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不認為對方會對自己一見鍾情,從小到大都沒有人對自己這樣過,風如煙自然也不可能,很可能已經認出了他。

飲盡杯中酒,舞蹈也隨之停歇,風如煙御空而下,長裙飄飄,宛如仙子,落在琿權身旁,輕笑道:「琿權,這次帶了新高手,不為我們介紹一下嗎?」

「當然。」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琿權連忙起身,來到何凡身邊,道:「這位是我琿權新招攬的高手,何小凡,實力很強,這次你們要輸了。」

柔情蜜愛:獸性老公深深愛 「何小凡?從沒聽過,是剛來罪域吧?」六位青年不屑地道。

「何小凡確實剛來罪域,已經是本少的人了,你們別想打主意。」琿權警惕地道,一般釋靈九級,在霸主手下也是重要人物,更別說何凡這種能吊打莫長空的進化者了。

像他這麼強的進化者,在罪域,五大霸主都想招攬,若是招攬不到,也不會過分得罪,當然,若是他得罪了五大霸主,那肯定往死了弄他。

「何小凡?」風如煙雙眸閃過一絲異色,道:「既然琿權這麼推崇你,不如由你先出手如何?」

「出手?」何凡皺眉:「出什麼手?」

「看來琿權沒和你說,這次相聚,如往常一般,護衛較量,勝者,可與如煙小姐獨處,敗者離開。」一位青年冷漠地道。

「我出手很貴,一般不與廢材動手。」何凡淡漠道。

「狂妄。」同桌的人瞬間怒了,六人同時站起,冷視著何凡:「小心你的性命。」

「哦?琿權也無法讓你動手么?」風如煙淡笑道。

「咳。」琿權忍不住乾咳一聲,傳音道:「大哥,你給點面子,你收了藥材的。」

「一株藥材,陪你同行,不算比武。」何凡傳音回復:「加價。」

「你這是坐地起價!」

「你又天真了,這是罪域,坐地起價不算很正常么?」何凡冷笑,一點覺悟都沒有,還當什麼霸主的孫子?

「我沒資源了。」

「告辭!」

「等等,他們有,我允許你搶他們的。」琿權連忙說道:「只要你幫我贏得和如煙的獨處機會,得罪他們,我也認了。」

「你已經有覺悟了,我們身為罪域的一份子,就要這樣。」何凡滿意這個回答,搶了之後,琿權背鍋。

「不如這樣,今年換個玩法。」琿權笑著道:「今年誰若是輸了,誰拿出藥材來,而且,護衛身上的藥材,被搶了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琿權,你對何小凡很自信啊。」幾人面帶異色,其中三人道:「可是,我們的護衛,只是釋靈八級。」

「小凡也是釋靈八級。」琿權淡淡地道:「不信你們自己驗證。」

「好,既然你要送資源,那就再加一條,生死不論!」另一位青年開口道,目光滿是譏諷地看著琿權。

「琿淵,你我兄弟一場,何必這麼絕?」琿權面色難看,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兄長。

「給你長個教訓而已。」琿淵淡淡地道。

「那就這麼定了,生死不論,輸一場,就出一株八級以上的藥材,反正大家都要比,又是何小凡先出手,那就再改變下規則,一直戰下去吧。」另一位青年開口道。

「可以,琿權對何小凡實力這麼自信,想必不會拒絕。」其餘幾人目光陰冷地看著琿權,又看向何凡。

「你們這是要玩車輪戰?」琿權冷笑一聲,道:「那便開始吧。」

「有請如煙姑娘見證。」幾人看向風如煙。

「這是自然,每年的樂趣,也就在此了。」風如煙微微一笑,轉頭看向何凡:「何小凡,你可準備好了?」

「無需準備。」何凡淡淡地道,有資源,那還準備什麼?搶了你們才是關鍵。

「何小凡,來吧。」一位進化者冷喝一聲,率先衝天而起,懸浮在高空,俯視何凡。

何凡御空而起,看著眼前人,一位釋靈八級進化者,一抬掌,道邪之氣匯聚,凝聚成刀芒。

「殺!」釋靈八級進化者冷喝一聲,長劍在手,金色劍芒直殺而去。

底下眾人抬頭觀戰,卻見刀芒一閃而過,釋靈八級進化者直墜而下,何凡手中拿著長劍,還有一個空間包:「下一個。」

「琿權,你陰我?這是釋靈八級?」青年震怒道,一招就秒了他的人,這是釋靈九級了吧?

