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極端的正義,他獲得了修羅鎧甲的認可,合體成功。

「炎帝?不、你不是他,他明明已經被將軍封印了······」

庫拉認出了這幅銀河系最強鎧甲,來自靈魂的顫抖讓她不斷後退。

「沒有了你,我的父母就不會死。沒有了你,柚子家族就不會世世代代都那麼痛苦。沒有你,一切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看著她,小天的正氣與殺氣融為一體。

「不,你要是殺了我,等待將軍復活,他一定會把你······」

庫拉眼中滿是絕望,還企圖用路法來威脅小天,卻不知道未來的路法已經被就地正法了。

「你作惡多端,今天難逃一死,束手就擒吧!」

小天完全是把修羅當刑天用,使用大招的時候還習慣性的摸卡片盒。

修羅煉獄戟被召喚出來,暗金色和黑色的光芒在天空中糾纏,化為一道道實質的雷電。

庫拉應該驕傲,能死在這種神器下,都不能稱之為牛刀殺雞,應該是高射炮打蚊子。

「神魔滅絕劈!」

修羅煉獄戟在庫拉幽暗的瞳孔中越放越大,強大的力量讓她動都沒有辦法移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劈成兩半,最終化為漫天的光點。

歷史的大車輪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的,這是規律、也是法則,就像小天的父母是不能復活的,他們復活,就代表未來的「刑天鎧甲」不會出現。

但是因為庫拉而起的一件件「小事」卻能因此扭轉————

小天穿越回了現代,病床上的柚子睜開了眼睛,開心的對他綻放出了一個笑容。

庫忿斯看到了自己原本死去的女朋友麗麗站在自己的面前,高興的簡直要發瘋!

不小心被喬奢費殺死的師傅以及他的家人也復活了過來,雖然沒有和喬奢費繼續往來,但也算了解了他的一樁心事,讓他不用整天愧疚。

······

最終的最終,結局美好的像是童話一樣。

小天和柚子成為了情侶,一起回到了幸福快遞,為了讓更多人幸福而努力。

小飛拯救了自家破產的企業,徐氏集團盛況空前。

小剛憑藉著自己的數學天賦,當上了一所高校的數學教授,閑暇時間依舊是打球和打遊戲,他倒是想找自己好基友庫忿斯,只不過人家不鳥他。

安迷修重組了巴王集團,更名為安氏集團,和他的富婆女朋友安娜一起,讓整個企業煥發生機。

歡迎經營著歡歡鐵板燒,喬奢費手笨幫不上什麼忙,只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說幫歡迎設計髮型,並且經常喪心病狂的當眾撒狗糧。

庫忿斯和麗麗結了婚,婚後當起了一個模範丈夫,包括好基友吳剛在內,誰喊他出去浪都不理,聽說最近孩子都懷上了。

要說最慘的,應該就是清自在了。

眾多不同口味的口糧讓他無法呼吸,他開了一家武館,閑暇時間就去找小飛或者小剛玩————唯二的單身狗,好兄弟。

至於這種畸形的兄弟情能維持多長時間,就要看他們三個之中誰先背叛「單身聯盟」組織了······

《鎧甲勇士刑天》,正式完結!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時,在奔襲中的林笑,發現籠子周圍站著好幾個全副武裝的海盜,臉色一沉,低吼道:「龍神,快,斃了那些雜碎。」

說著,他猙獰一笑,冷漠地朝著對方的腦袋,扣動了扳機。

「殺。」

龍戰低吼一聲,也跟著不停地開槍。

嘭嘭。

一時之間,無數的子彈在籠子四周亂飛。

林笑兩人出手速度太快了,在場的海盜還沒反應過來,就全部倒了下去。

原本這些海盜是奉命看好人質,沒想到,不到1分鐘的時候,就已經團滅。

蹬蹬。

隨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林笑大步流星,一邊沖向籠子,一邊大喊道:「蹲下,大家都蹲下來,最好趴在地上,我們是炎國的軍人,我們是來救你們的。」

聽到這話,一名船員眼前一亮,站起來,看到林笑與龍戰的身影,激動地喊起來,道:「你們快看,軍人來了,祖國的軍人來了,我們有救了。」

說著,他興奮地跳起來,用手指著林笑等人。

唰。

在場的人的目光齊刷刷地射向突如其來的兩道身影。

本來已經絕望的他們,看到狂奔過來的身影,在槍林彈雨中穿行,一下子都激動起來。

有人當場就熱淚狂奔,哽咽道:「你們看,我沒說錯,沒說錯,祖國怎麼會放棄我們?是我們的人來了,大家有救了,歐耶,祖國萬歲!」

眾人看著往這邊衝刺的兩道身影,眼睛都在發紅。

沒錯,祖國真的沒有放棄他們。

這些軍人奔走在火線上,冒著生命的危險,來救他們。

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感動的事情嗎?

