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三嚇得心驚膽戰,過了好一會方才睜開眼,葉青早已不見了。而他那把匕首,正在他身後的柜子上插著,刀鋒幾乎是貼著他的皮膚,他甚至都能感覺到陣陣寒意。

這個速度,葉青竟然能夠這麼精準地掌控距離。侯三隻感覺自己的認知完全被顛覆了,他現在毫不懷疑葉青剛才說的話,他是真有實力讓何彪滾出九川縣的啊!

那邊,梁學鵬是看到葉青走的,他捂著腦袋憤然跑到窗口,東張西望地等著葉青,想要罵兩句。

沒多久,葉青出現在樓下。梁學鵬剛想張嘴罵人,旁邊卻駛來一輛車,把葉青接上了車。

「媽的,還有車?」梁學鵬愣了一下,而後破口罵道:「操,什麼破車,還沒金杯好看,吹什麼牛啊?」

梁學文也在窗口,聽到這話,他往下看了一眼,不由愣了一下,而後有氣無力地道:「哥,人是那路虎,比金杯貴多了!」

梁學鵬詫異,道:「貴多了?能多貴?比咱那車呢?」

梁學文道:「他這一輛車,換咱那一二十輛沒問題!」

「啊?」梁學鵬瞪大了眼睛,道:「這……這小子……這小子難道真的發財了嗎?不對,他……他怎麼可能發財呢?葉家的人怎麼可能發財呢?這車……這車肯定是楊老五派來讓他坐的。」

「這不是楊老五的車!」梁學文搖頭,道:「車還掛著深川市的牌子,而且,這輛車,我以前根本沒在九川縣見過!」

「這……這是什麼意思?」梁學鵬瞪眼問道。

梁學文盯著遠遠駛去的路虎,沉默良久,方才低聲道:「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他說的話都是真的呢?」

「什麼話都是真的?」梁學鵬奇道。

「如果他真的在深川市有十個夜店的話……」梁學文看著梁學鵬,道:「這輛車,才配得上他的身份啊!」

「十個夜店?」梁學鵬愣了一下,而後連連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他要是有這麼多夜店,我……我就活不過五十歲。他們葉家的人,哪有發財命?不可能的,你別亂想了,說不定他從哪租的車呢!」

梁學文沒有再說話,他是梁家幾人當中見識最廣的,他當然明白,這麼貴的豪車,一般租車店可都沒有的。這車不是葉青的,那就是葉青朋友的。不管是誰的,這都足以說明,葉青在深川市混的真不錯啊!

而他們這一次已經把葉青徹底得罪了,以後再想跟葉青拉關係也是不可能的了。要知道,葉青可是他的親外甥,如果親外甥發財了,他肯定能沾光的。但是,現在已經把關係鬧僵到這一步了,如果葉青真的腰纏五千萬的話?


梁學文都不敢往下想了,他現在只想狠狠抽自己幾巴掌。

葉青坐著路虎回到醫院,楊老五還在這裡沒走呢。見到葉青這霸氣的坐騎,楊老五也是一愣。再加上上午大飛對葉青的稱呼,他心中不由更加確定,葉青肯定在深川市發財了!

楊老五本來是想讓葉青回來為他做事的,但是,如果葉青發財的話,那他這個念頭就算徹底完了。不過,這樣也好,葉青回來到現在,他都一直在幫著葉家。葉青如果真的發財了,對他來說,也等於是多了一條路子啊。所以,楊老五心裡是更高興了。

葉青剛下車,楊老五便艷羨地拍著車頭道:「這車真霸道,我早就想買一輛了!」「解決了這小子,錢一分不會少你們的!」板兒寸斜瞥葉青,道:「聽說你還挺能打的,早上你那幾個表弟表妹都被你打了,有點本事啊!」


