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質疑我嗎?”陳默走到近前,伸手從大媽屍體上拔起菜刀,冷眼看向宅男。

宅男頓時腳下一軟跪坐在了地上。

他臉色煞白。

“我…我…我不敢。”

“去樓下空地上跪着,五個小時!”陳默淡淡道。

“是…是!”

宅男滿臉憋屈,但是看着陳默,他又忍不住恐懼。

“你們幾個駕着他去!”

陳默看向旁邊幾個低着頭不敢看自己的男子,開口說道。

隨後陳默又看了看之前呵斥自己的幾個中年人和老年人,想了想,又說道:“還有這幾個老東西,趕出這個小區,讓他們去外面自生自滅去吧!”

“不要!”

“別,老頭子知道錯了。”

幾人面色大驚,這末世到處都是吃人的怪物,這要是出了小區豈不是必死無疑?

去外面那裏有這裏安全?

幾人一個趕着一個的噗騰噗騰的跪在了地上。

“小哥,求你了,老頭子知道錯了!”

“小兄弟,我有眼不識泰山,求你了,放過我吧。”

“是啊小哥,饒了我們吧!”

幾人求饒着。

周圍不少人都露出了不忍的神色,畢竟這都是能做自己長輩的人了,剛剛還自持長輩身份教育過他們,誰曾想轉眼間成了這樣。

有人想求情,但是想到那大媽的下場又不敢。

韓霜是個聰明的女人,她雖然也有些不忍,但是她更明白,自家男人這是在立威。

想了想,韓霜抱住陳默的胳膊,撒嬌道:“聽說年紀大的人見多識廣,那麼多人以後也不好管理,乾脆讓他們也去跪着算了,殺不殺他們以後戴罪立功看看成效嘛。”

嗯?

陳默不禁轉頭看向韓霜。

“是啊,小哥,我們現在就去門口跪着,求你了,放過我們吧!”

“戴罪立功,我們能戴罪立功。”

“小哥,給個機會!”

幾人反應過來,連忙跟着韓霜的話題求饒起來。

陳默微微思索,隨後點頭,說道:“也罷,是生是死就看你們以後的表現了,去樓下跪着吧,五個小時。”

“是,是,是,謝謝小哥!”

幾人連忙點頭,更是對韓霜投以感謝的目光。

幾個年輕人架着這羣人下樓,其他人紛紛看向陳默和韓霜,經過這一番對話,他們已經明白了韓霜的地位。

“你們去將小區裏各家各戶活着的人都聚集起來,帶上棍棒菜刀什麼的,不用害怕,看到喪屍砍了就行,既然當我的手下,那我就給你們一個福利,殺喪屍可以得到經驗和壽命,經驗多了能升級,變的更強,壽命多了則能活的更久,明白了嗎?”

陳默淡淡的看着衆人。

衆人中多是年輕人,聞言頓時醒悟過來,一個個驚喜。

隨着他們離開,房間再次陷入寂靜中。

關了房門,陳默回身坐在了沙發上。

“我是不是多嘴了啊?”韓霜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

陳默微微搖頭,說道:“殺了他們和不殺他們沒什麼區別,你表現的很好,你開口給了他們活路,也給了我臺階,這是最好的結果。”

“君無戲言嘛,我懂的,哪能讓大老爺您主動收回自己說過的話呢!”

韓霜抱緊了陳默的胳膊。

陳默皺眉,抽出胳膊道:“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韓霜頓時一臉委屈。 “原來殺喪屍怪物就能得到壽命,早知道我直接下樓砍喪屍去了,也不至於爲了三天壽命就被你給糟蹋了。”

韓霜不理會陳默的反抗,抓住了陳默一隻手,摟在懷中說道。

“想法很好,但是你應該也看到外面死的那幾個人了吧?”

陳默輕笑。

韓霜一時無言以對。

“話說,你爲什麼要把這個祕密分享給他們啊?他們把小區的喪屍都殺了,那他們豈不是就比你強了?”韓霜有些不解。

“他們沒有任何武技可言,想殺喪屍可沒那麼容易,幾個人殺一個都有些勉強,殺死之後經驗壽命均分其實得不到多少經驗和壽命的。”

陳默搖頭,解釋道:“還有,這算什麼祕密?殺怪升級有獎勵,這不是人盡皆知的嗎?他們現在沒想到只不過是末世剛剛開始,他們還沒來得及去想,就算我不說,他們也會想到的。”

“至於比我強?不可能的!”

“爲什麼?”韓霜好奇。

“因爲我比他們更強!”

陳默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後扯開韓霜的手,起身向着臥室走去。

修行纔是根本,陳默從不會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

1級的喪屍經驗太少,陳默懶得現在去殺,他準備圈養一夜,等明天再動手。

現在是晚上七點,十二點前差不多就會有人升級,而且肯定不止一人,到時候有些不自量力的人自然會跳出來。

陳默沒時間去管理,他需要足夠的時間修行,所以,不服的人,殺了就是。

這是遊戲時代亙古不變的法則,大家的時間都很珍貴,弱者按照強者的規則行事,這就是現實。

不服可以,打敗我,你就是新的王。

輸了的代價則是死!