不少人在默默地抹眼淚,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

突然,人群中有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一把抱住媽媽,嗚嗚哭起來,抽泣道:「媽媽,媽媽,我們是得救了嗎?是軍人哥哥來帶我們回家了嗎?」

男孩很懂事,之前看到那些凶神惡煞的海盜,強忍著恐懼,一直不敢哭,直到這一刻,實在壓抑不住心中的激動,才哭了出來。

母親抱著男孩,拍了拍對方的背部,溫柔道:「兒子,你說得沒錯,祖國來人了,我們很快可以回家了。」

說實話,她現在還有些后怕,剛才海盜為了玩樂,將四個女同伴拖出去,而自己因為年紀大了一點,沒有被選中。

她也很慶幸,幸好祖國的軍人來的及時,四個同伴剛剛被帶走,槍聲就響了起來,她們並沒有被侵犯。

這個時候,四個被拉出去的女人,剛好被狂奔過來的龍戰,推回籠子里,道:「好好獃著,暫時別出來,放心,我們一定帶你們出去。」

四個女人趴在地上,看著龍戰等人強悍的身影,愣了一下。

這些人與她們在電影裡面看到的很不一樣,給她們有種更強的視覺震撼。

雖然看不清對方的長相,但是她們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彷佛只要他們站在這裡,她們就覺得自己安全了。

嗚嗚。

四個女人畢竟是普通人,沒見過這些場面,想到剛才的事情,忍不住低聲抽泣起來。

她們剛才真的很絕望,以為要受到非人的折磨,被帶走開始,一直在謀划如何結束生命。

沒想到,祖國的軍人來得如此及時。

真的是謝天謝地。

四個女人看到龍戰等人的背影,眼底充滿了感激。

她們看到龍戰等人還在子彈中奔跑,竟然下意識地站起來,想要衝出去,幫助對方。

結果,剛剛走出籠子,龍戰頭也不回,毫不客氣將她們推入籠子里,大吼道:「不想死的,快趴下,快,所有人都趴下。」

聽到這話,籠子裡面立刻有人大喊起來,道:「快,大家聽長官的,全部趴下來。」

下一刻,籠子裡面的人幾乎都趴了下來,但是看到外面到處都是彈孔,不少人嚇得瑟瑟發抖,擔心子彈會飛進來。

沒錯,周圍的海盜都殺紅了眼,瘋狂地在開槍。

嘭嘭。

震耳欲聾的槍聲在峽谷裡面回蕩,到處都是子彈的呼嘯聲。

此刻,龍戰臉色非常凝重,知道陳凌情況不妙,沒時間理會人質的心情,往前沖了幾步,開了幾槍后,立刻對戰友道:「大家先別忙著殺敵,先跟我,把可能找到的障礙物都推過來,擋住籠子,這些雜碎馬上就會進攻過來,我們必須守好人質,絕對不能讓他們對著同胞開一槍,快!」

話音剛落,龍戰猛然轉身,沖向側邊,飛快將那裡的兩隻油桶翻過來。

突然,喀嚓一聲。

一個尖銳的鐵釘,扎在他的手掌上,讓他鮮血湧出。

感覺到劇痛傳來,龍戰面不改色,眉頭都不皺一下,也不理會傷口,立刻推動油桶,滾過來,擋在籠子前面,然後,再次轉身,沖向另外一個位置。

龍戰見其他人還在找其他障礙物,低吼道:「兄弟們,別瞎找了,就搬這些油桶,這些都是空桶,全都搬過來就可以了,快。」

說著,他再次抓起一個油桶,往籠子方向沖回來。

這時,林莉提起一個油桶與龍戰擦身而過,突然撇到對方的手都被染紅了,眉頭一皺,提醒道:「龍神,你流血了。」

龍戰面無表情地低吼道:「別他媽的廢話,死不了,趕緊的,死了一個人質,修羅會拔了我們的毛,快。」

「是。」

林莉不再廢話,加速搬運油桶。

沒多久,楊瑞等人也衝過來了,迅速將一個個油桶滾向籠子。

這些都是空油桶,他們不知道是不知道幹什麼用的,上面都釘滿了鐵釘,非常不適合徒手搬運。

但是,他們沒有其他工具,只能靠手推動,或者腳推動,也只有這樣,速度才最快。

就這樣,才幾個回合下來,每個人都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但沒人顧得上止血,也沒時間理會那麼多,繼續在搬運油桶。

