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的鼓聲很快響起。

這鼓聲就像是死神的倒計時,壓得還在山中的門派都有點喘不過氣來。

短刀門入圍后,已經入圍的門派達到三個。

這意味着在武山之中,還剩下七個入圍物品。

而留在山中的門派,除掉那些弟子全被滅掉的門派,至少也有七八十個。

這麼多的門派爭奪七個信物,競爭的殘酷可想而知。

噔噔噔。

在他們身後,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回頭看去,有一伙人正飛奔著下山,速度奇快。

帶頭的那人是個身穿藍衫的翩翩公子,奔行中,白色披風向後高高揚起,頗具氣勢。

看到落雲山的眾人,那公子放緩腳步,在數丈開外的地方停下,抱拳道:「在下雲蒼派杜藏,見過落雲山的諸位師兄師姐。」

跟在他後面的一群少年少女,也是跟着行禮。

柳葉心道:「聽聞雲蒼派多美男美女,今日一見,真是名不虛傳。」

雲蒼派在神武大陸雖算不上大門派,但近些年實力提升很快,漸漸在大陸上有了一定的威望。

但他們最出名的不是武學,而是懂禮貌。

都說行走江湖,三分靠拳頭,七分靠面子,雲蒼派可謂是將這點發揚光大了。

柳葉站出來,抱拳道:「在下落雲山柳葉,見過杜師兄。」

「你說你叫柳葉?」杜藏臉色遽變,下意識向前猛走幾步,迅速拉近了跟柳葉之間的距離。

柳葉深吸口氣,凝力戒備,笑問道:「怎麼啦?」

「沒甚沒甚,就是有點激動,久聞落雲山柳葉師姐貌美如花,武功高強,想不到在下此生也有得見的一天,真是……」杜藏拍起馬屁來,真是一點都不含糊。

柳葉都被杜藏給逗笑了,擺手道:「杜師兄說的哪裏話,話說回來,你們這是想要出山?」

此話一出,能夠明顯感覺到雲蒼派眾弟子都很緊張。

雲蒼派並不強大,此次能夠拿到信物,已讓他們欣喜若狂。

接下來他們的任務就是將信物送出武山,讓雲蒼派順利入圍。

可能這是雲蒼派距武道會入圍最近的一次,一旦成功,就能拿到豐厚的獎勵,未來讓雲蒼派迅速崛起都不再是夢。

得到入圍物品后,雲蒼派眾弟子都很振奮,當即飛奔著下山,沒想到會在這裏跟落雲山碰上。

「師姐,實不相瞞,我們的確得到了信物,正要出山。」杜藏心念電閃,最終選擇說實話。

柳葉舒了口氣,提議道:「杜師兄,不如我們聯手,共同殺出去?」

「師姐莫非也得到了信物?」杜藏問道。

柳葉點點頭,道:「但在山門那邊,有不少豺狼,我們正不知該如何通過。」

杜藏來到前面,探頭看去,山門那邊果然人頭攢動。

那些守株待兔的狼,絲毫都不掩飾他們的目的。

杜藏頓時皺起眉頭,道:「這可如何是好?」

杜藏說着過去跟同門弟子商議,很快便得出結果,他們願意跟落雲山聯手,共同對付那些可惡的惡狼。

柳葉很是開心,總算是找到了一個盟友。

「師姐,不好了。」在另一側堵截有信物門派的弟子,突然氣喘吁吁地跑來。

柳葉的心一沉,問道:「怎麼了?」

「師兄們都被殺了。」那弟子顫聲說道。

在那邊有六人守着,等候手頭有信物的門派,好說服他們一起聯手。

誰知從後面出現的高手,二話不說,直接對他們出手。

在幾位師兄的協助下,這名弟子才得以逃脫。

柳葉聽后臉色陰沉,久久才問道:「誰幹的?」

「我、我不知道。」那弟子使勁搖頭。

意外發生的太快,快到他們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能選擇逃亡。

落雲山眾弟子的臉色,此刻明顯變得不對。

這主意是魏小寶提出來的,現在出了事,誰負責?

