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四小姐,實在不好意思,您點的口水雞賣完了,您看能不能換成別的?”

傅清璇秀眉蹙起:“不會吧?前面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店小二訕訕地低聲道:“您有所不知,像我們這種市集旁邊的小店家,通常都不存貨,客人需要什麼我們就直接去市集裏去買,現殺現做,只是剛纔接到消息,市集裏的菜肉家禽都賣光了!”

傅清璇奇道:“都賣光了?怎麼可能?”

“是真的,不信您可以自己去看,城主府的人正在往外搬貨呢!”

傅雲一拍桌子,怒道:“都是城主府的人買的咯?他們是想幹甚麼?”


“小的打聽過了,說是爲了羣英宴準備,張二少爺親自帶人來採購的。”

傅雲:“張二少爺?這又是哪位?”

忽然間,他看到傅清璇和店小二都以奇怪的眼睛望向自己。

店小二眨巴着眼睛:“傅三少爺,您和張二少爺關係不是挺好的嘛!”

糟糕!多半是原主交的什麼狐朋狗友!

傅雲連忙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噢!你是說他啊!我最近勤於修煉,都好久沒見他了。”

“哦哦!”店小二連連點頭,“不過近來關於你們四位少爺的事蹟確實很少聽說了……”

傅雲一陣汗顏,居然還有兩位?!

這是西城四少的陣勢嗎?

“其他兩位最近有什麼消息麼?”傅雲看似隨意地問了句,想從店小二那裏套點話出來。

“據說劉峯劉公子被家裏嚴令禁足了,周超周公子更不得了,聽說他和家裏吵翻了,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


劉峯,周超,傅雲默默地將這兩個名字記下了。

他還注意到,店小二對這兩人的稱呼有些不同,不是叫的“少爺”還是“公子”,仔細一琢磨的話,可能“少爺”是專門稱呼世家家主一脈男丁的。

店小二說着說着似乎還上了癮,還打探起傅雲的口風來。

“傅三少爺,你們‘山城四少’可是很久沒聚首了,是不是和上次一樣爲了哪位姑娘爭起來啦?”

傅雲的臉頓時黑了。

正如他猜想的,還真有這麼個“四少”的名號,只是錯了一個字而已!

而且聽店小二的說法,四位公子哥在一起顯然不幹什麼好事,說穿了就是一夥遊手好閒的富二代。

“想保着你條小命的話,就別亂打聽!”傅雲直接一句話將店小二給嚇住了。

“咕嚕咕嚕”!

肚子抗議的聲音適時響了起來。

傅雲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奇怪。

這聲音不像是這裏發出來的啊?

再側臉看向傅清璇,只見她兩腮通紅,一副“看什麼看再看我殺了你哦”的表情。

傅雲嚇得連忙轉回頭,一拍桌子:“那你們店裏還有什麼其他吃的,快端上來!”

店小二慌道:“傅三少爺,真、真沒了,我自己還餓着肚子呢。”

傅清璇聞言,立即站起身來:“既然沒東西吃,那我還是回去吧!”

“不必這麼麻煩!”傅雲連忙阻止道,“四妹你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來!”

傅清璇瞪大眼睛:“你想去幹嗎?”

“這麼多食材他們怎麼用得了,我去要些回來!”

既然那位什麼張二少爺是自己的富二代朋友,那借點東西應該是可以的吧?

說着傅雲便站起身,徑直往外走去。

傅雲來到東山市集大門前,便見一名與自己年紀相仿、穿着一身白色廚師服的年輕人正指揮着十多個身着鎧甲的兵士搬運着各種食材和關着活禽活獸的籠子往馬車上放。

這年輕人面色白淨,儘管裝着的是廚子的衣服,渾身上下卻透出完全不搭的傲慢氣質,彷彿天地都不放在他眼裏。

傅雲腳步一頓,心中突然泛起了一陣似曾相識的感覺。

看來就是他了。

就算沒有這種感覺,看此人奇葩的模樣,多半就是此人了。

不過傅雲並沒有急着打招呼,他不知道怎麼稱呼,怕又說漏嘴了。

他目光遊移,假裝沒看到年輕人的樣子,走到距離他較近的地方。

快啊!快叫我啊!

很快,傅雲預想的反應便來了。

“嗯?”年輕人打量了他兩眼,遲疑道,“你……是傅雲?”

傅雲立即轉頭看去。

“誒?是你啊!好久不見啊!”

傅雲舉手打着招呼,走上前去。

下一刻,他便看到年輕人“噌”的一下拔出了腰間的一把菜刀,遙遙指向自己。

“傅雲你個不守信用的傢伙,我張翼與你勢不兩立!來人!將這個混蛋給我拿下!抓住他的人,重賞金條一百根!”