在刺眼的燈光下,籠子裡面的人質,一直盯著這些瘋狂身影。

突然,一個趴在地上的人沉聲道:「快看,他們在流血,都沒有處理。」 所以這個孩子看上去小臉發紫,都是因為他完全是活生生地被憋死了。

最慘的應該是坐在喻玖前方的一個男人,也不知道是他坐的地方風水不好,還是他那天格外的倒霉,公交車剎車不及時導致了側翻,正巧一塊碎了的擋風玻璃直直的插入了他的心臟位子,當場血就如噴泉一樣涌了出來,瞬間染紅了他身上的那一件白色的襯衣。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四肢慢慢地變冷,然後整個人失去知覺。

喻玖不敢將視線落在這些人身上太久,他們都還屬於剛剛離世的鬼魂,對於人的敏感程度遠遠要高於那些到處遊盪的鬼魂,她一個人倒是無所畏懼,只是,旁邊還有一個不知道東南西北的人,喻玖還真有些投鼠忌器。

車停了。

喻玖朝前方望過去,這裡是京郊的一片墓地,之前有人請她過來到這裡看過風水,喻玖一眼就看到了墓地中間的那一座石獅子。

讓她沒想到的是沒想到這輛車的最終的目的地竟然是這兒。

接下來的一幕,要不是喻玖捂著夏秋思,她估計早就已經驚訝地叫出了聲了。

剛剛還在座位上的這些鬼魂按著次序依次排隊下車,喻玖暗地裡掐了一把夏秋思,兩個人低著頭跟著人群緩緩的移動,竟然也沒有人懷疑後面跟著的那兩個人壓根都不是鬼魂。

直到邁下車的那一刻起,一陣風吹過來的原本還有些迷糊的夏秋思總算是恢復了正常。

望著面前一個接一個的墳包,還有墓碑前拱著的紅燭以及那些祭品,她現在一下子就明白過來自己現在到了什麼地方,整個後背都涼颼颼的,她不是坐車回家的嗎?可這怎麼到了這裡來了。

夏秋思死死的抓著喻玖的胳膊,說出來的話已經帶了些許的顫音,「這,我們怎麼突然到這裡來了?這裡不能久留,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喻玖拍了拍夏秋思的手,說出來的話給了她莫大的底氣,「不要害怕我在這裡呢,你放心出了什麼事情,我會保護你的。」

「諾,你看看他們那些人。」

只見剛剛和她們同一輛車的人一個一個地走到了不同的墳冢前,然後竟然忽地消失不見了。

仔細一看,透過一點點的月光喻玖打量著離她最近的一塊碑文,前面立著的碑文上的名字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正是這輛車上不幸遇難的人,喻玖仔細數了一下墳包的數量,二十八個。和這次車禍遇難的人數正好相同。

夏秋思現在滿腦子都是回蕩著這樣一句話,我這是在哪兒啊,我真的好怕呀,我想要回家。

「我給你的符紙你帶著了嗎?」

喻玖突然開口說話,也是讓夏秋思眉心一跳。

自從兩個人一路坐車過來到現在,夏秋思見喻玖一直都是處於鎮定自若的階段,身上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害怕的神色,就知道喻玖下午說的話並沒有騙她。

一聽說喻玖下午給她的符紙,她連忙從褲袋裡面掏了出來看了一眼,然後,害怕自己一時激動將東西給弄掉了,小心翼翼的揣進了自己的上衣口袋裡面。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的,在這個圈裡面呆著,記住,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離開。只要你不離開這裡,我就能夠保你平安。」

喻玖剛剛布置好夏秋思的藏身之處,再回頭,身後就多了一張滿是血污的臉。

他就是這一輛大巴車的司機,熊剛。

「你到底是什麼人?跟著我們一路到這裡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熊剛一開口就是嘶啞的聲音。

當初車子因為剎車帶來的慣性導致側翻的時候,好巧不巧的正是車門的那一方被壓在車底下。

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事沒過兩秒鐘,坐在後排的忍就聞到了油箱泄露出來的汽油的味道。

車上幾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拿起車窗上的安全錘就去砸擋風玻璃,結果卻因為大家太過擁擠,都想要從安全通道逃生,結果到最後發生了大爆炸,等外面救援的人都無法靠近這輛車,最後一個人都沒有逃出去。

其中有一大半簡直是活生生地被燒死和憋死在了車子裡面的,此情此景簡直是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