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之後,就拜別了阿姨家。

回去之後,梁景銳之前派出去調查母親從前事情的首手下也得到了一些線索,證明那個阿姨所說的確實是真的,梁母從前確實是有一個老相好的。

這種結果還是讓梁景銳和喬語都有些不敢置信的,兩人原本根本就不相信那個老人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可是現在他們查到的事情卻像他們說明了他們也許真的想錯了。

當手下和梁景銳彙報消息的時候,恰好也被剛剛從樓下下來的紀父聽到了。

看見他下來,梁景銳讓手下停止彙報,因為畢竟紀父和自己的母親在一起了那麼長時間,母親最後走之前,也是紀父一直陪伴在身邊,極盡溫柔的。

如果讓他知道自己的母親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十分喜歡的老相好的話,那麼確實是有些尷尬的,說不定也會傷了老人家的心,讓紀父心裏面更加難過。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紀父的表情卻十分的平淡,就好像沒有聽到剛才的那些對話一樣,依舊倒了一杯茶水,坐下來慢悠悠的喝著。 過年的時間就被警察找上門,還是因為一個莫名其妙就消失的女人,心情可想而知了!

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瞄了一眼幾乎已經面目全非的照片,得虧了這些年接觸過的各種角色,這樣驚悚的照片他也可以細細的看下去,不至於落荒而逃也不至於大吐特吐,甚至是淡定的讓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蕭閻雲有些好奇的看著身邊的警察,清冷的目光下帶著幾分不耐煩!

警察尷尬的一笑,忍不住吐槽到:「一般人看到這個都會有點……不適應,呵呵……蕭總的定力果然不錯啊!」

蕭閻雲隨口應了一句:習慣了!

手中的動作一下都沒有停過,一張一張翻過去之後,眼中慢慢溢滿了几絲寒意!

他以為那個女人的出現只是一個偶然,現在看來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啊!難怪他要趁著這段時間將雪雨給帶走!

「這是蕭總報警說失蹤的高月小姐嗎?」

蕭閻雲看了眼前的警察一眼,忍不住詢問到:「那天晚上的那個女人跟這照片裡面的人一模一樣,也跟高月一模一樣,你們怎麼不認為那就是高月呢?」

「這個……」警察有些為難的看著蕭閻雲。按理說案子沒有結束一切細節都不能透露的!可是最近上面有好幾個工程需要蕭家的支持,如果不說的話……

像是看出了他們的顧慮,直接抽出一份文件遞給他們,解釋到:「因為這件案子涉及到我,所以上面特別批准我可以全程跟蹤了解情況,當然我也會無條件的配合你們的!」

「這……」看一下文件,確實是上面簽發的,不由的對蕭閻雲的看法又提高了幾分!

總算是明白為什麼就算是有些人在網上故意散播他的新聞,都不用他自己說,自然有人還是我們自己的人幫忙處理好了!

雖然沒辦法深入的了解,但是有一點還是比較清楚的,其中的關於股市應該也還是有一定的影響!

蕭氏牽扯的太大了,牽一髮而動全身啊,這麻煩沒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沒有人想要動!再說了,那些人確實太過膽大了,什麼緋聞都敢發!

上一次蕭夫人出事的那件事情他們都被跑大頭了,直接性的每人獎金扣完不說工資也倒扣了一個月的。還每個人必須笑著,真的是……

「其實蕭總的顧慮我們也想過,當時接到受害人報案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派人去查了,主要是夫人的氣質一般人真的模仿不了,另外就是……基因庫裡面也比對了,跟尊夫人的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跟夏太太匹配度更高,所以……」

「這就是你們認定她是夏熏溪的原因!」

蕭閻雲微微的皺起眉頭,不得不說這些足以認定她就是夏熏溪,可是只有感覺不會騙人,在她的面前,自己並沒有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蕭總的意思是……她不是?」

警察有些疑惑的看著蕭閻雲,現在證據都擺在眼前,難道還有什麼是自己等人沒有發現的細節嗎?

