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最後一場拳賽,他贏了,那是一場獎金高達五百萬美元的拳賽。然而,他卻倒在了對手的匕首下。他贏了,但他被對手偷襲了。

當他倒下的最後一刻,他看到她哭了,是撕心裂肺的痛哭……

冷毅忍不住大喊一聲“艾麗絲!”

“你叫這麼大聲幹什麼?你到底想好了沒有?她快不行了。”伯風的一聲吼叫,將冷毅從遙遠的回憶當中拉回了實現。

冷毅不清楚,爲何會在這一刻,想起艾麗絲。他望着眼前已經奄奄一息的布蘭妮。不禁感嘆:也許天下女人都一樣吧!總是把誓言看得那麼認真。


冷毅在心裏告誡自己,不要輕易承諾,一旦承諾,就必須去努力實現。否則,要用一輩子來償還。

冷毅一咬牙,拔出流雲劍朝手腕上,割了一道血紅的口子,流血頓時涌了出來。“來!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去喚醒她。”

伯風點了點頭,將犀牛角杯伸了過去,接住了鮮血,很快便盛滿了一杯。

伯風將盛滿鮮血的犀牛角杯,對着布蘭妮的小嘴,灌了下去。然而布蘭妮的臉色毫無變化。此刻冷毅的鮮血還在流,他咬了咬牙,輕聲對布蘭妮說:“我,冷毅,既然答應讓你侍候一輩子。我定會堅守諾言。”

冷毅不清楚,爲何自己忽然對待感情變得如此認真起來。也許是前世對艾麗絲的虧欠,也許是發自內心的懺悔。

總之他覺得有必要還布蘭妮一個交待。儘管剛纔那不過是,他的一個不經易的承諾。前世錯了,但此生,他不想再錯過。他要珍惜每一個對女人的承諾。因爲他覺得男人的承諾是金貴的。有時甚至比生命還珍貴。

正當冷毅陷入沉思之際,布蘭胸前的傷口開始在慢慢在癒合,那血紅的印子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完全消失。

布蘭妮忽然咳嗽了兩聲,眼睛緩緩睜開。

伯風臉上露出一陣喜色。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在冷毅蒼白的臉上時,那種喜悅,很快又黯淡下去。

他用力一壓冷毅的動脈血管,大聲喊了句:“停!”說罷,往冷毅的傷口倒了些金創藥,血便止住了。

這時,布蘭妮醒來了。她望着冷毅蒼白的臉色,非常擔心地問:“主人!你怎麼了?”

冷毅掙扎着笑了笑,“我……我沒事!”說完,兩眼一黑,卻倒了下去。

伯風見狀,叫了聲“不好!”旋即,對布蘭妮說:“他失血過多,身體很虛弱。”

聽到此處,布蘭妮立即咬破了中指,將流着血的手指含在了冷毅的脣間。

伯風本想制止,但見布蘭妮臉上的表情堅定,於是一咬牙,便點頭同意了。

不久,冷毅便醒來。布蘭妮這才收起中指。向冷毅道了聲:“主人!你醒來了?”

冷毅微微睜開眼睛,定了定神,笑着對布蘭妮問候道:“你終於醒來了。”

布蘭妮點了點頭。一旁的伯風卻笑了,用手先指了指冷毅,又指了指布蘭妮:“有意思,先是你救了她,然後她又反過來救你。”

布蘭妮和冷毅,兩人相視一笑,忽然覺得親切了許多。

“恭喜你們!現在你們體內,彼此融合了對方的鮮血。有了這精靈和人類的融合之血,便能繼承對方體內一部分的先天元神之力,會加快靈魂的成長和聖光等級的提升。”伯風向冷毅和布蘭妮祝賀道。

“謝謝伯風爺爺!”冷毅向伯風鞠了個躬。見狀布蘭妮也向伯風鞠了個躬。

伯風一捋鬍鬚笑了,忽然他將目光落在了布蘭妮的臉上:“我想這位姑娘,你一定是來自古塔碑林的塔族精靈吧?”

