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阻止我等!”鋒天大怒,對於九幽十地之事,他知之甚少,當然也不會知道神劍出世的寓意。

“你不想活,但也不能連累大家,這是古人的遺訓,你好自爲之,切莫在今天見血!”那人嚴肅道,他想要極力阻止鋒天等人。

“鋒哥,好像是有這樣的傳言!”四大古族的一衆年輕強者中,有人出面提醒鋒天道:“那神劍本是大凶器,如果它一旦見血,必定會惹怒對方,到時候……”

鋒天眉頭緊皺,他沉吟了一會,接着大笑道:“見血?哈哈……我們剛纔大戰,已然血流成河,如果它真的見血就發怒,爲何現在不發威而把我們都殺掉?”

“你不要執迷不悟,我們好言相勸,如果你還要一意孤行,吃虧的恐怕是你自己!”有人出面提醒鋒天,他接着道:“言盡於此,我們都走吧,免得遭受池魚之殃!”

衆人真的因此紛紛離場,就連四大古族的一衆年輕修者中,也有人開始撤退。

“你們?真是一羣懦夫,好,我就不相信這個邪!”鋒天一直視秦少羽爲眼中釘,此刻這麼好的機會,他又如何甘心放過?

碰!

鋒天祭出一把利器,他向秦少羽方向急步而去,雖然這只是普通的兵器,但已是血肉模糊的秦少羽又如何能承受住他這必殺的一擊? “瘋子,真是個瘋子,我們快走!”有人看到了鋒天的動機,他們在快速退去。

“去死吧!”鋒天面部扭曲,他手中的利器即將刺向秦少羽的心臟,此時,他彷彿已經看到秦少羽心臟衰竭而死的窩囊模樣。

轟隆!

佛山淨土再次傳來異響,神劍虛影一陣晃動,有仙光綻放,化爲一道寸芒,以肉眼難見的速度爆射而來。

噗!

血花四濺,鋒天撕心裂肺,他被那道仙光斬斷了一隻臂膀,而那手臂,正是緊握利器的那隻。

“鋒哥!”四大古族的其他年輕修者大驚,傳言如實,古人並沒有欺騙他們,鋒天觸怒了神祕大凶器,被對方斬斷了一隻臂膀。

嗖嗖嗖!

事情並不算完,與此同時,佛山淨土的神劍之上,再次綻放出數道光雨,紛紛化爲寸芒,極速狂飆,將四大古族的年輕修者盡數籠罩。

噗噗噗……

殺豬般的慘叫此起彼伏,以鋒天爲首的百位年輕修者,盡數被仙光演化的寸芒擊中,而最終結果是,他們都變成了斷臂人。

譁!

衆人譁然,一陣後怕,好在那些寸芒在斬斷了鋒天一行人的臂膀之後,並沒有再次發出攻擊。

“黑凰!快,快帶秦老大走!”吞天掙扎着站了起來,趁着敵人衰弱之際,他想要逃離此地。

“好!”黑凰斷了一翅,本以化爲凡體的肉軀,如果再想騰空起飛,已然是不切實際。

吞天和黑凰相互攙扶,他們費盡全力將秦少羽扶起,想要就此離開。

“阻止他們!”鋒天發現了吞天的異舉,想要再次阻攔,奈何沒人敢聽他的話,遭受了神劍的報復,誰人還敢再次心生殺機?

“鋒……鋒天,我……我秦少羽記住你了!”秦少羽轉醒,他使盡最後一口力氣,吐出了簡短的幾句話,然後再次暈死過去。

秦少羽被吞天和黑凰帶走了,有了斷臂之痛,沒人敢出手阻攔。

這一戰過後,秦少羽和鋒天一夜成名,在西陀山年輕一代中,除了佛山淨土的辰逸,當屬他二人風頭最盛。

然而,這一戰可以說是雙方的慘白告終,兩方都沒有分出勝負。

秦少羽全身骨頭寸斷,幾乎淪爲廢人。

鋒天等人斷了臂膀,雖然他屬於靈尊強者,斷臂可以重生,但是要想完全恢復,需要極長時間調養。

所以,這一戰兩方都是輸家。

荒。


回到荒之後,三人立刻被安置在密室療傷。

三人當中,也當屬秦少羽的強勢最爲嚴重,因爲他是被禁忌法旨的偉力自己雷霆攻擊而受的重傷,用他自己的話說,是被雷劈的。

“玄宗主,秦老大怎麼樣了?”吞天傷勢恢復最快,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他基本上已經完全康復。