聽到這話,梁學鵬等人頓怒。

「三哥,我還這想說這件事呢!」梁學鵬跑了過來,道:「我兒子他們也是為了這件事,才被這姓葉的打傷的。三哥,你得為他們報仇啊!」


「少廢話!」板兒寸不耐煩地一擺手,道:「等把葉老頭那宅子拿到手,我把他交給你們,你們想怎麼報仇就怎麼報仇。現在,最關鍵的是去葉老頭要那份宅子!」

「是是是,我這就去辦,我這就去辦!」梁學鵬點頭哈腰,剛要出門,卻被葉青直接攔住。

「幹什麼?」梁學鵬一瞪眼,道:「滾開!」

葉青抓住他的衣領,直接把他推了回去,而後靜靜看著板兒寸,道:「你叫什麼名字?」

板兒寸旁邊一個小弟立馬罵道:「媽的,連侯三哥都不認識,你想死是不是!」

「哦,侯三!」葉青緩緩點頭,慢條斯理地道:「你知道不?我從接到電話那一分鐘開始,心裡就始終憋著一團火,一直沒找到機會發泄。我本來是想揍梁家這些人的,但是,於情於理,他們都是我的長輩,我下不了手。所以,我一直在想,我應該去哪把這團火發泄出來呢!」

侯三一瞪眼,道:「媽了巴子,你個王八蛋究竟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見到你,真好!」葉青淡笑看著侯三,道:「我終於能把這團火發出來了!」

侯三愣了一下,道:「什麼意思?」

話音剛落,葉青突然一拳打在了侯三的臉上,侯三直接撲倒在地。

「敢打我大哥!」旁邊小弟一聲大吼撲了上來,葉青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摔在了牆上。而後順手抄起旁邊的椅子,沒頭沒腦地砸向第三個人。

那第三個人都來不及反抗,直接被葉青砸倒在地,頭破血流連哼唧的力氣都沒有了。

剩下五個人都嚇呆了,葉青這出手就是在片刻之間啊,他們這邊最能打的三個人就倒了?那他們五個,能支撐得了多長時間呢?

葉青沒有再出手,只是漫步走到侯三面前,突然抬腳便踹在他的胸口。

侯三在地上滾了幾圈,吐出幾口鮮血,這下連慘叫都發不出來了。

「不好玩!」葉青搖了搖頭,轉向剩下五人,道:「你們,換你們了!」

五人互視一眼,其中一人-大喊道:「媽的,大家一起上!」

五個人同時沖了上來,其中還有兩人拿出了匕首,卻是想仗著人多來對付葉青。

葉青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在深川市前灣酒吧發狂的時候,一個人打上百人都試過。這五個人,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葉青上去三拳兩腳,便將這五個人打倒在地。不過,這次他出手並不狠,還留了後手。

不過,這一下,五個人算是徹底服了。看到葉青,五個人只嚇得魂飛魄散,恨不得立馬跑出這個房間。

至於那邊梁家眾人,本來還趾高氣昂的。但是,看到侯三和他手下這批人這麼快就被葉青打倒了,梁家眾人頓時傻眼了,同時也嚇得渾身哆嗦。他們是真的沒想到葉青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啊!

葉青沒理會梁家那些人,只走到五個人面前蹲下,道:「想不想活命?」

五個人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瘋狂點頭。

「那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葉青伸手指著梁家眾人,道:「去,把他們都給我打成重傷,我就放過你們!」

「啊?」這五個人,和梁家眾人都愣了,葉青這是要幹什麼?

「你們畢竟是長輩,我不太方便親自打你們。但是,不為我爸報仇,我始終覺得對不起他老人家。所以,只能借別人的手了!」葉青淡笑,低頭看著那五人,道:「我給你們十分鐘時間,如果他們不重傷,那我就讓你們重傷!」

五個人互視一眼,最後還是懾於葉青強悍的實力,站起身往梁家那些人走過去。

「喂,你們幹什麼?你們……你們想幹什麼?」梁家眾人-大聲嚷嚷,但卻無法阻攔這五人。

梁家這邊人雖然多,但其中不少都是女的。梁學鵬等人又不年輕了,這五個人打他們倒也不難。

五個人衝進梁家眾人當中,混戰立馬開始。梁家人本來還在嚷嚷,後來都被打紅了眼,紛紛吼叫著反擊。而那五人也被打火了,跟梁家眾人拼上命了,桌上的酒瓶茶杯什麼的都摔碎了,地上滿是鮮血,打得好不熱鬧。

葉青在旁邊觀戰,雖然他只給了十分鐘時間,但最後這些人都打紅眼了。過了十分鐘,都還沒停。不過,明顯梁家那邊人多佔著優勢,那五個人都被打得渾身是血了。當然,梁家那些人也好不到哪裡去,梁學鵬頭上破了兩個洞,正躲在一邊哼唧呢。

