖然不知道個具體的年份,但是大概應該是知道的吧。

「我看她就是唬人的吧,這種樣子哪裡像是一個修鍊了幾百年的人。我倒是覺得干月根本就不可能有修為極高的人存在,畢竟這地方如此偏僻……」

「有的,有的!」

魏涵還沒有嘲弄完,就被小鳳用最快的語速打斷了,此時,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小鳳身上。

小鳳一見,身體一抖,瞬間低頭下去,不敢再多說。

「誰?!」

魏涵接著問,既然小鳳這樣說,那必然就是有的,官天心中也好奇,不知道自己的猜測到底對不對。

「我……我忘記了,小鳳……」

小鳳囁嚅著嘴,頭埋得很低,整個肥胖的身體抖動著,遠看就像是一堆肥肉在抖動,滑稽而噁心。

「怎麼可能,你不是說有的嗎,為何又說忘記了?你不會是逗弄我們玩的吧?!」

官天咬牙,彎月刀露出一角,小鳳微微抬頭瞟了一眼,然後快速垂頭下去,此時身抖如篩,冷汗直往下面流淌。

顯然,官天耐心已經耗盡,開始露出殺意了,現在可不是在這裡浪費時間的時候。

「她的樣子好像不對!」

蕭春一直沒有說話,緊緊的盯著小鳳,仔細的不放過她的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這樣的話,就可以從細微的變化裡面推測出她是不是有說謊。

但是,小鳳的樣子不像是裝的,是真的很畏懼的樣子,但是蕭春不知道她到底在畏懼些什麼。

眼裡的害怕是無法偽裝的,就算是身體再怎麼佯裝,只有人的眼睛不會騙人。

「確實。」

官天看了看,然後將彎月刀收回,藏在袖中,隨後才彎腰下去,冷冷的道。

「我告訴你,我們都沒有什麼耐心,既然你想活命的話,就將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們。什麼都不能遺漏知道嗎,不然的話在這種情況之下,就算是神仙都救不了你,明白嗎?!」

看樣子官天是動真格的了,模樣有些害怕,魏涵看了看,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動了動嘴,還是閉嘴了。

將這種人惹怒了不會有好結果的,從他開始認識官天來就明白了,不,從他開始偷偷調查官天的時候他就已經很清楚了。

「是是是,小鳳記住了,小鳳不敢撒謊,不敢……」

說到最後,小鳳的聲音越來越小。

在花費了不短的時間之後,官天三人終於大致上明白了此時干月的現狀,也對小鳳有關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謎底卻是越來越多了。

按照小鳳的說法,她是和孟頭領一起來這裡的,但是具體來了多久她就不是很清楚的,記憶之中,她一直在和孟頭領進行雙修。

同時,她和孟頭領兩人掌管著干月的一切,這件事情似乎是做了很久了,因為她修為比孟頭領高,所以在干月,孟頭領的地位要略低於她。

基本上來說,干月的事情都是由小鳳說了算,大事情的話她會找孟頭領商量,但是干月基本沒有出過什麼大事情。

然後,在一段時間之內,她需要享用祭品,當然,這個祭品和之前他們猜測的一樣,都是之前進入干月之後,被他們弄入這個結界之後,被困住的修仙者。

在享用祭品之後,她便會閉關一段時間,然後和孟頭領雙修。

在這裡,她還提及過,祭品都是由村長一手準備的。

然後就是,其實在官天他們之前問路的地方,往河流上游一點的地方,有一個地下密室,上面由結界防護,下面專門用來圍困修仙者。

所以說,小鳳享用的修仙者祭品就是從那裡帶出來的。

此時也正好證明了,為何之前蕭春在查探地下情況的時候,化雨鞭會如此順暢,原來那地面之下是空的,既然是空的,那麼這一切就能夠解釋得清了。

因為有強大的結界防護,所以才沒有被官天他們發現,其實要不是小鳳自己說的話,官天他們也不可能會發現的。

這也是為何河道會如此貧瘠的緣故,只因為地下圍困了太多的修仙者,導致地下靈氣混亂,無法與上層的天地溝通,長此以往,就形成了之前官天他們看到的局面。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大河的兩個河岸的景緻完全不一樣。

如此,之前的疑惑就完全解釋清楚了。

隨後,小鳳又說道,其實在她所處的大殿之下,有一個鏤空的地下室,裡面全部放的都是干月人捕獲的魚,但是到現在,她也不知道為何要這麼做,只是這麼做習慣了,於是她也沒有懷疑,當做了每一天必須讓干月人做的事情之一來對待。

最後,最重要的就是這個霧氣山脈了,這裡的結界確實是她和孟頭領所製作,但是,也只是一個圍困修仙者和抑制修仙者靈力的結界,但是這個風掃林是真的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其它事情她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這件事情她是很肯定的回答的。

聽完這些,官天三人對干月的事情又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但是,就算是如此,他們還是沒有能夠知道到底是誰控制了這麼龐大的風掃林。又或者說,到底是誰將風掃林放在了只屬於小鳳和孟頭領的結界之中?

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或許將這件事情弄明白了,他們就能夠有辦法對付風掃林了,至少能夠出去。

只要出去,有了靈力,那麼官天就有辦法對付風掃林了。

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沒有對策! 事情好像又再一次回到了原點,看似又是沒有進展,但是實際上,官天已經又起了新的猜測。

待小鳳說完,官天又快速問道:「既然如此,那干月到底有沒有修為極其高的人存在呢,若是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風掃林不是你與孟頭領豢養在這結界之中的,那麼又會是誰,能夠進入這個結界,並且還能夠在你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將風掃林放在這結界之中?」

「對啊,想要自由來往於別人的結界,不被人發現,哪怕只是一個簡單的護體結界,那都是需要極高的修為的。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啊,難道說干月真的有這麼厲害的人存在嗎,那這樣的話也未免太可怕了些。」

蕭春也接話道,事情越來越離奇,也越來越難猜。

若是真是這樣的話,干月有很厲害的修仙者存在,就不必要花費這麼大的波折連對付官天他們了。

只要直接動手的話,或許結果還能更顯而易見一些。

這就是最讓人想不明白的地方了。

「說得也是,蕭春姑娘這樣說的話,這件事情又說不清楚了,應當如何解釋才好呢?」

魏涵說著,然後轉頭去看小鳳,小鳳哆嗦著身體,絲毫不敢隱瞞,快速回答道。

「在這結界完成之處,我與孟頭領進來看過,根本就沒有看到這樣的怪物存在,現在還是我第二次進入這結界,沒有想到竟然遇到這麼強大的怪物,一時之間連我自己也亂了方寸。」

「那麼,從你第一次進入結界,到現在再次進入結界,這期間到底間隔了多少時間?」

官天沉聲問,小鳳略微抬頭看了看他,知道這裡的人最可怕的其實是這個少年,聽到問,她的回答又比之前快速了幾分。

「回大人的話,小鳳不記得了,但是依稀記得,這應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