“是啊,老大怎麼樣了?”黑凰也撅着腿來到了秦少羽修養的密室,他的羽翼被人斬斷,要想重生,必須等待他進入靈尊之境,纔有希望,所以必須等。

“唉,他受傷太過嚴重,如果換做一般人,估計早已斃命!”玄天銘搖頭嘆息道。

“那他什麼時候才能完全康復?九幽十地開啓在即,這是一次絕佳時機,秦老大一定不能錯過!”吞天着急萬分,佛山淨土的那柄神劍虛影救了他們的命,他看出了那神劍的不凡,如果那柄神劍真的埋葬在九幽十地,那他絕對不能錯過這次九幽十地開啓的機會。

“吞天,事情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並沒有真正瞭解九幽十地!”玄天銘搖頭,當即給興致勃勃的吞天潑了一盆冷水。

“此話怎講?”黑凰急道。

“九幽十地,真正的上古戰場,它的歷史,橫跨了幾個世紀!”玄天銘認真道。


“橫跨了幾個世紀?難道每個紀元的強者都有在其中大戰過?”吞天好奇,追問道。

“沒人知道九幽十地的真正來歷,只知道,那裏面埋葬了多個紀元的逆天強者,甚至,有人將它比喻成禁忌人物的墳場!”玄天銘說到此地,臉色越發嚴肅。

“什麼?九幽十地我可是聽人說,只有靈尊強者才能夠進入其中!那些禁忌人物,不是被某種禁制阻礙,而不能進入嗎?”吞天不解,繼續問道。


“外界的言談不可盡信,但也並無道理!”玄天銘別有深意的看着吞天道。

“怎麼說的我越發模糊!”吞天抓耳撈腮,根本沒法理解玄天銘話語中的意思。

“九幽地府,九死一生,而十地之中,十死無生!”玄天銘雙手揹負,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世人皆爲貪嗔癡而進入其中,數萬人中,最後生還的,怕不足五指之數,其中甚至還包括了禁忌人物!”

“什麼?不可能,禁忌不是不能進入其中嗎?”黑凰極力否決,認爲玄天銘的話太過誇張,和外界傳言,大相徑庭。

“我剛纔說過,外界的話不可盡信,九幽和十地,本就是兩個不同的地方,而他們又相輔相成,處於同一個入口!”玄天銘道出了事情的真相,特別是他接下來的話,更加讓人感到意外,“九幽爲靈尊強者打造,十地卻是禁忌人物的門戶,而就在神劍虛影出世的前一天,禁忌人物已經進入了十地!”

“師傅……咳咳……這……是真的?”秦少羽在沉睡了半個月後,他終於轉醒,而玄天銘的這一番話,他當然也聽得清清楚楚。

“小羽,你……你醒了?”玄天銘驚訝不已,秦少羽受傷太過嚴重,據他推測,即使以秦少羽變態的體質,沒有半年,根本不會轉醒。

“秦老大,哈哈……你終於醒了,實在太好了!”吞天急忙跑到秦少羽的牀頭,直接將其抱住。

“咳……吞……吞……”秦少羽有苦難言,他全身骨頭盡碎,哪有那般容易康復,雷霆之力以及禁忌法旨的偉力,給他造成的不是一般的損傷,那傷及了他的道根,他體內五口靈泉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差點廢掉。

“啊!那個……秦老大,是我太激動了,是我不好!你沒事吧?”吞天意識到自己的衝動,當即放開了秦少羽,再次看向對方,他擔心不已,生怕秦少羽因此再次昏迷。

“呵呵……我沒事,沒那麼脆弱!”秦少羽微笑,示意自己無礙。

然後看向黑凰,特別是見對方斷掉了一隻羽翼,眼神之中滿是感動,“黑凰,是我連累你了!”

