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爲我想救你啊,要不是看在咱們有共同的目標,我才懶得動手救你呢!”少女的嘴角始終掛着一絲調皮的笑容,看着頹廢的玄逸,輕輕一笑,露出一個深深的酒窩,整個人宛如脫塵的仙子,比起玉煙兒還要過之,看的玄逸呆呆的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喂!跟你說話呢!”少女看着癡呆狀的玄逸,噗嗤一笑,玉手輕輕的捂住嬌豔的嘴脣,低聲的說道。

“啊!你說什麼?我沒聽到!” 陳二狗修道記 ,幾乎下意識的脫口而出,表情十分的尷尬。

“呵呵,瞧你那呆樣,沒見過美女啊?”少女臉上的酒窩越來越深,輕笑着拍打着玄逸的腦袋,嬌軀輕晃,花枝亂顫!

“額!不好意思,剛纔走神了,請你在重複一下剛纔的話!”玄逸尷尬的摸了摸腦袋,眼神留戀的從少女的身上滑過,低聲的說道。

“呵呵,你就是五道盛傳的玄逸啊,聽說你能殺死悟道境巔峯的高手,怎麼剛剛表現的那麼慫啊?”少女的個性很直爽,絲毫不加掩飾的看着玄逸,直接的問道。

“額!剛纔多謝姑娘相救了,玄逸感激不盡!”玄逸無比詫異的看了一眼說話的少女,平整的額頭上滿是黑線,顯得特別的無助。

“別總姑娘姑娘的叫,怪難受的,叫我綠竹吧!”少女看着玄逸爽朗的一笑,兩個大大的酒窩一深一淺的躍然於臉上,十分的可愛。

“像!實在是太像了!”玄逸呆呆的看着活潑的綠竹,心思早已飛到了玉煙兒的身上,彷彿時間又回到了與玉煙兒初識的春天,轉眼間,樹葉已經變黃,秋天已經來臨!

“喂!你又怎麼了,怎麼不說話!”綠竹輕輕的拍打着玄逸的肩膀,大聲的喊道。

“啊!哦,沒什麼,不知道綠竹姑娘爲何會出現在這裏,還救了玄逸一命!”玄逸不好意思的站起身子,看着綠竹低聲的問道。

“呵呵,你來這幹嘛我就來這幹嘛,至於救你嘛,純屬舉手之勞,順便而爲之!”綠竹的臉上似乎總是掛着淡淡的微笑,淺淺的酒窩若隱若現,精緻的面孔絲絲嫣紅,煞是迷人!

“什麼?你也是來解救魔尊的?”玄逸明顯不相信綠竹的話,猛的往後倒退了一步,大聲的問道。

“是啊,這有什麼奇怪的!我本來就是魔道中人嘛!”綠竹的俏臉閃過一絲無奈,看着玄逸低聲的解釋道。

“你也是魔道中人,那你爲什麼要解救魔尊?”玄逸仍不肯相信綠竹的話,握着開天劍的右手已經滲出了絲絲細汗,下意識的往後揮了揮,眼神十分的警惕!

“你這人真奇怪,魔道中人就不能解救魔尊了嗎?沒錯現在三宗是欲對魔尊不利,明面上也沒有人幫助魔尊,可是我不同啊,因爲我不是三宗的人,我是魔道聖女綠竹啊!”綠竹一口氣說了一大串的話,大大的鄙視了一眼緊張的玄逸,轉身就往屋外走去。曼妙的身軀之上,胸口不住的起伏着,上下波動,扣人心絃!

“喂!等等!”玄逸張出的口又慢慢的合攏,看着消失在眼前的綠竹,眼中閃過一絲惆悵,“其實我是想祝你、、、情人節快樂!”(六更完畢,將近兩萬字的更新,可累死球鞋了,在此感謝手機網一直支持我的朋友們,VAEII諾、殘陽,deadline等等,在這球鞋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謝謝你們,情人節一天碼字,想來也是不錯,祝單身的早日脫光,脫光的早進洞房!) 第66章:四方涌動!

一間漆黑的房間中,四周沒有一點光,彎彎的月牙兒懸掛半空,順着不大的窗口照射進微弱的光,映照着一盆新鮮的鬱金香,散發出幽幽的香氣,房間中靜悄悄的,漆黑中似乎能聽到一絲細微的呼吸聲,短吸長呼,顯得極爲緊張。

“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了?”忽然,安靜的的房間裏傳來一聲不大的男聲,平靜中暗藏威嚴!

