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只因她的手指觸到了他偉岸的部位,雖只是輕輕一摸,亦能萬分確定那是他的什麼部位了,才會臉紅如斯。

現今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她剛坐下,便身子軟了。她急忙以雙膝撐住座位,直起了身子,臀部才堪堪離開了他偉岸的部位。

可是,這麼一來,她便如騎坐在他的上身,上圍都貼著他的臉面了。

霎時間,羅陽便如置身於溫柔鄉里,如潮而來的幽幽體香撲鼻而來。當真美妙無倫。

兩團頗富彈性的溫柔在臉面上動來動去,羅陽仰臉向上看,正遇到洪佳欣往下瞧,二人目光相接觸。

「班長,呵呵。」

他的話音從她的胸脯下方傳上來,她才記起枕著他的臉了,忙後退些許,又不敢坐下去。

「放不放開?!」

洪佳欣的兩手被他握住了,揍不了他,只能用眼恨恨地剜著他。

聽到後面有響動,朱莉回頭望了一眼,見洪佳欣又騎坐在羅陽的身上,便知二人又你儂我儂了,懶得理,只顧正經開車。只是心裡微微有些點惆悵兼羨慕。

「班長,別激動。」羅陽勸道。

兩座白嫩飽滿的雪山近在眼前,那麼的光滑潔潤,山頂還有兩點粉潤微微晃動,似乎在招呼他。

若無透視能力,見了她的上衣被撐得那麼高,也教人想入非非。

何況羅陽還能透視她的嬌軀,不看還好,一看便如受了磁鐵吸引,目光老是移不開,而且腦海里浮現出白白的牛奶。

只微微一想,竟格外口渴起來。

見羅陽舔了舔嘴唇,目光所射向的方向又正是她的上圍,洪佳欣又好氣又好笑,似乎想通了,忽地重重地坐了下去。

彼此穿著褲子,她不怕他。

正在津津有味思考著,突然大腿傳來一陣酥麻,羅陽本能地挺了挺腰身,見洪佳欣又以雙膝撐座位直起了身子,顯是要作下一次的撞擊。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忙放開她的兩手,改為抱緊她的身子,不讓她將臀再頓下去。

洪佳欣強行要坐下去,也成功了,只是速度頗慢,未能達到效果。

當她還想再起身時,羅陽左手摟緊她的小蠻腰,右手按住她的臀,將她牢牢地箍緊了,使她的嬌軀動彈不得。

一時之間,洪佳欣忘記了雙手已自由了,當無法用臀去攻擊他時,她才記起用手來揍他。

彼時,羅陽的臉面正緊貼在她的上圍處,聞著那令人嚮往的體香,感受著那暖軟的溫度,他好想睡一覺。

突然之間,他陡地感到她雙手箍緊了他的脖子,明顯下死力勒了起來。

他的臉面更深埋在她的上圍處了,只是呼吸有點兒困難。 秦昊回到了行宮和周牧商議了一番,兄妹兩人準備留了下來,並且周雪還準備進入到昊天軍之中,秦昊答應了下來,但是告訴了周雪,昊天軍之中死亡極高,隨時可能面對死亡,若是害怕便不要去了。

周雪並沒有任何的退縮,整個大夏王國可都聽說了昊天軍傳說,僅僅三年的時間直接成為了大夏王國最強大的五大軍團之一,雖然昊天軍的人數只有僅僅五千人,但是可以面對敵五萬人,當之無愧的大夏最強軍團之一。

「你跟著我去昊天軍報道吧」秦昊看著周雪說道,然後帶著周雪快速的趕去昊天軍所屬的皇家校場裡面。

「軍團重地,禁止闖入,否則死?」秦昊和周雪剛來到昊天軍的校場外面,便看見了校場外面的兩個士兵對著秦昊冰冷的說道,不帶一點兒情感,宛如一個殺人機器一般。

「可否通報一番秦宇和楊峰」秦昊對著士兵笑著說道。

「兩位將軍正在訓練禁止任何人打擾,你還是離開吧」兩位士兵仍然毫不客氣的冰冷說道。

「小宇,小峰我在你們校場門口等你們,我回來了」秦昊看著了士兵完全油鹽不進唯有使用自己的方法了,秦昊運轉玄氣大聲的說道,很快聲音傳進到了校場之中,正在校場之中訓練的秦宇和楊峰聽見了這道聲音,互相看了一眼不敢相信的快速的趕向了校場門口。