“秦老大,你這是什麼話,你自己獨自一人對抗十大靈尊強者,應該是我們拖累了你纔對!”黑凰極力反駁,在他眼裏,如果沒有秦少羽阻擋了十大靈尊強者,估計他們早已命喪在對方手中。

“咳……你們兩個別婆婆媽媽的,玄宗主,你還是快再給我們講講九幽十地的事吧!”吞天見秦少羽醒來,當下也是高興的很,秦少羽沒有生命危險,他們也沒了後顧之憂,而現在,他最感興趣的除了秦少羽的安危之外,那就是這九幽十地。 吞天問的,也正是秦少羽迫切想要知道的。

他曾經偷爬佛山淨土,不但見到了傳說中的菩提樹,更是見到了那神祕古鐘。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五域八荒,九幽十地,輪迴路葬……”那是古鐘裏蘊藏的真言,從中透露出了大祕,秦少羽自認爲那是古鐘對他做出了警告,有極大的意義。

而那之前,秦少羽根本不知道九幽十地的存在,之所以秦少羽對九幽十地感興趣,正是源於古鐘裏的真言所致。

這事情極其詭異,他在忌憚,擔心古鐘闡述的真義爲預言,是在向他發出警告。

“九幽十地,牽涉的東西太多,如果要詳細介紹,三天三夜也不能盡數詳解,這樣吧,我大致給你們講解其中的重點!”

玄天銘說着,眼神一一掃過秦少羽、吞天以及黑凰,見三者都迫不及待的看向自己,便接着道:“九幽十地,以靈尊強者爲一個分水嶺,靈尊境界,代表了年輕一代的巔峯,而其上,禁忌人物,則代表了另外一個境界的巔峯。”

“所以與之對應的是,靈尊強者去了九幽地府,而禁忌人物,踏上了兇險的十地!”

“我怎麼聽說有點模糊?”吞天搖頭,很是迷惑。

“別說你,我也一樣,怎麼會這麼複雜?”黑凰亦是,一時還沒完全理解。


“宗主的意思就是,九幽地府,以靈尊強者爲首的一衆年輕修者,都可以進入其中!”秦少羽眉頭緊鎖,原來傳言並不可盡信,不過,卻又有一定的道理。

“這麼說來,十地之中,當以禁忌人物爲首?”吞天恍然大悟,他似乎開始明白。

“所以說,傳言並不爲虛,九幽地府,最適合的,還是靈尊強者。至於其下,雖然可以進入,但其中的兇險,必定會讓他們望而卻步,甚至還沒到達九幽地府,就遭到致命的打擊!九死一生,也就是如此得來!”玄天銘解釋道。

“那十死無生,那是否代表,在十地之中,就連禁忌人物,都會很難存活?”黑凰開始領悟,不由得再次發問道。

“沒錯,十地比之九幽更加可怕,就連禁忌人物,都不敢保證全身而退,由此可見,九幽十地,根本就是絕地!”玄天銘嚴肅道。

“我不明白,既然知道九幽十地那般兇險,爲何還有那麼多人前赴後繼?難道僅僅是因爲裏面的天材地寶,亦或者是道兵玄法?”秦少羽疑惑,當初大戰四大古族的百強,他曾經呼喚過無道。

但對方並沒有如約而至,如果他猜得沒錯,無道很可能在神劍虛影出世的前一天進入到了十地。


“九幽地府,蘊藏的天材地寶不計其數,特別是其中的玄法,更加令人垂涎,那可是數個紀元的結晶,一旦順利得到,假以時日,勤加修煉,那幾乎能因此成爲禁忌人物!”

“傳說九幽地府中蘊藏了九株長生藥,如果能得到真正的長生藥,那成就無上長生之位,指日可待!”

“甚至,有人傳言燃燈古佛就是伴隨着長生藥而生,之所以古佛能夠成爲屹立在這個世界巔峯的存在,就是那長生藥的原因!”