「可是,再過兩天夏太太就要宣布她成為夏氏總裁,未來夏氏的繼承人!」

「夏氏的繼承人?呵……果然下夠本的呀!」

蕭閻雲見警察正一臉奇怪的看著自己,隨即正了正臉色,輕聲的解釋到:「我知道她是假的,至於證據,現在還找不出來!不過我相信很快就會知道她是誰了!至於你剛才給我看的照片……我敢肯定不是高月!雖然身材很像,但是她離開的時候跟這具屍體的腐爛程度對不上!」

「腐爛程度?」

兩民警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略帶警惕的看著蕭閻雲問到:「蕭總還懂法醫這一方面的嗎?聽說蕭總一開始學的是經營管理後面順便做的藝人,其中可沒有聽說過蕭總也有這一方面的涉及呢!」

蕭閻雲啞然一笑,好脾氣的看著兩民警解釋到:「你們懷疑也很正常,不過你可以去調查一下,我曾經演一部法醫大片的時候,那個時候專門請教過這一方面的知識!所以略懂一點!你這屍體至少也腐爛有半個月以上了吧,可是我十天之前還見過高月的!」

「十天前!」

這是一個勁爆的消息啊!

忍不住靠近了一點,手中的筆都在用力,有些激動的看著蕭閻雲!

「那蕭總可是描述一下當天具體的情況嗎?時間地點,還有她當時在做什麼,為何蕭總看到她了,卻沒有來銷案呢?」

發現自己一問完,發現態度略微有點像是在審視了,不由的臉色一白,急忙忙的解釋到:「我不是懷疑蕭總你的意思,我只是……」

「唉呀!他也就是說順口了而已!」

旁邊的同事看不下去了,見蕭閻雲正一臉寒霜的看著自己,忍不住插了一句!

將話題給接過來說到:「其實我們也就是好奇,為什麼蕭總當時看到高小姐了,卻不將人留下!」

蕭閻雲淡淡的瞟了兩人一眼,無視他們突然緊繃的脊背,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不瞞你們說……前段時間我讓她幫忙扮演我太太,畢竟我夫人失蹤的事情不好外傳,可是一直不露面也不是那麼一回事,當時就有紙質的契約,說是事成之後就拿錢走人!偏偏她違反了其中的規定,時間沒到,我便讓她離開了!卻不想……」

「她突然一下消失了好幾天,畢竟是我雇傭的人,出問題了,我可承擔不起責任,也就立案了,不想前兩天看到她跟一個男人進進出出酒店,我也不好多問,便離開了,以為你們應該會找到她,卻不想你們今天拿照片過來跟我說她死了,而且差不多有十幾二十天了,我便覺得奇怪了!」

「這……那當時還有其他人跟她在一起嗎?那個跟她在一起的男人具體長什麼樣子您還記得嗎?」

「其實你們也不用這樣問我,我告訴你們一個地址,在那附近的一條街上總會有那麼幾個監控拍到的嘛!到時候我說的話真假你們一下不就清楚了,順便我也想要知道後面她到底去了哪裡,至於這具屍體……可以留著,待這裡查明了再處理!」

「這樣……」兩人對視了一眼,同時站起來告辭!

「耽誤大家時間了,我們馬上去查!」 而紀父這樣子的態度卻讓梁景銳禁不住有些懷疑,因為他可以肯定,剛才紀父一定是聽見了他的手下所說的那些話的。

按理說,就算是他突然制止了手下繼續說下去,但是光是手下已經說了的那些話,也應該讓他大概知道了是什麼事情了,所以他不應該是這樣子平淡的表情。

於是梁景銳讓手下先離開,然後問到紀父:「你剛才聽見了我手下說的那些話了?」紀父表情淡淡的搖了搖頭道:「什麼話?我沒有聽到。」

然而,他的這翻說辭讓梁景銳根本就不相信,他可以完完全全的肯定,紀父是聽到了一些的。怎麼可能會什麼都沒有聽見?