「大哥」秦宇看見了秦昊激動的哭泣了起來直接沖向了秦昊狠狠地抱住了秦昊,秦宇看著秦昊的臉色更加的成熟了幼稚已經消失了,但是不會認錯他自己的大哥。

「尊上,歡迎回來」楊峰則是單膝跪在了地上對著秦昊恭敬的說道,其中還有激動。

「好了,你們兩個都成為了將軍,我們還是進入到裡面說吧」秦昊看著兩人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在楊峰和秦宇的帶領之下進入到了校場裡面,至於那兩個士兵看著離開的秦昊已單膝跪下恭敬的叫了一聲尊上然後繼續守護在這裡。

「你們兩個給她安排一個位置,按照她的能力來」秦昊進入到了營帳之中,看著周雪對著兩人說道。

「尊上,我派人馬上安排好」楊峰點了點頭然後出現了一趟帶了一個親衛進來將周雪安排了出去。

「尊上,你這兩年去哪裡了?」楊峰忍不住的問道。

「大哥,你去哪裡了?」秦宇已忍不住詢問的說道。

「去了一個更強大的王朝,那個地方的人都很強大,而且哪裡的人經常可以和我們傳說之中的妖獸廝殺提升修為,哪裡有強大的丹藥,更濃厚的玄氣,還有強大的武器,完全不是我們九國能夠比肩的,我在那個地方得到了一個很大的傳承,到時候你們已能夠修行哪裡的功法和武技」秦昊對著兩人已是簡單的說了一番,秦昊說了這番話兩人出現了神往的神色。

「好了,我有機會會帶你們過去的,你們現在的修為達到了什麼境界?」秦昊看著兩人的表情苦笑說道。

「我勉強達到了武將修為,但是沒有領悟出意境」秦宇苦笑的說道

「我達到了武將三段修為,領悟出了意境但是剛領悟出來」楊峰已是苦笑說道。

「你們兩個把這兩個果子吃下,給我留下五顆就行了,至於其他的果子給你們的親信吃下,這個果子不能夠提升任何的修為,但是卻能夠讓你們的將魂更加的清晰不至於模糊,當然你們兩個人還沒有完全凝聚完成將魂吧?」秦昊對著兩人說道。

「怎麼強大?那我們領悟意境的能力絕對會快速幾倍,我還差一點就凝聚將魂了,現在我能夠更加的清楚我的將魂是什麼了」楊峰大笑的說道,秦宇已還沒有凝聚將魂,除了秦昊這個人除外,誰不是前面三個境界領悟意境和將魂溝通然後凝聚出最合適的將魂。

「好了,你們現在開始吧,三天之後國公府集合,我們先亂起來,然後在殺」秦昊簡單的給兩人說了一番他的計劃,兩人點了點頭快速的吩咐了下去然後已召集親信開始吃下了將元果。

秦昊已快速的趕去了書房,秦昊忘記給秦山將元果了。

秦昊到了書房的時候發現了秦山正在和另外四位將軍商量一些事情。

「忘記給你東西了,這個事將元果」秦昊直接將五個玉盒丟給了秦山笑著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滾蛋了,沒有看見我和你叔叔伯伯正在討論事情,你還直接闖進來」秦山笑著責怪秦昊說道。

「你確定要我走?不要我告訴你他的作用和如何服用?」秦昊聽見了秦山的話翻了翻白眼笑著說道。

「滾蛋,我還不清楚嗎?你剛回來的時候我便感受到了將元果,只是你沒有拿出來我沒有問而已,現在可以走了吧」秦山不屑的笑了笑。

秦昊聽見了秦山的話看著秦山欠揍的笑容憤怒的離開了,離開之前還嘀咕了一句話。

「這個老鬼是不是被奪舍了,瑪德完全改變了」

秦昊說完便快速的離開了,顯然想到了秦山能夠感受得到將元果的氣息,那他如此小聲他更加能夠聽見。

秦昊離開了,秦山對著房門揮了一下然後隔絕了氣息,外面之人聽不見裡面的聲音已感受不到裡面,同樣外面之人已不能夠進來了。

「小昊和小宇已經長大了,小昊已經開始翱翔了,我現在還在擔心小宇,不知道小宇該何去何從」秦山對著四人嘆息的說道,秦山可完全沒有關心大夏之事,討論的只是一些私事。

「主上,安排小宇前去那個地方吧,小宇的性格完全適合那個地方,而且小宇從那個地方走出來的時候,可能小昊已前去了更大的天地,他們兩兄弟已可以互相照顧」四大將軍青龍將軍大聲的說道。