秦少羽聞言,震撼不已,他突然想到了很多,那菩提神樹與燃燈古佛同時而生,他有種感覺,那菩提樹,很可能就是一株長生藥。

“那十地之中,又有什麼吸引人的東西?竟然能讓禁忌人物垂涎?”吞天繼續追問道。

“十地之中,究竟有什麼驚人的寶物,至今都讓人疑惑,那是個不解之謎,也許,只有進入其中的禁忌人物知道!”玄天銘搖頭,其實他也有種想要進入十地的想法,奈何他不是禁忌,即使進入其中,那也預示着有去無回,也許,真正只有到了垂暮之年,在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纔會踏入其中吧。

“這麼說來,那些進入十地的禁忌人物,豈不都是一羣瘋子,明知道無法存活,仍然前赴後繼?”黑凰惶恐,他怎麼也猜不透那些禁忌人物的心思。

“話也不能這麼說,雖然過去了這麼多年,都沒有一個禁忌人物從中走出,但據我揣測,他們進入十地的目的,很可能是因爲那柄神劍!”玄天銘揣摩道。

“就是佛山淨土之頂的那柄神劍?”吞天好奇道。

“沒錯,就是那柄發殺器,鎮壓一切的存在,曾經更是屠殺過禁忌!”

“什麼?它的虛影便可斬殺禁忌人物?”秦少羽訝異,他突然一陣後怕,當初在大戰四大古族的百強之時,他曾經呼喚過無道,如果對方因此而來,那豈不是會被那大凶器斬殺?

“當然,那是在九萬年前,也就是九幽十地上一次開啓的時間,有禁忌人物出手,想要斬斷那道神劍虛影,奈何最後,他被斬殺在神劍之下,屍骨全無!”

“那劍叫什麼名字?究竟是何人所握?爲何每次九幽十地開啓,都會有其虛影出現?”秦少羽發問,想要了解其中祕辛,畢竟,他曾經在衆仙之墓中,也看到了一柄舉世無雙的神劍,而把劍,就是荒天古帝執掌的誅仙神劍。

“那劍是真正的禁忌,無人知曉其真名,更加不知其屬於哪位人物!”玄天銘搖頭,似乎很是忌憚,他沉吟了一會,接着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柄劍的來歷,恐怕會超出人的想象!”

解釋到此,玄天銘也不再繼續說下去,他提醒秦少羽,對於進入九幽十地之事要他慎重考慮,特別是吞天和黑凰,他極力阻止幾人進入。

“秦老大,你好好休息吧,你現在身子非常虛弱,剛纔宗主也說了,沒有個一年,最後不要動武,而對於進入九幽十地之事,暫且放到一邊!”吞天和黑凰走了,經過玄天銘一番解釋,他們二者對於九幽十地,也沒那麼感興趣了,畢竟,那是個絕地。

而此刻秦少羽,雖然對於九幽十地仍然抱有很大興趣,但是當他仔細觀察自己身體之時,他徹底放棄了這樣的想法。

秦少羽的身體十分糟糕,除了他的意識,幾乎沒有一絲完整的地方。

靈魂遭到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創傷,其靈魂深處的小金人此刻光芒全無,猶如圓寂了一般,毫無生氣。

他五臟六腑也遭到了致命的打擊,黃金血液幾乎流逝殆盡,特別是全身骨頭,幾近粉碎。

這事要是發生在常人身上,估計早就歸西了。

而唯一讓秦少羽趕到欣慰的是,他五口靈泉以極快的速度在恢復。

而立於靈海深處的世界樹,在不斷滋補他的靈泉。

“一年太久,我需要快點恢復!”秦少羽知道,九幽十地開放的時間只有九天,眼下禁忌都已經進入到了十地之中,而九幽仍然未曾開啓。

而一旦九幽開啓九天之後,禁忌法旨便會徹底失效,到那時,四大古族必定會大舉進攻荒地,他不能等,必須以儘快的速度恢復。 李廣王曾說,世界樹種可以塑造第二具肉身,以此看來,李廣王說的也不無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