看到如此情況,葉青淡淡一笑,轉身走到侯三身邊。侯三現在已經恢復了一些,見葉青過來,下意識地就想要後退,害怕葉青再揍他。

「不用擔心,我不會再打你了!」葉青彎腰看著侯三,道:「你是何彪的人吧,給他帶個話。他想跟楊老五怎麼玩,我不在乎。但是,很不幸,這件事牽扯了我們葉家,我爸還因為這件事受傷了。所以,他必須為這件事付出代價。識趣的話,讓他和他背後那個老闆立馬滾出九川縣。不然,我一定會親自去找他的!」

葉青說完,淡笑拍了拍侯三的臉,突然從他身上摸出一把匕首,徑直朝侯三的右眼刺去。

「啊!」侯三一聲慘叫,想閃躲已是不可能,只能絕望地閉上眼睛。不過,預料當中的疼痛並沒有發生,倒是耳邊傳來一聲輕響。

侯三嚇得心驚膽戰,過了好一會方才睜開眼,葉青早已不見了。而他那把匕首,正在他身後的柜子上插著,刀鋒幾乎是貼著他的皮膚,他甚至都能感覺到陣陣寒意。

這個速度,葉青竟然能夠這麼精準地掌控距離。侯三隻感覺自己的認知完全被顛覆了,他現在毫不懷疑葉青剛才說的話,他是真有實力讓何彪滾出九川縣的啊!

那邊,梁學鵬是看到葉青走的,他捂著腦袋憤然跑到窗口,東張西望地等著葉青,想要罵兩句。

沒多久,葉青出現在樓下。梁學鵬剛想張嘴罵人,旁邊卻駛來一輛車,把葉青接上了車。

「媽的,還有車?」梁學鵬愣了一下,而後破口罵道:「操,什麼破車,還沒金杯好看,吹什麼牛啊?」

梁學文也在窗口,聽到這話,他往下看了一眼,不由愣了一下,而後有氣無力地道:「哥,人是那路虎,比金杯貴多了!」

梁學鵬詫異,道:「貴多了?能多貴?比咱那車呢?」

梁學文道:「他這一輛車,換咱那一二十輛沒問題!」

「啊?」梁學鵬瞪大了眼睛,道:「這……這小子……這小子難道真的發財了嗎?不對,他……他怎麼可能發財呢?葉家的人怎麼可能發財呢?這車……這車肯定是楊老五派來讓他坐的。」

「這不是楊老五的車!」梁學文搖頭,道:「車還掛著深川市的牌子,而且,這輛車,我以前根本沒在九川縣見過!」

「這……這是什麼意思?」梁學鵬瞪眼問道。

梁學文盯著遠遠駛去的路虎,沉默良久,方才低聲道:「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他說的話都是真的呢?」

「什麼話都是真的?」梁學鵬奇道。

「如果他真的在深川市有十個夜店的話……」梁學文看著梁學鵬,道:「這輛車,才配得上他的身份啊!」

「十個夜店?」梁學鵬愣了一下,而後連連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他要是有這麼多夜店,我……我就活不過五十歲。他們葉家的人,哪有發財命?不可能的,你別亂想了,說不定他從哪租的車呢!」

梁學文沒有再說話,他是梁家幾人當中見識最廣的,他當然明白,這麼貴的豪車,一般租車店可都沒有的。這車不是葉青的,那就是葉青朋友的。不管是誰的,這都足以說明,葉青在深川市混的真不錯啊!

而他們這一次已經把葉青徹底得罪了,以後再想跟葉青拉關係也是不可能的了。要知道,葉青可是他的親外甥,如果親外甥發財了,他肯定能沾光的。但是,現在已經把關係鬧僵到這一步了,如果葉青真的腰纏五千萬的話?

梁學文都不敢往下想了,他現在只想狠狠抽自己幾巴掌。

葉青坐著路虎回到醫院,楊老五還在這裡沒走呢。見到葉青這霸氣的坐騎,楊老五也是一愣。再加上上午大飛對葉青的稱呼,他心中不由更加確定,葉青肯定在深川市發財了!