“還、、、還沒有套到生命之龍的祕密!”回答的是一聲略顯緊張的輕盈女聲,顫抖的聲音彰顯出女人的年齡應該不大。

“哼!你最好抓緊,這次大祭司的過失已經隱隱將你暴露了,雖然玄逸並沒有殺你,但是他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信任你了,教主的命令昨天已經傳到,命令我們儘快搞定,否則恐怕有變!”男人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漆黑的房間中略顯沉悶。

“屬下明白,只是現在玄逸已經對我起疑,恐怕想要套出祕密,十分的困難!”女人深吸一口氣,模糊的身影不經意的輕微顫抖了一下。

“哼!你不是說他已經愛上你了嗎?男女之間只要越過了那一道坎,將生米煮成熟飯,再大的疑心也會變成愛心,這個道理難道還要我來教你嗎?”

“屬下明白,只是那玄逸太過於執着,對於男女之事略顯古板,屬下已經試過他了,結果被他拒絕了!”

“這種事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就不可能扛過,我也沒讓你非要兩情相悅,手段可以隨意,我要的只是結果!”男人的聲音中夾雜着一絲不悅,語氣也稍稍加重了一些。

“是,屬下知道該這麼做了,如果沒什麼事,屬下就告退了,以免待會他回來見不到我起疑!”女人顫顫的應了一聲,身體稍稍彎曲,往屋外退去。

“等等,我警告你,千萬別對他動真情,你要知道,你父母的性命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中呢!”**裸的威脅聲響起,令得女人身體猛烈的一顫,模糊的臉上閃過一絲無法察覺的猶豫,額頭輕點,慢慢地走出了房間。

“教主,屬下覺得這丫頭恐怕靠不住,何況她現在已經處於半暴露的狀態,那玄逸只要不是傻子,應該不會再輕易相信她了!”漆黑的房間中忽然多出了另外一個略顯沙啞的聲音,打破了這短暫的寂靜。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任何人對於自己的初戀都有一中深深的眷戀之情,哪怕傷得再深,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相信對方,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玄逸已經對她愛的頗深了,即便這次的任務失敗,她完全暴露在玄逸的面前,玄逸也不會殺她,而且還能重重的挫挫玄逸的銳氣,最好令他從此一蹶不振,徹底荒廢!”說話的男人眼中射出一抹精光,成熟的臉頰上,迎着微弱的月光,浮現出幾絲猙獰!

“還是教主英明,屬下受教了!”沙啞的聲音輕輕一笑,馬屁聲隨之響起。

“嗯!去將教中所有的悟道境長老聚集起來,大戰即將來臨,記住我們的目標不是這小小的五道,而是玄逸手中的那枚生命之龍龍蛋,只要得到龍蛋,教主就能勘破永生的奧祕,到時候天上地下,就唯我天行教獨尊了!”男人的聲音帶着一種不容失敗的自信,狂傲的表情溢於言表。

“是,屬下立刻去辦!”

魔道,人魔宗內,十幾名長相怪異的男子分坐在大廳的兩旁,個個眼神凝重的看着首位的黃髮男子,臉上的表情急切中帶着一絲興奮,細微的表情早已出賣了他們內心中真實的想法。

“赤奎宗主,這次我們前來相助與你,希望事成之後你能兌現你的承諾,給我們應有的報酬!”一名頭生三角的黑髮男子,瞪着一雙漆黑的眸子看着首位上的黃髮男子,起身拱手說道,語氣中帶着一絲不容置疑的威嚴。


“呵呵,於兄說笑了,我赤奎答應你們的事情什麼時候食言過,你我兄弟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只要你們幫我奪得魔尊之位,我就將我手裏的魔道之源交予你們,怎麼樣?”首位上的黃髮男子十分豪爽的拍了拍身邊的椅子,看着下方的十幾名怪異男子,肯定的說道。

“這個請宗主放心,我們水族十三怪答應你的事,也絕不會食言,完不成任務,報酬分文不取!”于姓的三角怪男子,輕輕的晃動着手裏的透明寶刀,言語中透露出一絲屬於自己的驕傲。

