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術!”陸風臨一眼便道出了朱雨的情況,然後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戰鬥。

沈沉雖然看上去有些陰鷙,但出手卻是正統靈術中的風靈術。

一道道風刃不斷打出,竟然沒有一道是朝着要害。

覺主本名林城,因嗜睡而得“覺主”名號,據陸風臨所說,在船上的這幾年覺主一直在睡。本來塵兒是不信的,但現在看到覺主整個人在戰鬥中還打着呼嚕,不禁信了幾分。

陸風臨的插手,讓幾方都注意到了塵兒。

率先行動的,居然是朱雨,她直接放棄了對手,提劍朝塵兒衝了過來。並且口中還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既然老的不說,那就抓住小的問!”

然而人在半路就被攔了下來,攔住她的是天無渡!

“他是我的!”天無渡怒吼一聲,和朱雨戰到了一起,一邊戰鬥,一邊朝着塵兒這邊移動。

塵兒旁,那白髮老頭傻眼問道:“這什麼情況啊!”

問完,也加入了朱雨和天無渡的戰團。

在這邊剛鬧出動靜的時候,封印裏的巨人也看了過來。

當他看到塵兒的時候,眼睛一呆,手上的力道不禁也弱了幾分。

老太婆抓住這個機會,瞪大了眼睛吼道:“老婆子活了這麼久值了!今天我先走一步,你們兩個老傢伙照顧好塵兒!”

吼聲中,說不盡的悽慘。那是老太婆即將放下一切卻又放不下的悲涼,裏面包含了她對這個世界的眷戀。

“不!”“不要啊!”

精壯老頭和清瘦老頭的吼聲傳來,撕心裂肺。

“命之終章——冰焰焚世!”老太婆雙手前伸,一掌不斷涌出青色火焰,另一掌不斷噴出藍色冰刺,兩者半空中相遇。

青焰不斷地融化冰刺,冰刺融化後又開始凝結,包裹住青焰,兩者最後融爲一體,直直的射向被撕裂的封印處。

然後,老太婆突然倒地。

“婆婆——”塵兒撕裂的吼聲響徹島嶼,眼中有黑色開始蒸騰。

這時候,封印中雷電也開始變得狂躁不安。

那血色眸子的巨人盯了塵兒幾秒鐘後,怒吼一聲,轉身打碎了周圍的雷電,向着封印深處跑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幾方人馬措手不及,精壯老頭和清瘦老頭分別擊退了對手,奔向老太婆。

戰鬥瞬間停止,眼見血色眸子路人跑掉,已經事不可爲,天無渡朝着三頭妖王招招手,消失在原地。

“都該死!”塵兒暴怒的聲音傳來,整個人光一般地彈出,一拳擊中朱雨的胸口。

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朱雨口吐鮮血,被塵兒的一拳擊飛。

塵兒眼中的黑氣愈發濃烈,封印中剛剛被血色眸子巨人打散的雷電再次聚集,再次變得狂暴。

“塵兒——”虛弱的聲音傳來,塵兒眼中瞬間恢復清明。

“婆婆!”塵兒立刻向着老太婆跑去。

“婆婆!”聲音,是顫抖的。 塵兒從來沒感覺過這幾步路是如此遙遠。

當塵兒終於走到老太婆身邊的時候,老太婆的眼睛已經睜不開了。

緊緊地攥着老太婆開始有些發涼的手,塵兒淚水不斷涌出。

“孩子,不哭。”老太婆虛弱的說道。

“婆婆,我去給你取生命樹的葉子!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塵兒顫聲說了一句,便要起身,卻被精壯老頭的一隻大手給死死的按住。

“孩子,不要去了,沒,沒用的。”老太婆說着,嘴角流出了血“古樹那裏,已經沒有多餘的葉子了。”

淚水一滴一滴地順着臉頰落在老太婆有些冰涼的手上。

“男兒,當自強,不要哭!”老太婆嚴厲的說着,說完,便是一頓劇烈的咳嗽。

塵兒胡亂的擦了擦淚水,顫抖的說道:“婆婆,塵兒不哭,塵兒不哭。”

可剛擦完,淚水又涌出。

“婆婆好想能看着你長大,看着你娶妻生子,看着你成爲威震一界的強者啊!”

“婆婆!我——”

“塵兒,聽我說,聽我說,婆婆的時間不多了,聽我說完。”

“婆婆一生無後,我是真的拿你和小妖當自己的後輩。”

“婆婆多想把自己一生所學到的東西都教給你們啊!可婆婆,做不到了。”

“塵兒,婆婆這一輩子爲了人族,爲了這個世界付出太多了,也揹負了太多了。所以,婆婆不想有一天,你也會揹負這些。”

“塵兒,答應婆婆,以後要快樂的長大!不要再像婆婆這樣了!”

“婆婆,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塵兒啊,婆婆……想睡覺了。”

“婆婆!你不許睡覺!妖兒姐還沒來呢!你不許睡啊婆婆!”