布蘭妮點了點頭,“小女子的確是來自塔族。”

忽然,伯風發出一陣羨慕的笑聲:“都說千金難買塔族一諾。你們塔族精靈是非常講信用的異類,把誓言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布蘭妮點了點頭答道:“是的!諾言是對神靈的承諾,人不可以對神不敬,更不可以背叛自己。”

聽到這裏,冷毅才明白了布蘭妮剛纔爲何會如此的固執。原來,那是他們民族的信仰。冷毅不覺爲自己一開始的無情拒絕,而感到有些隱隱後悔。

伯風將目光落在了冷毅的臉上,好奇地問道:“小鬼!你是不是又騙人家給你承諾什麼了?”、

“哦!沒有。”冷毅笑着撓了撓腦袋答道。說完冷毅朝布蘭妮眨了眨眼睛,布蘭妮便不再吭聲。

這時,小巫女從山林裏鑽了出來,大聲朝伯風喊道:“爺爺!爺爺!快!幫我抓住這隻六角怪蟲。我要把它煉化了。”



“這小丫頭,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整鬧。”伯風朝身後望了一眼,笑着對冷毅說。

這時小巫女已發現了冷毅,丟下了手中的紫丹爐,朝冷毅這邊跑了過來:“哥哥!你來了呀!”

當小巫女的目光落在比她大三歲的布蘭妮的臉上時,臉色忽然一變,不高興地說:“哥哥!難怪這麼長時間,你也不找我玩,原來是有人陪你啊!”

說着,小巫女朝布蘭妮瞟了一眼,拉着冷毅便往屋子裏走去:“走!我教你煉丹。”

冷毅哭笑不得,這小丫頭片子,這麼小就懂得吃醋了。

冷毅陪小巫女玩了一陣,布蘭妮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觀望,看上去十分的安靜優美。

好一會兒,冷毅才起身向伯風道別。

伯風倒也沒留冷毅,只是叮囑他:“你現在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如果你真要去‘喊冤谷’的話,可要做好心裏準備,那裏不但有靈魂部隊,據說還有十分兇悍的聖戰甲蟲。”

“聖戰甲蟲?”冷毅心中一陣驚訝,這不正是煉製一級光盒環的要的材料嗎?如今三樣材料的具體方向都搞清楚了,就差弄到手。看來,是時候,向赤焰幫動手了,先把赤焰火龍膽弄到再說。

冷毅站起身,向伯風道了別,臨走時,特意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從冰天雪原中,帶來的一對冰熊掌送給了伯風。

伯風接過冰熊掌,滿意地點了點頭。心道:這徒兒收定了。他帶着小巫女將冷毅送到了孤月村的山風口。

忽然,伯風叫住了冷毅,輕聲在他耳邊叮囑:“千萬要保護好你身邊的女子,塔族精靈可是世間尤物。一是因爲她們漂亮,二是因爲,每一個塔族精靈身上都有一樣天生絕技,如果控制得好,威力非常大。所以她們是各大幫派相爭的寶貝。”

伯風頓了頓繼續對冷毅說:“據說當年赤焰盟,爲了攻打碑林當中的一處塔族部落,損失了近千名弟子。最後才換來了三隻精靈尤物。來之不易啊!所以你這小鬼,可要小心,正所謂紅顏禍水啊!別被美女迷了魂。哈哈……”

“爺爺我不懂什麼禍不禍水的。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朋友。”冷毅故意賣萌道。他不禁在心裏笑了。看來,這伯風爺爺也有不正經的時候,談起美女總是那麼的眉飛色舞。 義莊一處幽靜的紫竹林中,一個少年坐在一處假山,溪池旁靜靜地修煉。他望着體內盈盈閃動着光亮的丹田處,有一株像樹苗一樣的東西正在壯苗地成長,生長出茂盛的枝葉。

我要進入木魂壯魂期了麼?冷毅心中一陣驚訝。望着那幻現出來的靈魂鏡像不由得一陣陣欣喜。他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輕聲道了句:“待我把光盒環搞定,就要徹底突破七級聖光武士了。哈哈!”