“呵呵,只要有於兄這句話,赤某我心裏就有底了,這次的獵殺行動天魔宗暗中勾結天行教,心魔宗肯定也會做出相應的準備,就我人魔宗勢單力薄,現在有十三位水族的悟道境高手相助,何愁大事不成,哈哈、、、、”赤奎滿臉大笑的看着下方的十三位怪人,信心十足。

心魔宗總部位於魔道的著名景點聖山之中,無數的巍峨高山聳立在雲霧之間,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堅固屏障,四周長滿了不知名字的珍貴樹種,千奇百怪的造型,更加襯托出心魔宗的神祕。許多實力強悍的魔獸來來往往的穿梭於樹林之中,顯得十分的愜意。

在聖山的中心地帶,一處巨大的山谷中,心魔宗略顯古樸的建築就坐落於此,青山綠水間,盪漾着幾分懾人的神祕,一條幽寂的山間小道直通心魔宗的總部,四周不時的傳來陣陣猿猴鳴叫的聲音,驚起無數停歇在枝頭的鳥兒四下亂飛。作爲生活在聖山中的魔獸,它們十分清楚,自己生活的環境歸誰統領,所以萬年間來,鮮有魔獸敢去騷擾它們那龐然大物般的鄰居。

此時,心魔宗的大廳中十分的熱鬧,一羣不知名的魔獸正在門口來回的追逐玩鬧,神色間顯得極爲高興。

大廳內部,裝飾的古色古香,幾把略顯陳舊的木椅安放在其中,一股書香氣味瀰漫於心間。廳的兩旁木桌上燃燒着沁人心脾的淡淡檀香,嫋嫋細煙緩緩飄蕩在整個大廳中,撲鼻的香氣使人心神迷醉於其中,十分的寧靜和安詳!

廳的正中央一張不算太大的桌子兩邊分坐着一人一獸,人長得頗爲典雅,斯斯文文的氣質,手裏端着一杯茶,茶香飄香四溢,眼神迷醉間,男人忍不住輕抿了一小口,表情十分的陶醉。獸長得十分恐怖,獅臉虎身,一雙碧綠的眼珠子來回滾動,頭上還長着一對螺旋犄角,巨大的身體坐立不安的左右晃動着,引得身下的木椅發出陣陣咯吱聲,尷尬的氛圍,與這滿屋書香氣味的環境顯得是那麼的格格不入,令人覺得相當的不協調。

“玉清宗主,你將我請到你這心魔宗,難不成就是要請老木我喝茶嗎?”怪獸略顯不耐煩的張出大口,口吐人言。

“呵呵,木兄又何必着急呢,你我鄰居多年,難不成你還不相信我玉清的爲人!”文雅男子,輕輕的放下手裏的茶杯,輕言細語間,嘴角總是掛着淡淡的微笑。

“這個我老木自然清楚,只不過我老木是實在人,玩不了你們文人的典雅,還是請宗主有屁快放吧!”怪獸無奈的撓了撓滿是頭屑的巨大獅頭,焦急的說道。

“呵呵,看來木兄的性格還是如此的豪爽,那我也不繼續矯情下去了,今天請木兄前來,是有一事相求!”玉清聽着怪獸的粗口毫不爲意的搖了搖頭,和煦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令人倍感親切。

“哦!能讓宗主親自開口相求,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啊?”木姓怪獸並沒有衝動的答應玉清,而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對面輕笑的玉清,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凝重。

“呵呵,木兄儘管放心,這件事如果辦成了,對你好處不盡!”玉清淡淡的瞅了一眼臉色凝重的怪獸,眼中閃過一絲狠色,輕聲說道。

“呵呵,好處不好處的,咱們待會在再說,宗主還是先說說究竟是什麼事吧!”巨大的獅臉淡淡一笑,擠出滿臉的褶皺,言語間透露出,看似神經大條的怪獸,有着不低於常人的高智商。


“呵呵,好,那我就直說了,我想請木兄幫我一統魔道!”玉清俊俏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堅定,潔白的牙齒緊緊的咬着下半邊嘴脣!

“什麼?統一魔道,就憑我們兩人?”怪獸眉頭的褶皺陡然加深,張着一張大口,滿臉的詫異。

“當然不是,除了你我之外,我還邀請了骨龍一族幫忙,到時只要木兄能夠安排一些手下幫爲固守這心魔宗,憑我現在的實力,拿下整個魔道,應該不是問題!”玉清饒有興致的挑動着桌上的香爐,淡淡的香氣,頓時更爲濃烈的冉冉冒出。

“只是要我幫你固守這心魔宗?”怪獸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玄逸,露出深深的疑惑表情。

“當然,到時候木兄肯定要隨我一起去征戰,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勝算!”