梁景銳眯了眯眼睛,然後說道:「是嗎?那我來告訴你,剛才我的手下說,我母親曾經有過一個老相好,而這個人不是你。」

說完,梁景銳仔細的觀察著紀父的表情,想要從紀父的神情當中看些什麼出來,果然不出梁景銳所料。

紀父似乎是沒有想到梁景銳竟然直接把這件事情說給了他聽,愣了一下,然後好像是十分驚訝的樣子道:「啊!是嗎?」

看見紀父這樣子的反應,就連喬語都能夠看的出來他是裝的了。

梁景銳禁不住猜測紀父肯定也知道一些什麼,不然他和自己的母親那麼相愛,兩個人的感情也那麼的好。

怎麼可能會聽見這樣子的事情卻沒有半點難過和傷感?

於是他便揭穿了紀父的表演道:「你不要再裝了,你難道不知道,你的情況如果突然聽到了這樣子的事情應該是難過傷心嗎?可是你的反應也太平淡了一些。」

紀父喝水的手一頓,然後好像什麼都不明白一樣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懂,我只是確實沒有想到你會說這件事情,我沒有過多的表情就是因為她人已經走了,即使說這些事情又有什麼意思呢?」

喬語禁不住道:「我們知道,你一定是知道關於這件事情的,現在這件事情也關乎我婆婆能不能安安穩穩的離開,所以你救把事情告訴我們吧!」

紀父聽喬語這麼說,沉默了一會兒,才終於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嘆了一口氣道:「算了,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的話,那麼我就說給你們聽聽吧。」

見紀父終於願意鬆口了,梁景銳和喬語也都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他們去查都有些模模糊糊的,但是既然紀父知道的清楚一些,那麼他們能夠從紀父這裡知道一些更加詳細的事情自然也是好的。

紀父抬頭看著遠方,好像是在回憶著當年的事情道:「其實說起來,也有些慚愧,當年你母親喜歡的人並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人。」

「我相信你們也和你調查了很多關於這個人的事情了,你母親曾經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那個人,幾乎每天只要看到那個人,你母親的嘴角就沒有下來過。」

講著從前的事情,不知怎麼的,紀父的眼眶竟然也有些濕潤了起來。

也許是回憶起了梁母年輕時的模樣吧! 九星霸體訣 那時候的她那麼青春活潑,那麼的愛笑樂觀。

對她所喜歡的那個人所表現出來的一面也是那麼的令人心動。

這一切的一切對於紀父來說,就好像還是在昨天一樣,就好像她人還沒有走。

看見紀父的神情,喬語禁不住也有些嘆息,她知道,紀父和梁母的感情很好,現在梁母比他先走一步他心裏面肯定已經夠難過了。

可是現在還要回憶起從前的事情來,是雪上加霜了,可是現在他們也真的需要知道當時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

紀父語氣也變得溫和了起來:「當時我和她也還只是很普通的校友關係,我們兩人的相識相交也並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之上。」

「或者說,對於你母親來說,並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之上,她不知道的是,我其實一直默默的喜歡著她,而她那時候心裡眼裡都只有另一個人。」

也許是因為都是曾經的事情了,所以減紀父講起這些來,倒是沒有任何吃醋或者是不滿的情緒,相反語氣也依舊十分的溫和。

「當時她對那個人的喜歡程度到每天都會主動去找他搭話,給他送一些小零食小甜點,她平時明明是那樣子一個害羞的人,卻為了那個人做出了這麼勇敢的事情來。」

喬語禁不住問道:「那麼那個人對於婆婆的態度又是怎麼樣的?」

紀父淡淡的笑了笑:「那個人沒有接受你婆婆,也許是因為那時候他在學校裡面也很受歡迎的緣故吧,你婆婆每天找他搭話,送他東西,他也都笑眯眯的接著。」

「可是有一天她捅破了那層紙,問那個人要不要交往的時候,那個人就拒絕了她,你們知道一個原本就很還害羞的人為了追自己喜歡的人做出了那樣子勇敢的舉動被拒絕後是有多麼的傷心和失望嗎?」