“婆婆,你說了,你要看着塵兒長大。看着塵兒娶妻生子的啊!你不能死,你死了,塵兒就沒有婆婆了啊!婆婆!”

“不能入道,那早……早晚會有這一天的,沒……關係的塵兒,不要難過。”此時老太婆突然有了力量,睜開雙眼,看了一眼周圍,看了一眼這芸芸衆生,又轉頭看着兩個老頭說道:“這一輩子,我唯獨負了你們倆啊!”

清瘦老頭在一旁哽咽不已,精壯老頭紅着眼道:“這麼多年了,什麼負不負的!我們倆願意!塵兒有我們呢,你放心好了。”

老太婆點點頭,身影修煉變得有些透明,她緊緊地抓着塵兒的手道:“塵兒,這世道又要亂了,以後沒婆婆護着你,你一定要好好修煉。”

塵兒胡亂的點頭。

“以後遇到心儀的姑娘,就娶了,早點成家,婆婆雖然看不到,但也能早點安心。”

“你的身世婆婆查不到,也琢磨不透。你也不要過早的給自己太多壓力,那樣太累。”

“塵兒啊,婆婆還有好多話要說的”

塵兒泣不成聲地點頭。

“塵兒啊,婆婆,婆婆累了。”


“真的累了。”

“讓婆婆,歇一會兒,就一會兒”

“這外面的花花世界,終是看不到了啊!”

說完,整個人化作光雨,向天空飄去。

這一日,從未落過雨的島嶼,烏雲遮天,大雨傾盆。

而明日,便是老太婆的十萬歲的大壽!

老太婆終究還是沒有熬到十萬歲的壽命,終究是沒有留下任何可言來世的希望。

一位本應受萬衆香火的人族聖者還未來得及受世人朝拜,便匆匆隕落。

……

……

生命古樹上,一道模糊的人影呆呆的望着天空的雨,呢喃道:“道友,走好!”

模糊身影前,老猿渾身的鮮血染紅了皮毛,右手握着半根木棍坐在平坦如同地面的樹枝上。

胸口處五個貫穿的拳印,前後透亮。

當雨落時,老猿想用僅剩的半條腿支撐着站起來,卻沒有成功。

模糊的人影回過神,看着老猿,眼中更多了份悲涼。

老猿努力的吸了幾口氣,才緩緩說道:“你沒多餘的葉子了,我知道。”

“所以你救不了她,也救不了我。”

老猿又掙扎了一下,發現真的起不來後,果斷放棄了。

“道友,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麼?”模糊的人影聲音很輕。

老猿咧嘴一笑,露出了因爲剛纔的戰鬥而導致所剩不多的大黃牙,緬懷道:“老猿我該贖的罪,應該贖夠了吧!”

“當年佛族爲了忽悠那些狗屁不懂的凡人,自導自演了一部取經大戲,老猿我那時年少無知又被人控制,也便從了。”

“一路上盡是設計好的艱難險阻,盡是熟面孔的妖魔鬼怪!看似打了個天翻地覆,卻幾乎所有人都毫髮無傷。”

“後來啊,我們師兄弟幾人終是護着師父取了那比特麼白紙還假的真經!”

“可那些凡人不懂啊!他們竟然將幾本扭曲大道,吞噬信仰的邪書視若珍寶!”

“後來我們師兄弟幾個功成名就,老猿我更是成佛成祖!受世人崇拜!”

“可有誰看到了,成佛的我,沒有宏願加持,沒有金身相鍍!只留了一世罵名啊!”

“那些妖獸靈獸,指着鼻子罵我是佛族的狗啊!”

“不過老猿我算好的了,還可以苟且到這裏來洗刷罪孽。”

“可我那一心向佛的師父呢?”

“他得罪誰了啊!”


“他心中是佛光萬丈,眼裏是黎明百姓!可他愚昧啊!他不懂明哲保身啊!”

“爲了他心中的真佛,將幡然醒悟的我逐出師門!爲了眼前的芸芸衆生,他硬是落得個肉身不知所蹤,皮囊沉入大海的結局啊!”

“師父欠這方天地的,我以十萬年的守護還了!”

“我欠這方天地的,今日一戰,我老猿也還了!老猿我不負這天地啊!”

“師父更不負這片天地啊!”

“昔日你開我靈智,今日我爲你死戰,老猿我也不負你!”說到這裏,老袁不知哪裏來的力氣,竟然硬是站了起來!

然後,他拄着那半根木棍合上了他金色的雙眸。

在雨中,一點點地化作了一塊巨石。

模糊的人影看着化爲巨石的老猿,緩緩一拜,然後周圍枝條裹着巨石,藏入樹根之下。

東海海域中,一副氣充般的皮囊浮出水面,面朝印魔島的方向,輕道了一聲:“佛!”

霎時,周圍霞光萬丈,海域中各種詭異、災難,盡皆避退! 老太婆的墳,就立在十幾間屋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