“哦!現在你可以談談我的好處了!”怪獸平淡的嘆出一口氣,平淡的表情顯示出這件事對他的誘惑並不算大。

“一顆化形丹,另加這片聖山的絕對主導權!”玉清原本雲淡風輕的表情瞬間變得凝重,開出了一個十分誘人的條件。

“成交!”怪獸幾乎連考慮都沒有考慮,答覆脫口而出,馨香的大廳中頓時傳來兩人興奮的笑聲。

玄牝門中, 霹靂諸世之允天封禁 ,死死的盯住手裏的信封!全身上下劇烈的起伏着,臉上的汗毛根根豎立,猙獰的面孔上片片血紅。

“可惡,玄逸我一定要殺了你,竟然連續殺了我玄牝門兩位悟道境長老,簡直是氣死我了!”暴怒的身形上下的顫抖着,狂暴的怒吼瞬間響徹整個房間。

“掌門,屬下接到消息,玄逸爲救魔道魔尊,已經深陷天魔城中,現在魔道三宗已經集結了大批的高手,前往天魔城準備在那將玄逸徹底殺死!”房間的門口忽然 出現一名身着紫衣的弟子,拱手向玄逸彙報着最新的消息。

“什麼?你是說玄逸已經被困在了天魔城?”玄峯狂怒的表情瞬間閃出一抹詫異,猙獰的臉色稍稍平緩,嘴角頓時出現了一抹獰笑!

“是的掌門,消息上是這麼說的!”紫衣弟子看着臉色突變的玄峯,身體微微一顫,低聲說道。

“哈哈,真是太好了,天助我也,通知各堂堂主,立刻集結門內所有破虛境以上的弟子,開赴天魔城,幫助魔道剿滅玄逸,這次我一定要徹底將他殺死!”玄峯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猙獰的臉色瞬間得到釋放,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沉的詭異! 第67章:袒露心扉

玄逸回到客棧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耀眼的陽光照射在大地上,將半空中那層薄薄的白霧衝散開來,天空一片晴朗,今日的天氣十分的和煦,不冷不熱的,讓人忍不住想要歇下來,帶着家人,出遊散心,一解往日的煩憂!

客棧中的小二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正勤快的擦拭着桌面,口裏哼着當地的無名小曲,臉帶微笑,看起來甚是歡悅!


掌櫃的似乎永遠有打不完的瞌睡,趴在那一塵不染的櫃檯上呼呼大睡,與這初晨的天氣顯得格格不入。

玄逸眼神惆悵,漫無目的的走進客棧,踩得地上的木板咯吱作響,奏起了一首稍有節奏的韻律。

店小二今天剛來,並不認識玄逸,看到有人走了進來,連忙熱情的迎了上去,一塊潔白的帕子披在右肩,眉宇間流露出對於生活的滿足,“客官,您是要住店呢還是打尖?”

玄逸詫異的看了一眼滿臉殷勤的店小二,瘦瘦的身材上套着一件略顯陳舊但卻十分乾淨的藍色衣服,顯得特別的合身,熱情的臉上始終掛着甜甜的笑容,十分的滿足於現在的狀況。

“如果我能夠生在一個平凡的家庭,現在也會像他這般滿足吧!”玄逸的內心微微一顫,店小二安靜的生活似乎打破了他那顆原本躁動的心,無盡的嚮往透露出玄逸自身無奈的疲憊!

“客官,您怎麼咯?是不是不舒服啊?”店小二見玄逸呆呆的看着自己,半天也不言語,當下試探性的問了句!

“哦,你是剛回來的吧,我就是住在這裏的房客,我只是出去辦事,現在回來睡覺!”店小二的問話瞬間驚醒了幻想中的玄逸,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輕聲說道。

“哦,原來客官住在這裏啊,小的眼拙了,客官您住在哪個房間,小的領你去!”店小二輕聲一笑,稚嫩的臉龐上悄悄的爬上了一絲紅色。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自己上去!”玄逸衝着店小二淡淡一笑,擺了擺手,順着樓梯往上爬去,空留下一串咯吱咯吱的聲音!