梁景銳和喬語都有些沉默,兩人都無法對於這樣子的情況說些什麼,他們只能聽著紀父的敘述,知道更多一些他們老一輩的情感。

紀父的語氣當中好像也透露出幾分心疼:「我只知道,她原本那樣子一個愛笑的女孩子,自從那件事情之後,臉上幾乎就要沒了笑容。」

「雖然依舊是安安靜靜的樣子,不說話一個人待著的時候卻總是會讓人感覺到有些悲傷,我知道她心裏面一定還是記掛著那個人的。」

喬語沒有想到,原來曾經對她表現的那麼強勢的婆婆,曾經也有過這樣子青澀又遺憾的少女時代。

紀父緩了一口氣,喝了口茶水潤潤嗓子道:「我那時候看著她那麼落寞的樣子,心裏面有些心疼,雖然我和她並不熟悉,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她那樣子一章明媚的笑臉早已經住進了我心裏面。」

「我其實在心裏面十分的不屑那個被你母親喜歡過的人,我覺得他根本就沒有什麼優點,肯能在當時,他那張臉確實是好看了一點罷了,可是他那張臉還能那樣一杯子嗎?」

說到這裡,紀父十分不屑的撇了撇嘴,梁景銳終於開口問道:「那麼後來呢?我母親又是怎麼和你在一起的?她既然那麼喜歡那個人,後來卻又和你在一起了,你一定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吧?」

紀父被梁景銳這麼一說,禁不住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其實是有些,我後來發現,我喜歡上了她,看不得她那麼落寞委屈,想要好好的保護她,就打算追她了。」

「雖然我知道,以她那樣子的狀況,我想要把她追到手可能十分的不容易,但是我已經下決心決心,一定要和她在一起,所以即使是再難,我也要堅持下去。」

「可是我沒有想到,天意弄人,就在我想要追求她的時候,那個她喜歡的人竟然又要同意了她的請求要和她交往了!」

這樣子的變化讓喬語聽著都禁不住覺得十分揪心,她知道那個唄婆婆喜歡著的人也許根本就不值得她喜歡。

雖然知道後來婆婆一定是和紀父在一起了,但是聽到這樣子的轉折,禁不住心裏面還是有些緊張的。

「當我在得知了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心裡有些奔潰,我不怕她因為心裏面的傷不對我敞開心扉,我相信只要我能夠堅持下去,即使是石頭做的心也有被捂熱的一天。」

「可是我害怕的是,她喜歡的那個人也要和她在一起了,那麼我就真的是沒有一絲的機會了。」

紀父的語氣當中也透露出濃濃的不甘心,似乎手想到了當時自己剛剛得知了梁母要和那個人在一起的消息時,自己的心情。

接下來,紀父繼續道:「我不甘心看著她就和那個人在一起,那個人根本就配不上她!他會讓你母親傷心一次,就肯定還是會讓她傷心,所以我那時候用了一些手段……」

說著,紀父的聲音有些低了,似乎是不好意思把自己做過的荒唐事情告訴給晚輩。

但是他已經答應了要把當年的事情告知出來,雖然不好意思,還是繼續說了:「我身邊有女生也喜歡那個人,於是我就讓她去表白,要大膽一些,把那個人約了出來,又讓人把你母親也約了出來。」

「正巧讓她看見了我同學表白那個人還抱了那個人的畫面,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兩個人就分手了,我藉此一直對她照顧對她好。」