但他們都不敢將心中所想說出來,畢竟若非魏小寶,他們可能已經慘死在花六郎手中,尤其是那些女弟子,更會遭受非人的折磨。

柳葉想了想,下令道:「將大家都叫回來吧。」

散開攔截的弟子回來后,聽到剛才發生的事,全都情緒低落。

「大有哥,我們殺出去吧。」柳葉看向魏小寶的眼眸里儘是哀求。

魏小寶笑道:「葉兒做主便是。」

柳葉點點頭,跟杜藏稍作商議,兩個門派的弟子便一同走向山門。

所有人都走得很慢,呼吸紊亂,這種壓抑的感覺如同是走在黃泉路上。

但不遠處的那道門,卻非鬼門關,而是重獲新生的六道輪迴之門。

他們的出現,自然吸引了那些守株的惡狼。

柳葉走在最前面,神色凝重。

守株的那些人當中,倒是有人認識柳葉。

看到是落雲山弟子時,他們多有猶豫。

然而跟在落雲山弟子當中的一部分人,明顯不是落雲山弟子。

或許他們可以對那些人下手。

也有人根本不認識柳葉,也懶得管來的是哪個門派,只要他們手中有信物,直接開搶便是,太過猶豫的話到嘴的肥肉就會飛進別人的嘴巴。

絕大多數門派的弟子都在蠢蠢欲動。

柳葉的拳頭緊緊攥著,走路時步伐都有些不穩。

越是靠近山門,她的身軀越是不聽使喚,這種感覺實在太痛苦了。

魏小寶緊跟在柳葉身後,低聲道:「葉兒,正常點,要拿出無所畏懼的氣勢,不能讓那些傢伙小覷。」

話雖如此,可人在極度的緊張中,舉止真的會不受大腦控制。

柳葉的額頭上滲出豆大的汗珠,在夕陽中如晶瑩的珍珠,非常美麗。

儘管走得很慢,但此刻距山門已經不到二十丈。

就算到了山門處,信物也有被搶的可能。

只有將信物從那小門裏送出去,才算是完成任務。

當然小門從裏面是打不開的,得外面的人開啟才行。

已經有門派從躲藏處出來,就在路中間等著。

更多的門派還在觀望。

這時候早出手的門派不見得就是最後的贏家。

那些觀望中的門派更像是盯着螳螂捕蟬的黃雀,等螳螂跟蟬斗得兩敗俱傷,他們再跳出來收穫勝利的果實。

「交出信物,饒你們不死。」堵路的是一群手持寬刀的壯漢,說話的帶頭之人更是無比魁梧,氣勢非凡。

但他的話音未落,龐大的腦袋便斜飛出去,並在空中直接爆為血霧。

站在那人身後的一群人,臉上身上全都灑滿了鮮血。

他們都很懵逼,但更多的是驚恐。

這他娘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連落雲山和雲蒼派的弟子,也都很懵逼,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何事。

楊思夢跟在魏小寶身後,微微蹙眉,萬沒想到如今的魏小寶竟是如此強大。

即便她的功力還壓着魏小寶一頭,可若兩人真的交手,誰勝誰負,真的很難料定。

此時此刻,就需要魏小寶下這種殺手,才能威懾到那些想要搶食的惡狼。

柳葉沒有扭頭,只是輕聲問道:「大有哥,是你嗎?」

魏小寶沒有回答,只是讓柳葉平心靜氣往前走。

這麼做要是能夠震懾住各大門派,自然皆大歡喜。

若是不行,那就只能大開殺戒了。

「為師兄報仇。」

「為師兄報仇。」

那壯漢身後的一群漢子,陡然回過神,紛紛高舉起武器,嘶聲怒吼。

在數人的帶領下,一群人全都如餓狼般撲來。

杜藏的手按在劍柄上,臉色凝重,已然準備戰鬥。

誰都知道想要殺到山門處並不容易,既然選擇跟落雲山聯手,更得出份力才行。

「都別動,先交給我。」魏小寶低聲提醒。

想要震懾敵人,下手就得兇殘。

目視一群惡狼撲來,魏小寶身子再動,如風一般,無影無蹤。

但對面向前飛奔的一群漢子,腦袋紛紛離開肩膀,然後全都爆開。

他們的屍身因為慣性的緣故,繼續向前飛奔好幾步,才轟然倒下。

青石鋪就的道路上,被灑落的鮮血染得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