玄逸怔怔的站立在門口半天,深吸了一口氣,右手慢慢的伸向房門,輕輕的推了下去。房門輕開,發出了一陣吱呀聲,房裏的玉煙兒黛眉微豎,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燭臺發呆,滿臉的落寞表情。當聽到房門打開的吱呀聲後,落寞的表情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的歡喜之色,猛的轉過身,看着慢慢走進來的玄逸,十分的興奮。

“玄逸哥哥,你可算回來了,可把煙兒等慘了!”當看到玄逸後,玉煙兒臉上的歡喜轉瞬即逝,幽怨的神情宛如泉水一般悄悄佈滿俏臉,大大的眼珠中,淚水涌動,似閨中的怨婦,一臉的怨色!

“煙兒不哭,我不是答應你一定會回來的嗎!”玄逸看着滿眼淚水的玉煙兒心頭頓時一軟,無盡的柔情瞬間涌上心頭,焦急的從懷裏掏出一塊手帕,溫柔的替玉煙兒擦拭着眼角的淚水。

“玄逸哥哥騙人,答應煙兒一睜眼就能看到你,可是煙兒已經醒了半天了,都沒有見到玄逸哥哥半個影子,當然會擔心啦!”玉煙兒越說越委屈,嬌柔的身軀不自覺的往玄逸的懷裏靠去,兩隻完美的素手死死的抱住玄逸的腰肢,止不住的淚水瞬間打溼了玄逸的衣裳。

“呵呵,我只是有事耽擱了,這不是回來了嗎,煙兒乖,不哭了哦,再哭可就不好看了!”玄逸輕輕的拍打着玉煙兒的後背,低聲的安撫着懷中的玉人。驟然升高的體溫令得玄逸一陣眩暈,也許這樣的溫度纔是他最想要的!

“哼!煙兒不管,總之玄逸哥哥以後不管去哪裏都要帶上煙兒,煙兒再也不要一個人漫長的等待下去了!”玉煙兒嬌豔的嘴脣微微上翹,眨巴着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柔情的看着玄逸,似水的眼神瞬間融化了四周的一切。

“煙兒,我答應你,這次的事情結束之後,我一定跟你永遠不分開,現在我們被困在這天魔城中,各種勢力正在向這邊滲透,每個人都想要將我置之於死地,自從離開山谷,在外面飄蕩也快一年了,雖說時間不長,可是我卻感到猶如萬年那麼的長久,曾經的稚嫩少年也褪去了那份輕狂,短短一年的時間我失去了太多太多,生死的兄弟爲了救我捨身而死,自己的親生父親被人抓走,卻無力去救援,身負血海深仇,卻遲遲不能相報,人生對於爲我來說似乎就是一場精心安排的悲劇,我努力想要擺脫它,可是它卻步步緊逼,我真的很累了,有時候真的想要一死了之,管他什麼男人的職責,天道無情,拼了命的改變自己生活,到頭來換來的只是無盡的孤獨,茫茫人生路,或許平淡纔是真吧!”玄逸長嘆一口氣,落寞的眼神看着懷裏的玉煙兒,一臉的孤寂!

“玄逸哥哥,煙兒知道你心裏的苦,煙兒願意一輩子陪着玄逸哥哥,哪怕經歷再多的苦難,煙兒也不會輕易的放棄!”玉煙兒伸出玉蔥般的手指,輕輕的抹去了玄逸眼角不禁流下的淚水,關切的表情,盪漾在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間!

“呵呵,好久沒有跟人袒露心扉了,不知不覺間就說了這麼多,煙兒,其實我說了這麼多,主要是想告訴煙兒,我再也經受不起失去的打擊了,現在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跟在我身邊危險重重,強敵衆多,在如此的條件下,保護你已經成爲了一種奢望,唯有將你留在這裏,我才能放心的去戰鬥,哪怕我戰死了,只要我知道你還活着,這就足夠了!”玄逸愛戀的摸了摸玉煙兒的秀髮,彈指間,細膩溫柔!

“煙兒知道,煙兒跟着玄逸哥哥只能成爲你的累贅,可是將煙兒一個人留在這裏,漫無目的的等待,煙兒就會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煙兒已經失去了家人,玄逸哥哥就是煙兒的全部,如果再失去你,煙兒也絕不獨活於世間,與其獨自的苟活,倒不如跟心愛的人共赴黃泉,最起碼,黃泉路上也有個伴!”玉煙兒俏麗的臉蛋上,佈滿了淚痕,黑白分明的眼珠中泛着點點血絲,看上去十分的憔悴!