「雖然一開始她也很抗拒我,可是看我一直都只是默默的對她好,並沒有別的意思之後,這才慢慢的接受了我,就這樣子,我也慢慢的取代了那個人在你母親心中的地位。」

「所以即使是現在聽到了關於他的事情,我也不放在心上的原因就是他對我來說已經不足為懼,他已經被我給比下去了。」

梁景銳和喬語聽了紀父所講的之後,都有些沒反應過來,他們都沒有想到,原來老一輩的情感竟然這麼的曲折,也這麼的出乎他們的意料。

不過這些事情從紀父的嘴裡面講出來,也多了幾分可信的意味。 兩民警剛退出蕭閻雲的房間,其中有一個就忍不住追問到:「現在一點證據都沒有,我們怎麼進行下去!難道真的要去調監控!」

「監控先查吧,至於其它的,先回去商量一下先!」說著,忍不住看了一眼蕭閻雲的房門!

蕭閻雲發現雪雨從那邊晚上之後好像是鐵了心要跟自己斷絕聯繫一樣,到現在都沒有聯繫自己,自己就算是主動發的消息她也重來都沒有回過!

看了一眼手中暗下去的手機,都有一種要砸人的衝動!最後還是忍住了!

深吸一口氣,給莫月打了一個電話!

「位置查到沒有?」

「查到了,只是問題是今天訂機票的時候發現你的身份證已經被監控起來了,上層直接下的命令,已經去查原因了,你這邊最好也打電話問一下上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監控!機票可以定嗎?」

「不行!行動已經被限制了!」

蕭閻雲沉默了半響,最後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說到:「那你過去一趟,務必將夫人給帶回來!」

「可是我怎麼覺得夫人沒事,現在應該擔心的是你自己,你不覺得這一次的事情有些太嚴重了嗎?他們不會也不敢無故下這樣的通知,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證據證明發生了什麼事!」

一想到有一場大的陰謀正朝著自己靠近,莫月就忍不住雙眼泛著精光!

沒有挑戰就沒有動力呀!這一次倒是要好好看看有誰敢陷害自己的老闆,不過膽量不錯哦,已經很少有人敢主動招惹蕭總了!

蕭閻雲冰冷的聲音直接打斷了莫月的激情!

「這一次的事情我自己來處理!你去負責將雪雨帶回來!」

「夫人不會跟我回來!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現在這邊這麼亂,我覺得……」

相對於去帶雪雨回來。莫月更熱衷於處理眼前的麻煩,雪雨太厲害了,又不好騙,怎麼就能說帶回來就帶回來呢!

「我命令你給我將夫人帶回來!她不回來你也不要回來了!」

蕭閻雲怎麼會不知道,從她什麼話都沒有跟自己說就斷了聯繫就知道她已經下定決心了,而且是死心了!

可是自己要怎麼辦?現在去不了,又不放心她一個人在那邊,只能讓莫月去,實在不行,看來只能強行來了!

說著,蕭閻雲閃過一絲無奈的目光,對著莫月說到:「只要人不受傷,方法隨便你!」

原本還有些擔憂的莫月忍不住追問了一句:「你不會秋後算賬吧?你要保證夫人也不會秋後算賬哦!我可是聽你吩咐的,我……」

「廢話!」

蕭閻雲忍無可忍,朝著莫月吼道:「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磨嘰了!給你三天時間,人帶不回來就不要回來了!」

「額……三天,飛機上面都不止……嘟嘟嘟……」

莫月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忍不住苦下了臉!早知道就不貧了,不過也真是奇怪,跟雪雨待久了,自己怎麼也變得這麼燥了呢!

吃閉門羹的事情,蕭閻雲一開始確實沒有想到,畢竟這麼久以來,他做什麼事情基本上都是看自己的心情了!

不過這一次讓他吃閉門羹的人還真的不好惹,雖然有些不高興,最後也只得忍著!眼見著一天的時間就要過去了,蕭閻雲正打算來點直接的的時候,那人總算是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