「楊凱,是你手下技不如人。」琿權淡淡地道:「說好的,生死不論,別輸不起。」

「哼。」楊凱冷哼一聲,取出一株八級藥材,交給琿權:「這筆賬,我記下了。」

又是一人上去,何凡又是一招解決,順便搶光東西。

「琿權,這何小凡好強的實力,不知你是怎麼招攬到的?」風如煙笑意盈盈地道。

其餘六人也連忙看向琿權,他們也想知道,他們看見了,一般釋靈九級,也不接下何凡一招。

「被我的威名所震懾。」琿權傲然道:「當初我報上了名字,他當場就嚇壞了,說要跟著我干大事,我是個干大事業的人!」

風如煙:「……」

被你威名所震懾?我若沒看錯,這傢伙就是何凡,你確定,他會被你威名所震懾?你不會被他給坑死?

何凡的身份,罪域了解的不多,畢竟,在東方的時候,何凡雖然搶了不少東西,但還沒傳到罪域來,他們之中,也就老一輩是從四大聯盟跑出來的,他們年青一代,是罪域土生土長的。

而真正在罪域,對何凡了解很深的沒有幾人,風如煙看著空中的何凡,心中思索,何凡的實力,應該在釋靈七級左右,怎麼會這麼強了?一個龍王秘境,讓他提升到這個地步?

當初那位釋靈九級,也未能殺他,反而死在海上。

是讓人一起圍殺?還是通知霸主?風如煙心中雜亂,何凡的實力,也就霸主能出來收拾,可是,若是霸主動了,其餘霸主也會注意,會不會傳出去,東方會不會因此盯上?

在風如煙思索之際,何凡已經將六人打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位釋靈九級。

「這次,我輸了。」琿淵率先開口,取出一株藥材,交給琿權:「好弟弟,這次你走運,走。」

琿淵直接離開,其餘五人惡狠狠地瞪了琿權一眼,起身離開,這次琿權算是將他們給得罪光了。

「不送。」琿權現在壓根就沒心情關注他們,現在他贏了,可以與風如煙獨處了。 何凡御空而下,莫長空已經離開,去山谷外等待了,現在是他們獨處的時間。

何凡想要走,風如煙出聲了:「何小凡,何必急著離開,不如坐下一起喝一杯?」

「好……算了,我怎能與琿權少爺同坐?」何凡本能想答應,看了眼琿權,又連忙拒絕,現在自己是被雇傭的護衛,要給他面子。

「我想琿權不會介意。」風如煙看向琿權,笑道:「這裡酒菜都有,何不一起喝一杯?如煙也想結識一下,小凡這樣的強者。」

「我不介意。」琿權嘴上答應,面上一臉不情願,心中很不滿,這才剛見面,你就直接叫小凡了?我才是少爺,我才是要和你獨處的人!

「那我就坐下喝一杯。」何凡找了個位置坐下去,他心中奇怪,風如煙怎麼這麼熱情,他秘法一眼也沒看出異樣,來了罪域,見到人他基本上都會用秘法之眼看一下。

「不知小凡是何時來的罪域?」風如煙挪了挪身子,坐到何凡身邊。

「趕緊走,你趕緊走,風如煙是我的。」琿權心中連忙傳音,如煙應該和我坐一起啊!

「剛來。」何凡說道:「當日來到罪域,遇見了琿權少爺,少爺天資非凡,一看就是干大事業的人,氣質無雙,我就打算跟隨琿權少爺干一番大事業。」

「那是,本少天資過人,將來必定開創一番大事業。」琿權連忙說道。

風如煙掃了眼琿權,眼底閃過一絲不屑,就你還好意思說天資非凡?你年齡比何凡還大,而何凡都能打釋靈九級了,會被你所震懾?

「小凡打算以後留在罪域了么?」風如煙又問道。

「有這個想法。」何凡淡淡地道,腦海中響起琿權趕他走的聲音,道:「我就不打擾風小姐和琿權少爺了,告辭。」

「別這麼急著走嘛。」風如煙嬌嗔一聲,道:「人家在你面前,就這麼沒魅力么?」

你能考慮下琿權的感受么?再這樣下去,他到時會不付錢的!何凡為琿權默哀。

「你快走,你想辦法離開,我要和如煙獨處!」琿權急道。

「我倒是想走,你看看你追的什麼婆娘,纏著我不讓我走。」何凡心底很生氣,自己搶了東西,要回去提升的。

「如煙為什麼纏著你?」琿權心中奇怪:「你們以前見過么?為什麼叫你小凡?」

「還不是因為我太優秀?如果你像我一樣優秀,他就纏著你了。」何凡回道:「我就算是不出手,一樣優秀,我無形的氣質,就吸引了她,讓她無法自拔。」

「我不管,你一定要離開。」琿權雖然沒看出他有什麼氣質,但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必須讓何凡趕緊滾蛋才行:「走之前告訴我,怎麼才能像你一樣優秀?」