楊老五本來是想讓葉青回來為他做事的,但是,如果葉青發財的話,那他這個念頭就算徹底完了。不過,這樣也好,葉青回來到現在,他都一直在幫著葉家。葉青如果真的發財了,對他來說,也等於是多了一條路子啊。所以,楊老五心裡是更高興了。

葉青剛下車,楊老五便艷羨地拍著車頭道:「這車真霸道,我早就想買一輛了!」

… 中午楊老五重新安排了一桌,主要宴請葉青去吃飯。大飛和瘋狗一直留在醫院,葉青怕那個何彪喪心病狂到用他父親來威脅他。

當然,楊老五也派了人在醫院,隨時聽從瘋狗和大飛的吩咐。楊老五在九川縣消息很靈通,葉青在凱旋門給侯三說的話,早已經傳到他耳朵里了。也就是說,他知道,現在葉青跟他是站在同一陣線上的。

楊老五不知道葉青究竟有怎樣的能量,但他真的不想放棄新城區開發這麼一塊大肥肉。葉青回來,他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雖然知道自己勝算不多,但是他還是想跟葉青聯合,掙扎一下。

楊老五開著葉青的路虎直奔他自己的飯店,下了車,更是羨慕不已,道:「這車開著也真是爽啊,看樣子改天我真得去買一輛了。」

葉青淡淡一笑,他對車並沒有多少概念,畢竟他也剛學會開車而已。而且,他現在還沒駕照呢,開車也屬於無證駕駛,遇到交警還得把瘋狗換到駕駛座呢。至於車的好壞,他倒是分辨不出來,只知道李連山這輛車外觀看起來倒是挺拉風的。

走進大廳,遠遠地便看到林夢潔這個嫵媚的經理在大廳里微笑站著。見到楊老五和葉青進來,她更是笑顏如花,徑直迎了過來,道:「葉大哥,你終於回來了。一走這麼長時間,也不打個電話,是不是都把我們給忘了啊?」

「哪裡會!」葉青淡笑搖頭,轉向站在林夢潔身邊的袁小玉。她也穿著大堂經理的衣服,抹著淡妝,看上去頗有些幹練的美麗。她站在林夢潔身邊,美貌雖然比林夢潔遜了一籌,但面容看起來比之前自信多了。

「那邊場子最近被查,暫時關門,所以就先把小玉調過來了。」楊老五在旁邊笑著解釋,同時看著袁小玉,道:「小玉,在這邊習不習慣?要是有什麼不習慣的,儘管跟我說,我再給你找個更適合的位置!」

袁小玉笑道:「多謝五哥,我覺得在這裡挺好,跟林經理能學到很多東西。」

「那就好!」楊老五笑了笑,悄悄看了葉青一眼。他把袁小玉安排在這樣的位置,主要就是看在葉青的面子上。

葉青雖然沒有說話,但也微笑朝袁小玉點了點頭。其實他之前對袁小玉其實沒什麼好感,但是,回來那天晚上,看到袁小玉在父親葉昌文床頭打著盹兒照顧他的時候,葉青對她的看法就改變了許多。

而且,不管怎麼說,袁小玉都算是他的妹妹。葉青在深川市那邊仇家太多,他也不敢把父親接到深川市。所以,照顧父親的事情,就落在袁小玉身上了,他也想讓袁小玉過得更好,這樣她才能安安心心地照顧父親葉昌文的。

葉青隨楊老五上了二樓的包間,林夢潔跟著進去,今天是她親自在那裡招待兩人。下面大廳里,袁小玉就是主管一切的經理了。

林夢潔剛走,立馬有幾個年輕女孩圍到了袁小玉身邊,七嘴八舌地問起葉青的情況。

「小玉,那個就是你哥啊?」一個沒見過葉青的女孩焦急地問道。

「對,我見過,那就是小玉她哥。是個退伍特種兵,可能打了。你知道毒狼吧,他帶了好幾個人,被葉哥哥三拳兩腳全給打趴下了,那姿勢,帥極了!」一個見過葉青的女孩一臉花痴狀。

「真的嗎?退伍特種兵,好厲害啊!」

「人家可不僅僅是退伍特種兵那麼簡單,人家還是北方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呢,連法文都懂的!」

「對對對,酒量還很好,上次喝了兩瓶白的都沒事!」

「真的嗎?那……那他結婚了嗎?」

「我聽小玉說,好像還是單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