冷毅站起身來,輕輕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滿心歡喜地朝義莊大堂的方向走去。

這時一位身姿優美、面容清秀的少女向冷毅鞠了一躬,上前用手帕輕輕拭去了他額頭的汗珠:“主人!我給你煮好了蓮子羹,先吃點東西暖暖胃吧!”

冷毅望着布蘭妮那清甜的微笑,不由得心裏一陣感動。這女子果真是世間稀有寶貝,居然這麼善解人意,體貼入微,他肚子正餓得咕咕叫呢!

冷毅朝布蘭妮微微點頭一笑,踱着輕步來到了義莊大堂。一碗蓮子羹下肚,冷毅只覺神清氣爽。

他舀了一勺,用嘴巴輕輕吹了吹上面的熱氣,遞到布蘭妮的嘴邊:“來!你也吃一口吧!”

布蘭妮淺淺地償了一口,砸巴一下纓紅的嘴脣,露出甜甜的微笑,笑容略顯潮紅和羞澀。


冷毅見了不覺心神一顫,這妮子真美,就連抿一抿嘴都這麼迷人。好在是將她留了下來。不能這麼好的丫環上那兒找去啊!

冷毅望了望牆壁上的時光滴漏,快八點了,衆義幫弟子開晨會的時間到了。冷毅坐在雕刻了一隻飛鷹的玉雕太師椅上,細心地品味着功夫茶。

這把太師椅可是他特意叫人去訂做的,之所以以雄鷹爲背景,是因爲他心裏裝着冰天雪原,他時刻不會忘記冰天雪原的復仇大業。

“幫主早!”陸小天第一個報到。

緊接着是羅森和卡爾,隨後衆義幫弟子都到齊了。

冷毅輕銘一口茶,向布蘭妮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先退下,布蘭妮朝冷毅行了禮,體態輕盈地退了出去。

“今天會議的議程主要是討論拿下古塔自由貿易區、湯姆斯莊園和所有商鋪管理權的問題。”說罷,冷毅朝陸小天擡了擡眼,“陸副幫主,你先來。”

陸小天挺身上前一步,“報告幫主!我們對古塔鎮自由貿易區,已做好充分的摸底調查。有一支五十人的騎兵隊,長期駐紮在自由貿易區,而街市上的商鋪,則由湯姆斯老鎮長家的另一支護衛隊在巡羅,大約有三十人左右。還有一支二十人的護衛隊則長期駐守在湯姆斯莊園。”

“陸副幫主!我給你一天時間,給我拿下湯姆斯莊園和自由貿易區,有沒有問題?”冷毅將目光落在了陸小天的身上。

“沒問題!”陸小天挺直了身子,經歷過上次礦區之戰後,他變得比以前更成熟穩重了。

“羅森聽令!你負責協助陸副幫主,今天務必把自由貿易區和湯姆斯莊園拿下。”

“遵命!”陸小天和羅森異口同聲地答道。

冷毅見“義幫”弟子們一個個精神抖擻,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走到了卡爾身邊。輕聲叮囑道:“這次我會讓執法堂堂主羅森分配一支二十人的隊伍給你,希望看到你出色的表現。”

“是!”卡爾堅定地答道。心中對冷毅充滿了無限感激。

安派好一切,冷毅獨自騎着他的汗血寶馬去了烏落村,他要去看望他的忘年之交,第下第一器神南千尋大哥。

想想猛虎坡之戰至今已有半月有餘,冷毅還剩十多天的假期。接下來,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今天抽空,他得去會會這位老友。他答應給千尋大哥的熾焰虎骨,一直拖到現在還沒來得及送過去呢!