……

然而,陳默畢竟是從後世數百年後重生回來的,思維還未轉換過來,他卻是忘了,這還只是遊戲最初期。

這個時期的喪屍可不像後世那樣被殺的差點成了稀有保護動物。

如今七成的人成了喪屍,小區數百戶家庭近五百人,起碼有三百多隻喪屍。

而且,現在的人也不是後世那樣,人人起碼都是戰鬥經驗極其豐富,在這個時期,雖然所有人都獲得了一個成年男人的力量,但是能發揮出來的人卻很少很少。

別後再愛 喪屍力量速度不輸於人類,只不過是智商跟不上而已。

兩三個人圍攻一個喪屍能拿得下都算是不錯了。

和陳默類似,出了小區樓的衆人得知殺喪屍可以升級可以得到壽命,頓時一個個都忍不住激動起來。

他們完全忽略了喪屍的實力。

“傢伙準備好了嗎?”人羣中,有人問道。

詢問的人是個中年男人,他本應該跪在陳默的樓下的,但是因爲得知殺喪屍可以升級可以變的強大,所以他覺得自己可以無視陳默了。

在他看來,陳默之所以強大肯定是因爲殺了喪屍升了級,要不然的話早前怎麼沒聽說過小區裏有這種人物?

“準備好了老李,弄了幾把消防斧,還有這菜刀,鋼管,只要咱們合力,肯定能殺不少喪屍!”另外一箇中年男人握着手中的菜刀說道。

制香小農女:王爺送上門 旁邊,幾個年輕人人手一把消防斧,其他人也都是菜刀鋼管,可以說能用的武器都帶上了。

“咱們運氣好,家裏沒有人變喪屍,而那些變了喪屍的因爲家裏的防盜門的原因,一時半會也出不來,不過隨便哪家,最少估計也得有兩隻喪屍,咱們分工行動,我領一隊,老王你帶一隊,老劉你也帶一隊,咱們二十多個人分三隊,從1號樓開始清理,喪屍見一個殺一個,一擁而上大家羣毆它們,如果有活人就帶出來,等咱們隊伍壯大起來,咱們誰都不怕!”老李接過一把斧子,頗爲壯士氣的說道。

“沒錯,等咱們變強了再去收拾那小子,敢殺我媳婦,哼,老子扒了他的皮!”老王忍不住怒聲說道。

“本以爲能找個厲害的人給咱們當保鏢,結果沒想到竟然是個煞星,這種人的確是不能留,等以後咱們隊伍壯大起來,這種人就是刺頭!”

“是啊,不過他老婆好漂亮。”

“什麼老婆?那個女人我知道,叫韓霜,粉絲很多,聽說以前有不少金主爲了加她一個好友給她砸錢刷禮物,沒想到這女人這麼賤,末世剛剛開始就找了個男人依附起來。”

“別說了,等咱們實力強了,什麼女人沒有?”

“說的是,走,快開始吧,我都等不及了!”

…….

幾分鐘後。

“啊!!!”

“救命,救命啊!”

“老劉,等等我,救我,救我,啊,不要吃我!”

“快跑,快跑啊!”

“…….!”

悽慘的喊叫聲在小區中迴盪,越來越多的喪屍被吸引,隨後,一隻只喪屍從一個個角落裏衝了出來,撲向人羣。

慘叫,呼救,痛呼,絕望。

一時間,所有人都拼了命的跑,跑的方向就是陳默所在的那棟樓。

樓上,陳默眉頭一皺,睜開了眼睛。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像是出事了,要出去看看嗎?”韓霜聽着外面悽慘的喊叫也忍不住頭皮發麻。

紅樓庶長子 “走!”

陳默起身向外走去,很快抵達樓下。

樓下只有四個人,兩個老頭一箇中年男人,還有就是那個宅男小胖子。

此時,四人滿臉驚恐的看向不遠處的小區道路上,在哪裏,一羣人正拼了命的跑,在他們身後則是一羣飛撲而來的喪屍。

“怎麼就你們四人?”

看了一眼遠處,陳默眼中閃過一絲意外,隨後向小胖子詢問道。

“王大叔和劉大伯,還有那個物業的李經理他們說要殺喪屍變強,然後就走了。”

“哦?”

陳默聞言忍不住冷笑起來,在那狂奔而來的人裏面可不是就有那三人?

微微彎下腰,伸手從地上撿起三枚石子。

嗖!

一枚石子飛出,正在亡命狂奔,跑在最前面的李經理頓時腳下一軟撲倒在地,身後的人全都超越了他,而在絕望的嘶喊聲中,幾隻喪屍撲了上去。

“啊~~~!”

嗖!

又是一枚石子,姓王的那個中年人撲倒在地,慘叫聲再次響起。

姓劉的那個中年人恐懼到了極點,他們向着這裏奔跑自然看的清清楚楚,這一切都是因爲陳默手中的石子。

“不要,不要,求求你,我錯了,求你了!!!”劉姓中年人瘋狂的呼喊着,恐懼絕望在他臉上格外清晰,他急的眼淚都飆了出來。

哼!

陳默冷笑,手中最後一枚石子在衆人驚恐的目光中扔了出去。

“做錯事就得受到懲罰,這是自己的選擇,得認!”

…… “怎麼辦?”旁邊,韓霜也有些慌了,畢竟那喪屍太多了。

粗略估計,起碼二三十隻。

“交給我就行了!”

陳默淡淡的說道,隨後走到一邊拎起一根如同長矛般的鐵棍,鐵棍是實心的,起碼十幾斤,這鐵棍是小區圍牆護欄上那種抹着黑漆帶着尖頭的焊接鐵棍。

一看就是脫落之後被物業收走,現在爲了殺喪屍又拿了出來。

而且這玩意這麼重,沒人願意拿它當武器,所以它才被遺落在這裏。

手持兩米出頭的鐵棍,陳默頗有中回到後世手持長槍的感覺。

挽了個槍花,陳默向着狂奔而來的人羣走去。

噗!

一槍刺出,一隻喪屍當場被陳默刺穿了腦袋。

隨後,槍出如龍,長槍在陳默的手中如同一條凌空盤旋的黑色蛟龍,隨着陳默不斷的刺,挑,刺,橫掃,很快,喪屍死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