“煙兒,我答應你,這是最後一次,這次的事情結束以後,我就帶你殺上玄牝門,將那玄峯人頭斬下,以祭玄妙門滿門!”玄逸緊緊的將玉煙兒摟在懷裏,強烈的力道勒的玉煙兒小臉微紅,呼吸困難。

“咳咳!玄逸哥哥,你將煙兒壓得太緊了!”玉煙兒用力的掙扎出玄逸的懷抱,傲然的雙峯左右晃動,春意盎然。

“對不起,煙兒,我太激動了!”玄逸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兩隻眼珠卻死死的盯住那滿園的春色,再也難以移動半分!

“玄逸哥哥!討厭!”玉煙兒見到玄逸的目光死死的盯住自己的胸部,頓時嬌羞的猛蹬小腳,滿臉羞澀的轉過身去。

“哦!不好意思啊煙兒,我一時沒控制住,要怪就只能怪煙兒實在是太美麗了!”長時間練就的厚臉皮在此時被髮揮的淋漓盡致,堅毅的面龐上只是淡淡的出現了一抹微紅,一閃而逝!

“討厭,玄逸哥哥!”玉煙兒的臉色早已紅透,兩隻嫩嫩的耳尖迎着外面的驕陽,散發出誘人的紅光!

“咳咳,煙兒,待會我還要出去一下,你先在這裏呆着,我辦完事馬上就回來!”玄逸用力的掐了一下早已麻木的身體,劇烈的疼痛瞬間激醒了**薰心的下體,饒是玄逸臉皮再厚,此時也不敢再呆在這間屋裏,生怕自己會控制不住,而做出什麼禽獸的事情,意猶未盡的舔了舔乾乾的嘴脣,滿臉不捨的退出了房間,空留下滿屋早已氾濫的春色! 第68章:密道!

和煦的秋風,緩緩的吹打在玄逸滾燙的臉頰上,頓時令得**薰心的玄逸精神爲之一振,嘴角意猶未盡的緩緩上翹,忍不住回過頭看向樓上的房間,滿臉的春情若隱若現,略微搖了搖頭,一咬牙,轉身往樓下走去!

“客官,您這是要出去啊?”樓下的店小二見玄逸剛回來就要走,頓時好奇的走上前去,低聲的問道。

“呵呵,是啊,有點事情要辦,所以還得出去一趟!”玄逸原本就對這店小二充滿好感,嘴角漸漸消散的笑容剛欲退去,在見到店小二後又重新凝聚,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談笑間,充滿陽光!

“呵呵,客官真是辛苦,不知客官什麼時候歸來,小的給您備上一桌酒菜,以免怠慢了客官的胃!”店小二不愧是專業人士,說起話來韻味十足,帶着點點恭敬,十分的討人喜歡。

“呵呵,不必了,我可能晚上才能歸來,你就準備一桌酒菜送到我房間中吧,小姐還沒吃飯呢!”玄逸淡淡一笑,方纔的對話令得玄逸一掃心頭的陰霾,時間彷彿有回到了當初初識的那個春天。

“得來,小的順便給您準備一些熱熱的洗腳水吧,客官晚上歸來,一定會感覺累的,燙燙腳總是沒錯的!”店小二熱情的表情令得玄逸更加的感到親切,緩緩的點了下頭,輕笑一聲,大步往屋外走去。

出了客棧的門,玄逸先是警惕的觀察了四周的環境,然後便開始七拐八繞的穿梭於天魔城的各條街道,腳步輕快,看似漫無目的,實則故意爲之!

天魔城北邊一座不太顯眼的宅院中,玄逸悄悄的閃身進入了其中,不大的院落中被人收拾的乾乾淨淨,院子的中央放置着兩口大缸,缸內一朵粉色的荷花開得十分的嬌豔,與這初秋的天氣顯得十分的不搭。院落的東北角落中,堆放着一堆乾枯的柴火,碼的整整齊齊的,看上去頗爲舒適。

這處宅子是一個類似於四合院造型的房子,三面環屋,唯有北面建造着一條長長的鏤空走廊,上滿爬滿了綠油油的爬山虎,片片枝葉成梯次排列開來,顯得特別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