其他三位將軍聽見了沒有說話顯然默認了下來。

「小宇去那個地方確實不錯,既然如此,那這一戰便是我們該走的時候了,哪裡可是被我一直拖著,我們已改過去征戰了」秦山笑著說道,秦山的話落下四位將軍身上的戰意同時迸發了出來。

「你們培養的親信都忠誠小昊吧,我可不希望到時候我們走了,小昊更加的艱難」秦山還是詢問了一句。

「主上儘管放心,都忠誠小昊,忠誠大夏的」四位將軍大聲的說道。

「那好,四位隨同我一起前去送死」秦山聽見了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四人快速的沖向了天風深林哪裡的數位勢力之中,秦山和四位將軍連續和其他勢力戰鬥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將這數個勢力打得遍體鱗傷,受了重創,當然秦山和四位將軍已在這一戰生死未卜,當然所有人都認為五人死了,畢竟五人的修為所有人都知曉,但是卻沒有看見屍體,一些人已不相信五人死了,包括秦昊本人,因為五人消失的時候秦宇已跟著一起消失了,所以秦昊才覺得五人並沒有死去。

當然這一戰秦昊雖然覺得五人沒有死去,但是內心之中的怒火,憤怒,殺機瞬間爆發了出來,這一刻秦昊讓大夏亂了起來,這一刻大夏將重新洗牌。 羅陽好不容易仰起頭,臉面從她的上圍一直蹭到了她的香肩上,那一路艱辛,溫柔與彈性共存,溫潤與滑膩並立,雖是隔著衣服,卻也真切體驗到了。

抱著她如玉的嬌軀,便如夢裡躺在無垠的羽絨里,任由馳騁翱翔,快意無比。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脖子被洪佳欣的雙手死死用力箍住,呼吸快要窒息,一邊是無窮溫柔,一邊是近乎死亡的驚悸。

「班長,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免費教你絕招。」

他的嘴巴就在她的耳畔,不須再伸腰,下巴枕著她的香肩,便能輕語了。

洪佳欣確實想學鷹爪雁行門的絕技「四雁南飛」,聽了后,探詢道:「什麼時候教?」

這時,羅陽提了個小小的要求:「先別勒那麼緊,讓我緩一口氣。」

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由她的胸脯陡地急劇起伏了一下,而且她的鼻息也濃了一倍,便知她在偷笑了。

還好,她按他說的去做了,果然不再往死里勒他的脖子。

當脖子不再受到威脅時,便真如在溫柔鄉里了,幽幽的清香瀰漫其間,閉著眼,感受她怦怦的心跳,軟軟的,暖暖的,彈性很好。他真的想睡覺了。

過得一會兒,洪佳欣見他還不曾回答她的問題,便雙手捧著他的腦袋,往後推開些兒,一瞥眼間,心頭就惱火。

只見羅陽正閉目養神,神態安詳而怡然,一副陶醉的樣子。而且他的十指正在彈鋼琴也似的,輕輕地按著,似乎心裡在哼著輕快的流行曲,以指打拍。

羅陽正在享受溫馨的一刻,忽被洪佳欣推開腦袋,微微張眼一掃,見她正怨恨地望過來,顯是要作河東獅吼了。

「班長,呵呵。」他咧嘴一笑。

她的俏臉陡地加染了一層桃紅,眉頭一挑,雙手又下死力去勒他的脖子。

「今晚回去就教你。」羅陽忙道。

「若你騙姐,晚上回去再找你算帳。放姐下來。」洪佳欣才鬆了手。

他只好抱她到座位上,身上,臉上似乎還保留著溫柔的漾動。

想到要請徐慧敏幫陳潔打造公眾號,羅陽便想約徐慧敏吃飯,打電話給她,得知她今日正好休息。

「我也正想打電話給你,約你吃飯,你就打過來了。我爸要介紹武協的會長給你認識。有空一起吃晚飯嗎?」徐慧敏在電話里問道。

「有。我也想找你談點事。」羅陽說道。

隨即,他把要找她幫忙打造公眾號的事說了一遍。

「我現在到美容院去,到吃晚飯時跟你一起到酒店。」徐慧敏說道。

「那你過來。我在這裡等你。」羅陽說道。

不知不覺間,朱莉已駕駛車子來到陳潔的美容院。

走進陳潔的辦公室,羅陽才知她說要介紹2個美女給他認識,原來是真的。在小小的會客廳里,有兩個妙齡美女坐在沙發上。

更妙的是,那竟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她們都穿著套裝,白襯衫黑西褲,電著褐色的捲髮。從她們靈動的眸子,孤高的氣質,精明的下巴可以看出,她們多半是女強人。