周圍兵士聞言頓時兩眼冒光,紛紛放下肩上扛的東西,圍了上來。 這神展開,讓傅雲立時措手不及。

不是臭味相投的“山城四少”嘛?

怎麼就勢不兩立了?

這張翼的臉上寫滿了憤恨和悲痛,手上揮舞着一把精光閃動的菜刀,就像是見到了殺父仇人一般。

眼前形勢已經不容許他仔細思考,他下意識地便發動了“疾風無影訣”。

撲上去的軍士突感眼前颳起一陣狂風,瞬間塵土飛揚、落葉亂舞,紛紛擡手擋在眼前。

待定睛再看時,傅雲倏然原地消失了。

此時,他們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

“別、別動手,雲哥,剛纔我、我是開玩笑的!”

軍士們茫然的回頭一看,頓時嚇得一個個臉都白了。

只見傅雲不知什麼時候已到了張翼身後,正拿着剛纔還在張翼手上的那把鋒利菜刀,刃口抵在他的頸項上。

軍士們紛紛拔出了兵器,將傅雲團團圍住,卻是一動也不敢動。

他們的職責便是保護張翼,現在張翼被當作來了人質,雖然對方只有一個人,他們也不敢貿然動手。

其實,此時的傅雲也是心跳的厲害。

原本他只是打算運開身法跑路的,倏然想到傅清璇就在近處,自己如果就這麼窩囊地一逃了之,不知她心裏會怎麼想。

爲了刷女主的好感度,傅雲突然決定鋌而走險拼一把,於是他便運起“疾風無影訣”徑直向着張翼衝去。

接下來的一切出乎意料地順利,Lv.Max的“疾風無影訣”如同瞬移一般,傅雲如入無人之境一般,順利來到了張翼身前,一把奪下他手中兇器,順勢便制住了他。

既然已經得手,傅雲便沒有了退路,只能硬着頭皮繼續。

露出一個危險的微笑,衝着張翼道:“這麼多人看着我有些害怕,一害怕我手就容易發抖,一個不好說不定就把刀尖戳到你脖子裏去了,你看這如何是好啊?”

張翼此時全是沒了方纔發號施令時的威勢,慌忙道:“我、我讓他們這就退下,雲、雲哥你手可千萬別抖啊!你們馬上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

傅雲皺眉,補了一句:“不要滾太遠了,就站在二十米外,不許離開我的視線!”

對方可是城衛軍,畢竟是正規的軍隊編制,他心中也怕啊!

如果他們跑去叫人,自己身法再厲害也跑不掉啊。

另外他也擔心城衛軍裏有什麼遠程狙擊兵種,突然給自己來個爆頭,那就死得太冤了。

想着,腳下稍微移動半步,朝張翼身後縮了縮。

“是、是,照雲哥說的做!”張翼此時已經沒了主意,傅雲說啥就是啥。

看着兵士們退到遠處,傅雲暗暗鬆了口氣。

張翼突然道:“喂喂,刀刃稍微拿開點,好危險的!”

傅雲輕哼一聲:“是你剛纔叫人砍我的,我只是自衛反擊罷了。”

“喂喂,你別血口噴人啊!我明明只是他們抓你而已。”

“對啊,他們抓住我帶到你面前,你不就要砍我了嘛!”

“我、我只是裝裝樣子罷了,我連殺雞都不敢,哪敢砍人啊?”

“什麼?殺雞都不敢?”傅雲上下打量了他兩眼,“你不是個廚子嘛?”

張翼皺起臉,苦悶道:“你知道我家情況的啊,他們逼着我學做靈膳,可我就是沒這天賦啊!”

傅雲想起,四大武學世家之中只有傅、張兩家擁有靈膳坊,這張家自然是擅長靈膳的。

張翼作爲家主一脈,會被逼着學習靈膳也很平常,父母總是望子成龍,而且多半不會考慮子女自己的想法。

“你會不會做菜不關我事,可你方纔叫人抓我是幾個意思,我招你惹你了?”

張翼突然激動起來,兩眼死死瞪着他道:“可不就是你害的!我躲在蔡家靈器坊躲得好好的,你爲了整我就去跟我老爹告密,害得我被抓回去關了一個月小黑屋,出來之後又把我丟進城衛軍的膳房做幫廚,我可真被你虧慘了!”


“呃……”傅雲都有些同情他了。

眼珠一轉,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都過去的事了還提它幹什麼,再說你剛纔也嚇了我一跳,我們算是扯平了。要不我再幫你藏一次?這次我保證不會說出去。”

張翼一聽,頓時嚇得連連搖頭。

“那可不行,老爹指名要我參加兩個月後玄武宗選拔賽的,如果我再逃肯定要被主廚家門了!”

傅雲一陣無語。

這傢伙的境遇,怎麼聽着和我這麼相像了?

你不會也是穿越的吧!

“對了,你知道穿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