「那我教你一招,保證風如煙對我印象深刻。」

「我希望她對你的印象是淡化,不是深刻!」琿權都快急壞了,我特么讓你幫忙追女人,不是讓你表演如何追我想追的女人。

「壞印象,扎她的心,讓她內心崩潰。」

「這個可以,那你讓自己印象變壞一點吧。」琿權連忙說道。

何凡看著笑盈盈的風如煙,問道:「風小姐,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你說。」風如煙微笑道。

「你有資源嗎?八級以上的。」何凡認真地道。

「沒有。」風如煙搖頭。

「資源都沒有,聊你大爺的天!」何凡冷哼一聲,起身就要離開:「我很貴,從不和窮逼說話。」

「幹得漂亮。」琿權為何凡點贊。

風如煙獃滯,看著起身的何凡,連忙回過神來:「有了,剛才收了些禮物。」

琿權:「……」

麻痹,那是我剛才送的,我送的!

「那就和你聊五分鐘的。」何凡勉為其難地坐了下來,收下木盒子,裡面是瓶八級進化液。

「你很缺資源?」風如煙問道。

「沒有人不缺。」何凡撇嘴,這個世界上,誰不喜歡資源?

「那如果我給你更多的資源,你會不會幫我做事?」風如煙又問道。

「咳,如煙,你當著我面,挖我的人,是不是太不好了?」琿權面色難看地道。

「那要看你給多少資源了,而且,一般人我可看不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是琿權這種干大事業的人。」何凡淡淡地道。

「那就要看你想要多少了,你想要越多,如煙的資源也會越來越多。」風如煙笑著道,口氣也很大。

「何小凡!」琿權都快氣壞了,說好的印象壞,你直接走,結果你還坐下來聊上了?

「放心,我只是在談生意。」何凡一邊回應琿權,一邊和風如煙聊著。

琿權沉默了,將酒倒滿,一口飲盡,很不爽地看著有說有笑的兩人。

「原來小凡是東方人,我還沒去過東方呢,我一直聽人說,東方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東方確實很美麗,如果你去了,一定不會回來了。」何凡肯定地道,你要是敢去,鐵定是回不來了。

「小凡還去過西方,真是見多識廣,難怪會這麼強大,罪域任何天才,都比不上你。」風如煙。

琿權臉已經黑了,這說的他也比不上?

「風小姐說笑了,琿權少爺就比我強。」何凡笑著道,至少我拿不出那麼多資源。

「天色不早了。」風如煙忽然道。

「是啊,不早了,都中午了。」何凡看了看天色,這明明很早。

「不如小凡與我去泛舟同游如何?我最近打造了一艘小戰艦,就你我二人。」風如煙說道。

「好啊……」

「咳。」琿權劇烈咳嗽,內心直接炸了:「何小凡,你什麼意思,我讓你幫我追我喜歡的女人,你結果想睡我夢中情人?」

琿權很傷心,我把你當兄弟,你居然想睡我喜歡的人?

「琿權少爺,你還沒走?」何凡一臉詫異地看著他,接著道:「如煙,我有些累了,不如我們休息休息,再去泛舟?」

我馬上就要蛻變成男人了,什麼你的夢中情人,跟我有什麼關係?

琿權:「……」

你來真的?還休息?我還沒走?該走的是你吧!

「哎呀,和你聊的太盡興,都疏忽了琿權,這樣吧,要不,琿權你先回去?」風如煙一副才想起琿權的表情,略帶歉意地道。

我先回去?琿權內心在滴血,到底誰才是少爺?說好的,我們獨處呢?

「如煙,我問你,你是不是對我一見鍾情?」何凡深情地看著風如煙。

琿權:「……」

你確定是在扎風如煙的心,不是在扎我的心? 風如煙微微一怔,誰對你一見鍾情?你能不能不要想這麼多?

「不是,如煙只是對你這種強者有些興趣。」風如煙道。

琿權鬆了口氣。

「那剛才說好的獨處?不是想和我做些羞羞的事情?」何凡失望了,他以為今天能把自己交代出去,白和她扯這麼久了。

風如煙面色微紅,笑道:「以後也許有機會。」

琿權又炸了,還以後有機會?

「如煙,我給你一樣東西,很珍貴的東西。」何凡說道。

「什麼東西?」風如煙好奇地道。

「你先將你收的禮物拿出來。」何凡淡淡地道。

「好。」風如煙,一揮手,取出五個盒子。