隱隱之中,羅陽似乎在哪兒見過她們,只是一時想不起來。

「認出她們是誰嗎?」陳潔問羅陽。

「我要是說好像見過她們,你可能會說我胡說。」羅陽笑道。

「提示一下你,她們是宏海雙喬。」陳潔介紹道。

自從羅陽懂事以來,他聽說過宏海縣出過神童,並且是一對雙胞胎,人們稱之為宏海雙喬。她們姓喬。姐姐叫喬悠思,妹妹叫喬在水。

宏海雙喬16歲便考進國內一流大學深造,20歲出國留學,考了幾個博士學位,國外著名大學哈佛大學要留她們在校做研究,她們沒答應。除了哈佛大學外,她們還放棄了其他幾所大學和幾個研究機構的邀請,毅然回到宏海縣創業,開了一家公司,叫華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二女是宏海縣真材實料的知名人物。

羅陽曾在本縣電視台見過二人,才有印象,只是驟然間記不起。聽陳潔提示,終於知道是誰了。

不意在這兒能見到宏海雙喬,羅陽微微驚訝,說道:「這是在夢裡嗎?」

宏海雙喬微微一笑,俏臉上自帶三分傲色,縱使是坐在沙發上,依然有睥睨的氣勢。

陳潔格格笑道:「忘記了給你們介紹。」

說著,她先向宏海雙喬介紹了洪佳欣和朱莉,隨後又道出她跟宏海雙喬的關係。

「我跟喬悠思和喬在水算是表姐妹關係。我媽媽是她們媽媽的表姐。」頓了頓,陳潔便開始介紹羅陽,「這位就是羅陽,你們也用過他配製的護膚品了,效果不用我多說。他是個多才多藝的人。」

「牛仔,喬悠思是姐姐,喬在水是妹妹。告訴你可能也沒用,下次再見面,你應該還是分不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從衣飾和五官來判斷,確實難以分出宏海雙喬誰是姐姐。

可是,羅陽擁有透視能力。他能看到她們衣服里的情況,縱使長的再像,也有一丁點不同的地方。

只透視了一眼,他便找到分辨二女誰是姐姐的方法:喬悠思的胸脯那兒有米粒大小的白斑。

普通人不可能知道這個秘密。

「我認人能力很強的。絕對不會認錯。」羅陽自通道。

宏海雙喬一齊揚著嘴角露出冷笑,顯是不信。

「那我先出去,你們換好了位置后,再叫我進來。看我能不能認出誰是姐姐。」 毒舌寶寶間諜媽 羅陽起身道。

「賭什麼?」陳潔笑道。

「賭什麼都行。」羅陽大方道。

「要是你輸了,你就考慮一下跟悠思合作做生意,怎樣?」陳潔提了條件。

聞言,羅陽算是明白她要介紹宏海雙喬給他認識的目的了。

「行。」羅陽點頭道。

隨即,他出了辦公室,在外面等了一會。直至陳潔叫他進來,才重新開門走進裡面。

朱莉與洪佳欣都微笑著盯著羅陽,自然覺得他認不出哪一個是姐姐。畢竟宏海雙喬長的也太像了。

一樣的髮型,一樣的衣飾,一樣的五官。

羅陽只掃視一眼,便找出了胸脯上有一點白斑的喬悠思。

他指了指喬悠思,笑道:「你是姐姐。」

宏海雙喬頗為吃驚,喬悠思不服道:「你碰巧猜中的吧?再試一次看看。」 秦昊得到了秦山他們五人的消失便瞬間發動了他的計劃,王都裡面的百姓已經在三天之內被疏散出了王都,整個王都裡面唯有國公和秦昊的人。

「殺」秦昊冰冷的對著昊天軍說道,瞬間五千昊天軍宛如化為了幽靈消失了,秦山消失的時候沒有帶走九龍梯,秦昊便將九龍梯置放在皇家校場之上,只要有天賦之人皆可踏入九龍梯磨練甚至獲得功法和武技。

昊天軍可以在整個王都之中暗殺,只要親近國公之人,只要背叛王朝之人,只要是王朝之外的人全部抹殺,畢竟在大夏王朝裡面的外人大都數修為都在武士境界,最多的已不多武將三段修為,那幾個勢力之人已不敢大搖大擺的安排更強大的人進入到王都裡面。

一瞬間整個王都被血腥之味籠罩了下來,一瞬間王都血流成河。

「殺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