冷毅騎着汗血寶馬在山路中悠悠晃晃地走了不到一個鐘,便到了烏落村。滿山的孤墳上落滿了烏鴉。

冷毅對着天空一聲喂呼哨,所有烏雅,受了驚嚇,一下子“嗚哇!嗚哇!”地飛了起來。他大聲朝荒村中的茅草屋大聲喊道:“千尋大哥!我來了。”

話音剛落,便有兩團白光落在了汗血寶馬跟前。旋即,冒出一團青煙,兩隻白骨骷髏猛地從地面鑽了出來。

白骷髏作了一個請的動作,將冷毅領到了茅草屋的門前。

南千尋早已負手而立,朝冷毅生氣地吼道:“臭小子!得到了冰箭,就把我這老傢伙給忘了。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冷毅面帶歉意地朝南千尋鞠了一躬:“千尋大哥!這段時間,小弟忙得不可開交。這不,今天有點時間,就抽空來看你了嗎?”

“哈哈!……你還真把我南千尋看成針尖那麼小的心眼啊!和你說笑的,來,冷毅老弟,我們喝酒去。”南千尋轉過身,笑着迎了過來。

冷毅取從儲備戒指當中取了兩副熾焰虎骨,一副冰熊骨放在了屋子裏的地面上。“大哥!這是我幫你弄來泡酒的。你看看,喜不喜歡?”

南千尋見地上堆着的三隻魔獸乾屍,一陣興奮,“哇!太好了!這三隻畜生泡的酒,夠我喝半年了。”

說罷,南千尋從懷中取出一把短刀。只見他在手中一晃,頓時眼前刀影亂飛,朝那三隻魔獸的乾屍身上劃去。

只用了一茶盞功夫,三隻魔獸乾屍,便皮是皮,骨是骨了,一段一段,一堆一堆,分得清清楚楚。

冷毅不由得一陣感嘆:“這哪是在解剖屍體啊!簡直是在切豆腐。”


“哈哈!小子,你若是喜歡的話,我給你煉一把短刀,用於近身攻擊,可是非常不錯的。”南千尋朝冷毅笑着說。

“那太好了!我正缺一把短刀呢!”

“別急,我們先喝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太陽下山前,我一定幫你趕出一把短刀出來。”南千尋拽着冷毅來到了地下室。

只見他從腰間中取出一隻葫蘆,“來!老弟,我們先喝兩杯虎骨酒。”說罷,南千尋爲冷毅斟滿了一杯。

冷毅輕輕啜了一口,砸巴了一下嘴,搖了搖頭,“太烈了!”

“哈哈!男人不喝酒,白活九十九。烈纔夠勁。來!繼續。”南千尋自獨自,先喝了一杯。

這時,只見冷毅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一隻四層鐵飯盒。

他將鐵飯飯盒一層一層打開,從中取出四碟小菜,分別是牛肉乾、虎肉乾、臘魚乾和一碟花生米。

頓時,一股肉香味飄然四溢,鑽進了南千尋的鼻子當中。

南千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望着桌上的菜餚直流口水,忍不住先夾了一筷子,“咯吱咯吱”地咬了起來。“恩!這虎肉不錯。味道實在是太美了。”

“恩!不錯,下次,記得多帶些來。”南千尋邊咀嚼着肉乾,邊喝着虎骨酒,竟顧不上和冷毅多說話了。

冷毅也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這菜的味道的確是美,就算是五星級的大廚師也不一定做得出這麼好的味兒啊!

此刻,冷毅心中滋生出一陣陣喜意:布蘭妮這小妮子不虧是精靈出身,不但人長得美,沒想到還燒得一手好菜,看來格雷斯.西爾這老頭,在這丫頭身上下了不少的本錢,訓得如此乖巧、多藝。結果卻便宜了本公子。哈哈!

見南千尋吃得津津有味,冷毅忽然心生一計,若能請這位天下第一器神出山,無疑是讓“義幫”如虎添翼。

冷毅狡黠一笑:“千尋大哥!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叫人每天都給你上世上最好吃的菜。怎麼樣?”

“好!好!好!我這人沒有太多的愛好,天生就長了一張大嘴巴。”南千尋帶着幾份醉意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